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大野坐在屋子里,哭了一会儿,觉得什么也不想做,眼前总是浮现出松本的笑容。

  大野慢慢拿起手机翻看着,他这才发现,自己没有一张松本的照片。想想自己和他虽然也见过那么多次,可却从没想过要和他照张照片。

  “真是的,Jun,”大野哽咽着说,“总是要给我留个纪念的吧……不,Jun,你不会死的!我绝不相信你会这么离开我!我不允许,不许你这么任性!”

  可是,自己现在能做什么呢?大野仔细想着,翔他是怎么知道警方找到凶手的手枪的事情的?还有,那辆撞了翔的汽车,还有翔昨晚回来后反常的沮丧的神情——

  相叶雅纪!

  大野恍然大悟地瞪大眼睛,立刻站起来,找出相叶的号码,就要拨过去。

  “叮咚!”

  门铃响了。

  大野走到门前,从猫眼看过去,门外是一个面貌清秀,尖下巴,皮肤白皙的年轻男子。

  “大野桑,你在吗?”男子声音尖细,笑起来像一只无害的柴犬。

  大野疑惑地大声问。“请问,您是……”

   “鄙人二宫和也,是松本润的朋友。”

  Jun的朋友!大野试着开了门,可是门被樱井锁上了。大野急忙跑回屋去找钥匙,但钥匙也被樱井拿走了。

  大野着急地拍了拍门,说:

  “二宫桑,我被锁在里面了。钥匙也被拿走了。”

  二宫叹了口气。原来,樱井是个独占欲这么强烈的人啊。

  二宫抿嘴一笑。“别着急,大野桑。您稍等一下。“

  “二宫桑?”

  “你家里有铁丝吗?帮我找一根,从门缝下面递过来。”

  大野顿时明白了,赶快回屋找了跟铁丝递给了二宫。

  二宫拿着铁丝,伸进锁孔里捅了起来。说起来,自己这个本事还是大学时候因为总忘记带宿舍钥匙而自学的呢。

  十几分钟后,随着清脆的轻响,门来了。

  大野急忙跑出来,一把抓住了二宫的手。

  “二宫桑,谢谢你。对了,你看电视了吗?Jun他,他……”

  “大野桑,叫我Nino就好,J,啊,就是松本一直这么叫我。”

  “Nino,Jun的事你都知道了吗?他有没有和你联系?”

  “没有。不过你先别担心,我相信J他吉人自有天相。”

  “我也相信,Jun不会有事的。”

  二宫欣慰地笑了。早就听相叶说起过大野今天一见,果然是一个温柔如水的人,难怪松本会义无反顾地爱上他。

  “对了,大野桑,”二宫问,“樱井桑他在家吗?”

  “翔他上班去了……咦?你认识翔吗?“

  二宫摇摇头。“我不认识他,不过我的一位朋友认识,我听他说起的。大野桑,要不我们好好聊聊?”

  “啊,瞧我,一直都忘记让你进屋了,快请进。”

  

  从早上起来到现在,相叶觉得心情十分郁闷。

  松本公司的仓库爆炸,发现了烧焦的尸体,初步认定是松本。如果真是这样,也算是拍手称快,可是相叶却觉得高兴不起来。

  来到公司,樱井又把他叫到僻静处。樱井能来找他,他简直是喜出望外,不禁伸出双臂,要拥抱樱井。

  可是樱井却一把推开他,皱着眉冷冰冰地问:

  “Aiba Chan,你到底怎么知道的警方找到了凶手的手枪?”

  “啊,那件事啊。我有一个当警察的朋友,他告诉我的。”

  “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在警署是什么职位?”

  “Sho Chan,你问我这些干嘛?这个问题重要吗?”

  “你不愿意告诉我吗?那好,我告诉你,我昨天又遇到了上次撞我们的那辆车,这次他想撞Satoshi,还好被我躲开了。”

  “噢?你又看见那辆车了?知道是谁干的了吗?”

  “不。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吗?呵呵,Aiba Chan,其实你有很多事都在瞒着我,我知道的。你,我父亲,还有Satoshi,你们都瞒着我,什么事都不想让我知道。”

  樱井冷冷地看着相叶,满脸笑容,却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

  “不,Sho Chan,你不要这样说,“相叶连忙跑过去抓住樱井的胳膊,急切地说:”你要相信我,Sho Chan!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是吗啊?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樱井用力甩开相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Sho Chan,Sho Chan!”

  相叶追过去拉住樱井的胳膊,但是樱井只是一把甩开,脸上开露出厌恶的表情。

  “在公司里面,不要这么拉拉扯扯的。”

  说完,樱井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相叶望着樱井的背影,用力咬着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克制着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你居然这样对我,翔!你知不知道,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啊!

  

  相叶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忽然,听到手机铃声响起。

  相叶拿起手机,是一个未知号码,迟疑了一下,相叶接听了电话。

  “喂?”

  “Aiba Chan,是我。”

  “咦,是O酱?”

  “对,是我。”

  “你怎么没用手机?”

