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从船上逃离之后,二宫带着大野匆匆来到自己在郊外的一处公寓,躲了起来。

  二宫给大野收拾了一个房间,但是大野并不愿意进去住,而是住在客厅里,晚上就躺在沙发上睡觉。

  大野每天都不怎么说话,饭也吃得很少,总是靠在沙发上发呆。如果二宫想找话题跟他说,大野问的也总是和松本有关的问题。

  听到二宫说起松本大学时干的荒唐事,大野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但是笑过之后,又陷入沉默的悲伤和不安之中。

  二宫也没有办法,只能对大野说,松本没事的。虽然他自己也很担心松本,但在大野面前还是做出比较轻松的样子。

  但是,当夜晚到来时,二宫躺在宽大的床上,也会时常想起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

  雅纪!

  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冷酷无情的人?

  还是说,你的感情都给了樱井翔吗?

  哪怕是一点点的感情,你也不愿分给我吗?

  即使这样,我仍然——深深地爱着你!

  二宫捂住自己的胸口,在心底暗暗发誓。

  

  下午四点。

  开了一下午的会,因为一直在下属面前要保持严肃,现在总算能放松下来,樱井俊觉得头有些昏沉沉的。

  樱井俊加快了脚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推门进去,樱井俊一屁股坐在沙发椅上,正要闭目养神,忽然觉得窗帘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动。

  “谁?是谁在那儿?”

  窗帘后的阴影动了动。慢慢地,走出一个人来。

  樱井俊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手慢慢向桌子下探去。来人正是——松本润。

  “别动。”

  松本用枪指着樱井俊。樱井俊不动了。

  “把手放在头上。”

  樱井俊想了想,最终还是把双手慢慢放在头后面。

  “您是怎么进来的,松本社长?”樱井俊故作镇静地笑着说。

  “我?扮成清洁工进来的。”

  “扮成清洁工?那真是委屈您了。”

  “不委屈。我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实际上,我没死,让你很意外吧?”

  “您这是什么话?松本社长,我和您又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会盼着您死呢?”

  “你还真是会装糊涂。不过你再装也没用了。”

  这时,樱井俊桌上的电话骤然响起。

  松本微笑着冲樱井俊点点头。“请您接电话吧,樱井社长。这应该是您的秘书打来的。”

  樱井看着松本,疑惑地慢慢按下免提键。

  “什么事?”

  “社长,不好了!”

  “慢慢说,出什么事了?”

  “有好多记者涌进来……”

  “你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社长,我也不好解释。您把电视打开吧。”

  樱井俊挂了电话,抬头看着松本。

  “打开电视吧,樱井社长。”

  樱井俊拿起遥控器,按下按钮。

  屏幕上出现了樱井公司被记者包围的情景。屏幕下方用醒目的大字赫然写到“樱井俊利用中标工程,和黑道组织成员东山纪之私下进行毒品的运输买卖”。

  啪嗒一声,遥控器掉在地上。

  “社长,您还在吗?”

  “废话!你快点到下面去阻止那些记者进来。记着,不管是谁,都说我不在。”

  挂了电话,樱井俊抬起头。他满脸通红地瞪视着松本。

  “你!是你干的?”

  “对,我把你和东山交易的资料发给了媒体和警方了。现在,警车应该会向这边开过来了。”

  “松本润,你疯了!你这么做,警方也会来抓你的。毕竟,东山可是你组里的。你这个组长也脱不了干系。”

  “我怎么样都没关系了。只是,我想求你一件事。”

  “求我?”

  “对。自首吧。”

  “自首?你开玩笑的吧?”

  “我没开玩笑。我只是,只是不希望大野智他再痛苦下去了。虽然,我很恨你。”

  “呵呵,你也是为了那个大野智?真有趣!我的儿子对那个臭小子爱得死去活来,而你也是,被他迷得昏了头。真是——当初真应该让东山就开车撞死他好了!要不是我儿子碰巧在场……”

  “你说什么?你想杀了Satoshi?”

   “是啊!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未落,樱井俊就从桌子下方拔出藏着的手枪,对着松本连开数枪。

  松本连忙向旁边跳过去。只听耳边哗啦啦几声响,后面的落地窗玻璃被打得粉碎。

  巨大的气流猛地吹进来,松本猝不及防,被狂风刮得睁不开眼。

  忽然,松本感到眼前一个黑影闪过,刚要起身站起,就被人重重压在地上。

  松本睁开眼睛。樱井俊压在他身上,用手枪直顶着他的额头。

  “去死吧!”樱井俊恶狠狠地扣下扳机。

  但是枪没有响。手枪里的子弹打光了。

  “啪!”

