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2)

试看章节2

预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发售日期:2017年6月下旬


(2)

大野回到警视厅,悄悄从后门溜了进去。刚一来到一楼的走廊里,就看到几个警员表情严肃地向会议室跑去。大野连忙追过去问道:“出什么事了?又开会吗?”

一个警员点点头。“是啊,听说那个专门割喉的连环凶手又作案了。”

“什么?”

“警视正在会议室召开搜查大会呢。大野桑要是有空也一起过去了解一下吧。”

大野点点头,跟着这几个警员一起来到了会议室。

推开大门,松冈已经站在最后一排。见大野进来了,连忙冲他点点头,让他挨着自己站在后排。

耳边响起一个洪亮清晰得堪比新闻主播的声音,大野不由睁大眼睛,注视着在会议室前面正中央做着报告的那个人。

对方的视线正好和自己交汇在一起。他的嘴角扬起一道弧线,示意般地微微点点头,然后又转身继续做着报告。

“这是最近40多天以来本市发生的第三起恶性杀人案了,据分析凶手应为同一人。”

搜查一课的警部补樱井翔指着幻灯片上惨不忍睹,令人作呕的照片,语调平静而声音洪亮地解说着:

“这次的受害者名叫荒川真也,36岁,某公司设计人员。和之前的两名受害者佐田雄太和藤井光相似,受害者均为30-40岁之间的已婚男性。死因均是被尖锐利器割断喉部动脉。凶手手法利索,在现场也未找到凶器。据伤口判断,凶手应为25-40岁的男性……”

大野目不转睛地盯着樱井,耳边回响着他清晰洪亮的声音。这是让自己无法自拔的声音,轻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吐露着绵绵的爱语——还有,充满歉意却毅然地说出分手的话语。

“Satoshi,对不起,我……”

大野连忙低下头,捂住脸停了几秒钟,才慢慢抬起头,偷瞄着前面。果不其然,有几个人转过头往这边看,不时交头接耳地议论着,眼神里透出鄙夷的神色。

“那不是原来搜查一课的大野吗?”

“是啊,离开警视厅好几年,忽然又跑回来了。刑警当不了了,只能去档案室呆着。”

“估计是太闲了吧,不然也不会跑到会议室来旁听。”

“什么啊,你们都不知道吗?其实他是来看上面讲话的这个人的。当初他们两个……”

大野不由握紧了拳头,咬着嘴唇。自己再怎么故作镇静,其实别人早就心知肚明了。自己就是被众人唾弃的那种人。毕竟在常人眼里,自己和他是不会被祝福的。

忽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大野抬起头,松冈对着他小声说:“累了的话就先回档案室吧。”

大野又看了一眼在前面做着报告的樱井,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靠在门外冰冷的墙上,大野深深叹了一口气。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究竟该怪谁呢,翔?

 

大野慢慢往档案室的方向走去,路过收发室时,想起前些天订的杂志该寄到了,连忙走了进去。

“大野君,你的钓鱼杂志。每个月都订,到底有没有去钓啊?”收发室的大叔是个很爱聊天的大嗓门。

“嗯,好久没去了。等小广上学以后可能会有点时间吧。”

大野拿了杂志刚要离开,就看到门口背对着自己站着一个男子。他身材颀长,有点水蛇腰,肩上斜披着一条毯子。听到大野的说话声,男子也慢慢转过身来。

大野不由愣住了。男子肤色白皙,五官清晰。在一对浓眉下是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而且,他的眼睫毛纤长分明,简直比女孩子的眼睛还要好看。

男子也静静看着大野,一语不发。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钟,男子忽然打了个喷嚏,肩上的毯子也顺势滑了下来。大野连忙抓住了毯子的一角,帮他把毯子披好,不经意地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像是被水洗过一样又湿又皱。

“谢谢。”男子冲大野点点头。他声音不大,尾音带着一点奶音,有些像小孩子的嗓音。

“你是……”

大野刚一张口,后面就跑过来一个警员,一把拉住了男子的胳膊,埋怨地说:“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让我好找。”

“对不起,我只是想出来透透气。在屋子里一直坐着闷死了。”男子挠挠头,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快跟我回去,你不能一个人随便跑出来。”说着,警员就拉着男子往外走。

看到男子茫然的眼神,大野不禁跑了过去,把杂志塞到男子手里。男子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大野。

大野微笑着指指杂志。“闷得话就看杂志吧。”

“谢谢。”男子扬起嘴角笑了笑,嘴角下显出一颗黑痣。

看着男子被警员推着离开了收发室,大叔在大野后面小声说了一句:“看钓鱼杂志不会觉得更闷吗?”

