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大野智伏在大野守的肩头小声抽泣着。大野守温柔地拍拍大野智的头,轻声安慰了几句,大野智总算止住了哭泣。

看大野智情绪平稳了些,大野守这才开口问:“小智,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没等大野智张口,樱井俊就抢先说:“大野社长,是我把令郎请来的。”

大野守看着樱井俊,眉头微皱。“是你,樱井社长?你让我们父子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是啊,说来话长呢。请大野社长和令郎入座吧。”

大野守看着大野智,大野智看看父亲,又看看一直盯着自己的松本和樱井翔,轻轻点点头。

于是,大野守扶着大野智回到樱井翔对面的位置坐下,自己坐在大野智旁边。

樱井俊转过身,走到松本身边微笑着说:“松本社长,欢迎光临。照顾不周,请多包涵。”

“您客气了,樱井社长,”松本握了握樱井俊的手,眼睛却一直看着大野智。

“松本社长,请坐。”

松本看了看大野智,又看了看一直盯着自己的樱井俊,没有说话,坐在了离大野智稍微远一点的位置上。

 

“樱井社长,”大野守轻声问,“现在,您能把让我们来的目的告诉我们了吧?”

樱井俊点点头,站起身。“大野社长,首先感谢您的光临。说实话,让您从京都大老远赶过来,我还真过意不去呢。”

“这些客套话就免了。如果你是因为生意上的事,只要找我一人就好了,不要把我儿子也扯进来。”

樱井俊摇摇头。“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大野社长。我要说的事情和令郎可有很大的关系呢。”

“哦?”

“我要告诉在座的各位,你们和我马上要讲述的故事息息相关。首先,我要向各位介绍我的儿子,樱井翔。”

樱井俊边说边拍拍樱井翔的肩膀。樱井翔有些尴尬地对着大野守和松本笑了笑。

樱井俊继续说:“翔是我家的长子,我一直希望他能继承家业,做出一番成绩,从小对他严加管教。我一直认为,我把他教育得很好,可是没想到,有一天,我收到一个信封,里面是一些照片。照片我就不给各位展示了。我看到照片,感到很气愤,很震惊。我没想到,我的儿子居然会搞基。而对象就是——大野智。”

大野守惊讶地看着大野智。大野智把头垂得低低的。

“小智,他说的是真的吗?”大野守低下头轻声问大野智。

大野智抬起头,眼睛里噙着泪水,声音哽咽地说:“是真的,爸爸。我大二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翔了。那年新年,我没回家,我说我在朋友家,其实那时候我和翔就在一起了。对不起,瞒了您这么久。”

“那你姐姐知道吗?”

大野智摇摇头。“不,姐姐也不知道,我没和任何人说起过。”

“傻孩子,”大野守把大野智抱在怀里,轻轻拍拍他的头,“瞒着我们,独自承担这些,你以为自己是超人吗?难道爸爸就是那么不近情理,不问青红皂白的人吗?”

大野守说着瞪了樱井俊一眼。樱井俊反而笑起来。“大野社长果然是个老好人,对自己儿子也真是娇惯呢。”

“樱井俊,你有什么意见冲我来,不许你侮辱我儿子!”第一次,大野守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

樱井俊连忙欠欠身子。“抱歉,大野社长,请您别生气。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您。还是回到我刚才说的事情上吧。我得知儿子和令郎有那种关系之后,愤怒之极。我想要我儿子断绝和令郎的关系,可是我儿子宁愿和我断绝父子关系也要和令郎在一起。这让我和他母亲都感到莫大的气愤和伤心,我不得不断然和我儿子断绝了父子关系,希望我们的做法能让他有一天浪子回头。

“当然,我当时不知道令郎的底细——直到最近,我在让秘书整理竞标文件的时候,看到了大野社长的名字,忽然灵光一闪,就找人调查了一下大野社长。这一调查不要紧,我才知道大野社长您有一个儿子叫大野智,原来我的儿子是和大野社长的公子交好啊……”

“我生意上的事情,小智都不知道,”大野守打断了樱井俊,“小智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这么多年来,我独自一人抚养小智和他姐姐两个孩子,非常辛苦。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也像我这样为了生活疲于奔命,所以一直都鼓励他们追求自己的理想。小智从小就喜欢绘画、泥塑,想当一个插画家,但是他也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丁,我也希望他能继承我的事业,所以让他去学商业。可是,小智他终究不是经商的料,所以他大学毕业以后,我就没再勉强他。

“小智是一个内向的孩子,心底善良,待人真诚,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抗。我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一切都好。我工作也太忙,也不能经常来看他。今天,我见到小智,发现他瘦了很多,一看到我就哭了。我就知道了,小智受了很多委屈,可是却从来不告诉爸爸。小智,难道爸爸就那么不值得信赖吗?”

“不,爸爸!”

大野智哭了出来,扑到父亲怀里,两行泪水涌出眼眶。

 “我没有不信赖爸爸,我只是不想让爸爸再为我担心了。这么多年来,爸爸一直都宠着我,爱着我。姐姐和姐夫也是,一直都很包容我,关心我。我不想继承家业,姐夫就一直帮着爸爸照顾着公司的生意,姐姐有空也经常给我打电话。爸爸您更是包容着我的任性和不成熟。不管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只要想到父亲在为了我努力工作着,我就觉得自己受的苦根本不算什么。”

大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樱井翔,抽泣着说:“翔,我一直都瞒着你,不告诉你我家里的事。我并不是有意要瞒着你,我只是认为,我是我,我父亲是我父亲,我大野智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身世和家庭。我也希望,你对我也是如此。”

“Satoshi,我爱的当然是你这个人啊!”樱井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站起来一下子握住大野的手。

“谢谢你,翔。”大野智看着樱井,欣慰地笑了。

 

坐在一旁的松本,此刻也是热泪盈眶。

在来之前的路上,他接到秘书的电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大野智是大野建筑设计公司社长大野守的儿子。而大野智宁肯出卖自己的身体也不愿意和父亲张口借钱,更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见,他是一个多么坚持己见,总想自己承担一切的人。

Satoshi 啊,你真是太傻了!为什么总要自己把所有的困难和指责都抗在自己肩上?为什么不肯向我袒露你的心声?还有,为什么不肯对我说“我爱你”?