  松本猛地一挥手,把樱井俊手里的枪打飞。

  正要挣扎着站起来,樱井俊又使劲掐住松本的脖子。

  松本盯着樱井俊。想要呼喊,但是脖子被掐住,发不出声音。松本试图掰开樱井俊的手,但樱井俊的手像老虎钳一样紧。

  可恶!松本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自己的手枪在刚才的扭打中被甩到远处了。怎么办?

  松本焦急地看向四周——有了!

  松本艰难地把右手伸向旁边。身体也像失去反抗般地不再紧绷着了。樱井俊以为松本因为呼吸苦难要窒息过去了,也没有注意他的动作。

  忽然,松本右手一扬。

  “哗啦!”

  樱井俊只觉得眼前一黑。头顶被瓷质的烟灰缸砸开一道口子。烟灰缸的一角顿时砸裂了。碎片伴着从樱井俊伤口处流出的鲜血落在地上。

  樱井俊头顶伤口的鲜血直涌。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还是一翻白眼,倒在地上。

  松本翻身坐起,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水。

  看到樱井俊面朝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松本连忙靠过去,把手放在樱井俊的鼻子下试了试。

  没有感到热气。松本急忙抽回手。

  自己只是想劝樱井俊自首的。但是,还是错手杀了他。

  “对不起。”松本对着樱井俊的尸体鞠了一躬,又急忙站起身。

  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了。如果自己不这么做的话——

  松本看看自己的右手,紧紧地握住。

  再没见到那个人之前,我可不能被他们抓住!

  

  一楼的前台。樱井俊的秘书对着来访的成群的记者满头大汗地解释着。虽然自己一直声称社长不在,但记者们依旧问社长什么时候回来,而且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

  人头攒动。叫声喧杂。

  谁也没有注意,一个戴着帽子,留着略显邋遢的长胡子的清洁工,从货梯里走出来,慢悠悠地推着清洁车从大厅一侧通过。

  十几分钟后,几个警察走进大楼。

  与此同时,樱井翔也匆匆跑了进来。

  国分来到樱井俊的秘书面前,掏出逮捕令,严肃地说:

  “您好,请带我们去樱井俊的办公室。”

  “这个……”秘书急得不知所措,忽然看到迎面而来的樱井翔,连忙喊道,“少爷!”

  樱井翔跑了过来,推开递上话筒的记者们,来到秘书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少爷,他们要抓老爷。少爷,您想想办法啊。”

  樱井翔叹了口气。“都这个时候,还能怎么样?带他们去父亲的办公室吧。”

  “好吧。”秘书点点头。

  樱井翔转头看着这几个警察,忽然,眼睛惊讶地瞪大了。

  站在国分身后的,有些局促不安地别过脸的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

  樱井翔连忙冲到来人面前,大声喊道:

  “相叶雅纪,是你!”

  相叶转过脸,对着樱井翔微微欠欠身,脸上是冰雕版冷峻的神色。

  “是我,翔。”

  “你,你是警察?”

  “是。”

  “你,”樱井翔一把抓住相叶的衣领,“你原来一直都在瞒着我。”

  相叶慢慢拿来樱井的手,轻轻一笑,笑容显得十分哀伤。“我也是没办法啊,翔。”

  “Aiba Chan,快点走了。”

  国分在前面叫相叶。

  “是,来了。”

  相叶看了一眼樱井翔,跟了过去。

  樱井翔咬咬牙,也跟在秘书身后,一起上了楼。

  

  来到顶层的社长办公室,秘书按了门铃。里面没有回应。于是,说着失礼了,轻轻按住门把一推,门开了。

  一进门,就感到一阵凉风吹来。国分推开站在那里愣住了的秘书,径直走了进去。

  来到里面的屋子,国分看到樱井俊面朝下倒在地上,额头上有一块凝固的暗红色的血迹。身后的窗帘飘动,落地窗的玻璃碎片撒在地上。

  国分蹲下来,试了试樱井俊的呼吸,摇摇头。

  “父亲!”

  樱井翔也跑了进来,一看到父亲倒在地上,急忙要冲过来。

  “不能过来。”

  国分伸出胳膊拦住樱井翔。樱井翔还要争辩,肩膀被人轻轻按住,转过头一看,正是相叶。

  “我父亲他……”樱井翔脸色苍白,瞪着相叶,嘴唇微微发抖。

  相叶摇摇头。“伯父用不着救护车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你说什么?我父亲他,他……”樱井翔握住相叶的胳膊瞪视着他,眼泪几乎要流了出来。

  相叶没有说话,只是慢慢拿开樱井翔的手,快步赶了过去,围在樱井俊的尸体前开始侦查。

  

  大野斜靠在沙发上,无聊地打开电视机。

  屏幕上播映的消息让他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樱井俊和东山勾结的真相被揭露了出来,然而更惊人的是——樱井俊被杀了!