 

第二章

 

时间一晃又到了傍晚,大野看看表,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松冈也从报纸上抬起头问:“要走了,大野君?”

“是啊,松兄,辛苦了。我先回去了,还要去接小广。”

“等一下,”松冈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纸袋塞到大野怀里,“别人送我的三日橘年轮蛋糕,说是滨松的特产。我不爱吃甜食,你拿去给小广吃吧。”

“这怎么好意思……”

“收下吧,给孩子的。”

“那谢谢松兄了。”

“傻瓜,”看着大野有些难为情的样子,松冈不禁伸出手揉了揉大野的头发,“跟我还客气什么。既然总是叫我松兄,就大大方方地收下。”

“嗯。”大野捋了下自己的头发,拿起纸袋离开了办公室。

松冈看着大野的背影,不禁又轻轻叹了口气。

 

走到一楼的大野忽然觉得内急,于是来到了卫生间。刚一进去,就看到上午见过的那个男子站在洗手间中央,眼神茫然地看着镜子。旁边站着上午那个警员,看到大野进来了,冲大野点头打了个招呼。

大野冲他们点点头,很快上完了厕所又返回来洗手。看到他们依旧站在那儿,忍不住问道:“都下班了,你们怎么还在这儿?”

警员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大野桑,别提了。我怎么这么倒霉,都让我赶上了。现在我连班都下不了了啊。”

“别着急,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大野边说边看了眼男子。

警员继续说道:“唉!这个人是今天清晨被我们的一个巡警同事在河边发现的。听说找到他的时候,他浑身湿透地躺在河岸边,半截身子都泡到水里,被救上来以后就送到了咱们警视厅了。”

“既然他现在都清醒了,把他送回家不就好了?”

“他能回家就好了。”

“怎么了?”

“我想不起来了。”男子轻声说道。

大野惊诧地转过头看着他。男子明亮的双眸里透着一层担忧,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我睁开眼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以前发生过什么,家在哪里……关于自己的事,我全都想不起来了。”

“这是——失忆症?”

“是啊,”警员点点头,“我们在他的裤兜里发现一张面包房的会员积分卡,上面写着他的姓名和生日,这是我们现在仅知道的情况。这是我拍下的,大野桑你看看。”

警员掏出手机递给大野,大野盯着拍下的会员卡照片,轻声念着上面写的信息:“松本润,生日1983年8月30日。”

“除了这些别的就不知道了,”警员收回手机摇摇头,“让医生给他看过了,身上除了膝盖有些淤青外没有外伤,常识认知也没问题。而失忆的原因大概是脑部受了什么刺激,这也难怪,估计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难道他……”

“对,他是昨晚凶杀案的目击证人。”

身后响起了那个熟悉的沉稳洪亮的声音,大野不禁浑身一颤。转过身,站在自己身后的果然是樱井。

“翔……樱井君,你说这位松本君是……”

听到大野叫自己的名字,樱井的眼里闪过一丝激动,但很快又恢复了稳重的神情,点点头说:“松本君掉落的河流上游就在凶案发生地附近,于是我们调取了附近街道的监控录像,发现河边的一个监视探头拍到了松本君掉落河里的瞬间。其实上,松本君是自己跳进河里的……”

“自己跳进去的?”

“对,他跳之前还向后看了一眼,好像身后有谁在追他。但是追他的人一定知道监控探头的位置,没有被拍到。我们推断,松本君应该是被什么人追杀,情急之下跳进河里的。而他所患的暂时性失忆,医生说应该是精神受到某种巨大的刺激造成的。”

“那个追杀他的人一定就是凶手吧?就因为这样,松本君才会失忆的。”

“嗯,我们也是这么推断的,所以松本君是我们破案的关键,只是,”樱井叹了口气,为难地看着松本,“按照医生的分析,松本君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还未可知。我们本来也想把他送回家去,可是查了半天,只能查到一个租住的公寓地址。打电话过去,物业管理员说松本君两个月前就搬出去了。而且,松本君的工作单位和职业也不详。”

“也许松本君是自由职业者吧。那么松本君的家庭……”

樱井摇摇头,压低声音说:“父母均不在人世了,也没有兄弟姐妹。”

