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二宫带着大野来到了位于东京近郊的一处酒店住下了。

  这天,二宫接到公司秘书发来的邮件,因为一些事务十分紧急,所以二宫不得不和秘书约了公司附近的餐厅见面。

  大野一直在房间里呆着,等到很晚,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因为平时都是二宫出去买吃的,自己一个人又怕会泄露行踪,因此也不敢出去吃饭或叫外卖。

  干脆睡觉好了,睡着了就不饿了。

  于是,大野钻进被窝,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忽然,门轻轻地开了。

  一个身影慢慢走进来,悄悄来到大野的床前。

  大野侧躺着,双手并拢贴在脸颊下面,显得十分惹人怜爱。

  来人顿下身,轻轻抚摸着大野有些消瘦的脸颊。俯下身,轻轻地在大野的脸上吻了一下。

  大野的眼皮轻轻动了动,慢慢睁开眼。

  “啊!”

  大野惊喜地坐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来人,眼里泪光闪闪。

  来人正是自己刚才在梦里还梦到的那个人——松本润!

  松本的脸颊有些消瘦,脸色也有些苍白。原本卷曲略长的头发染成了深巧克力色,剪得短短的,露出好看的脖颈。

  大野的眼泪滚落下来。他伸出手,轻抚上松本的脸颊,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Jun,真的,真的是你吗?”

  松本抓过大野的手,放在嘴边使劲地吻着,热泪盈眶地点点头。

  “是我,Satoshi。我来找你了。”

  “Jun——!”

  大野一把抱住松本,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哭了出来。

  “Jun,Jun!我以为,以为你……Jun,不要,不要再离开我了!”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Satoshi,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松本紧紧抱住大野,感动地说道。

  日日夜夜牵挂的人终于回到自己身边,大野也紧紧抱住松本。

  大野把脸抬起来,凑到松本面前,吻上了松本。而松本也像失去控制般,按住大野的头,热烈地回应着他。

  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四片唇像是粘在一起一样,不肯停止地吮吸着,彼此的舌头热烈地纠缠着。

  体温渐渐升高,松本吻着吻着,就不由自主地慢慢压了下去。

  “咳咳咳……”

  松本这才松开了有些呼吸困难的大野,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另一个人。

  “我说,”二宫拍拍有些发红的脸,尴尬地笑着说:“我不介意你们继续。要不我先出去转一圈?”

  “Nino,别走,”大野连忙坐起身,“我都要饿死了。”

  “哦,来吃饭吧,正好大家都饿了。”二宫走上前。

  不理会旁边那个挑着浓眉对自己哼着鼻子的家伙,二宫笑眯眯地举起手里的便当袋子。

  “今天是咖喱猪排饭哟。”

  “我喜欢!”大野拍着手笑着说。

  松本看着大野开心的样子,也摇摇头,打开饭盒,跟大野坐在一起笑嘻嘻地吃起来。

  二宫边吃边想,自己在回来的路上,刚停下车要去买便当,就有一个穿着灰色厚针织衫,戴着绒线帽和眼镜的人一把打开车门跳了上来。

  自己刚要喊救命,身后的人就抬起头对着自己轻轻点头。

  “Nino。”

  “J?”

  二宫惊喜地转过头。

  “你没死?”

  “还算命大。不过我这次罪名更大了。”

  “是啊,我看了新闻了。这次你成了彻头彻尾的杀人犯了。”

  “我也不想的。对了……”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是大野智吧?”

  松本猛地靠过来。“他跟你在一起吗?”

  “是啊,不过我要先去把晚饭买了才行。你也不想你最亲爱的宝贝饿死吧?”

  于是,二宫带着松本回到了酒店,一进门,就看到松本像是电视剧里的煽情男主角那样走过去,弄醒了被饿晕了的睡美人。

  二宫食不甘味地咬了一口猪排。

  果然,看着两个情侣眉来眼去地吃饭,自己这个电灯泡还真是吃得不香啊!