  “手机的话,我怕翔会在里面安跟踪软件。所以……”

  “你把翔想得太坏了吧?这样可不对啊,O酱。”

  “哼,”大野在电话那头轻轻笑了一声,“你就不要挖苦我了,Aiba Chan。”

  短暂沉默了几秒钟,大野又开口说:

  “Aiba Chan,你现在能不能出来一趟?”

  “哦,有事吗?”

  “嗯,有些话想和Aiba Chan面对面地好好说说。”

  “行啊,马上就到午饭时间了,我可以出去。我到哪儿见你?”

  于是,大野把地址告诉了相叶,就挂了电话。

  相叶看着手机屏幕,冷笑着哼了一声。

  

  相叶如约来到梦之岛码头。因为是工作日,钓鱼的人并不多,码头上稀稀拉拉地停着十几艘渔船。

  手机铃声响起,相叶拿起手机。

  “喂,O酱?”

  “Aiba Chan,是我。”

  “你在哪儿?”

  “我现在听我的。现在有一艘船号是XXXXX的船向你开过来,你上船就是了。”

  说完,大野就挂了电话。

  相叶抬头一看,果然有一艘快艇向他开过来,慢慢靠了岸。

  相叶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船。快艇立刻开动起来,向大海中间行进。

  相叶看看四周,船上没有什么船员,貌似只有驾驶舱里有船长在开船。

  慢慢走进船舱,只见大野盘腿坐在那里,对着相叶指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相叶轻轻坐了下来,看着大野。大野表情冷峻,面容有些憔悴,眼睛也有些湿润,似乎是哭过没过久。

  “O酱,”相叶对着大野努力微笑着,“今天叫我到这儿来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大野轻轻一笑,“为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啊,Aiba Chan。”

  “我不清楚,O酱,”相叶笑得很无辜地说,“你是来跟我叙旧的吗?”

  “叙旧?是啊,”大野叹了口气,说,“我们的确是很久没有这样面对面好好聊聊了。Aiba Chan,今天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说说实话吧。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我是什么人?我是你O酱和Sho Chan的同学,也是Sho Chan的同事。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怎么反过来问我了?”

  “我再问你一遍,Aiba Chan,”大野没有一点笑容,严峻地盯着相叶的眼睛,“你到底是谁?”

  “你干嘛这么问我,O酱?你在怀疑什么吗?”

  “我不是在怀疑,我是在问你啊,Aiba Chan。你知不知道我父亲是因为什么死的?”

  “伯父的死——凶手不是松本润吗?”

  “Jun他才不是凶手!是你栽赃给他的,对不对?”

  “我?我栽赃给他?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我能有什么权利,栽赃给他一个黑道组织的头目?”

  “就是你,相叶雅纪!你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警察吧?”

  相叶眯起眼睛,哼笑了一声。“我是警察?你有什么证据?”

  “我没有证据的话,也不会叫你来这里了。Aiba Chan,现在我们就在大海上面。这里除了你我没有第二个人。我也没有录音,没有监听。我只希望,我们能坦诚地聊聊。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相叶看着大野坦然的神情,不语不发。

  大野低下头,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推到相叶面前。

  相叶打开一看,文件上赫然写着他相叶雅纪的名字,以及详细的履历和以往的一些照片。

  放下文件夹,相叶哼了一声。“看来,你都知道了?”

  大野点点头。“其实,你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是警察了吧?”

   “是啊。那个时候,我在美国就算是去受训吧,学了一些格斗和侦查技巧。其实,我大学毕业就当了警察了,而且很快就进了搜查一课。”

  “从美国回来后,你就被派到翔工作的公司了,其实是执行卧底的任务。

  “对。”

  “他们让你侦查的是,有关现在社会上传播的毒品的源头。对吗?”

  “对。”

  “从那时起,你一直都在暗中调查这件事,对吗?”

  “对。”

  “那么,翔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相叶摇摇头,“他到现在都不知道。”

  “那你现在查出毒品的源头了吗?”

  “这是警方的机密,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Aiba Chan,我们就不要再兜圈子了。如果你不愿意回答,那我就换个问题——撞了翔的人是谁,你其实知道的吧?”

  相叶皱皱眉。“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来替你回答吧。撞了翔的人本来要去撞你的,因为他们发现有人在调查,而最终怀疑到了你的头上。出了事之后,你暂时停止了调查,销毁了一切证据,这才让他们消除了对你的怀疑。

  “之后,你发现了毒品的运输和销售渠道。但是,你怕伤害到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翔,所以你帮助Toma把毒品栽赃到Jun的汽车那里,让警方误入歧途,以为Jun是毒枭。之后,不知为什么,高嶋又做了替罪羊。我说的对吗,Aiba Chan?”

  相叶听大野说完,慢慢举起手,响亮地鼓起掌来。

  “呵呵,O酱,看不出来你还挺会推理的嘛。可是,你有什么证据呢?”

  “我当然有证据,”大野忽然站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所以我父亲才会死!他是被你们害死的!”

  相叶惊得后退一步,尽力掩饰着自己。“伯父他,他的死是意外。”

  “他不是被Jun杀死的吗?你不是找到了凶手的手枪,上面有Jun的指纹吗?”