“哦,这样啊,松本君还真是……”大野望了一眼松本,把后面的“可怜”两个字说出口。

“所以,如果松本君还是这样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们也没法把他送回家去。”

“原来如此,”大野同情地看看站在松本身边的警员,“辛苦你了。”

“我辛苦点倒没什么,只是,”警员无奈地撇撇嘴,“我都要下班了,到现在也没人来警视厅找他,他又想不起来住哪儿,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也没辙了。”

大野点点头。“是啊,要让松本君的活动掌握在警界范围内,还要保证他的安全,又能随时和他取得联系,有了,”大野眼睛一亮,“让松本君暂时住在我那儿吧。”

“什么?”樱井瞪大眼睛,一把按住大野的肩膀,“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能照顾小广,也就能照顾松本君。”

“就是因为你还要照顾小广,再说你那里也没住处了。”

“有啊。我和小广住二楼,一楼还有间空房,现在放着杂物当储物间,不过收拾一下就可以住了,只是,”大野看了眼松本,“就是房间有点小,采光也不是很好,怕松本君觉得寒酸。”

松本连忙摇摇头。“怎么会呢!我刚才还在想自己连住址都想不起来,今后可怎么办啊。现在总算有人愿意收留我了,你真是太好了,大野桑,是这么称呼吗?”松本边说边走过去,向大野伸出右手。

“嗯,大野智,请多关照。”大野握住了松本的手,意外地感到松本的体温比一般人要冷,不禁皱了皱眉。

“对不起,我的手太凉了吧?”

“没事。”大野连忙摇摇头。

“等一下,Sa……大野君,”樱井继续反对说,“你怎么能让一个陌生人住进你家?那里也是小广的家,万一……”

“你不是说松本君是重要的目击证人吗?他现在又失去记忆,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我作为警察让他借住也是应该的啊。”

“可是,你也不能……还是我向上面申请一下给松本君找个酒店住下吧。”

“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也没时间去申请啊。不,还是听我的……”

“二位,”警员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有些尴尬地举起手,“二位先讨论着,我家里还有事,先告退了。”

被警员这么一说,大野顿觉失态,连忙低下头。樱井挑挑眉,不悦地扫了眼警员。警员吐吐舌头,急忙侧身闪了出去。

听到警员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大野这才抬起头,一下子就迎上了樱井的视线。一对剑眉下是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眼神如炬,带着自信而温柔的微笑。不经意地,大野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虽然声音是那么小。

但樱井还是发觉了,盯着大野的眼睛眯了起来,轻声叫道:“Satoshi……”

大野受惊般地退了一步,转过头,看到另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静静盯着他们。像是寻求什么帮助似的,或者自己也不知在逃避什么,大野快步走过去拉起松本的胳膊,拽着他往外走。“既然松本君你不嫌弃,我们就快点走吧。”

松本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点头,跟着大野往外走。

“等一下,”樱井追过去,“大野君,你不是要去接小广吗?”

“是啊,”大野着急地看看手表,“再不去小广又要等着急了。”

“所以你好好想想。你就那么一辆自行车,要怎么同时带松本君和小广回家?”

大野倒是没露出为难的神色,反而意外地叫道:“这么说,你是同意我让松本君到我那里借住了?”

樱井不情愿地点点头。“我不同意又能怎么样?你不是一向都很有主见吗?”

大野眼神黯淡下来,咬着嘴唇没说话。樱井也觉得失言了,有些尴尬地看着大野。

松本看看大野,又看看樱井,脸上是一副不解的表情。

“好了,不如这样吧,”樱井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僵局,“反正我也顺路,我帮你接小广,你先带松本君回去。”

大野点点头。“好啊,昨天小广还说想你了。不如你带他去他最喜欢的那个儿童餐厅吃个饭,再送他回来吧。”

樱井惊喜地瞪大眼睛,满脸都是笑意。“真的?小广真这么说的?”

“是啊,你都好久没去看他了。他昨天还问我翔叔叔是不是特别忙。所以你今天多陪陪他吧。不过,记得九点前一定要送他回来。明天他还要早起。”

“知道了,没问题。”

“还有,千万别让他吃甜食,冰淇淋也不行,因为松兄刚给了我一盒年轮蛋糕。”

“知道了,放心吧。”樱井笑着拍拍大野的手。

松本疑惑地看着大野像个放不下心的主妇一样对樱井嘱咐着,不由眯起眼睛。


 
评论
热度(10)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