  这时,二宫也从外面推门匆匆走了进来。

  “你看了新闻了?那就不用多解释了。大野桑,赶快收拾东西。”

  “这是?”

  “我担心警察会查到这里。所以我们还是先逃走比较好。”

  “我又没有犯法……”

  “你还不明白吗?新闻里不是说了吗,樱井俊和东山都死了!你以为是谁杀了他们?”

  “难道——是Jun?”

  “我也不敢确定。但如果真是J,我们起码不能做他的累赘。”

  “好吧,我明白了。”

  大野说着就站起来,拿起放在客厅一角的行李箱,打开盖子,开始往里面装衣服。

  二宫看着大野毫不犹豫的动作和坚决内敛的神情,有些惊讶地问:

  “大野桑,你明白什么了?”

  “我明白,我不能再犹豫不决了。既然不能做Jun的累赘,就要赶快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再躲起来。不管是翔、Aiba Chan、Toma、还是警察、Jun组里的人,我都不会再相信了。”

  “你还可以相信我。”二宫冲着大野露出一个柴犬般无害的微笑。

  “是啊,Nino。谢谢你。”

  大野快速地收拾着。他觉得自己从没像现在这样坚决过。

  Jun,虽然我依旧没有你的消息,但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大声告诉你——那三个字。

  我爱你,Jun!

  

  警察对樱井俊的死展开了细致的调查。

  为了避嫌,相叶主动提出退出调查,但是拜托了警局里的后辈大仓忠义为自己打探消息。

  樱井来找过他,但是张口闭口就是那个大野智。

  相叶摇摇头,说自己没见过O酱,什么都不知道。

  大野智?呵呵。

  相叶看着樱井失望的神情,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

  即使他不在你身边了,你也不会多看我一眼的,对吗,翔?

  可是,我还是——还是爱着你啊,翔!

  为了你,我甘愿付出一切,即使是——坠入最深层的低于也不后悔。

  于是,相叶仔细分析着大仓提供给自己的调查结果,并时常给国分打电话提出建议。

  没过多久,警方就从现场有烟蒂落在地上,但没发现烟灰缸这一点,推断出凶器是烟灰缸。从死者的指甲缝里找到了皮肤纤维,做了比对后,认定凶手是松本润。接着,调取了当天所有的监控录像,终于发现了一个留着长胡子、推着清洁车上电梯的可疑的“清洁工”身影。

  得知了这一消息,相叶迫不及待地给国分打了电话。

  “太一哥,是我。”

  “Aiba Chan?找我干嘛?”

  “太一哥,我请求回警队。我要亲手逮捕松本润。”

  国分叹了口气。“之前大野守的那个案子,有人对你提供的证据有疑问,所以,警部的意思,还是让你继续退出调查。”

  “可是……”

  “Aiba Chan,这次就暂时休息一下吧。好了,我还有事,再说吧。”

  “太一哥……等一下……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

  相叶慢慢挂了电话。嘴角一样,轻轻笑了起来。

  退出调查吗?好啊,我不会再回警局了。

  不过,我也不会就这么乖乖呆在家里的。

  大野智、松本润!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樱井觉得自己简直要爆炸了。

  几天前,自己回到家,就看到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了那个一直会温柔笑着的人。大野彻底失去了联系。他问了相叶,对方也一无所知。

  难道是去找那个松本润了?一想到这儿,樱井就气得握紧了拳头。

  而父亲的死,更让樱井觉得自己掉进了痛苦的深渊里。

  还有,相叶原来是警察。他一定早就知道了父亲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他却没有揭发出来。难道,是为了我?

  苦闷的樱井感到一切都脱轨了。每天,他都只能借酒消愁,否则无法入睡。

  而最让他牵肠挂肚的——依旧是那个总是软糯糯地对自己微笑,笑容会融化自己心头痛苦的那个人。

  “Satoshi!你在哪儿?”喝醉的樱井仰头大喊起来。

  “Satoshi,我真应该把你绑在屋子里,让你寸步难行才对。我还是对你太好了!所以,等我找到你以后,我就要把你绑起来。不管你怎么求我,我都不会松开你的。哈哈哈!”

  樱井大笑着,猛地把酒杯摔到地上。玻璃杯的碎片四溅。

  “还有,松本润,”樱井的眼里血丝密布,透着一股杀气,“你害得我家破人亡,Satoshi也被你夺走了!我绝对不会饶了你,不会饶了你!”


 
评论(3)
热度(16)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