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二十章)

大野起了床,不是很想吃东西。掏出手机,盯着作为手机壁纸的樱井和自己的合影,忽然觉得有些烦躁起来,于是,调出了修改壁纸的菜单,正要点击“删除”的选项,正好有电话打进来了。

大野盯着未知的号码,慢慢接起电话。

“喂?”

“Satoshi,是我。”

“Jun,”大野惊喜地喊道,“你在哪儿,Jun?“

“我在一个公共电话吞亭给你打了,手机我不能用了。Satoshi,我告诉你……”

接着,松本把大野守留的信息转告给了大野。

听完松本的讲述,大野已经泪流满面了。他缓和了一下情绪,深深吸了口气。

“Satoshi,你还好吗?”松本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恨不得立刻飞奔过去,把大野抱在怀里安慰。

“我没事的,Jun。爸爸他,真的很相信你。”

“是啊,Satoshi。爸爸他真是对我们太好了。”

“讨厌,”大野吸吸鼻子,“谁许你叫爸爸了?”

“怎么不能叫啊!爸爸他已经允许了!”

“哼!”

大野不想再去反驳了,心里不由泛起一丝喜悦。

听到大野的回应,松本也开心起来。但想到公用电话的时间不能打得太长,又只好正色问大野:“Satoshi,那个文件夹的密码,你知道是什么吗?”

大野想了想,点点头说:“我知道。”

“是什么?”

“3104。”

“咦?怎么不是整数?”

“因为,爸爸本来给了我5000元。我拿着钱跑出去,遇到了平时玩的小伙伴,我又掏出钱分给他们买糖吃了。回来以后,我数了数剩下的钱,就剩3104元了。爸爸和姐姐都笑着说,我这么小就开始给别人压岁钱了。”

“原来那个时候,Satoshi就这么有爱心了呢。”

松本又嘱咐了大野几句,这才恋恋不舍地和大野告别:

“那,Satoshi,我要挂电话了。”

“嗯,你先挂吧。”

“Satoshi。”

“嗯?”

“亲亲我吧。”

“你说什么?”

“亲亲我。就算只是发出声音也好。”

大野想了想,最终还是撅起嘴唇,轻轻地发出“chu”的一声。

松本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咯咯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不是你让我亲你的吗?”大野貌似生气地埋怨着。

“没什么,我是笑Satoshi你好实在啊!居然真的亲了!”

“讨厌!你又戏弄我,不理你了,大坏蛋!”

“好了,Satoshi,别生气了。我真的要挂电话了。我爱你,Satoshi!”

松本的语气里充满了深情。大野只觉得眼眶发热。想要再说些什么,但还是一咬牙,匆匆挂了电话。

大颗的泪珠滴在手机上。大野捂住脸,哭了出来。

另一头,松本轻轻挂下电话,嘴里也轻轻发出“chu”的一声。

Satoshi,再等等我!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松本在心里暗暗发誓。

 

松本匆匆赶回了小仓的住处。有些慌张又有些不安地打开电脑,输入密码:3104。

文件夹顺利打开了。里面有不少文档、照片、影印的资料。松本快速地浏览着,渐渐的,松本皱起眉头,不禁为真相唏嘘不已。

 

警视厅里,警部召集所有的警员召开大野守被害案的调查大会。、

开了半小时,调查似乎没有突破性的进展。警部的眉头拧在一起。

“你们那么多人什么都没查出来吗?效率太低了吧?”警部不悦地说。

“有!”

忽然,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这个人的身上,包括坐在他旁边惊得目瞪口呆的国分。

“Aiba Chan,你瞎举什么手啊!”国分在旁边小声说。

但是相叶不为所动,只是绷着脸站起来,大声说:

“我已经找到了凶手的手枪了。”

“哦,”警部露出惊喜的表情,“那刚才干嘛不说?”

“我是想先听一下大家的调查结果,看没有人发言了,这才……”

“好,快说说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这边的一个线人发现了线索,在案发现场附近的一个废弃站找到了一把手枪。经过弹道对比,和死者大野守身上的枪伤一致。”

“手枪上有指纹吗?”

“有。”

“查出是谁了吗?”

“查出了,”相叶说着把一张打印好的照片递过去,“是松本进出口贸易公司的社长,也是黑道组长的松本润。”

“等一下,”一个警员举手说,“我记得相叶君你好像是负责毒品案的卧底工作的,怎么今天反而有了谋杀案的线索了呢?”

“这我在调查中取得的结果。我好歹也算是一个刑警吧?难道我只能查一个案子,就不能查别的案子了?”

“你——”对方站起来要和相叶理论。

“好了,都别吵了,”警部制止了两个人,正色说,“既然证据已经有了,就发布对松本润的逮捕令吧。”

“是!”

