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Satoshi,Satoshi!”

松本边喊边使劲追着前面逃得飞快的大野。

大野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飞快地向前跑着。

很快,大野就跑到电梯间,看松本追了过来,转身拉开安全出口的大门,直接沿着楼梯跑下去。

松本也一个箭步跟了上去,总算在楼梯的转角处追上了大野。

松本二话不说,一把把大野从背后抱住。“Satoshi,别再跑了!”

大野却像疯了一样,使劲拽着松本圈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把松本的手掰得生疼。

虽然手被抓得很疼,松本却抱得更紧了。

抓了几下也是徒劳,大野放下手,松本以为大野放弃了,刚要开口,却听到大野忽然“啊!”地大喊了一声,然后就放声大哭起来,肩膀激烈地耸动着。

松本感到大野的眼泪落在自己的手臂上,于是把大野抱得更紧了。

大野放声痛哭着。哭了一会儿,大野像是抽光了力气一样,身体忽然软下来,跪在了地上。

松本连忙从后面扶住大野,把他整个人都圈在怀里。大野头靠在松本胸膛上,手无力地握住松本的手臂,像是要他放开自己,又像是要他抱住自己,就这么一直哭着,哭得声音也变哑了,变成了哽咽的抽泣声。

松本这才慢慢松开手臂,让大野转过身面对着自己。

大野的脸涨得通红,眼泪扑簌簌地成串滚下,前胸的衣服都湿透了。松本一阵心酸,连忙把大野抱进怀里,左手轻轻拍着大野的头。

大野把脸埋进松本怀里继续低声抽泣着。忽然,松本听到啪的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连续的啪啪声,胸口传来一阵疼痛——原来,大野在握紧拳头捶着松本的胸口。

松本连忙抓住大野的手腕。“Satoshi,别打了,好疼的。”

“疼?”

大野抬起头,直视着松本,脸上是一副生气的表情。

“这点疼,比起我心里的疼,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是只有Satoshi你一个人!我的心也很疼。真的!不是被Satoshi打才疼,是一直一直就很疼,从Satoshi你不告而别的那天开始……”

“住口!不许再说了,”大野忽然捂住双耳,大喊起来,“不要再跟我说话,松本润!我不要再看到你,也不要再听你说一个字!你,你离我远点!”

“我不,我哪里也不去!我再也不要Satoshi你离开我了。”松本说着又一把抱住大野。

大野使劲挣扎着。“不,我不要理你!都是你害的!如果没有你,我和翔也不会……”

“不会怎么样?”

松本打断了大野。“你问问你自己的心,Satoshi。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你。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只想得到你的心,我只想你爱我。不管你愿不愿意把你的心事告诉我,我也不会逼你做违背你心意的事。我从来不认为我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而已。Satoshi,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老老实实告诉我,那天晚上,我明明都让你回去了,你为什么又回来找我?”

大野停止了挣扎。他把头靠在松本怀里,耳朵贴在松本的胸前,似乎在聆听松本的心跳。

过了一会儿,大野闷闷地开口了。

“是我自愿的。”

“什么?”

“我说,我是自愿的。”

大野抬起头,淡淡地笑了。“我是自愿来找你的。你说的没错,你没有强迫我。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你吻我的时候,我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我们在床上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推不开你了。我,我也不知道……”

大野的嘴被松本的吻堵住了。松本的手托着大野的头,急骤的雨点般的吻飞快地落在大野的脸上。脸颊、眼睛、鼻尖、嘴唇、下巴,全都吻到了。

“Satoshi,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Satoshi,你爱我的,对不对?”

大野没有回答,只是躲避着松本的吻。渐渐的,他不动了,只是闭上眼,任由松本吻着自己。过了一会儿,他的双臂不知不觉地圈上松本的腰,他冰冷的嘴唇也有了温度,轻轻压在松本的嘴唇上。

松本看着对自己有了回应的大野,眼泪流了下来。他紧紧把大野抱在怀里。不像方才那样急切,这次,他虔诚而温柔地轻吻着大野的额头和刘海儿。

“Satoshi,和我在一起吧。”

大野闭着眼睛,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只是更紧些地圈住松本的腰际。

看出大野心里的动摇,松本一阵暗喜。他轻轻托起大野的下巴,在大野耳边说:“Satoshi,你说话啊。告诉我,你的答案……”

“他的答案是‘不’!”