如果你像对樱井翔这样对我,我甘愿把一切都给你,陪你到天涯海角!

松本这样想着,眼泪成串滚下。他擦擦眼角,站起身,想要转身离开。

“松本社长,”樱井俊快步走了过去,拦住了松本,“我话还没说完,您这是着急要去哪儿啊?”

“我,”松本瞥见了身后脸色变得苍白的大野智,急忙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松本社长,”樱井俊按住松本的肩膀,让他坐下,“您可不能走,好戏还在后面呢。”

松本只得坐回椅子上,低下头。大野智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起来,抽出被樱井翔握住的手,转过来抱住大野守的胳膊,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有些颤抖地靠在大野守的肩膀上。

大野守也发觉了自己儿子的不对劲。他看看大野智,又看看坐在旁边低头不语的松本,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

樱井翔也皱起了眉头,不解地看着大野智和松本。

樱井俊冷笑了一下,回到座位上,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请各位让我把这个故事说完。忽然,有一天,我的儿子遇到车祸,倒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我很想去救助我的儿子,但一想到他的情人,原谅我用这个字眼,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我还是忍住了,没有去看望我的儿子,也没有出手救助。

“我这样做,并非真的要置我儿子的安危于不顾,我只是认为,如果我放手不管,智君早晚就会来求我。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用离开我儿子为条件来救治翔了。可是,智君终究没来找我。于是,我派人去跟踪智君,发现他跑到一个酒吧工作。有一天,我听说他和一个穿着入时,看上去很阔绰的年轻男子一起坐上汽车走了。我就觉得蹊跷。

“又过了几天,我得知智君跟着这个人,到了对方的家里住了几天,我就派人调查了一下,这才知道,这个人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松本国际商贸公司的松本润社长。”

松本抬起头,脸上隐隐透着怒气。他没有辩解,只是怒瞪着樱井俊。

樱井俊没有害怕,反而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我真是老了,不得不佩服现在的年轻人,脑子就是转得快。”

说着,樱井俊就走到大野智的身边,拍了拍大野智的肩膀。“智君,真看不出来,你原来是这么有心计的人。怎么,看我儿子昏迷不醒了,这么快就找到新的金主了?”

“不是的!”

大野智忽然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不是的!我没有背叛翔!”

“那你倒是说说,”樱井俊也失去了理智,指着松本,气急败坏地吼道,“你看着我儿子的眼睛,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儿子,你和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大野智回过头,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樱井翔。

樱井翔的脸色暗下来。他瞪大双眼,不错眼珠地盯着大野智,声音像从幽暗的深涧中传出来的那样冰冷。“我父亲说的都是真的吗,Satoshi?”

大野智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咬了咬颤抖的嘴唇,轻轻地点点头。“是真的,翔。”

“你——!”

樱井翔猛地站了起来,啪的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吼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我是想救你啊,翔,”大野智也站起来,泪如泉涌,“我的钱都花光了,我也不想去求我爸爸,我不想给我爸爸再增加烦恼和负担。我,我真是没办法了……”

“那你也不能,不能这样。你说,你到底有没有和他,和他……”樱井翔指着松本,找不出合适的字样。

大野智明白翔说的是什么。他哽咽着缓缓点了点头。

樱井翔瞪大了眼睛,握紧了双拳,手背上的青筋凸起。他没有说话,看了看松本,又转过头,直直瞪着大野智。

大野智僵直地站在那里,看着樱井翔。

樱井俊又开口了。“我说,大野社长,令郎真是了不起。不过,我们家翔可消受不起,还是您亲自领回家吧。”

大野守终于忍不住了,抬起头,气愤地吼道:“这种地方我一分钟也不想呆下去了!但是,小智要不要跟我回去,不是我和你说了算的。”

说着,大野守就看向樱井翔。樱井翔看了看大野父子,叹了口气,低下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坐在了椅子上。

大野智止住了哭声,伸出手,向樱井翔伸过去。就在大野智的手刚碰到樱井翔的胳膊时,樱井翔却像触电了一般,猛地把胳膊缩回来。

大野智惊诧地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里。他的手臂停在半空,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着樱井翔。

樱井翔抬起头,看着大野智。

大野智就这么盯着樱井翔,忽然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小智,你怎么了?”大野守连忙抱住大野智的胳膊,“你不要吓爸爸,你到底怎么了?”

大野智止住了笑声,泪珠在眼里闪光。“翔,他不爱我了。他看着我的样子,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他也不让我碰他,他一定是觉得我脏了,下贱了。我,我没脸再见翔了,翔不要我了……”

“小智,你不要哭了,你不要这样。你还有爸爸啊……”

“不!”

大野智猛地推开大野守,站起来像飞一样地冲出会议室的大门。

几个人都站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

“Satoshi!”

松本大喊了一声,转身追了出去。

樱井翔看着飞奔而去的二人,僵直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样好吗?”大野守忽然张口了。

樱井翔转向大野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追出去,”大野守直视着樱井翔,平静地说,“除非你真的不再爱我儿子了。”

樱井翔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忽然,他猛地站起身,像大梦初醒一样,一阵风似的跑出去。


 
评论(6)
热度(21)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