  

  吃完饭,二宫很有眼色地跑到隔壁屋去抽烟,留下松本和大野两个人相处。

  大野紧紧握住松本的手,像是怕松本会消失了一下。松本顺势把大野拉进怀里抱住,轻吻着大野的脸颊和眼睛。

  两个人说着分别后发生的事情。最终,松本懊悔地告诉了大野自己误杀了樱井俊的事情。

  “我很后悔,我只是希望他能去自首,可是……我当时真的没办法,想也没想就……他毕竟是樱井君的父亲。”

  大野摇摇头,眼神显得十分淡然。“但是,你不这么做的话,你也会被他杀死的。”

  “我把我们的对话都用录音笔录了下来,就是想当作证据。可是,警察不会听我解释的,他们一定希望把我抓进去,或者直接先毙了我再说。”

  “我明白。Aiba Chan他,他当时也是想杀了我和Nino的。”

  “那个人,Nino却一直很爱他。”

  “是啊。其实,我之前对翔也是。即使怀疑他和Aiba Chan有什么不轨的关系,可是我依旧相信着翔,爱着翔。但是,现在,我却对他没有一点感情了。翔说我是因为爱上了你。可是我知道,我和翔早就回不去了。”

  “Satoshi……”

  松本轻轻拂去大野眼角不自觉溢出的泪水,抬起他的下巴,深情地吻了上去。

  松开的时候,松本似乎像是哭出来一样的笑着。

  “我不会让你再心痛了,Satoshi!不管是什么样的未来,我都想和Satoshi一起手携手度过。不管是怎么样的过去,不管你以前爱过谁,恨过谁,都不重要了。”

  “是啊,Jun,”大野了然地笑了,“所以,这次我们一起逃吧。”

  “一起去一个别人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好吗?”松本的额头贴着大野的额头,轻轻地说。

  “嗯。”大野使劲点点头。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久久地拥抱着。嘴唇再次贴在一起,紧贴着不肯分开。

  

  下午的时候,松本和二宫出去了。傍晚的时候,二人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仓叔!”大野紧紧拥抱住来人,“您没事,太好了!”

  “我没事,大野君也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待会儿再聊吧,Satoshi,”松本边说边把两个行李箱放在床上,“我们收拾一下,立刻就走。”

  “去哪儿?”

  “还是回上次去过的小仓叔的公寓。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在去小仓公寓的路上,松本告诉大野自己下午的行踪。

  “我找到了小仓叔,让他帮我联系了之前认识的熟人。那个人曾被我父亲救过命,是个可以信赖的人。他当过飞行员,有一架自己的私人飞机。这次就拜托他带我们走。明早8点起飞,我们要早点赶过去。”

  “我们要去哪儿?”

  “纽约。”

  “那么远?”

  “Satoshi嫌远吗?”

  “不会,”大野把头往松本肩上靠了靠,“只要和Jun在一起,去哪儿都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

  “要倒时差。会睡糊涂的吧?”

  松本笑着捏捏大野的脸蛋。“到时候让你睡个够,小懒猫。”

  前排开着车的二宫和坐在副驾驶席上的小仓互相撇撇嘴,点点头。

  这两人好——腻味啊!

  “对了,J,”二宫岔开话题说,“你不和大野桑说说我已经是松本公司最大的股东的事吗?”

  “这是怎么回事?”大野吃惊地问。

  “没什么,”松本平静地笑着说,“我和Nino签了份协议。”

  “协议?”

  “嗯。我拥有松本公司60%的股份。我把这些都卖给了Nino。这样,Nino就成了松本公司最大的股东。然后,我也会签署协议,让Nino来接管公司。”

  “可是,这样的话,你就……”

  “没关系。Nino给了我不错的价格。我拿到了钱,到了那边我们就可以马上安顿下来了。我也会尽快找到活儿干的。生活上,我不会让你受苦的。虽然一开始可能会受点苦。但是,我保证,绝对会照顾好你的。”

  “Jun,我说过,只要跟你在一起,什么苦都无所谓。”大野抱住松本,柔声说道。

  “Satoshi!”

