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相对于普通的凶杀人,爆炸案的现场国分是很不喜欢来的。

说到为什么,就是他实在很讨厌满地的尘埃和焦炭味。

用手帕捂着鼻子,国分踮着脚尖走进事故现场,拍了拍一位个头稍矮的同事的肩膀。“有什么发现吗?”

山口达也转过头说:“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被害人应该是自己开的门,所以不排除熟人作案。引发爆炸的炸弹是手工制作的塑料炸弹,威力比较大。监控设备也被炸毁了,所以没有留下监控录像。不过,致死原因并不是爆炸,而是枪击。”

“枪击?”

“对。在死者左胸位置发现弹孔。据推断,凶手进入房间后,枪杀了死者,又引爆炸弹,炸毁了现场。”

“凶器呢?”

“现场没有找到。已经派人去做弹痕分析和寻找凶器的下落了。”

“真可惜!”国分皱皱眉。

“是啊,而且我们现在和死者在东京的直系亲属,也就是死者的儿子大野智联系过了,手机也一直无人接听。”

“这样啊。应该不会是儿子把自己老子杀了吧?”

“据酒店的服务人员说,大野智今早9点一刻左右离开的,后来就一直没有回来。”

“这么说,他有犯罪嫌疑了?”

“他也许也被凶手被绑架了或者怎么样的——你不要一有人找不到就以为是凶手好不好?这个多疑的毛病你还真是改不掉。”

“多疑?我们警察就不能把什么事情都想得太美好了。”

“所以啊,我真担心AibaChan那孩子跟着你能学什么好。”

“你说什么?”

“国分桑、山口桑!”

一个有些沙哑的开朗的声音响起。

“说曹操曹操到,”山口冲国分笑笑,转头冲来人打着招呼,“AibaChan,你这小子终于肯回来看看我们了!”

相叶笑着走上前。“我这不是不方便经常过来吗?接到国分哥的电话,我这不是立刻就赶过来了吗?对了,情况怎么样?”

于是,山口把刚才告诉国分的情况又跟相叶复述了一下。

看到相叶眼睛微微眯起,国分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问:“怎么?你认识被害者?”

“不认识。不过我认识他的儿子——大野智。”

“哦?那大野智有和你联系过吗?”

“没有。我们也不是那么熟的朋友。”

“这样啊。如果大野智联系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明白吗?”

相叶点点头。

又聊了一会儿,有人过来叫山口,山口就走开了。国分把相叶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他:

“你这小子,卧底了这么久,就没什么收获吗?”

“还没有最终的证据。不过,我觉得松本润的嫌疑还是很大的。”

“好吧。要是这次能端掉松本的组织,你也是功劳一件呢。”

“我会的,”相叶点点头,看着远方,若有所思地说,“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大野掏出手机翻看着。三十多个未接来电都是樱井打来的。短信箱里也塞满了未读的短信,都是樱井发来的,询问他现在在哪儿,是否安全。此外,还有相叶给自己拨的几通电话,以及几个未知的号码。

大野叹了口气,正在考虑要不要给樱井回个短信,松本忽然把头凑了过来。

“是樱井君?”

“嗯。”

“你要回去吗?”松本忽然像个孩子似的抱住大野,有些拖着长音地说,“不许你走!”

大野轻轻拍拍松本的手。“不要闹了,Jun。你知道我不可能总呆在这里的。”

“有时候,我真希望时间会停止,”松本把头埋在大野的颈窝里,像小狗一样吸着鼻子嗅着大野的体香,“好像现在这样,我和你在这个屋子里,没有第二个人。”

“Jun……”大野张张嘴,想说些安慰的话,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松本笑了笑,可是表情却很哀伤。“你知道吗,Satoshi,其实,我也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

大野点点头。“我听说过,令尊和令堂,是飞机失事?”

“对,那是我十六岁生日的前一天。父母去了美国度假。妈妈给我打了电话,说祝我生日快乐,给我买了礼物,说会在我生日当天的上午坐飞机回来的。可是,第二天,我生日当天的上午,我接到消息,说父母坐的飞机坠毁了。”

松本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眼睛里闪着泪光。大野没有说话,只是把松本的胳膊抱得紧紧的。

“我当时也和你现在一样,扑到小仓叔的怀里,放声大哭。不知哭了多久,我哭不动了,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组里的干部都来了,围在我的床前给我请安。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我以后不能再轻易流泪了。”

大野感到脖颈那里传来的湿度。他明白,那是松本的眼泪。

松本把大野抱得更紧,轻轻吻着大野的侧脸。

“我这样给自己信念,不让自己轻易相信别人,也不想受别人的摆布。这么多年来,我都可以坚持着这个信念走下去。可是,Satoshi,从我见到你的那天开始,我的信念就被打破了。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你的一切都让我着迷。只要看到你,我就会失去控制。

“你提起上次我们在电梯里遇到的事。后来,我像疯子似的跑出电梯去找你。我看到你和樱井君抱在一起,在车里狂热地接吻。那时,我的心就像听到我父母出事时那么痛,痛得我几乎窒息。”

大野的眼前也模糊了。两行晶莹的泪水划过脸颊。大野回过身,紧紧地抱住松本。

“Jun,别说了。我明白的。看到你和那两个女人抱住一起时,我的心也一样很痛啊!”

大野炙热的吻落在松本脸上,轻轻吻去松本脸上的泪水。

松本也回应着大野的吻,轻轻把大野压在身下。“Satoshi,我发誓,不会再让你心痛了。Satoshi也答应我,不再让我心痛,好不好?”

