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松本呆在卧室里,紧锁眉头沉思了很久,到了凌晨两点多,松本忽然坐了起来,叫来了小仓。

  “少爷,这么晚了还没睡?”

  “不好意思,小仓叔,我想用下您的车去一个地方。”

  “这个时候倒是比白天好些,不过还是要小心些。”

  “嗯,我去一个朋友那儿。我想,我也需要个B方案。”

  “少爷,您这是——”

  松本微笑着摇摇头。“别担心,小仓叔。我还没实现和Satoshi的承诺,不会就轻易死的。不过,在去之前,有件事……”

  松本说着在小仓耳边悄声嘱咐了几句。小仓点点头,走了出去。


  二宫坐在24小时营业的星巴克咖啡厅里,点了一杯摩卡,又掏出手机玩着游戏。

  十分钟前,他接到一个未知号码打来的电话,接通后发现是那个浓眉的死党打来的。

  会约在这种地方见面,很明显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吧?

  二宫正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忽然旁边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转过头来一看,旁边的位子坐上了一个人,对着服务员友好地微笑了一下。“巧克力拿铁,谢谢。”

  二宫关上手机,看着对方特意带着毛线帽,穿着不起眼的运动衫的打扮,但即使是最普通的装扮还是难以掩盖与生俱来的帅气。

  “怎么,今天走休闲风?”二宫开玩笑地小声问。

  “别开玩笑了,Nino。今天我找你是有要紧事。”

  “你能找我,肯定不是来喝咖啡这样悠闲的事。说吧,出什么事了?”

  “Nino,你要是怕惹麻烦,现在走还来得及。”

  二宫哼了一声,正色对松本说:“J,你不要把我看轻了。我二宫和也再怎么喜欢贪便宜,但是你的忙我肯定是要帮的。”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就没看错你。”

  松本伸出手,二宫笑着握了握。

  松本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U盘,装出不经意的样子放进了二宫的上衣口袋里。

  “J,这是?”

  “B方案。”

  “什么?”

  “有关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就把这个交给警方吧,也能洗清我的清白。”

  “J,你这次又惹上了什么事了?”

  “我被诬陷杀了人,确切的说,在凶手遗弃的枪上发现了我的指纹。所以,我现在成了被追捕的对象了。”

  二宫倒吸了口凉气。“这个玩笑可开大了,J。”

  松本淡然一笑。“是开大了。”

  “你到底被诬陷杀了谁?”

  “你知道前些天的酒店爆炸的那个新闻吧?”

  “我知道,死者是大野守,他是……”

  “大野智的父亲。”

  二宫瞪大了眼睛。“大野智?就是樱井翔的爱人?”

  松本也惊诧地问:“你知道他们两个?”

  “是啊。我的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他告诉我的。”

  “你的朋友?”

  “说出来你一定会笑话我吧,”二宫摸着咖啡杯的把手,自嘲地笑着说,“我的那个朋友,喜欢上了樱井翔啊,爱得死去活来,还把我当成他的替身。可是我呢,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他,暗恋他,又不敢告诉他。哼,我才是傻瓜啊!”

  松本的眼神也黯淡下来,举起杯子轻轻碰了碰二宫的杯子。“为我们这两个爱情傻瓜,干杯。”

  “J,难道说,你也——”

  “是啊,”松本叹了口气,“我怎么会杀了大野守呢。他可是我最爱的人——大野智的父亲啊!”

  “原来,J,你说你单相思的那个人是大野智?可是,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要是这次我能逃过一劫,我一定带着大野智一起找你聊聊我们的恋爱史。”

  “得了吧。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哈哈,是啊。倒是你那个朋友,我有点感兴趣,他叫什么名字?”

  “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

  “是的。J,我对你要说声抱歉。现在想起来,我可能真的疏忽了。”二宫低下头充满歉意地说。

  “怎么了?”

