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小仓简单做了点吃的。松本拉着大野坐下来吃饭。但是大野的情绪依旧十分悲伤,勉强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不管松本怎么劝,也吃不下了。

  吃过饭,天色渐渐暗下来。大野依旧执意要回到樱井那里。虽然很不情愿,但想到和自己呆在一起,对大野来说多少有些危险,松本最终慢慢站了起来,让小仓开车送大野回去。

  两个人并排坐在后面。松本悄悄握住大野的手,大野把头靠在松本肩上,谁都没说话。

  车子在樱井和大野租住的公寓门前大概一百米的位置停下来。大野抬起头,松开松本的手要去拉车门。

  “等一下。”

  松本终于还是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了大野。

  “Jun,不要这样。”大野轻轻地拍拍松本的手。

  “我,我不想Satoshi就这么回去。我不放心!”松本紧紧抱着大野不肯放手。

  “别担心,Jun。翔他对我很好的。我这次回去,就是想弄清楚,翔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父亲的事情。我父亲的死因,我也想彻底调查清楚。”

  “就算是这样,我,我也……”

  松本的声音被大野的吻止住了。大野主动深吻着松本。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开松本。

  倒是坐在前面的小仓,只能尴尬地低下头,装出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

  松本惊喜地看着大野。大野冲他微笑了一下,又凑上去亲了亲松本的额头。

  “Satoshi,你……”

  “别担心,Jun,”大野有些不好意思地指指自己的嘴唇,“Jun的吻有魔法,一定会保佑我的。”

  “那Satoshi的吻也一样,也会保佑我的。”

  “对啊。”

  大野温柔地笑着,又在松本的脸上吻了好几下,才慢慢向后退去,打开车门。

  “再见,Jun。”

  “再见,Satoshi,一定要小心啊。”

  “嗯,你也是,Jun。”

  大野关上车门。松本连忙低下头,不敢抬头去看,怕自己真的会舍不得大野。

  车子迅速地开走了。大野站在那里,隐约看到松本低下头和捂脸的动作。

  Jun,是不是又流泪了呢?

  大野轻轻碰触着自己的嘴唇,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松本的温度和气息。

  “Satoshi。”

  大野听到这声熟悉的呼唤,连忙转过头。

  樱井站在他的身后,向他飞快地跑过来。

  “翔……”

  大野被樱井紧紧地抱住。樱井亲吻着大野的侧颜,轻轻说:

  “Satoshi,伯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听到樱井提起父亲,大野又觉得眼眶发热。樱井连忙说:

  “别难过,Satoshi,你还有我啊!你还有我!”

  大野轻轻点点头。

  樱井冲大野温柔地笑了笑,拉着他的手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樱井招呼大野吃饭,大野摇摇头说自己吃过了。

  樱井脸上的笑容停顿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温和地笑起来。“既然这样,那Satoshi洗洗就休息吧。明天警局的人会来家里找你做笔录。还有,伯父的丧事……”

  “明白了,谢谢你,翔。”大野冷静地点点头。

  简单冲了个澡,大野就先爬到床上睡下了。

  躺下没多久,大野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觉得有什么压在胸口上。

  大野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翔正趴在他的身上静静看着他。

  大野连忙坐起来,轻声问:“翔,你还没睡吗?”

  樱井轻轻笑了笑。大野忽然觉得有些害怕。樱井的笑容一向都很温柔,只是现在看上去,笑得有些勉强,还有些凄惨。

  “翔,你怎么了?”

  “我听到了。”

  “听到什么了?”

  “我听到了Satoshi你在说梦话。”

  “我说了什么?”大野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我听到了,你在叫一个人的名字——‘Jun’。”

  大野瞪大了双眼,樱井笑得很温柔,可是眼睛里的光却像刀子一样直刺过来。大野更加害怕地蜷起身子,向后退去,可是后面——是冰冷坚硬的墙壁。

  “Satoshi,你为什么一直往后躲?你睡觉的时候叫了那个人的名字,叫得好轻,我要不是离得这么近都听不清呢。”

  “翔,你,你要做什么?”