大野看着松本热切的眼神,垂下眼帘,害羞地点点头。

虽然觉得在大野刚失去亲人的时候这样做太过着急,但是松本还是忍不住想要倾吐连日来对大野朝思暮想的思念之情。

松本利落地把上衣刷地一声脱下来,接着压上来,迫不及待地扯开大野衬衫的扣子。

“嗯……”皮肤突然暴露在空气里,一股凉意让大野不由轻哼出声。

大野的声音让松本越发兴奋,他急忙低下头,一口把大野左胸前的红缨含进嘴里,用力吸了一下。

“啊!”大野疼得叫出声来。

松本张开嘴,看着一下子变得硬挺红润起来的乳首,又忍不住用指甲轻轻按了按,大野不禁哼叫出声。

“Satoshi真可爱。”松本微笑着,把红缨又整个含进嘴里吮吸起来,左手又捏住大野右胸的红缨,轻轻提起,又略用力地按下揉搓着。

“啊……嗯……嗯……”

大野在松本的舔弄下,开始扭动着腰肢,嘴里的哼叫也开始变成甜腻的呻吟声。

看到大野身上的变化,松本心中一阵暗喜。右手抚摸着大野小腹上结实的肌肉,然后慢慢向下探去。

“少爷!”

门猛地被打开了。

松本回过头,大野也抬起头。

小仓站在门口,冲他们招招手,尴尬地笑着。

“小仓叔?您进来前怎么不敲门?”松本真后悔刚才应该把门锁上。

“我,我以为你们只是在睡觉——我是说,穿着衣服的那种。”

松本叹了口气,摸摸额头。“算了,小仓叔,您先出去等一下,我们先把衣服穿上。”

 

二人迅速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小仓开始向松本汇报情况。

小仓告诉松本,组里目前没什么异样。他见到了生田,但是没有告诉生田松本在哪里,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松本有些发烧,在公寓里躺下休息了。

“警方那里呢?有什么发现吗?”松本接着问。

“似乎已经知道了,大野君的父亲是被枪杀的。”

“爸爸是被枪杀的?“大野惊讶地问。

“是啊,警方那边也没还找到作案的手枪。凶手也一直没有找到。”

“是谁?到底是谁害了父亲?”大野气愤地喊道。

“伯父是个正派的生意人,就算有什么竞争对手,也不至于到有人要杀他的地步。不过,如果凶手是为了不让我和伯父见面,而杀了伯父的话,这也就说得通了。”松本恍然大悟地说。

“Jun,你知道我爸爸叫你去,是要和你说什么吗?”

“恐怕是和你喜欢的樱井君的父亲樱井俊有关。我昨天说了,我怀疑樱井俊的公司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和伯父的公司竞争。伯父一直投标失败,所以一直在调查樱井俊的公司。这次,伯父找我来,就是要告诉我他调查到的事情。我想,如果真是樱井俊因为怕伯父知道而找人害了伯父的话,恐怕这个秘密就很惊人了。”

“翔的爸爸?他会这么做?”大野吃惊地瞪大双眼。

“这也是我的推断。不过,樱井俊肯定和这件事脱不了关系。恐怕,他是想掩盖自己的什么非法勾当吧。而且,我这次我去找伯父遭到了袭击,还有之前车子里被陷害藏了毒品的事情,我都怀疑是组里出了内奸。”

小仓点点头。“如果真有内奸,我们就更要小心了。很可能是内奸和樱井俊勾结。”

“如果是这样的话,”大野焦急地问松本,“翔他,他知道吗?”

“看他昨天那么激动的反应,不好说。如果不知道,那还好说。但如果他知道的话,Satoshi,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回到樱井君身边的。”

松本说着就抱住大野。

大野任由松本抱着自己,眼睛看着远方,沉思了一会儿,轻轻地说:“不。”

“Satoshi,你说什么?”

大野抬起头,直视着松本,依旧平静地说:“我要回去,Jun。”

“不行,你回去的话,太危险了!”

“不,Jun,你听我说。我回去,也是想知道翔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如果翔真的和这件事没有关系,我也就放心了。如果有关系的话,我更要调查清楚。而且,从翔那里,我也能知道一些关于他父亲的情报。”

“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了!如果翔或是他父亲知道你在调查他们,他们肯定会对你不利的。”

“相信我,Jun。翔他即使真的参与其中,我相信他也是被迫的。而且,我也相信翔对我的感情。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不要担心。”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你这个小傻瓜!为什么你对那个男人那么好?我,我……”

松本脸红起来,又气又急地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干脆像撒娇的孩子一样一把抱住大野,把头靠在大野的肩膀上呼呼地喘着呼气。

大野不禁fufufu地笑起来。“Jun生气了?不,应该是吃醋了吧?”

“才没有!”松本的声音闷闷的。

大野继续fufufu地笑着,轻轻抱住松本,吻了吻他的脸颊。“Jun,不要闹别扭了。我说过,我会回去的。而且,我也想把事情搞清楚。”

“Satoshi是大傻瓜!”

“是啊,我是大傻瓜,所以Jun不喜欢我了?”

“才没有,我——最喜欢——你了……”

松本的尾音变得模模糊糊的,整张脸都埋进了大野的胸前,脸红到脖子根。

大野没再说什么,只是抱住松本,轻轻摩擦着他的后背,像是在安抚粘人的小狮子一样。

小仓看着两个人相互依偎着的场面,也知趣地悄悄退出来,转身到厨房给他们做饭去了。

小仓边洗着菜边想,少爷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那个像黑面包一样但是又软糯糯的很可爱的大野君的呢?

 

后记:这次就更到这里,我们可爱温柔帅气的小润童鞋这次又没吃到面包,怎么这么poor(好像是我害的呢,躲~~)


 
评论(6)
热度(18)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