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三十一章)

 接30



第三十一章

  

  樱井载着松本,来到一家餐厅的包间。

  面对满满一桌丰盛的料理,松本只是皱着眉头,根本没动筷子。

  看着樱井喝了口茶,松本这才开口问道:

  “你找我来,不会只是为了吃饭吧?”

  “当然不是。”

  “那你就该知道我要问你什么。”

  “你要问的,都写在你脸上了。”

  “那你就该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樱井看了松本一眼,又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茶水中倒映着樱井脸上落寞的神情。

  “该从何说起呢,松本君?能这样心平气和地和你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我以前从未想过。”

  “我也是。要说起来,我们之间的恩怨因为Satoshi而起,也因为Satoshi而终。所以,我的人生现在只为Satoshi一个人而活。”

  “是吗?只为了Satoshi一个人吗?”

  樱井叹了口气。“怪不得,你的坚持,你的热情,都是我比不了的。”

  “你这是……”

  “Satoshi他没有死,你放心吧。”

  松本愣了一下,随即闭上眼睛,深深吁了一口气,但马上又迫不及待地大声问道:

  “那他为什么不给我回信?也不来看我?是不是你囚禁了他?你还一直强迫他在你身边?”

  樱井浅浅一笑。“不,我没有。Satoshi被抢救过来之后,我确实对他说过,我不求他原谅我,只求能让我待在他身边照顾他一辈子。可是,他谢绝了我。他说他已经不爱我了。今生今世,他只爱一个人,就是你——松本润。”

  松本的眼眶湿润了,大颗的泪珠滚落而下。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来见我?”

  “他不是不想来,是因为,”樱井停顿了一下,眼神黯淡下来,“他不想让你看到他。他怕你会难过,他也不想成为你的累赘。”

  “你说什么?怕我难过?怕成为我的累赘?Satoshi他到底怎么了?不行,我立刻就要去找他!我要告诉他,没有他我就活不下去!他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为什么?他躲着不见我,我会更心痛的啊!“

  樱井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因为他也爱着你啊,松本君。他对你的爱一点也不比你少。所以,我放弃了。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他现在在哪儿?你告诉我,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他不让我告诉你他在哪儿。”

  “你不说的话,我就想方设法让你告诉我。”

  樱井看着松本急切的眼神,摇摇头,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叠起的纸。推到松本面前。

  “他不让我告诉你,所以我没说。”

  松本惊喜地抓过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京都一家孤儿院的地址。

  松本像抓着珍贵的宝物一样,把纸条紧紧贴在自己胸口,又开口问:

  “你能借我点钱吗?”

  樱井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只信封,递给松本。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二宫君提前把这个交给我,让我转交给你。他说这是曾经跟你要过的违约金,一直都想还给你的。二宫君说了,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随时欢迎你回公司去。”

  “Nino这个家伙!好吧,钱我倒是确实需要,帮我给他带个好,替我谢谢他。”

  临走时,松本转过身,对着樱井充满谢意地点点头。

  “谢谢你,樱井君。”

  樱井微微一颤,很快恢复了平静的微笑。

  “快去吧,松本君。”

  

  下了新干线,又坐了会儿出租车,松本不肯停歇地来到了纸条上写的地址。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从刚才开始就淅淅沥沥下着的雨,此刻渐渐大了。

  松本用袖子挡着雨遮住头,但是身上很快也变得半湿了。

  推开孤儿院的大门,松本环顾着四周。

  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孤儿院。教舍不是很新,但是身处郊外,到处都是青葱的树木,空气也很清新。

  松本急匆匆地走进主楼。

  刚一进去,就听到一阵稚气的歌声。松本循着声音,来到了音乐教室的门口。

  门虚掩着。松本轻轻把门推开一点,向里面望去。

  屋里站着十几个年龄不一的孩子,围成一圈。

  在这些孩子中间,坐着一个人。这是一个身材瘦削的男子,小麦色的皮肤,细细的眉毛,温柔的眼神,饱满的嘴唇。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的脸上,他就仿佛是一个天使一样。

  松本捂住嘴,不让激动的字眼冲出喉咙。

  正是他,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系的人——大野智!

