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樱井的脚像是灌了铅一样,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

  大野闭着眼睛斜靠在沙发上,好像是睡着了。

  樱井轻轻抚摸着大野有些消瘦的脸颊,看着他睡衣领子下露出的青紫色的吻痕,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大野睁开眼睛,惊诧得看着樱井。“翔,你怎么了?”

  樱井一把抱住大野,痛哭出声。

  “翔,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哭。“

  大野轻轻拍着樱井的后背,温柔地问他。

  樱井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大野呜咽地哭着。

  对不起,Satoshi!我的父亲害了你,可是,我却一直没有为你做什么。

  我今天明白了,我其实是个帮凶,是个懦夫!

  我不想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所以我也没有真的反抗父亲,我任由他一直欺辱你。

  而今天,我才刚刚明白这一点。

  但是,我又有什么脸面去和你说这些呢?

  樱井慢慢止住了泪水,看着大野关切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抱起大野走进卧室,把大野轻轻放到床上,靠了过去。

  看到大野有些畏惧地向后躲,樱井伸出胳膊,把大野拥进怀里,轻声说:

  “别怕,Satoshi,我今天什么都不会做的。我累了,我们睡觉吧。”

  说着,樱井就先闭上眼睛。

  大野看看樱井,迟疑了一下,也闭上眼睛,靠在樱井的肩上睡了。

  樱井微微睁开眼,看着大野美好的睡颜,轻轻在他发梢上落下一吻。

  Satoshi,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就算是把你绑在我身边,我也不想失去你!


  凌晨。港口码头。

  一个身影悄悄走进一座货物仓库。

  他的脚步很轻,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着。

  忽然,前方出现一道亮光。他连忙弯下腰蹲在地上。

  亮光处是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穿着风衣的人影,低着头,举着手机,借助屏幕的亮光在看着前面堆放着的货物。

  他悄悄接近背对着自己的这个人,默默掏出安了消音器的手枪,对准这个人的后脑勺,扣动了扳机。

  穿风衣的人中枪倒下了。他松了口气,一路小跑过去。

  当他的手一摸到这个人,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发觉不对劲。

  倒下的人被他翻了过来——是一个塑料假人,戴着鸭舌帽,披着风衣,手里握着的手机也滑落了出来。

  他连忙要站起身逃开,但是,一根冰冷的枪管已经顶在了他的头顶上。

  “我真没想到是你。”

  持枪者眉头紧皱,帅气的脸上露出冷峻的神色。

  “Toma,果然你就是内奸。”

  松本润强忍着怒气说道。

  

  生田抬起头,露出如释负重的微笑。

  “是啊,是我干的,老大。”

  松本一拳打了过去。生田被揍得倒在地上,捂着脸没有出声。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Toma?为什么?”松本大吼着。

  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自己一直以来视若兄弟的人,身为自己左膀右臂的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背叛自己?松本内心感到强烈的愤怒。

  虽然自己一开始也是怀疑。自己去找大野守的前一天,松本嘱咐生田第二天一早去机场送东山去大阪,所以生田要回来的话,应该也是下午了。可是根据小仓回来后说看到了生田,松本就觉得时间有些不吻合,除非生田并没有去机场。

  再者,按照生田一向很热血的脾气,自己的主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定会千方百计和自己联系上。可是,小仓说自己病了,对方居然就一直没和自己联系,这点也让松本觉得有些诧异。

  而那把沾有自己指纹的手枪,松本也怀疑是自己前几天让生田帮他保养手枪的时候,被生田掉包了。

  基于这些怀疑,松本让小仓回到自己的宅邸后,见到生田,就故意把一个假消息带给他,说自己对仓库里的货有些不放心。听小仓回来告诉松本,生田似乎有些惊讶,但是说货物应该没有问题,会派些人手过来巡视。

  于是,松本将计就计,用一个假人来做诱饵,果然引来了凶手。而自己也最不愿相信自己这些的怀疑是正确的——凶手恰恰就是自己一直最信任的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见生田低着头沉默不语,松本继续大声问道,“杀了大野伯父,引爆大楼,追击我和Satoshi,还有之前进口的汽车被查出毒品,高嶋被杀灭口,是不是都是你做的?”

  生田抬起头,抹抹嘴唇上流出的血,微微一笑。“啊,是啊,都是我做的。”

  松本冲了过去,提起生田的衣领,怒目而视。“你居然承认得这么痛快,啊?你为什么不辩解,不找理由?”

  生田继续微笑着。“找理由?辩解?不需要这么费事吧?以老大您的个性,现在一定是想把我千刀万剐了吧?”

  松本先是一愣,随即猛地把生田推倒在地,大吼着:“是,你说的一点都不错!我是想把你千刀万剐!你可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啊!亏我一直,一直都这么信任你……我一直觉得,觉得……”

  松本的嘴唇颤抖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一直觉得,我们就像兄弟一样!”

  生田看到松本流泪,惊讶地愣住了。“老大,你,你这是……”

  “我以为我们心里都是这么想的,可是,我错了,”松本摇摇头,“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兄弟。你一直都在我身边韬光养晦,等待时机在我背后插上一刀,究竟是为什么?”

  松本用枪指着生田。生田低下头,又不说话了。

  “砰!”

  子弹打在生田的身边,青烟直冒。

  生田惊得抬起头。松本脸色铁青地大吼着:“你要是再不说话,下一枪我就打穿你的脑袋!”

