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想到大野守要见自己,松本几乎一夜都没合眼。

  实在睡不着,松本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开着车来到大野守住的酒店对面的街角停下来。

  看看表,还不到十点,离大野守说的11点的见面时间还有一小时,松本百无聊赖地坐在车里翻弄着手机。

  手机的待机画面已经换上了大野智举着鱼微笑的照片。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松本都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Satoshi,你知道吗?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换你这样美好的笑容!

  “轰隆!”

  松本只觉得眼前一闪,伴着震耳欲聋的响声,松本惊慌地抬起头,眼前是一片火光——大野守住的酒店竟然发生了爆炸,位置就在酒店最上面。

  伯父!松本想起大野守告诉自己他住的就是酒店顶层。难道说——

  松本连忙拨叫大野守的号码,没有人接听。松本想了想,一边连续拨打着手机,一边开动车子。

  开到酒店下面,已经有成百的人从酒店里惊慌失措地逃出来,保安拉上了隔离带,不停疏散着人群。大火熊熊燃烧,浓浓的黑烟滚滚而来。松本站在车前,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Satoshi!松本看大野守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心想是凶多吉少了,连忙又拨打了大野智的号码。

  忽然,耳边听到啪嗒一声。

  松本连忙抬起头,只见一只精致的蛋糕盒子掉在地上。大野智呆呆地瞪视着前方。

  “爸爸,叫我去他最爱吃的栗子蛋糕……怎么我一回来,就……”

  “Satoshi!”

  松本连忙向大野智跑过去。

  “爸爸!”

  大野智疯了一样,飞快地向酒店冲过去。

  “不行,Satoshi,着火了。我们不能进去了!”松本从后面抱住大野智,使劲拉着他向汽车走过去。

  “爸爸!爸爸还在里面!”

  大野智像个孩子一样大哭着、嘶喊着,使劲抓着松本的手,脚用力踢着他,想要冲过去。

  松本死死抱着大野智,使劲拖着他向汽车走过去。嘴里坚持说着不行不行。

  忽然,松本感到眼前有什么在反光,下意识地抱住大野智的头扑倒在地。

  “趴下,Satoshi!”

  松本话音未落,就听到耳边嗖的一声,松本的风衣上瞬间出现一个冒着青烟的小孔。

  大野智惊慌地抬起头,刚要张口,松本握住他的手一把拉起他。

  “快跑!”

  大野智连忙爬起来,松本拉住他的手,飞快地跑起来。

  耳边只听到嗖嗖嗖的声音,以及周围的人吓得大叫着逃开的声音。松本拉着大野,迅速来到自己的汽车后面。

  松本掏出枪,看着反光镜。很明显,子弹是从对面大楼的高层打过来的。

  “可恶!”

  松本转过头关切地问大野。

  “你没事吧,Satoshi?”

  “我,我没事,啊,Jun,你受伤了。”

  松本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臂有些麻麻的。低头一看,果然是被子弹打中了,已经有血从伤口处渗出。

  “没事,擦破点皮。”松本对大野摆出一个轻松的微笑。

  “Jun……”大野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没事的,Satoshi,我会保护好你的。”

  “Jun,那个狙击手是不是在高处?”

  “嗯,不知道在哪里。不过,只要给我五秒钟,我就能打开车门开动汽车了。”松本指指半开的车门。

  “那,我给你制造机会吧。”

  还没等松本反应过来,大野就冲了出去,向着反方向跑了起来。

  “Satoshi,快回来!”

  松本大叫着要去拉大野。

  庆幸的是,狙击手竟然没有开枪。

  也就是说,我才是目标吗?

  松本咬咬牙,跑到车子前面,一把打开车门,冲进车子里开动了汽车,向着大野智跑去的地方追上去。

  砰砰砰!

  子弹打在防弹玻璃的车窗上,车窗的玻璃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纹。

  松本不顾一切地地开着汽车,追上大野智,打开车门。

  “快进来,Satoshi!”

