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二十九章)

接之前的28 27

第二十九章

  

  “铃铃铃!”

  松本揉揉朦胧的睡眼,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大野温柔的笑颜。

  “Jun,该起来了。五点了哟。”

  “嗯……”

  “真是的,我都起来了呢,Jun怎么还是迷迷糊糊的啊?”

  “你不知道吗?我起床气很重的。”

  “哦,真看不出来呢。Jun揉着眼睛的样子好像小孩子,真可爱。”

  “明明是你更可爱!”

  松本抱住fufufu笑着的大野,挠着他的咯吱窝,使劲亲着他圆圆的脸蛋。

  “不要啦,Jun,该起床了。”大野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得粘腻起来。

  “怎么?亲一下就有感觉了?”

  “不是啦,讨厌!”

  “咚咚咚。”

  门外传来不合时宜的敲门声。

  “你们要是不吃早餐就出发的话,我不介意把你们的那两份吃了,再等你们腻味半小时再走。”

  二宫在门外故意大声喊道。

  “Nino,我要吃,等等我。”大野说着就跳下了床。

  “Satoshi,等一下,先把裤子穿上。”松本跟着追出来。

  十分钟后,三个人坐在客厅里默默吃着早餐。大野忽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Satoshi?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松本问。

  “我笑咱们这个样子,好像在修学旅行。”

  “是啊,明明在逃命中,可我却觉得很开心。”

  “我也是,Jun。”

  松本笑着拉拉大野的手。一旁的二宫又故意敲敲盘子,发出“当当当”的声音。

  “你们两个快点吃饭!再不吃我就端出去倒掉。”

  于是,松本和大野又暂时分开了,各自急匆匆地吃完早餐。

  收拾好东西,三个人拿着行李上了车。

  二宫负责开车,松本拿着地图再一旁指路。

  大野坐在后面,看着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朝阳,心里不由感到无比的安宁和幸福。

  Jun,如果是和你在一起,不管是什么样的风景,都会觉得无比美丽吧?

  

  三个人很顺利地开到飞机停靠的一处空地。一架小型飞机早已经停在那里。

  坂本昌行站在飞机下面,看到松本冲他高兴地招着手跑过来,也热情地迎上去。

  “坂本哥,等很久了吗?”

  “没有,刚到没多久。喏,这个给你。”坂本边说边把一个信封塞给松本。

  “这是什么?”大野好奇地问松本。

  “护照。到美国那边之后的我们的新身份。”

  “唉?那我是不是就不叫大野智了?”

  “你关心的重点好像有些问题吧,大野桑?”二宫在一边吐槽说。

  “什么?”大野眨着眼睛像好奇宝宝一样看着二宫。

  “算了,”二宫叹了口气,“当我没说好了。我把行李搬进去。”

  

  把行李搬进去后,二宫出去把汽车停好。坂本坐在驾驶座上调试飞机,准备起飞。

  松本挨着大野坐下,看到大野有些紧张的样子,给大野倒了杯水,轻轻碰了碰大野的脸上。

  “唔……”脸被凉凉的玻璃杯碰到,大野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面前微笑的松本,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好点了吗,Satoshi?”

  “嗯,”大野低下头,轻声说,“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想到可以和Jun开始新的生活,觉得好不可思议。”

  “那,开心吗?”

  “嗯,”大野使劲点点头,抱紧了松本,“我觉得好开心,好幸福。因为我和Jun在一起。”

  “我也是,Satoshi!”

  两个人紧紧拥抱着。忽然,大野浑身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Satoshi?”

  松本疑惑地转过身,不禁惊讶地愣住了。

  二宫双手举过头顶,慢慢向前走过来。

  在二宫头顶后紧紧顶着一只冰冷的枪管。握抢的人一脸冷漠地看着前面——是相叶雅纪。

  “Nino!Aiba Chan,你这是做什么?”大野着急地说。

  “你就是相叶雅纪?就是你把Satoshi害苦了的?“松本气愤地站起来。

  “别冲动嘛,松本君。你不想你最好的朋友的脑袋开花吧?“相叶冷笑着说。

  “可恶。”松本慢慢把手伸向腰间。

  “你最好别耍花样,松本君。”相叶说着就使劲把二宫的胳膊别过来,二宫疼得叫出了声。

  “Aiba Chan,你不要这样对Nino。Nino他毕竟那么爱你啊!”大野连忙叫道。

  “哼!爱我?爱我就会背叛我吗?啊?”相叶说着就使劲拧了一下二宫的胳膊,二宫疼地又叫了一声。

  “混蛋!”松本气得直咬牙。但是相叶把身子躲在二宫后面,枪管紧紧顶着二宫的后脑勺,松本犹豫地不敢掏枪。

  “你,把你的枪拿出来。”相叶对松本说。

  松本看着二宫痛苦地额头都沁出了汗珠,咬咬牙,不甘心地慢慢掏出枪。

  “很好,扔过来。”