  樱井微笑着,眉宇间透着忧伤。

  “我要做什么?你以为我会怎么样?生气?愤怒?嫉妒?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说着,樱井就靠了过来。大野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被樱井抓住手腕,使劲按在两边。

  空缺的部分还是看这里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AGxvj 密码:qls9

  

  床头放着樱井留下的纸条,说已经和警局的人约了下午来做笔录,还有要他自己叫外卖吃之类的。

  大野躺回床上,蒙上被子。眼眶变得湿润起来。

  大野知道,自己十几年来一直坚持的东西,就像遇到地震的大楼一样,顷刻之间变成了废墟的碎片。

  不管自己怎么坚持,怎么维护这层关系,到了该毁灭的那一天,都不会有所挽回的。

  大野掀开被子,擦擦眼泪,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

  就算这样,我也有必须要做完的事情。

  Jun,请你等着我!



  松本一晚都没有睡着,翻来覆去地辗转到天亮。心里一直琢磨着大野守的死因,以及樱井俊公司的疑点,于是,早早就爬了起来。

  小仓照例回到松本家。松本起来后,刚吃了几口早饭,就接到了小仓打来的电话。

  “少爷,有人执意要见您。”

  “是谁?”

  “一个蛋糕店的送货员。他说受人之托,无论如何都要见到您,否则就不走。”

  蛋糕店?松本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叫道:“我知道了,你带他到这里来吧。”

  半小时后,小仓载着蛋糕店的一位店员回到这里。松本迫不及待地跑出来。“我就是松本润,找我有什么事?”

  店员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松本。“这是我们这里的一位客人,委托我必须亲自交给松本润先生。因为交代过我不能转交和代收,因此我才麻烦这位老先生带我来这里的,多有打扰了。”

  松本摇摇头。“没事。是哪位客人拜托你的?”

  “大野守。”

  松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谢过了店员,赶快跑回屋子里,撕开信封——里面是一个U盘。

  松本连忙打开电脑,把U盘放了进去,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视频文件和另一个文件夹。

  松本试着打开那个文件夹,显示要输入密码,于是,松本又打开了那个视频文件。

  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端坐在那里对着镜头微笑的画面——是大野守。

  “润君。”大野守微笑着,清清嗓子。松本捂住嘴,克制住要哭出来的冲动,默默地对着镜头招招手。

  “其实,我很不愿意录这段视频给你。因为,你会看到这个视频的话,就证明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不过,人们不是总说,有了A方案,就要再有个B方案的嘛,所以,”大野守苦笑着挠挠头,“我就定一个B方案好了——虽然我一向讨厌B方案。

  “润君,其实,我已经知道了樱井俊公司的秘密。最初,我也是因为自己的公司总是竞标失败,才想去调查他们的。结果,越是调查深入,我就越是知道了很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情——这已经超出了一个商人应该知道的范围。这次,我本来想带着小智一起回京都躲一阵子的,可是,我看到了翔,也看到了你,知道了小智现在也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我想,如果小智没选择错的话,他会和你在一起的。

  “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青年。虽然身处黑道,但是,我知道,松本家从你父亲开始就一直在努力从摆脱黑道的阴影,希望能做一个正派。我也听说,你经营的公司一直都发展很好,也没有任何黑道的作风。所以,我相信小智的眼光,他不会看错人的。作为父亲,我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幸福,而你,可以给小智幸福。所以,我也愿意把我所知道的一切托付给你。

  “那个加密的文件夹里是我所调查到的有关樱井俊公司的一切。密码小智知道的。你只要问他,他六岁的时候,我给他的压岁钱是多少,他就会想起来了。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些了。”

  大野守低下头,停顿了几秒钟,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泪光,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润君,你要好好对小智啊!我祝福你们,再见!”

  画面戛然停止了。松本的眼泪也划过脸颊。站在一边的小仓也捂住嘴流着眼泪。

  松本擦擦眼泪,叹了口气,说:

  “小仓叔,我真的很遗憾。”

  “怎么了,少爷?”

  “为什么好人总是不长命?明明,Satoshi的爸爸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我还想叫他一声‘爸爸’的。为什么这么好的人会遭遇横祸?就好像当初我的父母那样。对了,小仓叔,您以前说过,我父母的死有疑点,对不对?”

  “是的,少爷。”

  松本点点头。“果然,我就会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松本站了起来,拿起手机,想了想,又放下了。

  “少爷,您这是?”

  “打手机已经不安全了,”松本说着把手机使劲摔到地上,“我要用一下车子,去远一点的公共电话亭。”

  “好的,少爷,一切小心啊。”

  “没事,小仓叔,您还是先回家去,继续帮我打探下消息,看看组里和警察那边有什么动静。我先走了。”

  


 
评论(2)
热度(13)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