一个清晰洪亮的声音响起。

松本连忙转过身。

只见樱井翔一脸怒容地站在安全出口的门前。身后站着大野守。

 

在大野守的建议下,四个人就近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来。

一个四人位的方桌,一侧大野父子坐着,另一侧,松本和樱井别别扭扭地挨着坐着。

大野智一直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他能感到对面的两个人都用灼热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

大野守看看自己儿子,又看看面前的两个小伙子,最先打破沉寂,开口了:“没想到,你们都这么喜欢小智啊。”

“爸爸,”大野智抬起头,冲着大野守叫起来,“不要说了,我……”

“不要说什么啊,小智?就算你不想承认也不行。坐在你对面的这两个年轻人,在你心里都是占据着一份重要的位置的,对不对?”

大野智语塞了,不知该怎么回应父亲。

“伯父,”樱井开口了,“我不同意这个说法。Satoshi和我是十几年的感情了。如果不是因为我遇到车祸做手术急需用钱,也不会让这个家伙染指Satoshi!”

樱井说着瞪了松本一眼。

想想刚才,樱井感到十分后悔。当时,他气得大脑一片空白,根本都忘记要做什么了。听到大野守提醒自己,这才如梦初醒地追出去。

谁知,自己在安全通道的楼梯口看到了那一幕。樱井气得想要立刻冲过去,却被大野守拉住了,示意他在一旁静观其变。

但是,当他看到松本搂抱着大野智,询问大野智跟自己在一起时,他实在忍无可忍,这才冲了过去。

 

松本迎着樱井的目光,嘴角上扬,轻轻一笑。

“你笑什么?Satoshi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樱井严厉地喝道。

“你说什么都不算数,”松本转过头,看着大野智,“我只想听Satoshi亲口告诉我。”

大野智的肩膀微微一颤。松本刚才的问题,他其实一直都在思考。

他明白,自己其实早就喜欢上了松本。只是自己一心都想着樱井的事,所以不会在意松本对自己的温柔,只是坦然接受着松本对自己的照顾和体贴。

当自己以出卖身体为条件,和松本相处时,他也感受到了松本对自己的宠溺和关心。当松本认为得不到自己的爱而苦恼、气愤的时候,他也感到无奈和不忍。

而当自己不受控制地回到松本身边,被松本抱在怀里亲吻时,他也是无比渴求着松本要自己,所以才会忘我地和松本缠绵在一起。

甚至,在那之后,每当自己闭上眼睛入睡时,都会梦到那一晚令人脸红心跳的场景。即使是和樱井在一起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松本。

所以,当自己再次被环抱在松本的胸膛里,当松本温暖的气息轻轻吐在自己耳边细语时,他真的会像受了蛊惑一样,说出“我愿意”那几个字的。

但是——翔!

他又想起自己和樱井在一起的这十几年。他们共同经历了那么多挫折和欢乐。他为了樱井付出了所有,也得到了樱井对他百分之百的爱。虽然他对相叶心存芥蒂,但他相信樱井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可是自己,却做了对不起樱井的事了——真是讽刺!

大野智这样想着,不由地眼前一片模糊,两行泪珠滚落下来。

“Satoshi,你别哭啊!”

松本和樱井同时站起来喊道。

看到对方都伸出手要去安抚大野智,二人既尴尬又生气地对视着。

大野守倒咯咯笑起来,伸出双手,放在松本和樱井肩上轻轻拍了拍,示意他们坐下。

“你们都别这么逼小智。小智这个孩子我最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把心里话一股脑说出来的。所以,你们与其这么问他,倒不如给他点时间,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再告诉你们他的答案。你说对吗,小智?”

大野智抬头看了看父亲,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他轻轻点点头,伸手拥抱了父亲。

松本和樱井看着大野智,也不再说什么了,都叹了口气,低下头沉默不语。

大野守继续说:“我看,还是让小智和我先回酒店住吧。我这次会在东京多待几天。”。

松本刚要张口,樱井抢先说:“伯父,还是让Satoshi和我回去吧。我,我刚才真的是情绪一时激动。你让我和Satoshi好好谈谈,好不好?”

