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东山最近觉得心情不错。

  想想自己为了那个组长的位子,从松本润的父亲当组长时就一直忍辱负重,如今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因为小仓和生田也跟着被干掉了,所以组里的一切事务自然而然都由他全权负责。

  虽然也个别好顽固执意说要等着尸检报道出来才能公选出组长的人选,不过东山只是嗤之以鼻。

  松本润这次就算不是被打死,也已葬身火海了。等尸检报告出来?好吧,就让你们等几天。反正,他大权在握,也不急这几天。

  今天,处理完组里的事务,东山坐在汽车里闭目养神,想到这些,不由春风得意地笑起来。

  忽然,车子猛地来了一个急刹车,停住了。东山睁开眼睛,有些不满地问司机:

  “干嘛忽然停车了?”

  司机没有回答,只是慢慢举起了手。

  东山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连忙要站起身。

  “不许动。”

  话音未落,一支黑洞洞的枪管就从半开的车窗里伸了进来,直指着东山。

  东山也不敢再起身,只好坐在乖乖坐在那里,右手慢慢摸向腰间。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东山吃了一惊,看着车门外。

  另外一支黑洞洞的枪管也指着东山。然后,东山坐的后排这一侧的车门被慢慢打开。

  持枪者闪身坐了进来。东山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竟然是松本!

  紧接着,前面副驾驶对着的车门也打开了。一个身影走进来,持枪指着司机——正是生田。

  “开车。”生田对着司机说。

  司机转头看看东山。东山轻轻点点头。

  于是,司机脚踩油门,再次发动了车子。汽车不疾不徐地行驶着。

  “我说,”东山慢慢开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组长?”

  “组长?呵呵,”松本微微一笑,“你居然还认得我是组长?我觉得你好像不是很高兴见到我啊。”

  “你说的哪里话啊,组长。看新闻说仓库爆炸,还以为您出了意外。我这不是一直都在打探您的消息吗?”

  “是吗?其实你是希望我就这么死的吧?”

  “组长,您怎么能这么说呢?”

  “哼,我这么说有错吗?”

  松本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扔到东山面前。

  东山疑惑地打开信封,里面是几张照片,上面是两个人在一起会面握手,其中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樱井俊。

  东山盯着照片,皱起眉,不做声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东山纪之,你不要再装糊涂了。”松本说。

  “哼,”东山抬起头,看着前排拿枪指着司机的生田,“原来是你。”

  生田点点头。“是我。我很后悔当初会相信你的话。不过,多亏我留下了这些照片。”

  “你和樱井俊暗中勾结,利用建筑用的水泥藏运毒品,这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松本接着说。

  “哦,这样啊,”东山自嘲地笑了,“不过,你是怎么从大火里逃脱的呢?”

  “因为松本家的仓库下面有一条秘道——除了松本家的继承人,别人谁都不知道。我们及时躲进了秘道。等你派来的杀手以为我们死了走进来之后,我们杀了他们。杀手的人数正好是三个人。我们把衣服套在他们身上,再把杀手本来想用来爆炸仓库的汽油点上,引爆了仓库。”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只收到了他们发来的‘任务完成’的短信。”

  “那个也是我发的。”

  “不错,”东山伸出手,轻轻拍了怕,“不愧是松本家的当家,的确有些智谋。”

  “哼!别演戏了,东山!你韬光养晦,从我父亲当组长的时候就蓄谋夺得组长的位子!”

  “是啊,我想当组长。因为我看不惯你老子那种温吞吞的性子!说什么黑道要走正道?简直是胡闹!”

  “东山,你给我说清楚,”松本一把抓住东山的领子,“我父母的死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哦?为什么问这个?”