  生田只是笑了笑。“没关系啊,老大,你尽管开枪好了。只要我的死能让您消气。”

  松本咬咬牙,抬起手,举了几秒钟,又叹了口气,放下了。

  见松本犹豫的样子,生田反而不耐烦起来,大叫着:“你开枪啊,老大!”

  松本抬起头,脸上泪光闪闪。“我不会的,Toma。我一定要让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生田看着松本,看着那个一向桀骜不驯的男子,此刻泪流满面地看着自己,握着手枪的手也在微微发抖。生田的眼泪也不禁流了出来。

  “老大,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就是想知道原因,Toma。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你会做这些残忍的事。”

  “残忍?比起你父亲做的,我做的这些也算残忍吗?”

  “你说什么?我的父亲?我父亲对你家一直都很关照,还把你收做义子,让你做我的玩伴和我一起上学,我父亲哪里对不起你了?”

  “哼,你果然是个在温室里长大的大少爷,什么都不知道。”

  “Toma,既然你今天把我话说到这个份上,你就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我告诉你,”生田坐了起来,慢慢地说,“这还是在我六岁的时候……”

  

  生田的父亲从年轻时开始,就一直跟在松本的父亲身边一起打拼,经过十几年的奋斗,松本的父亲成为了组长,生田的父亲也成了组里的二当家。

  这天,生田奉命去码头给一个客户交货,至于货,无非是一些军火武器。客户是大杉涟,一个杀手集团的头目,也是松本组织的熟客。生田觉得应该会比较轻松,想着早早交完货拿了钱就回去和松本组长交差。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对方打开其中一个箱子,忽然发现了异样。

  大杉铁青着脸,手伸到箱子里,慢悠悠地把一把枪提起来递给生田。

  生田接过来,额头上刷地冒出冷汗。

  原本应该崭新锃亮的枪,却变成满是铁锈,破破烂烂的废旧枪支了。

  “我可是,一直以来都相信松本组长的,”大杉说得很慢,但语气里透着怒气,“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糊弄我。”

  生田连忙说:“您别生气,这一定是误会了。昨天傍晚我亲自检查的,确实是都是新货。也许,也许是手下拿错了。您别着急,我们把箱子都打开再说。”

  于是,大杉命手下把五个箱子全部打开,一一翻看后,大杉的脸色变得更难看,生田也汗如雨下。

  五个箱子里,全都是破破烂烂的废旧枪支和弹药。

  生田暗叫不好,不知是谁摆了自己一道。但是自己一向做事光明磊落,对组里的人也是宽厚有礼,究竟是谁,要害自己?

  但是,现在要先安抚了大杉才行,毕竟,对方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集团的头目啊。

  于是,生田连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地把头磕到地上,大声喊道:

  “非常抱歉!这次是我没有检查到位,出货前没有看清楚。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和我们老大联系,马上给您把货送来。请您看在和松本组长多年交情的份上,给我们一次机会。”

  大杉看着生田,冷笑着。“哼,我早就觉得不对劲。听说你们松本组长,最近也没少在背后说我坏话,说我除了会打枪、会杀人,也没什么本事。呵呵,这回是怎么着,想讽刺我一下吗?”

  生田暗想,看来真的是被人设了套了。看来,一定有人先在大杉面前煽风点火,然后,又给自己这边下了套,让自己百口莫辩。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也要让大杉先熄了怒火,跟松本联系上才行。

  于是,生田连忙磕着头,哀求说:“不是的。我一直都在松本组长身边,我可以以我人格担保,松本组长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您千万不要听信谗言。我们这就和松本组长联系,把货给您送来……”

  “对,二当家,您要让组长来。”

  还没等生田说完,后面就有一个不起眼的组员喊了起来:

  “您要告诉松本组长,快点派人来灭了他们。”

  “不许胡说!”

  生田用尽全力大吼着:“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二当家,您怕什么,有老大给您撑腰,还怕灭不了他们……”

  “砰!”

  还没等生田开口阻止,这个组员就中枪应声倒下,头顶上开了一个窟窿,血光四溅。但是生田看不到的是——这个组员在倒下的一瞬间,脸上露出了狡猾而满意的微笑。

  大杉的脸气得铁青,手里的枪冒着青烟。

  “别傻了,”大杉的声音很低,但寒气逼人,“我可不会傻到让你去搬救兵来的。”

  生田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就地打滚闪开,随即一串子弹射在伸在身边的土地上。

  一时间,枪声,惨叫声不绝于耳。生田顾不得许多,只能飞快地逃到汽车后面,掏出枪向大杉那边射击。

  但是,生田毕竟只带了四五个人,而且都只带着手枪防身,而大杉那边都是职业杀手,装备和技术都高人一筹。很快,生田这边就陷入劣势,已经有两个手下被对方干掉了。

  大杉露出杀手惯有的残忍冷酷的笑容,向前慢慢走近。

  这时,生田最亲近的手下冲生田轻声说:

  “二当家,我们被人设计了。现在拼死保住您,兄弟们才不会白死。”

  生田摇摇头。“不行,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我不行了,”手下指指自己中枪的小腹,那里已经透出一大片鲜血,“我掩护您,您快上车。”

  说着,手下就一边扣着扳机,一边冲了出去。

  耳边传来一片子弹声。生田低下头,一咬牙,冲到开着半边车门的汽车里,一踩油门,开车冲了出去。

  无数的子弹打在汽车后盖和车窗玻璃上,生田咬着牙,忘记了疼痛,只是疯狂地开着车子,向前飞驰。

  


 
评论
热度(14)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