  “之前我向你进口汽车的事,我告诉过雅纪,虽然只是闲聊的时候说起的。但是,你今天被陷害,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我明白了,Nino。没事的,这不怪你。只是你的这个朋友,请你帮我留意一下。”

  “我会的,J,你给我的东西,我会好好帮你保管的。”

  “谢谢你,Nino,你也要小心。我走了,再见。”

  说完,松本就站起身,匆匆离开了咖啡厅。

  二宫握紧了口袋里的U盘,脸上显出凝重的表情。

  雅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晨。卧室里。

  大野侧躺在床上。因为一夜未眠,眼底浮现出淡淡的黑眼圈。

  樱井从背后抱着大野,眼中充满了温柔和留恋。他着迷地看着大野光滑的颈背,不禁靠过去,或深或浅地吻着。

  大野没有反抗,只是一动不动地躺着,任由樱井吻着他。

  昨晚和之前的夜晚,樱井都不顾他的拒绝要了他。

  樱井没有对他粗暴,对他很温柔,但也很热烈。可是,大野只是像木偶一样任由樱井摆布着。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只是躺在那里,在高潮的时候昏了过去,又在半夜醒来,然后睁着眼睛一直等到天亮。

  樱井吻了一阵,看大野没有反应,轻轻抚摸着大野的脸颊,说:

  “Satoshi,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回应我?你的心真的不属于我了吗?”

  大野叹了口气,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小声地回答:

  “我的心吗?我早就把心都给了你,可是……对不起,翔,我想我们的心都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只是我们谁都没发觉。”

  樱井立刻翻身坐起来,对着大野吼道:

  “不许你胡说,Satoshi,是你变心了!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松本润到底有什么好,把你迷成这样?!”

  大野看着樱井怒气冲冲的样子,并不害怕,只是浅浅一笑。“即使没有Jun,我和你也早就出现问题了。说实话,我为你做了那么多,最近我开始怀疑自己究竟值不值得。我想,这就是我们的问题吧。翔,你也应该想一想。”

  樱井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又苦笑起来。“哼,你果然爱上了那个家伙!”

  大野没有反驳,只是背过身去,不再看樱井。

  樱井盯着大野的后背,握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凸起。过了一会儿,樱井缓和离开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换衣服。

  “今天是伯父的葬礼,”樱井说,“待会儿你去车站接一下你姐姐和姐夫吧。我公司有点事,先过去一趟,然后去会场找你们。”

  “嗯,”大野点点头,没有看樱井。


  樱井翔没有来自己上班的地方,而是来到了父亲樱井俊的公司,径直开到了樱井俊的办公室。

  “翔,你怎么来了?”樱井俊有些意外地看着樱井翔,隐隐透着不悦,显然不喜欢樱井翔的突然到来。

  樱井翔也顾不得礼数,直截了当地问:“父亲,有关大野智父亲大野守的死,和您有没有关系?”

  “大野守?他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您和大野伯父生意上存在不公平竞争吗?”

  “当然没有,”樱井俊拍着胸脯说,“我做生意向来光明磊落。虽然大野守跟我一直是竞争对手,但是我运气比他好,幸运女神总是眷顾我,所以我才能一直竞标成功。有些人做生意不济,就嫉妒别人,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其实我做的一直都是清白生意啊!”

  “父亲,您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是你父亲,我能骗你吗?”

  樱井翔盯着父亲看了看,缓缓地点点头。“好吧,我就姑且相信您吧。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翔,别着急走啊。你妈妈也好久不见你了,我们一家三口中午一起吃个饭好吗?”

  “对不起,父亲,我和Satoshi要一起主持大野伯父的葬礼,所以,我真的该走了。下次再说吧,再见。”

  看着樱井翔头也不回地离去的背影,樱井俊不禁皱起眉头。

  这时,隔壁房间的门开了。一直躲在里面的人走了出来,显然,这才是樱井翔的突然来访让樱井俊不高兴的原因。

  对方对着樱井俊笑笑,嘲讽地说:“真是个模范孝子啊,对老爸说的话都是深信不疑呢。”

  樱井俊不悦地回答:“我儿子孝顺有什么不好?”

  “孝顺?孝顺就不会和你对着干,非要和你竞争对手的儿子搞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

  “别生气嘛。如果你实在不愿脏了自己的手,我可以帮你嘛。”

  樱井俊听了,却生气了。他快步走到对方面前,大声说:“我儿子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你什么都别管,听懂了吗?”

