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现货##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24)


目前只有xianyu的页面可直接拍,其他页面都被下架了(对同人作品真是要斩尽杀绝了)少量现货,喜欢的朋友请直接拍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试看章节 (24)

松本回来的时候,大野和小广都已经洗完澡了。

“对不起,今天和店长一起理货来着,所以回来晚了。”松本抱歉地说。

“没事,吃晚饭了吗?”大野问。

“嗯,店长做了玛格丽特披萨,还是刚出炉的最好吃。大野桑,周末的时候我们也一起试着做做吧。”

“嗯,好。”

看大野似乎没什么兴致,松本靠过来小心翼翼地问:“出什么事了,大野桑?”

“没事。”大野连忙摇摇头。

看出大野明显在隐瞒着什么,松本干脆转过头问小广:“小广,今天爸爸做的饭吗?”

“爸爸带我去餐厅吃的,”小广一五一十地说,“还有麻里子阿姨。”

“谁是麻里子阿姨?”

“翔叔叔的……”

“小广,”大野大声制止了小广,拉着他站起来,“该去睡觉了。”

“我不睡,我还要和润叔叔玩!”小广搂住松本的脖子撒娇。

“润叔叔明天还要上班,你要听话,早点去睡觉。”

“不嘛不嘛!”

“好了,让我和小广玩一会儿吧,”松本笑着拉起小广的手,“走,小广,润叔叔给您看样好东西。”

松本拉着小广走进自己的房间。几分钟后,小广兴冲冲地跑出来,手里举着一样东西。

“爸爸,您看!润叔叔帮我修好了托马斯!”

大野拿过来一看,是那列坏掉的托马斯玩具火车。

“这个修好了?”大野看看火车的尾部,显然是被打开后又重新焊接了一下。

“是啊,我拿到外面修了一下,有个焊接的部位松了,现在修好了,”松本又找出和玩具火车配套的轨道,和小广一起按照图纸安装好,“好了,小广,现在可以发动托马斯了!”

小广打开开关,玩具火车发出嘀嘀的汽笛声,在圆形的轨道顺畅地行驶着。小广开心地玩了好久,直到大野一再催促他该睡觉了,才恋恋不舍地上了楼。

哄着小广睡着了,大野下了楼,看到松本站在客厅中央,指了指沙发对他说:“坐下吧,大野桑。”

大野走过去坐下来,松本蹲下身,拉着他的双手看着他。“到底出什么事了,大野桑?”

大野摇摇头,松本叹了口气,把大野往怀里一拉,抱住大野,双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拍着,嘴唇轻吻着大野后勃颈上的头发茬儿。

大野把双手握成了拳头,抵在自己和松本之间,保持着最后的距离。

“大野桑,好想就这样抱着你,”松本加重了力度抱紧了大野,感到大野的拳头抵在自己的胸口上,不禁叹了口气,“把手松开,大野桑。”

大野摇摇头,拳头轻捶着松本的胸口。“你放开我,不要再这样抱我了。我,我不能……”

“不能什么,”顺着敞开的领口,松本干脆把手伸进去,抚摸着大野的肩胛骨,“我想这样抱你、抚摸你,我还想吻你……”

“不,不可以。”大野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松本一只手紧紧抱着大野的腰,倾斜了身体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另一只手继续向下抚摸着大野。

“不,松本君……Jun!”

大野握着松本抓在自己腰间的手腕,轻轻地叫出“Jun”时,松本不禁愣住了。

“Jun,我,我心里好乱。求求你,别这样对我好吗?”

松本慢慢放开手,大野理了理衣领坐回到沙发上。

“对不起,大野桑。”

“没什么,松本君。”

听到大野又叫回自己松本君,松本有些失望地坐下来,抱着膝盖,眨着眼睛看着大野。大野叹了口气,盘起腿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地面。

“你说你心里很乱,是出了什么事吗,大野桑?”

“嗯。”

“麻里子是樱井桑的妻子?她来找你做什么?难道是因为小广……”

“是,她不知从哪里找到了小广的DNA样本,做了鉴定报告。还有……”大野猛地站起来,冲到窗前,哗啦一声拉上了半敞开的窗帘。

大野低下头,颤抖的双手紧紧抓着窗帘扣,一只手伸了过来罩在自己的双手上,然后头顶后方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莫非,她找了私家侦探在暗中跟踪你?还拍了照片?”

