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Reirth + Almost There 共同番外 My SugarCat(第五章)End

收录在《缘来缘去》本子里的一个番外中篇,一直在更《Almost There》想起还是应该把这个也更一下吧。

之前的几章

1 2 3 4


第二天一早,大野神清气爽地伸伸懒腰,自己的烧终于退了。转过身,却发现身边的人一脸倦容地缩在被子里,像猫一样半闭着眼睛。

“Jun,起床了。”大野俯下身,拍拍松本的脸,却发现对方双颊发红,额头也烫烫的。

大野苦笑着拍了拍松本的肩膀。“Jun,你啊,果然是被我传染了。”

松本把被子又裹紧了些,懒懒地说:“没事,大不了我请一天假好了。对了,帮我给Nino打个电话吧。”

于是,二宫董事长的办公室里又传来一阵哀嚎。

“你说什么?大野桑,J发烧了?拜托,公司里还有一大堆活儿等着他来干呢!”

“得了,Nino,你别这么小气,不过就是请一天假嘛。”

二宫一边盘算着松本回来后该让他加多少天的班,一边又打破砂锅问到底地追问道:“我说大野桑,你家松本君昨天还是生龙活虎的,怎么今天就发烧了?难不成……”

“Nino,你说什么呢,”大野变得有些口吃起来,“我,我才没有……你问得太多了!”

“呵呵,抱歉,大野桑,别生气。没事我先挂了,Bye bye!”二宫忍住笑,捂着嘴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大野,鼓着腮帮子回到了卧室,推开门,却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住了。

松本安静地侧卧着,因为感冒药的效力,已经睡熟了。卷卷的刘海盖住眼睛,双手蜷缩地露在被子外面。

距离松本的双手不到一公分的位置,躺着一个缩成一团的小毛球,三角形的尖尖的耳朵也耷拉了下来,长长的胡须微微抖动着,半张脸藏进毛茸茸的身体里,看不清表情。

简直美得像一幅画!大野心里感到一团暖意,握住门把,轻轻关上门,退了出去。

 

一个月后。

“Satoshi、润酱,我回来了。”忙了一天工作的松本打开大门,一只白色的小毛球扑进他的怀里。

“润酱,”松本蹭着润酱的小脸笑着问,“今天有没有乖啊?”

“喵、喵!”

润酱叫了几声,跳到地上。松本跟着它来到客厅,一眼就看到茶几上摆着一本崭新的画集。

走过去,捧起厚厚的画集。封面上的图画让松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咦?这是——”

封面上是一个披着长长的斗篷的瘦高男子,在绯红的枫树下站着。五官深刻的俊美脸庞,微微低着头,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地面。在他的肩上趴着一只白身黑脸的小猫,一对蓝中带紫的眼睛微微眯着,盯着从树上飘落下的红叶。整幅画面静谧而优美,用色淡雅而和谐,线条细腻又不失俊朗。

松本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封面,黑体字标出的“大野智”三个字赫然入目。

翻开画集,一张张猫咪的图画映入眼帘。或动或静,或天真或狡黠。而在中间的几张画里,又出现了封面上的那个男子,和身边的小猫相互辉映,整个画面显得更加优美雅致。

“你回来了?”

温柔的声音响起。松本抬起头,看到大野微笑着站在门口。

“Satoshi,”松本走过去,给了大野一个热烈的拥抱,“这个画集上的人——是我?”

大野使劲点点头。

“为什么把我也画进去了?不是说这是一个以猫为主题的画集吗?”

“因为,”大野歪着头,手指轻轻戳着松本的肩膀,“老师说,也可以考虑做个以帅哥为主题的画集。”

松本会意地笑着,揽着大野的腰把他抱进怀里。“那么,这回的画集,你们老师满意吗?”

“嗯,”大野使劲点点头,“那么,Jun,你满意吗?”

松本立刻低下头,给了大野一个火热的吻,松开的时候,他紧紧抱住大野,在他耳边呼着热气说:“谢谢你,Satoshi!我好开心!”

大野把头靠在松本的肩上,羞涩地笑了。

 

入夜,熟睡着的大野躺在床上。忽然看到眼前有一道朦朦胧胧的光。

大野睁开眼睛,那道光轻轻晃动着,自己跟着那道光,站了起来。

不知走了多久,自己似乎走到了一片黑暗里,忽然觉得有些害怕,想要转身离开。

一双手臂轻轻环抱过来,把自己拉过去,紧紧拥在怀里。大野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俊颜。

“Jun,是你!”大野松了口气。

对方浅浅一笑,伸手捋平了大野额前的刘海。大野的脸上忽然出现惊诧的神色。

对方的眼睛不是茶色的,而是像水晶一样的冰蓝色,眨眼的时候,还带着一点紫色的光芒。

这简直就是——

“润酱?!”大野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但是对方依旧浅浅地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你是润酱?这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会长着一张和Jun一样的脸?不过,你的个子比他还要高些?这是怎么回事?”

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捂在大野说个不停的小嘴上。

大野住了口,静静看着他。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慨和思念,这些——都是为了自己吗?

连续不断的酸涩而哀伤的回忆,像潮水一样涌进大野的脑海。大野紧紧抱住他,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滚落而出。

“你,你是——润,是你吗?”