  “我一直都觉得这里面有蹊跷。根据黑匣子里的信息,找不出任何会导致飞机失事的直接原因。但是可以知道,飞机忽然下降,再没有升起。这一切就好像是人为的。所以,我一直怀疑是有人在捣鬼。”

  “呵呵,你还真是喜欢思考。”

  “东山,”松本近乎大吼着说,“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说,我父母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

  东山看着松本怒目而视的样子,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哈哈,我笑你这个样子,和你老子还真是像呢!你老子,总是喜欢板着脸和我讲所谓的大道理,还说要把位子传给生田那个老迂腐。所以,我就杀了他。”

  “混蛋!果然是你!”

  “是我。我买通了一个空姐,让她在机长的咖啡里加了安眠药。当然,那个女人后来也被我干掉了。”

  “你这个混蛋!还有Toma的爸爸,也是你设计的,对不对?”

  “没错。不过,你也别想活着离开!”

  东山猛地挥动了一下右臂,从袖口里接住滑出的手枪。松本连忙低下头。

  “呯!”

  子弹擦着松本的头顶,打在防弹玻璃的车窗上。松本敏捷地跳上去,使劲握住东山持枪的手。

  东山也用力挣扎着,双手使劲扳着松本的手。

  “老大!”生田想过来帮忙。

  “别管我,注意前面!”

  话音未落,司机就趁着生田分神的功夫,跳上来夺生田的枪。生田连忙握住枪,和司机扭打在一起。

  忽然,随着一声枪响,司机的背上多了一个弹孔,倒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可恶,谁叫你非要夺我的枪。”

  生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使劲把司机推到一边,坐到驾驶员的位置上,握住方向盘。

  从后视镜里,生田看到和东山扭打着的松本。两人都是满头大汗,互相僵持着,谁也不肯撒手。

  忽然,东山抬起腿使劲踢了松本的腿一脚。松本皱皱眉,没有说话,只是咬着牙更加用力握住东山的手。

  “可恶,你这个臭小子!”东山脸红耳赤地说着,又使劲踢了松本几脚。

  “老大!”生田急得叫出声。可是手里握着方向盘,也无法帮助松本。

  松本没有说话,只是死死握住东山的手。

  生田看到枪管慢慢向着松本的方向移动,知道松本可能快坚持不去了。急中生智,使劲转动方向盘,向一个路口猛拐进去。

  因为惯性的缘故,坐在后排的两人猝不及防地倒了下去。松本连忙撑住身子,照着东山的脸用力挥过一拳,打了东山一个耳光。

  东山疼得连忙捂住脸。松本趁机夺过了东山的枪,扔到前面。

  “松本润你这臭小子,我杀了你!”

  东山急红了眼,发狠地扑上来,使劲掐住松本的脖子。

  “杀了你,杀了你!和你老子一样去死吧!”

  “呯!”

  只见东山的头顶上多了一个洞,脑浆和鲜血喷射出来。

  松本把东山推到一边。东山的眼睛直瞪着前方,原本帅气的脸变得十分狰狞,满是鲜血,像是怪谈里描述的恶鬼一样。

  松本满头大汗,喘着粗气,握住手枪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虽然自己是黑道组长,也曾经打架斗狠,可是,亲手杀人还是第一次。

  松本不知所措地看着东山,大脑里一片空白。

  忽然,一块手帕落到松本的手上。

  “Toma?”松本抬起头,看着前面的生田。

  “快把手枪好好擦擦,还有您手上的血迹。”

  松本连忙抓过手帕擦干净手枪。

  “给我。”生田把一只手伸过来。

  松本把枪递过去。生田接过枪,二话不说,照着东山的尸体连开数枪,直到把子弹打光为止。

  “Toma,你这是干什么?”

  “我干什么还不清楚吗,老大?枪上现在就只有我的指纹了。警方找到的话,就会认为是我和他发生争斗,然后我把他打死的。”

  “生田,你……”

  “老大,你听,警察来了呢。”

  松本这才注意到隐约的警笛省,连忙转过头,掀开后面车窗上窗帘的一角。

  后面是一辆警车,正全速追逐着他们。

  “呵呵,一定是我刚才闯红灯又超速驾驶。”生田轻松地笑着。

  “Toma,你这是要开到哪里?”

