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生田走后,松本就一直莫名地感到不安。

  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总算有了空闲,松本拿起电话,拨了生田的号码。

  电话那边一阵盲音,松本正在纳闷,就看见小仓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进来。

  “老爷,不好了,出事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

  “生田他回来了,中了好几处枪伤……”

  松本连忙站起身,向外走去。

  几个手下几乎是抬着生田,把生田扶了进来。生田浑身是血,胸口和腹部都中了枪,鲜血汩汩流出,灰色的西服都染成了暗红色。

  松本连忙跪下身,抓住生田的手,眼泪不禁流了出来。“生田,你这是……”

  生田睁开双眼,勉强对松本微笑了一下,气喘吁吁地说:“老大,我,我被人设计了。”

  “是被大杉打的?那帮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生田连忙摆摆手。“别说了,老大,祸从口出啊。今天,大杉就说你曾经说过他们坏话。虽然货肯定是被掉包了,但是大杉会对我们有不满,也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搬弄是非。”

  “我明白了,谢谢你提醒。”

  “没什么,老大,咳咳……”

  生田吐出一口鲜血,又急促地喘着气。松本连忙把头靠在生田嘴边。

  生田用尽力气,虚脱地说:“老大,我的儿子斗真,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我对小润什么样,就会对斗真什么样的。”

  “那我就放心了。还有一件事……”

  生田说着就抬起头,紧紧握住松本的手,语气加重地说:“不要告诉斗真,他爸爸是和人火拼被干掉的。我不希望那孩子心里充满仇恨。”

  “你别担心,”松本热泪盈眶地握住生田的手,“我不会告诉斗真的。”

  “那就,谢谢……老大……”

  生田艰难地对着松本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生田!生田!”

  松本扑到生田的身上哭了出来。

  

  第二天,大杉和麾下的几名杀手都被秘密杀死在住所里。

  生田早年丧妻。只有一个儿子斗真。所以,葬礼也没来什么亲友,简短而隆重简地举行完生田的葬礼,松本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待了半天。

  再次从房门里出来后,松本叫来了生田的儿子斗真,又叫来了自己的儿子润。

  “小润,从明天起,你就和斗真一起去上学吧。”

  “是,父亲,”润说着拉起斗真的手,对着父亲点点头,“您放心吧,斗真就是我的弟弟,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个好哥哥的。”松本笑着拍拍润的头。

  “那个,松本叔叔,”斗真迟疑地小声问,“您知道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吗?听人说吗,爸爸是被人打死的。”

  “胡说,你爸爸是出车祸发生了意外。”

  “可是……”

  “斗真!”

  松本蹲下来,扶着斗真的肩膀,正视着他的双眼,正色说道:“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你爸爸是我最亲的兄弟。我不会骗你的。你爸爸是出了车祸。明白了吗?”

  斗真盯着看着松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从此,斗真就以松本家义子的身份跟着润一起上学,下课后两个人也经常在一起做作业、打棒球。松本对斗真视同己出,一直疼爱有加。

  从斗真的父亲死后,松本就开始慢慢减少了军火和其他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曾经也有人对他的这些做法表示不满,但是松本只是摇摇头,说自己想让黑道走上正道。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松本用自己的积蓄投资开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虽然一开始规模不大,但生意还是在稳固发展,慢慢也步入正轨,开始有了盈利。

  

  但是,在斗真幼小的心灵里,对于自己父亲的死一直都是一个疑问。

  直到最近,生田斗真一个人在酒吧里喝闷酒,忽然,有人坐在他身边举着酒杯跟他碰杯。

  生田抬起头,是组里的二当家东山。

  “东山叔,您怎么来这儿了?”

  “怎么,我不能来这里喝酒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呵呵,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才来喝酒的。毕竟,过两天就是你父亲的忌日了。”

  生田听了,脸色变得黯然起来。

  “哎,你会这么难受也不奇怪,”东山压低了声音说,“毕竟,你父亲死得不明不白的。”

  “东山叔,”生田抓住东山的胳膊,“我知道您和我父亲当初都是松本叔叔的左右手,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您告诉我!”

  东山迎着生田迫切的眼神,叹了口气。“哎!我劝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生田借着酒劲抓紧了东山的胳膊,“今天您必须告诉我,我父亲到底怎么死的?”

  东山想了想,小声说:“既然你一定要知道,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我保证不会说的。”

  “那好,”东山凑近生田的耳边,小声说,“你父亲是让松本润的父亲害死的。”

  “您说什么?”生田惊讶地瞪大双眼。

  “是真的,傻孩子,你让松本父子给骗了。那天,你父亲去交货,可是,松本组长把货都换成了废旧枪支。结果,对方发现货不对,就和你父亲发生了火拼。

  生田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这不可能!松本叔他怎么会害我父亲……”

  “哎,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东山叹了口气继续说,“你父亲在组里的威望越来越高,实力壮大得和松本组长旗鼓相当,早就被松本组长视为眼中钉了。当时好多人都说,你父亲会是下一任的组长。所以,松本组长会想尽办法除掉你父亲,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了。”

  生田咬着嘴唇,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来。生田擦擦眼角,发狠地说:

  “可恶的松本!那,润他知道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父亲的这些事,儿子能不知道吗?再说,你就不觉得松本润对你的态度,好得有些过分吗?好像对你有什么亏欠似的。”

  生田呆若木鸡地张大了嘴,眼睛瞪视着前方,回忆着松本父子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原本那种亲密温暖的感觉,瞬间变得有些虚伪做作起来。

  是啊,自己算是什么呢?母亲在自己出生后第二年就病死了,父亲在自己六岁时又不明不白地猝死。自己原本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而那个松本润,天生就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父亲是黑帮头目。他凭什么对自己那么好?如果不是心里对自己有愧的话……

  生田猛地重重捶了下桌子,震得玻璃杯里的啤酒都溅了出来。他咬牙切齿地说:

  “松本润!算你父亲死得早,便宜了你老子。这笔血债我要算到你头上!”

