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

试看章节1

预售微店地址:#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试看1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发售日期:2017年6月下旬


序章

 

感觉自己好像睡着了,或是要醒来了。眼前是一片黑暗,自己靠在舒适柔软的床垫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眼前仿佛有一道光在闪动,自己在哪儿?这么温暖、这么舒适,充满了安全感和静谧——难道在家里吗?不,我的家不是已经……

“小润……”

柔和悦耳的声音像甘泉一样沁入心脾。眼皮依旧沉得不想睁开,不想从这份安宁中醒来。

“你啊,真是个小懒虫。”

一只修长温暖的手盖在自己的眼皮上,轻轻地抚摸之后,自己不由睁开了双眼。一张美丽含笑的脸庞出现在自己面前。

“妈妈?”

“嗯。怎么了,小润?为什么这么看着妈妈?”

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摇摇头,不想破坏这份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安宁。“不,没什么。”

“那好,起来吃饭吧。我煮了热巧克力,多放了肉桂和棉花糖,因为小润还不能喝咖啡。”

看着面前的人站起来要走,自己连忙伸手拉住了她。

“怎么了,小润,”她轻声笑着,又坐了回来,把自己轻轻抱进怀里,“不让妈妈走吗?”

“嗯,”自己的声音闷闷的,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妈妈,求求你别离开我。”

“傻孩子,那么舍不得妈妈走吗?”

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头顶,温柔的话语轻轻地在耳边响起。

“如果真的这么舍不得我,为什么要……”

自己心中一惊,连忙抬起头。这才发现一直抱住自己的人不见了,自己陷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里,又冷又暗。

“妈妈、妈妈……”

自己大声呼喊起来,这片黑暗让他感到无比的寒冷和恐惧。他要找到母亲,不,不是母亲,是那个人……那个人究竟在哪儿?!

“Sa……Satoshi!”

一只修长温暖的碰触着自己的脸颊,轻柔地拂去他眼角的湿润。

“Jun,我在这儿。”

听到那个柔和而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一丝微笑浮现在松本润的嘴角。

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庞,松本飞快地在他的手背落下一吻。

“你啊!”

大野智嗔怪地把手缩了回来,坐回到松本对面的位置。

松本爽朗地笑了笑,大野转过脸不看他。

在大野旁边坐着一个男孩,身上盖着一件男式夹克衫,手里握着一束深蓝带紫的风信子,歪在座椅上睡得正熟。

大野把男孩身上的衣服掖了掖,抬起头冲松本努努嘴。“小广还在这儿呢,你真是的。”

“哦,小广刚才还挺有兴致的,这会儿却睡着了,还真是个小孩子。”

大野翻翻白眼,你还好意思说小广,明明自己也睡着了。

“不过也难怪。旅行虽然有趣,但也挺累的。小广是第一次出远门吧?”

大野点点头,没说什么。欧洲之星的速度果然很快,午后从巴黎出发,现在海底隧道里飞驰着,傍晚前能赶到伦敦了。

“真是的,明明说要早点出发的,可你非要让小广买了玩具才走,差点连火车票都没买上。”

“好了,不是坐上了车了嘛。到了伦敦时间也有些富裕,不会耽误看今晚的演出的。有那么多你喜欢的明星:Robbie Williams、Sting……Lady Gaga,哦,贵宾席上还有查尔斯王子夫妇呢。”

“确实很令人期待。”大野点点头,又掏出兜里的门票看了看,虽然上面印的英文自己并不太认识。

昨天和松本在巴黎游玩时,偶遇到一对初到巴黎而迷路的亚裔老夫妇,两个人一起帮他们找到了预订的酒店。临别时,老夫妇拿出两张英国皇家文艺汇演(The Royal Variety Performance)的门票塞给他们,说是行程安排太满没有时间,索性让他们来伦敦观看。

“那对老夫妇都快八十岁了,还能一起恩恩爱爱地周游世界。”大野感慨地说着,眼神里有些向往的光彩。

一只白皙的手伸过来握住了自己的左手。大野抬起头,迎上了松本变得有些热烈的视线。

“很羡慕吗,Satoshi?”

大野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继续盯着手里的门票。

感到松本握着自己的右手加重了力道,有些冰冷的体温因为自己手心的温度也变得暖了一些。

“Satoshi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松本的声音低下来,像是有些鼻塞一样发出呜咽般的声音,“到我们变老的那一天还有很多日子,我也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

大野的手伸出来握住了自己的手。他的手很温暖,漂亮的手指盖在自己的手背上,松本真想立刻抓在嘴边使劲吻上好几遍。

温柔的眼眸注视着自己,松本轻叹了口气。是的,每当看到这样的脸庞,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我知道。”大野抬起右手,碰了碰自己的右脸。上面的伤痕已经结痂,留下一枚不大不小的浅红色印迹,像是一颗朱砂痣。

“这块疤很丑吧?会不会被晚会的工作人员当成坏人被赶出去?”