松本也连忙说:“伯父,今天的事情您也都看到了,和这个家伙回去的话,他一定会欺负Satoshi的。不,不行,我不放心……”

“你这个家伙没资格说我……“

“你才没资格……”

“好了,”大野守连忙站起身,拉开怒视着对方,气冲冲的两个人,“你们都不要争了。看你们这样,单独和小智相处的话,怎么会不激动呢?还是听我的,先让小智去我那里住几天。等我回京都的时候,你们再来找小智。”

松本和樱井想了想,都没有再反对,又一起慢慢坐下了。

松本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地问大野守:“伯父,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问。”

“问吧,什么事?”

“就是关于前几个月城东区废旧建筑重建的项目。我看到您的公司也参加了投标,但是最后投标成功的是樱井公司。”

“你想说什么,年轻人?”大野守的眼神也变得认真起来。

樱井翔也看着松本,他感到松本这个人确实不简单。

“我看了您的公司和樱井公司最近一年参与的投标项目。论实力和资质,您二位的公司都是不相上下,但是,每次投标成功的都是樱井公司。这是什么原因?您不觉得奇怪吗?”

“松本润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父亲用了什么不正当竞争手段吗?”樱井气愤地说。

“翔君,你先别激动,”大野守笑着摆摆手,“润君是生意人,这么想也不为过。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带着小智回去了。”

说着,大野守就站起身,拉着大野智往外走。

松本和樱井都依依不舍地跟在后面,想要再和大野智说话。但是大野智只是低着头,紧紧跟在自己父亲后面,不肯抬头看他们。

松本和樱井跟着大野父子,一直目送着他们上了计程车,才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去。

刚要离开,樱井忽然转过身,怒气冲冲地甩了一句话:“我不会把Satoshi交给你这种人渣的!”

松本笑着戴上墨镜,轻轻回了一句:“这句话我原样回给你,大少爷。”

来到停车库,远远就看到前面有几个人迎着自己走来。

“东山叔,您不是今天刚从大阪回来吗?我还没去接您,您怎么跑来了?”松本连忙走上前跟来人打着招呼。

“我听说樱井俊给您发了请柬,就过来看看。怎么了?是生意上的事吗?”东山纪之关切地问。

“嗯,算是吧。樱井社长找我谈点事情,都解决了,没事了。”

“是吗?那太好了。走,好几天没见你了,我们去喝一杯。”

“我还是算了吧,最近实在太累了,Toma,你陪东山叔喝一杯。东山叔,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了。”

于是,生田陪着东山一行人去喝酒了。

松本打开车门,刚要掏出钥匙开车,就听到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是一个未知号码。

“喂?”

“润君,你好!”

松本惊讶地几乎要站起来。“啊,是伯父!”

大野守轻轻笑了笑,松本听着对方的笑声,心里不禁感叹起来。看来,Satoshi那温柔又令人安心的笑声,果然是遗传了他的父亲的。

“伯父,那个,Satoshi他好些了吗?”

“小智他没事。只是不想说话,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说是想睡一会儿。”

“那麻烦伯父您照顾他了。啊,要不要我过去?”

“不用了,润君,”大野守顿了顿说,“其实,你和翔君都是很好的孩子。我家小智能被你们这两个青年才俊喜欢上,作为父亲,我虽然也很惊讶,也有些气愤,但是看到今天发生的一切,我的气也早就消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不管小智最后选择了谁,我们都应该尊重他的决定,你说对吗?”

“我明白,伯父。我只是,只是……”

“别说了,润君。我明白你对我家小智的感情。不过,也请你考虑下他和翔君十几年的感情。其实,我打电话来,是有别的事情。”

“是什么事,伯父?”

“润君,你不愧是年轻有为的松本社长,竟然发现了我和樱井公司直接的不对劲。你说的没错。其实我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但是,当着翔君的面,我不便直说。请你明天到我住的酒店找我,我的房间号你记一下。还有,小智我会让他先出去的。”

“我明白,伯父。您放心,我找您的事情,我也不会告诉别人。“

挂了电话,松本慢慢地启动车子。音响里播放着自己最喜欢听的歌曲,但是松本只是心不在焉地听着。

明天,真希望快点到来!


 
评论(7)
热度(26)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