  大野纵身一跳,跳进车里。一颗子弹射过来,打在了车门的把手上,再晚一步,子弹就打在大野的脚上了。

  子弹继续射过来,松本飞快地开着汽车,逃了出去。

  

  来到松本家,小仓快速打开门,扶着松本走进去。

  松本捂着胳膊,嘱咐着小仓。“小仓叔,快点带我离开这里。”

  “要离开也要先把子弹取出来。”

  “没时间了,小仓叔。我怀疑咱们组里有内奸,这次明显是有人要干掉我。快带我去一个只有你知道的地方。”

  小仓点点头。“那我开我的车去。有个地方只有我知道。”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一座有些简陋但很干净的公寓门口。

  “这里是我休假时短途休息会来的地方,除了我自己,谁都不知道。”小仓扶着松本下了车。

  松本点点头,转身去拉大野的手。

  “Satoshi,只能让你先在这里委屈一下了。”

  大野摇摇头,轻声说:“你的伤要紧,还是先治伤吧。”

  松本点点头,拉着大野走进屋子。

  

  小仓拿出几件干净的旧衣服让两人换上,又拿来医药箱,帮松本处理了一下伤口。所幸子弹是擦着松本胳膊划过去的,只留下了一个略深的伤口,并无大碍。

  大野一直坐在旁边,拿着毛巾给松本擦汗,又接过小仓手里的绷带给松本包扎。

  松本看着大野修长漂亮的手指给自己灵巧地包扎着,终于忍不住,在大野刚包扎好的时候,一把抓过大野的手,放在嘴边亲吻起来。

  大野想要抽回手,却被松本抓得更紧。松本使劲一拉,一下子把大野抱进怀里,紧紧地抱住。

  “Satoshi,我这次说什么都不会让你离开了!”

  松本细密的吻落在大野的头发和侧脸上。“刚刚,我真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好怕你会就这么离开我!”

  大野依偎在松本怀里,轻声说:“Jun,我刚才也好怕!我也好怕会失去你!”

  “Satoshi!”

  松本感动地抱紧了大野。

  “对了,”大野忽然抬起头,焦急地问,“我爸爸!他到底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我会让小仓叔去打听的。”

  “电视!电视在哪儿?”

  大野跳起来,跑到客厅里。

  松本追过去,想阻止大野,但是大野还是抢先抓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XX酒店发生了爆炸……死者大野守,男性,是大野大野建筑设计公司社长凶手还在调查中……有线索者请与警方联系……”

  大野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出现的父亲的照片。泪水无声地划过脸颊。

  “不!”

  大野扔掉遥控器,捂住脸,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Satoshi!”

  松本紧忙抱住大野,紧紧抓住他的双手,怕他会因为激动伤害到自己。

  大野使劲握紧双拳,闭紧双眼,满脸都是泪水。

  “爸爸!爸爸……”

  “Satoshi,想哭就哭吧,不要忍着,”松本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他轻吻着大野眼角的泪水,哽咽着说,“你还有我,Satoshi,你还有我啊!”

  慢慢地,大野松开拳头,抱住松本的胳膊。松本轻轻把大野的身子转过来,紧紧把他抱在怀里。

  大野伏在松本的胸膛里抽泣着。哭了好一阵子,慢慢地,哭声变轻了。

  松本这才放开大野,看到他哭的眼睛都肿起来,于是,又一把抱起他走进卧室,把他放到床上,盖上被子,让他先睡一会儿。

  “你要去哪儿?”看到松本转身要离开,大野连忙抓住松本的手。

  “我出去看看情况,Satoshi。”

  “不行!外面要是安全的话,你也不会让小仓叔带你来这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了。”

  “还是我出去看看情况吧。”

  小仓站在门口,轻声说。

  松本想了想,点点头。“那就麻烦小仓叔你了。”

  “少爷太客气了。您就在这里好好照顾大野君吧。”

  

  小仓走了以后。松本坐在床前守着大野。虽然松本一直让大野睡一下,但是大野根本睡不着,一躺下就开始流泪。松本只好让大野坐起来,又不放心地握住他的手。

  “Jun,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其实,是伯父让我去找他的。我们约的是11点,是我等不及就早到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今天早上,爸爸说想吃一家蛋糕店的栗子蛋糕,说很久没吃了,让我去买。我还说怎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买。原来,爸爸是想叫我避开你们的会面。”

  “伯父说,我们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在你想通了之前。”

  “想通了?”

  “就是,想通你到底——喜欢谁。”松本说完,脸红地低下头。

  大野fufufu地笑了笑。“这个问题啊,老实说,我两个都喜欢。”

  “什么?”松本抬起头,瞪大眼睛叫道,“Satoshi你好贪心啊!”

  “是真的,我又没骗你。”

  “不行!你这么说太奇怪了!你只能喜欢一个人!”

  “是啊,好奇怪啊,”大野盯着松本,一字一句地说,“在没遇见你之前,我真的觉得我可以为了翔付出一切。可是遇见你之后,我却开始质疑自己为翔做了这些究竟值不值得。还有,翔出院以后,我总是想起你。特别是上次在电梯里遇见后,我晚上一个人偷偷地流泪。我觉得自己真是疯了,竟然会一直忘不了你。”

  “那Satoshi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很想见你,可是,我还是不能离开翔。”

  “什么?”