  “我……”

  “那把枪是Toma给你的,对不对?你陷害Jun是凶手,依旧是不想警方查出毒品的真相。”

  相叶脸色苍白,后退了几步。停顿了几秒之后,他抬起头漠然地笑笑。

  “你的推理很有意思,不过,你有什么证据呢,O酱?”

  大野叹了口气,摇摇头。

  “我既然来找你,就肯定是有把握才来找你的。我已经知道了,翔的父亲樱井俊买通了投标公司,让自己的公司中标。在拿到项目之后,很快就开始施工。但是,这只是表象。”

  大野闭上眼睛,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今天,看完了二宫请人秘密对相叶做的调查,以及松本交给二宫的U盘里的内容之后,大野思考了片刻,终于把一切都贯穿起来,明白了真相。

  大野守曾扮装成工人,去樱井俊公司的施工现场观察。当时,只是希望找出自己在投标的材料上有什么不足,结果,却发现地上有几块水泥,颜色比一般的水泥要白,颗粒也过于细腻,看上去不太正常,于是,他取了一些样品去化验,竟然发现了毒品的成分。

  进一步派人调查后,大野守得知,樱井俊为了掩人耳目,在装水泥的袋子里混进毒品。运进施工现场以后,再派人将毒品取出来,拿到黑市上贩卖,牟取暴利。在施工现场发现的毒品,应该是在搬运过程中不小心洒落下来的。

  樱井俊干的这些勾当,被相叶查出来了。但是,相叶在调查的过程中,被提供毒品的一方看到而有所怀疑,因此才会开车去撞相叶,却把开车的樱井翔撞成了重伤。

  而相叶也为了不再被怀疑,暂时停止了调查,这才躲过了一劫。

  “我有个疑问,你是怎么认识Toma的?”大野泪眼看着相叶,声音发抖地问。

  “这个,其实是生田君自己找到我的。他告诉我,他想替父亲报仇,让我跟他合作。于是,我们就一起……”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Aiba Chan?”

  “为什么?哼哼,”相叶咧嘴一笑,笑容十分凄惨,“当然是因为——我爱翔啊!如果让他知道他的父亲是这么一个知法犯法,赚取黑心钱的无良商人,他会很难过的。”

  “所以,你不惜陷害Jun,还让Toma杀害了我的父亲!你,你好狠的心!”

  “我狠心?呵呵,你呢?你又怎么样啊?”

  相叶瞪视着大野,语气也变得尖刻起来。

  “我爱翔,从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时起,我就发疯地爱着他。我比你一百倍一千倍地爱翔!可是,翔却爱上了你,爱得也是那么义无反顾。对我的爱,翔视如粪土;对你,翔视若珍宝。

  “可是你却爱上了松本润!你让翔痛苦,我恨你!所以,我要毁了你,你的父亲,你爱的人,他们都别想活!”

  “相叶雅纪,原来你一直都这么恨我。可是,你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好了,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人!你好冷血!你是个疯子、疯子!”

  “我是疯子,O酱,你说我什么都可以!哈哈哈哈!“

  相叶大笑着,眼泪从眼角里溢出。忽然,他止住了笑声,再次目不转睛地看着大野,慢慢走过去逼近大野。

  “Aiba Chan,你,你这是……”

  相叶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了大野,冷冷地说::“对不住了,O酱……”

  “砰!”

  枪声响起。但是子弹却没有打中大野。

  相叶被人从后面推到了,他猝不及防地倒在地上,转身一看,身后竟然站着穿着船长衣服的二宫。

  “Kazu?你不是晕船吗?”相叶问。

  “是啊,不过我吃了晕船药,一直在船舱里呆着,还算能挺住。”二宫边说边跑到大野身边,扶起大野。

  “哈哈,”相叶大笑着,“怪不得O酱一下子变得这么伶牙俐齿的,原来有你在背后帮他。”

  “我要帮的,不仅是大野桑。”

  “松本润吗?对了,我差点忘了你们是大学同学。”

  “雅纪,你不要再做傻事了,”二宫恳切地看着相叶,“我不希望你再这样一错再错下去。”

  “住口!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个傻瓜!不要拦着我。”

  相叶大吼着,对着他们举起了手枪。

  “快跳!”

  砰!

  扑通!

  随着二宫的叫声和枪声,水面上激起巨大的水花。二宫抱住大野跳下了船。

  相叶连忙追了出去,对着水面疯狂地开枪,直到子弹都打光才罢休。但是,水面只是激起了几圈涟漪,大野和二宫都没有了踪影。

  “啊——!”

  相叶大喊着,气得把手枪重重扔到甲板上,捂住脸,无力地瘫坐下来。

  “Kazu,为什么连你也背叛我!”

  相叶松开手,脸上和手上满是泪水。

  “你宁肯帮那个第一次见面的大野智,也不愿帮我。Kazu,我恨你!恨你!”

  相叶咬着牙,咬得嘴唇发紫,狠狠地说着。


 
评论(10)
热度(17)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