润点点头,苦涩而欣慰的微笑,伴着眼角的泪水。冰蓝色的眼睛温柔地凝视着大野。

“润、润!是你,真的是你吗?”大野摸着润的脸庞,眼泪也不禁夺眶而出。

润拥紧了怀里的人,点点头。熟悉的低沉的嗓音在大野的耳边响起。

“Satoshi,我说过,如果有来世,我想再陪你一次。你看,我果然做到了。”

“润,我好开心又能见到你。但是,对不起,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人。”

“你的心里永远都只有那个人,我明白。不要说对不起,我说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润……”大野张张嘴,但是润的手指轻轻盖在他的唇上。

润轻轻摇摇头,低下头,吻去了大野眼角的泪水。

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大野忽然觉得眼皮发沉,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

润抱住大野,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宽阔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大野的脊背。温柔的话语在大野的耳边轻轻响起:

“放心吧,Satoshi,所有的不幸和忧伤都已经过去了。你会和你的松本润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而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守护着你。等你醒过来的时候,就会忘了这个梦的……”

低低的声音以及温暖的手指像是催眠一样,大野感到身上传来的暖意,眼皮越来越沉。

再睁开眼的时候,大野的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抬起头,身边是双臂环抱着他熟睡着的松本。自己好好睡在床上,却不知为何流下眼泪。

慢慢下了床,大野轻手轻脚地走进起居室。

黑暗中,看到两颗像宝石般闪烁着的光芒的眼眸。大野走过去,看到润酱趴在窝里,抬头望着自己。

“润酱,你还没睡吗?还是我把你吵醒了?”

大野把润酱抱在怀里。润酱小小的温暖的身体让他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熟悉感。而自己的心里,不知何故泛起一阵浅浅的忧伤。

一颗泪珠滚落下来,大野开始轻轻地抽泣着。

眼角传来温热的触感,大野睁开眼,看到润酱伸着粉红的小舌头,舔着自己的眼角。

“对不起,润酱,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大野擦擦眼角,站起来。一转身,自己就被抱进了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里。

“Jun?”

松本拥紧了怀里有些冰冷的身体,心疼地小声责怪着:“你啊,怎么又穿着这么单薄的睡衣到处走?当心点儿,要是再感冒了怎么办?”

“我,我没事的。”大野连忙擦擦自己的脸。

“你哭了?出什么事了?”

“没有,你别紧张。Jun,我们回去睡吧。”

“嗯。”

再次躺下来,润酱缩成一团躺在他们中间,大野轻轻拍了拍润酱的背,抬起头,对上了松本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Jun。”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松本浅浅地笑着。伸出手,搭在大野的肩上。

“我也很幸福,Satoshi。只要是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只要是和Jun在一起……”

不知不觉的,大野的眼角又滚落下一颗泪水。

松本和润酱一齐抬起头,紧张地看着大野。

“Satoshi?”

“喵——!”

大野擦擦眼角,笑了。“我没事,你们怎么一下子这么有默契。快睡吧。我真的没事。”

松本伸出双臂,把大野抱在怀里,润酱缩成一团,夹在他们中间,抬起小脑袋盯着他们。

“Satoshi,”夜色中,松本的目光如水,声音温柔而清晰,“我说过,我会用我的全部身心去爱你。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会找到你,给你全部的幸福和快乐!”

大野使劲点点头,眼睛再次湿润了。“我明白,Jun。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好想哭。”

“想哭就哭吧。”松本把大野拉过来,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润酱跳出来,趴在一边。

松本宠溺地抚摸着大野柔顺的发丝,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脊背。

大野伏在松本的肩上,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又轻轻笑了起来。

“怎么,不想哭了?”

“是啊,因为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傻。”

“你怎么傻了?”松本挑挑眉毛,脸上却摆出一副“你就是小傻瓜”的表情。

“Fufufu,我犯傻了嘛,”大野轻声笑着,搂住松本的脖子,“因为我没什么好哭的嘛。”

“就是,你看,你有我这么帅气英俊又温柔又疼你的好老公,你还哭什么啊?”

“我不哭是因为,”大野抱起了润酱,亲了亲它的脸颊,“我有这么懂事又听话又可爱的润酱!”

“哈?!”

松本跳了起来,从后面一把抱住大野的后腰。大野咯咯笑着,继续抱紧了润酱。

“大野智,你刚才说什么呢!不行不行,你要重说!”松本的声音变得奶声奶气的,像个孩子似的在大野耳边念叨着。

“哈哈哈,”大野不自觉地扭着腰,“就不就不。我就喜欢润酱!”

“你再不说我就要……”

“就要什么啊?润酱还在这儿呢!”

“你不是说它不懂吗?我才不管!”

“哈哈,那你做个试试!”

“这可是你说的!来,让我亲一口……啊……”

“喵呜——!”

“啊!挠疼我了!润酱,别挠我!”

“活该,谁叫你惹到它,哈哈!”

润酱在大野和松本之间穿梭跳动着,看到松本无可奈何地挠着头,它忽然弓起背,嗖地跳到地上。

“润酱,你去哪儿?唔……”

灼热的双唇贴在自己湿润的唇上。大野闭上眼睛,伸出双臂,环抱住松本的脖颈。

松本有力的胳膊揽住大野纤细的腰肢,一边吻着,一边慢慢压下来。

软软的床上,在被单下重叠起伏着的身影。

激情过后,大野枕在松本的胳膊上,静静地睡着了。

小小的雪白的身躯跳上来,蜷缩在他们身边,默默地躺了下来。

月光如水般倾泻在卧室里,所有的一切都洒上了一层朦胧的银色的雾光。

大野就这样安稳地睡着,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在醒来的时候,他的眼眸里,一定只为他最爱的人流露爱意。

 

The End


 
评论
热度(18)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