  对方挑挑眉毛。“好,我不管,不管就是了。”

  说完,他掏出烟,点上,悠闲地吐了一口烟圈。烟雾缭绕的背后,对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凶狠。


  大野守的葬礼十分简单。大野智去机场接来了姐姐和姐夫,带着他们来到会场。樱井已经等在那里。来的人并不多,大多是大野守在东京这边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和朋友。

  葬礼结束后,大野智的姐姐帮着大野守的骨灰盒,和大野智嘱咐了几句,就和姐夫离开了。

  看姐姐和姐夫走远了,樱井走了过来。“Satoshi,我们回去吧。”

  大野抬头看看樱井,摇摇头。“我想一个人走走,翔,你先回去吧。”

  “你一个人我怎么能放心!”

  “那就随你吧。“

  大野说着就低头向前走去。樱井跺跺脚,只得亦步亦趋地跟在大野身后。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大野慢慢走着,想着父亲平时对自己的关爱,想起松本目前的困境,又想起樱井现在对自己不肯放弃的占有欲,心里五味杂陈,不由泪流满面。

  樱井跟在大野身后,看着他默默地擦眼睛,知道大野一定是哭了,想过去安慰,又怕大野对他冷淡,只得作罢。

  忽然,眼前出现一道刺眼的灯光。樱井伸手去遮,却看到面前的车灯忽然接近,车头直奔着大野冲过来。

  “Satoshi,小心!”

  樱井连忙扑过去,抱住大野,拉他躲到一边。一辆黑色的轿车从他们身边猛地驶过,然后飞快地消失了。

  大野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刚要问樱井有没有事,却发现樱井盯着汽车远去的方向,脸色变得煞白。

  “翔,翔,你怎么了?”

  樱井指着前面,瞪大双眼大叫起来:“就是那辆车子!就是它!”

  “那辆车子?难道是……”

  “对,就是那辆撞了我,害我昏迷住院的车子!这次竟然还想撞你,我绝饶不了那个家伙!”

  “究竟是谁呢?是谁要害我们?”

  “不行,这件事我一定要调查清楚,”樱井想了想说,“Satoshi,我先送你回去。”

  

  回到家以后,樱井翔又嘱咐了大野几句,就匆匆地走了出去。

  樱井翔又来到了樱井俊的公司,看到父亲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樱井翔径直走了进去。

  樱井俊关着最里面的休息室的房门,樱井翔轻轻走过去,刚要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樱井俊生气地打电话的声音:

  “我不是说了吗?叫你不要多事!”

  樱井翔连忙缩回手,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樱井俊继续说道:“用不着你多管闲事!我和你说过,生意上的事情,我会百分之百和你合作。但是,其他的事,你不要管。上次就是,说是以为有条子盯上你了,就开车去撞人家,结果又说搞错了,可是怎么样?那个人没事,可把我儿子给撞了。

  “这回我也已经告诉你别多事,你又去撞那个大野智,结果差点又撞到我儿子!喂,你到底能不能消停一下啊?

  “好了,我也不想抱怨了。总之,我和你是合作伙伴,除了生意上的事,我的事你一概不要管。好,就这样吧,再见。”

  听到父亲挂了电话,樱井翔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对着父亲大吼:“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樱井俊见樱井翔闯了进来,十分惊讶,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生意上的一个朋友。”

  “朋友?朋友会开着车去撞人?他刚才差点撞死大野智,如果不是我跟着的话……”

  “你别这么说,我那个朋友也是无心的,人家是好心帮倒忙罢了。”

  “帮忙?这种忙也会帮,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吧?刚才还说什么怕条子盯上,到底说的是什么事?”

  “翔,你不要问了,这些事都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樱井俊把头别过去。

  樱井翔看着父亲不耐烦的样子,冷笑了一下。“好吧,我想我再问您也不会说的。我只想说,您好自为之吧。告辞了。”

  说着,樱井翔冲父亲鞠了一躬,迈步走了出去。

  “等等,翔,你什么时候才肯搬回来住?翔,你回来,我在和你说话呢!”

  樱井俊在背后冲他叫喊着,但是,樱井翔没有回头。


 
评论(3)
热度(14)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