松本愣了一下,大野一如既往地善于转移话题,让自己刚营造好的气氛毁于一旦。

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松本轻轻戳了戳大野圆乎乎的脸蛋。“怎么会呢!要是这么可爱的你也会被赶出去,会场里就空无一人了。”

“贫嘴。”大野冲松本吐吐舌头。

松本笑着靠在椅背上,凝视着正对着自己的大野。他露出有些困倦的神情,抱着身边熟睡的小广,说了句“我先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面前的画面是如此安宁而美好,松本静静地看着,眼圈不觉有些湿润。

如果自己能和这个人在一起的话,不管未来会多么瞬息万变,自己也会满怀信心地去面对。

因为把自己从漆黑的泥沼中拯救出来的就是面前的这个人。是的,只有这个人是他绝对不想放手,也绝对不会出让的唯一。

松本握紧了拳头,漂亮的五官笼罩上一层严峻的神情。

和大野的邂逅都要从那天开始——

 

 

第一章(1)

 

静寂的夜色里,黑色的天幕上悬挂着犹如弯勾般的下弦月。银色的月光皎洁如雪,仿佛带着些许寒意。

“呼……呼……呼……”

一个人影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急速奔跑着,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不知跑了多久,他终于筋疲力尽,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一头撞进街角的垃圾堆放处。因为有十几个鼓鼓囊囊的垃圾袋作为缓冲,他并无大碍,但是手腕和脚踝处传来像过电一样的疼痛,告诉自己还是摔得不轻。

跌跌撞撞地爬起来,顾不上疼痛,摇摇晃晃地向前继续跑着。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阴影。转过头,果不其然,街角站着一个黑影,背对着路灯的光线向自己慢慢走过来。

“不,不要,”他惨白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浑身发抖地向后退去,“不要过来,不要!”

来人像是没听到一般,步子反而越来越快,向他直逼过来。

“不要啊,不要,”他大声呼喊着,使劲摆着手,“不要杀我,求求你!”

来人却继续加快了脚步走过来,他干脆拼命向前奔跑起来。

街角尽头就是一条河。他逃到桥上,转过头,看到来人逼近的身影,一咬牙,纵身跳了下去。

“扑通”一声,水面上溅起一米高的水花。来人追到桥边。河面上很快恢复了平静,看不到任何人影。

“什么人?”

不远处,巡夜人晃着手电大叫着。

来人看了一眼桥下,迅速转过身,向相反的方向跑开了。

档案室一直都很安静。大野智也很喜欢这里。虽然在很多人眼里都认为这里安静得出奇,甚至过于冷清。但是大野总能找到平衡。一杯咖啡、一本杂志、一个涂涂画画的写生本,每天的时间倒是过得很快。

今天一上班,大野就感到一阵困倦,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不经意撞到桌子角上,满溢的咖啡溅到摊开的写生本上,又顺势流进了拉开的抽屉里。

“哎呀!”大野顿时手忙脚乱地擦着咖啡渍,又把放在抽屉里的背包拿出来擦着。忽然,他皱紧了眉头,从包里掏出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便当盒。

“唉?这是——怎么会在我这儿?坏了,刚才忘记交给小广了。”

大野使劲拍拍脑门,把便当藏在西服里面,蹑手蹑脚地溜了出来。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后面有人咳嗽了一声。“咳咳,大野君,你这又是要翘班溜出去吗?”

大野回过头,身后站着那个高大的身影,故意板起面孔看着自己。大野挤挤眼睛,冲着松冈昌宏笑着点点头。“不好意思,松兄。我这是去幼儿园给小广送便当,刚才忘记交给他了。”

松冈揉揉额头,叹了口气。“你啊,最近总是丢三落四的。好吧,快去快回。”

“谢谢松兄!我代小广感谢你!”大野连忙对松冈行了个礼,然后一溜小跑地跑了出去。

松冈看着大野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摇摇头。

 

幼儿园门口。一个男孩站在大门前焦急地望着前方,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骑着自行车奋力赶过来,连忙张开双臂使劲挥着。“爸爸,这边!”

大野跳下自行车,满头大汗地跑过去,把便当盒从大门栏杆的空隙里递到小广手里。“小广,对不起,等很久了吧?”

小广摇摇头。“没事,爸爸,现在正好是自由活动的时间。您出了好多汗啊。”说着,他从衣兜里掏出洗得干干净净的白手帕。大野连忙把脸凑过去,让小广帮自己擦去额头的汗水。

“小广好乖。记得待会儿把便当交给老师。还有,吃饭前一定要把手洗干净。”

“知道了,爸爸,下节课要开始了,我要回去了。”

“嗯,早点回去吧,要乖哟,小广。”大野轻轻拍拍小广的头,脸上都是宠溺的笑容。

“知道了,爸爸快点回去吧,不然又要被松冈叔叔说了。”

大野笑着和小广挥手告别,目送着他回到大楼里,这才转过身,骑上自行车往回赶。

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车窗轻轻摇下,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子凝视这大野的背影,皱紧了眉头。


 
评论
热度(15)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