  东山看着生田怒发冲冠的样子,嘴角微微一扬。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生田一直伺机报复松本。终于,让他逮到了机会。

  二宫公司委托松本公司进口汽车。生田在东山的指引下,找到了一直暗中做毒品生意的高嶋,从他那里拿到了毒品,暗藏在汽车发动机里。这就引出了后面的一系列事件。

  

  松本静静地听生田叙述完,不语不发地站在那里。过了几秒,松本忽然冲过去,一把抓起生田的衣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厉声吼道:

  “你真是个笨蛋,Toma!我为什么要对你那么好?你还不明白吗?我一直拿你当兄弟啊!我们的父亲是生死患难的好兄弟,我当然也把你当成兄弟啊!”

  “兄弟,”生田看着松本,嘲讽地冷笑着,“你这样的大少爷,会拿我当兄弟?真是笑话。”

  “我从来没有瞧不起你啊,Toma!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只是个不知别人疾苦,自私自利的大少爷吗?”

  生田顿时语塞了。他看着松本滚落下的热泪,不禁也有些疑惑起来。

  这时,门推开了。小仓快步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两行泪痕。

  “小仓叔,”松本看着小仓一语不发地走过来,问,“您一直都在外面吗?”

  小仓对着松本点点头,然后径直走到生田面前,蹲下身。

  生田刚要抬头跟小仓打招呼,脸上就被啪地重重扇了一个耳光。

  “小仓叔,你这是?”

  松本连忙跑过来,拉住小仓。

  小仓气得瑟瑟发抖,指着生田,声音颤抖地说:“生田斗真,你真是个混蛋!”

  生田对小仓还是有些畏惧的。他捂着被扇得发烫的脸,小声嘟囔着:“我,我怎么了?”

  “你竟然会听信东山的谣言,嫁祸少爷!你简直就是个混蛋!枉费老爷的一番苦心!”

  说着,小仓就把当初生田父亲被陷害的经过讲述给了他们。

  生田听完,不禁腿脚发软,膝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睛瞪大地说着:“不,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对,这一切都是东山在背后挑唆的,”小仓气愤地说,“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当初,东山是组里的三当家。他其实一直就对生田君是二当家怀恨在心。如果松本组长再把位子传给生田君,那他就没机会了。所以,他设计了这一切,又挑唆斗真和少爷反目,好把从中得利。”

  松本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组长的位子惹的祸。”

  “哎,组长的位子!其实,老爷会开立现在的公司,就是想金盆洗手,不想再继续去做那些伤天害理、为非作歹的勾当了。可是,一直有一帮人在组里反对。现在想想,那些人的背后一定是东山支持的。”

  “东山他,”生田也醒悟地说道,“他挑唆我报复老大,暗中指引我该怎么做。他计划了这一切,就是把我当成他的棋子。”

  “对了,”松本忽然想起了什么,“Toma,你今天来这里,东山他知道吗?”

  生田想起了什么,惊恐地说:“我有给他打过电话,说我来这里。”

  小仓连忙大叫:“不好!”

  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汽车刹车的声音。

  接着,传来几个急促的皮鞋敲打地板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暴风雨般急促的砰砰砰的声音。

  随着紧密的枪声,仓库的门上出现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洞。

  一阵枪声过后,被打成蜂窝的木门应声倒下。

  几个蒙面黑衣人架着枪走了进去。

  十几分钟过后,只听得轰隆一声,炙热的火球冲上天空。

  仓库发生了爆炸,瞬间将一切烧成灰烬。

  

  松本在港口的仓库发生爆炸后的第二天,电视、报纸都铺天盖地地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

  警方在仓库里发现了三具烧焦的尸体。因为尸体烧毁的比较严重,无法辨认容貌。因此警方需要拿到牙齿记录才能确认身份。但是,警方已经初步推测死者是松本、生田和小仓。

  早上,正在吃早餐的大野看到电视的报道,马克杯从手里滑落下来,掉到地板上摔成碎片。

  樱井抬起头,有些漠然地看着他,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又继续低头喝着咖啡。

  大野一下瘫坐在了地上,眼泪无声地流下,滴落到地板上。

  “不,”大野捂住嘴,喃喃地说,“Jun,不会的,不会的……”

  “有什么不会的?”

  樱井大喝一声,站了起来。

  樱井走到大野面前,一把把他拉了起来,按住他的肩膀,像是在摇晃一个坏掉的洋娃娃一样。

  “别哭了,Satoshi!你给我清醒一下!你的那个情人松本润已经死了,他被烧死在自己公司的仓库里了!你给我死心吧!别哭了,听到没有?”

  大野任由樱井摇晃着自己,别过脸闭上眼睛,不看樱井。

  “可恶!”

  樱井放开了大野,转过身去穿外套。

  “我要上班去了。你把碗筷收拾一下。”

  樱井说着就走了出去。大野没有回答,只是坐在地上流着眼泪。

  听到大门传来哐当的关门声,大野这才站起来。

  Jun!大野摸索着拿起手机,试着拨出松本的号码,但是只听到关机的提示音。

  放下手机,大野捂住脸痛哭出声。

  Jun,希望这一切都是骗人的!你不会死,不会的!不要,不要像父亲那样离开我!

 

 
评论(7)
热度(22)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