  松本把枪扔了过去。相叶一抬脚,把枪踢到脚边。

  “现在,让飞机起飞吧,Sho Chan。”

  大野惊诧地摇摇头。“你说什么?翔他也在飞机上?”

  “是啊。”

  相叶拉着二宫挪动了一下,大野急忙站起身跑到驾驶室,只见樱井站在门口,举着枪指着坂本。

  “翔,你竟然……”大野惊讶地张大嘴。

  “是啊,Satoshi,”樱井苦笑着,脸上多了几分憔悴和失望,“我找到Aiba Chan,希望能和他合作一起找到你和松本。结果,真的找到了。没想到,你真的想和松本逃走啊。”

  “Sho Chan,待会再和O酱叙旧吧。飞机起飞了吗?”相叶不耐烦地问。

  “放心,已经开始起飞了。”看着坂本开动了飞机,樱井肯定地回答。

  看着飞机开始徐徐上升,樱井满意地点点头,对坂本说:

  “你应该知道,一心不能二用,我希望你好好专心开飞机,不要动别的心思。否则的话,我的子弹可不会长眼。”

  坂本无可奈何地点点头,目前只能先稳住这两个人了。“我明白,目的地还是纽约吗?”

  “对。”相叶说。

  “你也要逃吗,雅纪?”二宫问。

  “是啊,要买个新的身份也不难,我可以去躲一阵子。”

  “你的诡计败露了?怕警察抓到你吗?”松本问。

  相叶点点头。“我为了Sho Chan,把贩卖毒品的罪名加上你头上,还和Toma一起设计杀死了O酱的父亲。的确,上头已经怀疑我了。所以我先逃了出来。”

  “翔,你都听到了吗?是他害死我的父亲的,”大野转过头,冲樱井喊道,“你为什么要和这样冷血残忍的人联手?”

  “为什么?当然是要找到你啊,Satoshi!”

  樱井冲到大野的面前,摇晃着他的肩膀大声喊道:

  “我找你找得好苦!你居然就这么抛下我,投进那个男人的怀抱?他可是杀了我父亲的人啊!父亲死了,你也不在,我一个人好可怜,你知不知道?最后,我找到了Aiba Chan。他告诉了我一切,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大野使劲挣脱了樱井的手,直直瞪视着樱井。

  “既然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你就该知道,你父亲也是害死我父亲的罪魁祸首之一。而Jun当时去找你父亲,只是想劝他自首,没想杀他。但是,争斗的时候,Jun迫不得已才失手的。”

  大野缓和了一下,诚恳地看着樱井说:

  “我们的这些恩怨,我已经不想去追究了。我只想和Jun一起离开这里,行吗?”

  “不行!我不容许!我不许你离开我!”樱井大吼道。

  “所以,你就和Aiba Chan一起联手,非要找到我不可吗?”大野也尖声喊道。

  “对,Aiba Chan在二宫的公司附近蹲守,终于等到了二宫回公司的那一天。然后,就跟着二宫,找到了你们藏身的那个饭店。我们又一直在酒店附近蹲守,就又就这样,一路跟着你们走到这儿了。”

  大野看着一向重视外表,素来讲究衣着得体的樱井,此刻头发有些蓬乱,红着眼睛,领带也系的有些歪歪扭扭的,不禁又觉得心有不忍。

  “翔,你这又是何苦呢?没有了我,你一样可以活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一心找到我才行呢?”

  “为什么,那还用说吗?”

  樱井伸出手,拉住大野的胳膊,强硬地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住。

  “我不能没有你啊,Satoshi!我只有你了啊!”