大野默默点点头。

松本轻轻哼了一声。大野转过头,松本漂亮的面孔像雕像一样苍白而毫无表情,明亮的眼睛里像是融进了淡淡的薄冰。

“对别人的隐私那么有兴趣吗?看来那个麻里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呢。”

“不是的,麻里子她是为了翔才这么做的。我……不恨她。”

“不恨吗?那你在烦恼什么?”

“因为小广。她跟我谈了小广,她说希望小广有一个正常幸福的家庭……”

“胡说!什么正常幸福的家庭!真会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松本轻蔑而冷漠地笑着。大野惊诧地看着松本,这样的松本是自己不曾见过的。

“小广的幸福到底在哪里,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大野桑?”

大野烦恼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松本君。当初,我像着了魔一样想拥有一个有着翔血统的孩子,是因为我太爱翔了……”

大野抬起头看着窗户。路灯的影子照在窗帘上面,半明半暗的色调就像水墨画一样晕染开来。

樱井的订婚仪式之后是一个鸡尾酒会。樱井不知被亲友们灌了多少酒。一向还算海量的他今天反而喝了几杯就醉了。

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个站在人群最后面的身影。那个人一贯温柔的眼神变得冷漠而空洞,就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台上的自己。

找了个借口离开人群,樱井向外走去,想要呼吸下新鲜空气。

走到一楼的走廊,刚转过一个拐角,那个人就出现在了角落里。

樱井立刻急冲冲地走到他面前。大野转过身,身着一套得体笔挺的西服,脸上是礼貌而有距离感的微笑,手里端着一杯马丁尼。

“Satoshi,你……”樱井内疚地避开大野的视线。

“对不起,我是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我想,这里一定很不欢迎我吧?”大野微微一笑。

“你在说什么傻话?Satoshi,我对不起你,所以我才没给你发请柬。我不想刺激你,也不想让你误会。你要明白,Satoshi,我爱的人是你。这场婚姻是我父母和麻里子的父母精心策划的一场交易,你懂吗?”

“我懂。为了你将来的仕途,为了樱井家能有光辉的未来。这些道理你不是都说过了吗?我明白。”

“Satoshi,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给我机会让你补偿你好吗?”

大野笑着摇摇头。“别说了,翔。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敬你一杯。”

樱井不解地看着大野,皱了皱眉。

“怎么了?不肯赏脸?”

大野微笑着要把手退回来,但是樱井咽了口唾沫,一把抓过大野手里的酒杯,咕咚一声把一杯酒灌了下去。

混合的琴酒和苦艾酒带着苦涩的辛辣味呛到了樱井。他剧烈地咳嗦了起来。大野连忙靠上去,轻拍着樱井的后背。

樱井顺势抓住了大野的手,放在嘴边使劲亲吻着。

“Satoshi,我爱你,我也不想离开你。你明白吗?我爱你!”

大野皱皱眉,扶住几乎要压在自己身上的樱井,小声回应着:“我明白,我明白的,翔。”

“你明白,明白就好……Satoshi,你原谅我……好不好……”

樱井的声音渐渐变得微弱,直到模糊成微弱的呼吸声。最后,樱井的重量完全压在大野身上,整个人陷入熟睡状态。

大野架着樱井的胳膊,扶着他走进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然后迅速锁上门。

这个房间是二宫帮自己订到的客房。作为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二宫只是浅浅一笑,然后默默地答应了大野的请求。这让大野感到二宫作为昔日最要好的友人,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不卑不亢的旁观者。

但是大野已经顾不了许多了。现在的自己只被一个目的驱使着。而自己也只有在完成这件事之后,心里的波澜才会平息下来。

把樱井放倒在床上,樱井继续紧闭双眼,陷入沉沉的睡眠中。

大野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放着自己准备好的小药箱。打开箱盖,里面是一袋封好的干冰和一个半透明的白色圆形保鲜罐。

大野咬咬嘴唇,拧开圆罐的盖子,转过身站在樱井面前。

“呜……Sa……”

樱井张了张嘴,哼了一声。

大野低下头轻吻了下樱井红润的嘴唇。被这两片嘴唇吻过多少次,自己也记不清了。

“翔,我爱你。所以,我想让你的爱继续留在我身边,好吗?”


 
评论
热度(8)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