  “虽然翔他很生我的气,但是这次错在我,不在他。我和你的事让翔很生气,他当时那样说我也在情理之中的,而且,翔他并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那你也不能就这么委屈自己啊。”

  “我没有委屈自己,Jun。翔他对我真的很好,翔他很爱我,你不知道……”

  “我不要听!我只想问你,你爱不爱我?”

  “我,”大野看着松本凝视着自己的双眼,不由自主地轻轻抚上松本的脸,“我当然爱你,Jun……”

  松本一把抱住大野,紧紧地搂着。“有你这句话就够了,Satoshi!”

  大野摇摇头。“这对你不公平,Jun。对不起!”

  “不,没关系,Satoshi!我说过,只要你爱我,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Jun,谢谢你!”

  大野说着,主动吻上了松本。

  松本也轻吻着大野的唇。慢慢地,开始加深这个吻。

  两个人紧紧地抱着,交换着彼此的呼吸。

  泪水分别从两人脸上静静地流下,又都汇聚在一起,分不清彼此了。

  

  相叶睁开朦胧的睡眼。头很痛,宿醉的后果不言而喻。

  还没等相叶努力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唤他。

  “雅纪。”

  相叶转过头,看到二宫赤裸着身体躺在他身后,微笑地看着自己。

  相叶的脸色沉了下来,他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自己照旧叫来二宫,让他陪自己喝酒喝到很晚。

  自己喝了很多酒,多到自己都记不清是怎么回家的。

  是二宫把自己送回了家,扶着他躺到床上。

  本来就应该到此为止的,可是突然哭起来,一把抱住二宫,嘴里喃喃地哀求着:

  “不要走,不要走……”

  于是,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自己说记不清了,其实也还是记起了些的——

  他把二宫当做樱井,抱着他的脖颈,缠着他要自己,说着那些令人脸红的露骨的乞求的语句。最终,在狂热的交合中昏厥过去。

  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这么脆弱?

  相叶想起了那个夜晚。自己总算将自己的爱意袒露给樱井,但是樱井却毅然决然地告诉自己只爱大野。

  为什么,翔?明明我们最先认识的,明明我那么了解你,那么会迎合你。

  可是,你还是选了大野!

  当相叶哭泣着抱住樱井,亲吻着他冰冷的嘴唇,哀求他不要走的时候,樱井最终还是慢慢掰开他的手臂,断然地转过身,走了出去。

  只剩下相叶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坐在地上,低声啜泣着。

  如今,自己依旧还是一个人,得不到自己爱的人的心,还要继续扮演着好朋友好同事的角色,在旁边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和他爱的人亲密无间的温馨模样——

  相叶觉得自己无法真的像外表那样微笑下去。

  所以,他叫来二宫,陪自己买醉到深夜。

  “雅纪,雅纪,你怎么了?”

  二宫轻声的询问让相叶停止了遐想。

  相叶转过头,眯起眼睛看着二宫,嘴角微微向下。

  二宫连忙坐起身。“雅纪,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

  相叶冷冷地回答。接着一翻身下了床,捡起自己的衣服迅速穿上。

  “雅纪,你这是……”

  相叶回过头,脸上摆出一副鄙夷的神色,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怎么?你还想陪我一起吃早餐吗?请你回去吧,Ka,不,二宫和也。”

  “雅纪,你不要这样。”二宫急忙抓住相叶的手臂。

  “不要碰我!”

  相叶大吼一声,粗暴地甩开二宫。

  “别以为跟我上了一次床就跟我关系多么亲密了!我们是上床了,那又怎么样?我只是在你身上寻求安慰而已!你不过是个替身,知不知道?”

  二宫先是一愣,随即低下头,捂住脸轻轻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笑我自己啊,雅纪。”

  二宫松开手,两行眼泪滚落眼眶。“我当然知道你是把我当成替身。因为你抱着我的时候,就连我进入你的身体时,你喊得都是一个字——‘翔’!可我真是个傻瓜啊,雅纪!即使你一直叫我翔,我还是不想放开你,我还是愿意去当樱井的替身啊!”

  “你,你这个笨蛋!疯子!”

  相叶说着就转过身,飞快地冲进浴室,啪的一声摔上门。

  眼前一片模糊。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相叶捂住脸,呜咽地哭起来。

  我们都是傻瓜啊,Kazu!

  对不起!Kazu,请你原谅我的冷漠和残忍。

  我只有对你说出这些冷酷无情的话,才会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儿。


 
评论(14)
热度(17)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