  松本抱紧大野,轻吻着他的头发。

  小仓坐在副驾驶座上,感慨地点点头。

  少爷,你总算找到了可以长相厮守的人了。看来,我也可以放心地退休了。

  

  到了小仓的公寓,小仓就此和他们告别了。

  “你们走了之后,我也会把这里卖出去,然后搬到乡下的老家去安度晚年了。”

  小仓含着泪水,笑着对他们说。

  松本和大野握着小仓的手,和他说了很多感谢的话,相互拥抱之后,才依依不舍地跟小仓告别了。

  送走小仓,三个人把行李搬进去。忙活完了,松本歪着头看向二宫,二宫不满地嘟起嘴说:

  “你别这么看着我,J。我明天要亲自和你们上飞机,看着你们下了飞机,脚踏上纽约的地面,我才会踏实。再说,我现在也不太想回去。”

  “Nino,你已经为我们做了太多事情了,不能再麻烦你了。”大野说。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除非,”二宫坏笑着冲大野挤挤眼睛,“你怕我坏了你们的好事!”

  “Nino!”大野顿时涨红了脸,躲到松本身后。

  松本叹了口气,握住二宫的手,认真地说:

  “Nino,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总之,谢谢你。”

  “傻瓜,跟我说什么谢不谢的。”

  二宫拍拍松本的肩,又歪着头笑着说:

  “我去客厅打游戏了,那儿的电视够大。你们嘛——想干什么就快点干吧!”

  说完,不等松本抬脚,二宫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松本转过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Nino这个家伙,总是耍贫嘴。”

  “呵呵,没什么啦,我倒是很喜欢听Nino讲话。他告诉了我很多你以前的事。松本连忙紧张地看着大野。“啊?Nino他都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啊,”大野故作轻松地转着眼珠说,“无非就是你以前在大学里喝酒、打架的事了。嗯,好像还因为一个女人和三四个白人一起打群架。”

  “Nino这个多嘴的家伙!”

  松本气的直咬牙,一把握住大野的手,一脸认真的紧张地说:“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的确干过很多荒唐事。但是,Satoshi,今后的人生,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Jun,我没在意啊。”大野低下头,轻轻笑着说。

  “不管Satoshi在意不在意,我都要道歉。Satoshi,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啊,Jun好像傻瓜一样。”

  “之前的31年,我和其他人都只是过往云烟。但是,今后我只会想着你,爱着你一个人,Satoshi。所以,原谅以前那个会做啥事,会犯错的我好吗?”

  大野抬起头,眼神里透着充满信赖的光芒,声音也变得清亮起来。

  “你啊,之前的31年,也不曾遇到我,为什么现在这么紧张?好像怕我随时会溜走了一样。”

  “是很紧张啊。因为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想着Satoshi,想得无法自拔,什么都不顾了。”

  “是啊,我也是呢。之前的34年和翔在一起的时光,如今却都不重要了。在我脑海里,在我的心里,都只想着你一个人——Jun!”

  “Satoshi!”

  松本张开双臂,用力把大野紧紧搂在怀里。、

  深深地接吻,吮吸着彼此的津液。舌头直伸到喉咙处搅动,直到嘴角流下银丝。

  当松本松开有些眩晕而身体发软的大野时,看到他嘴角流着唾液,粉嫩的小嘴变得湿润晶亮,不禁心潮涌动,一把把大野打横抱起。

  “Jun,”大野有些羞涩地抱住松本的脖子,“Nino不会听到吧?”

  “他要是敢偷听,我就砸烂他所有的游戏光碟。”

  “还有,Jun,我还没洗澡。”

  “Satoshi身上总是香香的,嗯,”松本说着就凑近大野的脖颈处使劲吸吸鼻子,“闻起来就像烤得焦黄松脆的面包吐司条。”

  “Fufufu,Jun身上也很好闻,就像刚蒸好的冒着热气的白面包子的味道。”

  “好啊,你敢讽刺我,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Fufufu,Jun好小心眼。”

  松本抱着大野直奔卧室,关上了门。

  一楼客厅的二宫,正在聚精会神地打着魔兽,忽然,莫名其妙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真是的,”二宫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这两个家伙,要Love Love也犯不着拿我说事啊。真是两个难伺候的家伙!”

 
评论(3)
热度(20)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