  “放心,老大,我不会让你死的。”

  生田说着就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飞驰向前。

  “坐稳了,老大。”

  生田吹了个口哨。

  松本连忙闭紧嘴巴,生怕咬着舌头,紧紧抓住前排的座椅后背。

  车子在路上飞驰着,又故意拐着弯。警车在后面拼命追着,不慎撞到了路边。

  警察连忙从车里钻出来,打开对讲机,请求给总部增援。

  生田开着车继续狂奔着,一路开到了港口,看到后面暂时没有了追车,这才停下了车子。

  生田和松本下了车。生田刚要张口,就被松本结结实实地抱了个满怀。

  “老大,你这是?”

  松本的眼角湿润了,感动得哽咽着:“Toma,好兄弟,谢谢你!”

  生田会心一笑,抱住松本的后背,轻轻拍了拍。

  慢慢从松本的拥抱里抽回身子,生田面对着松本,微笑着说: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老大。你不恨我就好。”

  “傻瓜,我们是兄弟啊!就算我们有误会,有猜忌,但是,我们一直都是兄弟啊!”

  “老大,不,润君,谢谢你!”生田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傻瓜,说什么谢不谢的。”

  “有了润君的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生田释然地笑笑,转身快速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等一下,Toma,你这是要什么?”

  松本隐约觉得不妙,连忙追过去。

  无奈生田一把锁上了门闩。松本使劲捶着车窗。

  “Toma,Toma,你快开门!不要做傻事!”

  生田转过头,冲着松本爽朗地笑着,慢慢把车窗敞开一道小缝。

  “Toma!”松本趴在车窗上,满脸都是焦急和不安。

  “润君,你不要这么担心。没事了,一切都会好的。”

  “Toma,你开开门。你出来,不要做傻事!”松本急得眼泪流了出来。

  “润君,你不要哭。你这样,我也会受不了的。”

  生田低下头,摸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又抬起头,对着松本挤出轻松的微笑。

  “润君,你知道为什么我当初在大楼上对你射击的时候,会没有向O酱开枪吗?因为我不想伤害他。我第一次,看到你在一旁默默看着一个人,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那个人就是O酱。我知道,他是你最爱的人,即使用你的生命去换也要保护的人。”

  松本含着泪水,使劲点点头。

  “所以,润君,不,哥哥,和O酱在一起吧。我,作为不争气的弟弟,祝福你们。”

  说完,生田就猛地摇上车窗,不再看松本。

  “Toma,弟弟,快开门,不要,不要……”

  松本发疯地捶打着车窗。

  生田闭上眼睛,泪水从紧闭的眼睛里流下来。厚厚的车窗隔绝了松本声嘶力竭的喊叫,生田觉得心里也轻松了一些。

  没关系的,哥哥。

  我这个被你一直疼爱的弟弟,这么多年却一直都在猜疑你。听信了坏人的挑拨,几乎要置你于死地。

  罪孽深重的我,想在最后帮你一次。这一次,我应该能赎罪了。

  第一次看到一向冷静不肯轻易流露感情的你,在看着O酱的时候,却露出了温柔而充满深情的微笑。

  这次,希望你们能克服一切阻扰,幸福地在一起。

  我先到我们的父亲们那里去了,在那里,我会继续祝福你。

  永别了,哥哥!

  生田睁开眼睛,泪水模糊了视线。

  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向前飞快地开出去。

  “扑通”一声,水面上溅起巨大的水花。车子迅速沉入海底。

  松本追到岸边,扑倒在地,伸出手,无奈地抓着。

  水面上浪花四溅,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那个会对着自己爽朗地傻笑,跟在自己后面的弟弟一样的人已经不在了。

  “Toma——!”

  松本满脸泪水,嘶吼着大叫着。 

  

  


 
评论(9)
热度(18)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