  他的容颜没有变化,身形略显消瘦,但看上去气色还不错,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一个年纪大概二十来岁的女孩弹着钢琴。这时,孩子们停了下来。

  大野点点头,轻声说:

  “大家唱得不错。不过,换气的时候是有些不顺畅。后半段唱得有些急了。应该是这样。”

  说着,大野就挥了挥手,女孩弹起了钢琴。大野闭上眼睛,开始唱了起来:

 “希望见到的人就在那里

 张开温柔的双臂等着我

 无论是山的颜色风的颜色还是海的颜色

 这里就是故乡

 这是你的故乡

 也是我的故乡”

 松本愣住了。他是第一次听大野唱歌。

  大野的歌声清亮如水,抑扬有力,高音部分有些接近女声。松本也像那些孩子一样,沉醉在了大野的歌声中。

  一曲终了,孩子们都热情地鼓起掌来。

  “大野老师唱得真好!”孩子们簇拥在大野的身边。

  大野伸出手,拍了拍几个孩子的头,温和地笑着说:

  “今天就到这儿吧。大家先回宿舍,等着一会儿吃晚饭吧。”

  于是,孩子们纷纷对大野行了礼,就散开了。松本连忙躲到门后,看着孩子们纷纷走出教室。

  那个弹钢琴的女孩最后一个走的。临走的时候,她有些羞涩地看着大野,轻轻握了握大野的手。

  “大野老师多保重。”

  “嗯,海荷Chan也要多保重。”

  川岛海荷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大野,也推开门,走了出去。

  站在一边的松本,心里不由泛起一阵醋意。

  

  现在教室里就只剩下大野一个人了。松本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忽然,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汪——!”

  一只白色的贵宾犬跳了起来,对着松本不友好地叫起来。

  “Bobby,怎么了?到这边来。”

  听到大野的呼唤声,Bobby转过身,摇头摆尾地跑了过去。

  可恶!

  一向对小动物苦手的松本暗自在心底流下两行清泪。

  大野伸出手抱起Bobby,慢慢转过身,坐到钢琴旁的椅子上。

  松本觉得有些蹊跷。从刚才的观察中,他就觉得大野有些不对劲,似乎一直都在看着前方,眼神也像是没有聚焦一样。

  松本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慢慢接近大野。来到距离一米远的地方,松本停住了,仔细看着大野。

  Bobby发现了刚才踩到他的人,马上警觉起来,对着松本发出呜呜的声音。

  “怎么了,Bobby?怎么这么紧张?”大野抚摸着Bobby的背轻声问。

  松本慢慢弯下腰,直视着大野。大野正对着他,可依旧看着前面,丝毫没有发现他。

  松本伸出手,在大野面前晃了晃。

  “汪汪汪!“Bobby大声叫起来。

  “怎么了,Bobby?难道这里有人?是谁?”

  大野立刻站起来,伸出右手向前胡乱抓着。

  松本的眼泪流了下来。他终于明白在大野身上发生了什么。

  “是谁?谁在那儿?”

  大野紧张地叫道。

  “再不说话就让Bobby咬你了。”

  “你认识我的,”松本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我来找你了,Satoshi。”

  大野的手停住了,随即使劲向前抓着。因为看不到松本,他没能抓到,却失去了重心,眼看要摔到地上。

  “当心!”

  松本跑上前,结结实实地接住大野,把他紧紧抱进怀里。

  松本抓过大野的手,十指相扣地紧紧握住。

  “是Jun的手,”大野惊喜地叫道,“是Jun吗?”

  大野伸出手,摸着松本的脸庞、脖子、胸膛和胳膊,脸上不断涌出喜悦的神色。

  “是Jun的脸,是Jun的身体!”

  “还有Jun的声音,”松本抓着大野的手按在自己胸口,哽咽地说,“我在这儿,我整个人和我的心都在这儿。我来了,我来找你了!”

  “Jun,真的是你吗?不是Nino或翔的恶作剧吗?”

  “是我,松本润,真的是我本人。今天早上我假释出狱了。接着,我就立刻赶到了这里。”

  大野缓和了一下,摇摇头。“是翔告诉你在这儿的,对吗?我让他不要告诉你的……”

  “不是的,他没有说。Satoshi,我终于找到了你。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你不给我回信,为什么你不来看我。你的眼睛……”

  听到松本哽咽的声音,大野伸出手,摸着松本的脸,轻抚去他脸上的泪水。

  “医生说了,我头上的伤影响了视神经,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了。这样的我和废人没什么区别。让你看到了不是让你更伤心吗?不过,你寄给我的信, 我都让翔转交给了我,也让海荷念给我听了。”

  “就是刚才那个女孩?”

  “嗯。她也知道了我们的事情。虽然我想她可能有些喜欢我吧,不过渐渐的她就知道是不可能的了。”

  “那你就不要老去招惹人家了!我刚才看到那个女孩看你的眼神,哼!”

  “Fufufu,Jun你吃醋了。”

  “我才没有!”

  松本刚要矢口否认,肚子里就传出咕咕的声响。

  “好了,Jun,你饿了吧?”

  松本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还不都是一刻不停地跑过来找你。”

  “那马上就该吃完饭了,你也一起吃饭吧。就是不知道这里的饭合不合你胃口。”

  “我现在都能把你一口吞进去。”松本在大野脸上使劲亲了一大口。

  “讨厌!”大野表面上嘟着嘴,脸上却泛起红晕,浅浅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23)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