  樱井的眼泪落在大野的脸上。大野惊讶地抬起头。

  他想起那天樱井晚上回来后,抱住自己痛哭流泪的情景。

  那个时候的樱井和现在一样,哭泣着,却什么都不肯说。只是抱着自己,像是抱着易碎的玻璃娃娃一样。

  不想被打碎,不想被破坏的——只是樱井自私自爱的内心而已。

  大野慢慢拿开樱井抱住自己的手臂,摇摇头,脸上是一副决断的神情。

  “翔,不要再执迷下去了。”

  “你说什么?”

  “我们已经结束了,你还不明白吗?”

  “不,不,我不相信!我知道了,是他,是他害了你的。”

  樱井抬起头,直直瞪视着前面站着的松本,慢慢举起了枪对准松本。

  “不,不行!”

  大野大喊着冲到樱井的枪钱,张开双臂挡在前面。

  “Satoshi,你干什么?让开!”

  “不!如果你要开枪的话,就先打死我好了。”

  看到大野为了自己不惜挡在樱井的枪前面,松本也急得大喊起来。

  “Satoshi,你不要管我。不要让那个混蛋伤到你!”

  “Satoshi,你让开。”樱井急得去拉大野。

  “不要,不要伤害Jun。”大野执拗着不肯让开。

  “可恶!”

  樱井看到坚决挡在前面的大野,不禁怒火中烧。他猛地抬起手,使劲地拉过大野,粗暴地吻了上去。

  “唔……”大野拼命地推着樱井,但胳膊被樱井紧紧地禁锢住,动弹不得。

  “混蛋,你放开他!”

  松本急得要冲过去。但是相叶拦在他的面前,举枪指着他。

  松本停顿了一秒钟,忽然一转身,右臂拨开了相叶持枪的手臂,子弹呯地射出却打飞了。

  相叶还没反应过来,枪管就被松本抓住。手腕也被松本向外使劲一拉,疼得直皱眉。再一抬头,枪已经被松本夺了过去。

  松本一抬脚,踢在了相叶的腿上,相叶疼得倒在地上。

  松本跑了过去,对着樱井就是一拳。

  樱井倒在地上。大野扑到松本怀里,紧紧抱住他,眼泪流了出来。

  “好了,Satoshi,没事了,”松本轻拍着大野的头安慰说,“我在这儿。没事了。”

  “Jun。带我走,快点带我离开这里。”

  樱井捂着脸抬起头,一脸错愕地看着大野。

  “为什么,Satoshi?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樱井的嘴角流下一丝鲜血。这不是被松本打的,而是刚才自己强吻大野的时候,抗拒的大野使劲咬破的。

  大野看着樱井,平静地摇摇头。

  “翔,你果然总是看着你自己。其实,你只是自私地想要我守着你,呆在你身边。我在想什么,我的感受是怎样的,你其实根本不关心。”

  樱井低下头,无言以对。

  他明白,大野说的都是事实。

  一直以来,自己都活在自己编织的那个梦里。想当然地利用大野的忍耐和让步,把大野绑在自己身边,却从来没为他想过什么,做过什么。

  樱井的眼泪滚落到地上。他擦擦眼睛,呜咽着说:

  “对不起,Satoshi!对不起……”

  

  而另一边,相叶慢慢坐了起来,脸色苍白,眼神黯淡。

  他怔怔地看着前面,两行眼泪无声无息地划过脸颊。

  二宫看着相叶无声地流泪,自己也流下眼泪。

  雅纪,你的眼里只有樱井翔一个人。为了他,你把自己折磨得这么惨。

  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我呢?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会让你这么痛苦。

  二宫这样想着,伸出双臂,抱住相叶。

  相叶没有反抗,只是发呆地看着前面。

  他看到松本抱着大野。大野在和樱井说着什么。而樱井,似乎是一副很自责又无奈的表情。

  怎么,翔?你不会是原谅了O酱了吧?

  O酱,为什么你可以让翔这么爱你,然后又喜欢上了别人?

  你现在很幸福吧,是不是?然后呢,你就要和你爱的人远走高飞了?

  真是太便宜你了!

  忽然,相叶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地上掉着的手枪,不由嘴角微微向上一扬。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O酱!我说过,比起杀了你,让你活着受痛苦,我才开心!

  大野靠在松本肩上,抱紧了松本。无意中,他瞥见不远处的相叶抓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枪,慢慢举起来,对准了松本。

  “不!”