全体警员起立敬礼。

散会后,国分一把拽过相叶,拉着他到僻静的角落,问他:

“你这是怎么回事,Aiba Chan?我们不是说好了,有什么情况要先告诉我的吗?”

“对不起,国分哥,”相叶微笑着说,“我也是今天早上刚得到调查结果,证实那把枪是松本润的。”

“那,凶手是松本润了?”

“对。”

“毒品案的幕后也是松本润吗?”

“这个,按照目前的推测,错不了的。不如我们先把松本润抓获了,然后再撬开他的嘴问问。”

国分点点头。“没错。这个松本润,总算让我们抓住他的狐狸尾巴了。”

相叶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远方。“是啊,总算是。”

 

松本关上电脑,开始思索下一步该如何去做。正在想着,小仓急匆匆地一路小跑进来。

“不好了,少爷!”

“别急,小仓叔。出什么事了?是组里出事了吗?”

小仓摇摇头。“比那个还要命。”

“怎么了?”

“警局正式发布了逮捕令,要抓少爷你啊!”

“抓我?为什么?”

“我听一个线人刚告诉我的,说是今天警局开调查大会,一个警探说发现了凶手用的手枪,上面有少爷你的指纹。”

“我的指纹?”

松本摇摇头,想了想,冷笑出声。“果然,组织里的内奸搞的鬼。哼,想抓到我?没那么容易。不把内奸揪出来,我也不会甘心的。”

“少爷,这些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您先暂时在这里躲一下,先不要出门了。”

“我明白。组里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组里的事情暂时都交给东山去负责了。Toma今天来找过您,我说您得了重感冒一律不见客。他还挺执着的,待了半天才走。”

“嗯,组里没事就好了。那我就先呆在这里好了。麻烦你了,小仓叔。”

 

自从接了松本的电话,大野一直都盯着手机发呆,心里一直想着松本。不知不觉地,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耳边忽然听到脚步声,大野迷迷糊糊地睁开睡眼,只见樱井出现在他的面前。

大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下。“啊,翔,你回来了?”

樱井像往常一样,笑着走过来,拥抱了大野,柔声问:“Satoshi,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会感冒的。”

大野的身体反而变得僵直起来,勉强对樱井笑了笑。“翔,我还没做晚饭。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樱井笑着摇摇头,看上去心情不错。“不用了,Satoshi,我们去外面吃好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杀死伯父的凶手找到了。”

“是谁?”

“松本润。”

大野瞪大眼睛,不由大叫起来:“不!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呵呵,你的情人其实是一个大坏蛋,在你面前扮好人,转过脸就杀了伯父。你居然还蒙在鼓里替他说话,我真是为你感到悲哀啊!”

“翔,你是怎么知道松本润是凶手的?你有什么证据?”

“哼,警方找到了凶手遗弃的手枪,上面有松本润的指纹。警方已经发出了逮捕令,只要松本润一露面,就把他抓起来!他再也不能跑出来祸害人了。”

“不,绝对不会是Jun!是有人诬陷他!对,之前的毒品案,也是有人栽赃给他。”

“哦?居然已经叫Jun叫得这么顺嘴。还口口声声替他辩护。Satoshi啊Satoshi,你可真让我失望!”

大野看着樱井脸上轻蔑的笑容,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他转过脸,不想再看樱井。

忽然,大野想起了什么,抓住樱井的肩膀问:

“翔,警方的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会告诉你吗?”

“翔,”大野正色喊道,“你不要因为我和松本的事就对松本有偏见。我告诉你,松本他绝不是凶手!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这些事的,但是我知道,对方一定是别有用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樱井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翔?”

樱井只是大笑着,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笑了一会儿,樱井停住了,脸上露出凄惨的神情。“我笑我好傻。明明我们有十几年的感情,十几年啊!可是,可是你居然爱上了别人,还在我面前如此维护他!”

“翔,你不明白,”大野淡淡一笑,坦然地说,“我们会走到今天这步,跟别人无关,都是我们自己的错。”

“我们自己的错?哈哈哈,真可笑!要我说的话,就是Satoshi你的错!”

樱井大吼着,平时温和的形象全然不见。他眼睛充血地瞪着大野,好像随时会爆发的火山一样。

大野看着樱井,反而显得十分平静,只是轻轻地说:“好吧,这都是我的错,你满意了吧?”

“满意?我才不会满意!”

最后剩点渣渣还是怕PINGBI了,所以请移步至这里看完整版吧。

链接:https://share.weiyun.com/3e6f5365bffea72bddbad5faca3fef00 (密码:7MfK88)

 
评论(4)
热度(25)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