  大野话音未落,就推开了松本,挡在了前面。

  松本连忙转过身,但是随着清脆的一声枪响,一道鲜血划过他的眼际。

  大野倒在了他的前面,双眼紧闭,殷红的鲜血从头部左侧急速流出,瞬间染红了地毯。

  “Sa……Satoshi……Satoshi!”

  松本像疯了一样紧紧抱住大野。他摸摸大野流血的后脑勺,顿时鲜血染红的左手。

  “不,不要,Satoshi,睁开眼睛,看看我啊,Satoshi!”

  大野慢慢睁开眼,对着松本勉强笑了一下。

  “你,你不要吓我啊,Satoshi!我们还要去纽约。你不是要成为插画师的吗?还记得吗?我们一起画画、钓鱼、潜水,我会做好多你喜欢吃的意面和牛排。你答应过我的,对不对?”

  松本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大野的脸上。

  大野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温柔地微笑着,轻轻抬起手,松本连忙抓住紧紧握着。

  大野的嘴轻轻张了张。松本连忙凑近大野的嘴边,仔细听着。

  “我……记得……和Jun永远在一起……两个人……很快乐……”

  “对,我们两个人永远在一起!Satoshi,别……别离开我……”

  松本握紧了大野的手,脸哭得皱在一起,像无助的孩子一样哀求着。

  “Jun……别哭……答应我……”

  松本看着大野皱着眉,有些吃力地样子,忍住哭声,把头又凑近了一些。

  “别……别伤害Aiba Chan……他……最可怜……”

  说完,大野就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一样,闭上眼睛,失去了意识。

  “Satoshi,Satoshi,你睁开眼睛啊!你不要吓我!你看看我啊!”

  松本抱着大野,声泪俱下地呼喊着。

  但是大野就像坏掉的布娃娃一样,脸色青白,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不要,不要!”

  松本轻轻抚摸着大野的脸颊,使劲摇着头。

  “哈哈哈!”

  一声嘶哑冷酷的笑声响起。

  松本抬起头,瞪视着笑声的主人。

  相叶像是疯子一样,仰面大笑着。

  “O酱,你真是太让人生气了!你就这么死了,那我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混蛋!你怎么能笑得出来!”松本声嘶力竭地大吼着。

  “哈哈哈!我怎么能不笑!O酱啊O酱,我还没折磨够你,你怎么就死了呢?你也不想想,是谁把你和Sho Chan在一起的照片寄给樱井伯父的?”

  “是——你?!”松本气得咬着牙齿咯咯作响。

  “对,是我!看到O酱不能再做插画师的助手,看到他落魄地沦为便利店的临时工,我真是太开心了!可是,他现在居然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

  松本放开大野,冲到相叶面前。

  “混蛋!”

  松本抡起拳头,使劲打了相叶一拳,打得相叶的嘴角顿时鲜血直流。

  松本还要继续打下去,被二宫拦住了。

  “够了,J,不要再打了,看在我的面子上。”

  松本转过脸。二宫恳求地看着松本,眼里含着泪水。

  别伤害Aiba Chan……他……最可怜……

  想起了大野刚才嘱咐自己的话。松本的拳头停在半空,大口地喘着气。

  慢慢地,松本放下了愤怒的拳头,使劲甩开相叶,回到大野身边。

  樱井扶起了大野,摸摸他的额头,脱下西服,叠成一团垫在大野的后脑勺下面。

  “你这是?”松本怔怔地看着樱井,表情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你别光站着啊。要先把Satoshi的血止住才行。”樱井责备地说,又掏出手帕,按在大野的伤口处。

  “Satoshi他……会死吗?”

  樱井抬头看了看松本,摇摇头,正色说道:

  “你要真的是Satoshi看上的人,就别这么没用好不好?”

  松本迎着樱井的目光,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难道说,你……”

  “我不是承认了你。我只是不希望Satoshi死。”

  樱井低下头,看着大野像熟睡了一样的脸庞,眼泪无声地流下。

  “如果Satoshi就这么死了。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不要他死,不要!我只想他好好活着!”

  松本一愣,随即擦擦眼泪,清醒了过来。

  “是啊,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救Satoshi!”

  想起坂本那里应该有医药箱,松本连忙站起来跑到前面去找。

 
评论(6)
热度(22)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