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凌晨。码头。

高嶋慌慌张张地一路小跑来到接头点。一个男子已经等在那里。

“不好了,”高嶋压低声音对这个男子说,”松本润已经察觉了。”

男子点点头。”我知道,所以他才会去找你。”

高嶋掏出手帕擦擦头上沁出的汗珠。”你要想想办法啊。我可是照你说的,把毒品交给你的。至于其他的,我就一无所知了。今天松本润跑过来拿枪指着我,我也是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的。”

“你做得很好。没有说出我,我很感谢你。”

“我不是要你谢我。我就是想让你想想办法。”

“办法?”

“是啊。要是松本再跑来找我,我该怎么对付他啊?”

“这你不用担心。”

高嶋刚要问缘由,就感到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等他反应过来捂住腹部,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全是鲜血。

男子抬起手,高嶋这才看清,不知什么时候,男子手里多了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你,你……”高嶋满手是血地指着来人,痛得说不出话来。

“你放心,怎么对付松本润,我都替你想好了。”

男子说着就迅速拿掉了消音器,随即举枪对着着高嶋呯呯开了几枪。

高嶋身上又中了好几枪,疼得嗷嗷大叫了几声,就倒在血泊里了。

站在远处的高嶋的两个手下听到枪声,慌忙赶了过来。谁料也成了活靶子,被躲在暗处的男子又呯呯开了几枪击倒在地。

枪声打破了黑夜的沉寂。很快,警察就会赶到的。

男子笑了笑,不慌不忙地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枪,把它放到高嶋已经开始变冷的手里,让他握住。

男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埃,笑了起来。

“你放心。死人不仅嘴严,还很有用处的。”

 

大野醒来的时候,感到身上有些酸痛,尤其是身子下面,一动就觉得疼。

勉强撑起身子坐起来,大野隐约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电视声。

“翔?”

“来了。”

樱井应声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只瓷碗,碗里冒着热气。

“你睡得可真香,我就没叫醒你。来,喝点粥吧。”

樱井坐下来,用汤匙盛起一勺粥,吹了吹,举到大野面前。

“来,Satoshi,张嘴。”

大野愣住了。这场景是如此熟悉,他仿佛又看见那个有着浓密的卷发,面容英俊的人端着碗坐在床边喂他的样子。

停了几秒,大野低下头,轻轻地说:

“不用了,翔,我自己吃就好了。”

樱井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只是把碗放在床头柜上,转身走了出去。

大野端起碗,刚吃了几口,就听到电视的音量渐渐变得大起来。大野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翔果然是有些生气了吧。以前就是这样,只要有点闹别扭,就会一个人跑到客厅里开大音量看电视。

但是,自己还是不能说的。

不能让翔知道Jun的事。

大野这样想着,忽然,听到新闻里似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字眼。

大野慌忙从床上爬起来,刚一沾地,腿就像踩在棉花上一点力气也使不出,竟然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大野正要挣扎着坐起来,樱井跑了进来,看到大野狼狈的样子,也顾不上生气了,连忙把大野拉起来,抱在怀里。

“真是的,Satoshi,”樱井宠溺地轻抚着大野的背脊,”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昨天太累了,需要休息。”

“我,我想去看新闻。”

“好,我带你过去。”

樱井说着就把大野拦腰抱起,走到客厅里,把大野放到沙发上。

一看到屏幕上播放的内容,大野就惊呆了。

电视上赫然显示着高嶋政宏的照片。在照片下面,标着醒目的大字”被枪杀”。

大野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静静听着主持人的描述。

那个高嶋竟然被人枪杀在偏僻的港口,死亡时间推测是凌晨。

虽然大野对高嶋十分厌恶,但自己和他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自从那次松本替了自己解了围,高嶋再也没踏进酒吧一步。

现在,这个高嶋竟然被杀了!究竟是谁杀了他呢?

难道是——

大野惊得睁大了眼睛。

不会吧?不会是他的!

可是,那个人是黑道组长啊!杀一个人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吧?

大野有些慌乱地摇摇头,不,不可以这样想!

那个人对自己那么温柔,不会是这种人吧?

可是,他也见过那个人生气的样子——的确也会让人不寒而栗。

Jun,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大野失神地看着电视屏幕,陷入了遐想,全然没有理会坐在他对面的樱井。

樱井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大野,脸上是一副严峻的表情。

 

松本看到电视上播出高嶋被杀的消息,转身拧灭了手里的烟。

“老大?”生田有些担忧地看着松本。

松本摇摇头,淡淡地说:”我本来只是想要诈一下高嶋,没想到幕后黑手会这么沉不住气,干脆把高嶋杀死了。我派去监视高嶋的人也一块儿让凶手干掉了。看来,我们组里的确出了内鬼。”

“老大,你的意思是?”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看来,有必要清理门户了。”

松本又点上了一支烟,优雅的动作和迷人的笑容,显得他说出的话是那么轻描淡写。

                       

高嶋的死在媒体的炒作下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很快,警方发现了高嶋家和仓库里藏匿的大量毒品,也抓获了他手下几个负责贩毒的小头头。

听到消息的松本也闻讯来到海关,终于洗清了嫌疑,从城岛那里取回了汽车。

“不过,我现在不需要了。”

当松本叫人把汽车运到二宫公司时,二宫摆着一脸无辜地说:

“博览会已经结束了。我还要这些汽车干嘛?”

“那就把赔偿金还给我。”

“这个——不行。”

“你说什么?”

“哎呀,J,你生气的样子好可怕!快笑一个,你笑起来简直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内心。”

松本勉强笑了一下。他在心底暗暗发誓,再不能和这个童颜的小恶魔做生意了。

 

大野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和樱井过上平静的生活了,除了偶尔会不经意想起那个浓眉大眼,满脸笑意的人。

但是大野想错了。

一天,大野正收拾好了准备去便利店上班,就听到了门铃声。

推门一看,门外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笑着把一张请柬递给大野。

“这是……”

“大野桑,”男子脸上堆满了职业笑容,“樱井俊先生邀请您今天下午三点来敝公司参加一个私人酒会。请务必参加。”

樱井俊?!大野惊诧地瞪大了眼睛。”我,我不想去。”

“大野桑,”来人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请您务必准时到场。樱井俊先生要我提醒您,樱井翔先生也会出席的。”

“你说什么?”

“所以,请您务必参加,失礼了。”

来人冲大野微笑着欠欠身子,就转身离开了。

大野靠在门上,看着手里的请柬,心里感到隐隐的刺痛。

那种像是被人扒光了一样的羞赧和痛苦,再次袭上心头。全身都是无力的虚脱感。

大野想给樱井打个电话,但想起来人说樱井也会出席,还是忍住了没有打。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樱井翔一脸怒容地冲进樱井俊的办公室,把一张请柬摔到樱井俊的办公桌上。

“哟,儿子,今天怎么有功夫来看父亲了?”

“不要和我这么亲热。我听您的秘书说了,您也给Sa,不,大野君发去了这张请柬。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想让我回来,也不用这样的方法吧?请不要把大野君卷进来,算我求您!”

樱井俊斜眼看了看樱井翔,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大野君,Satoshi,你叫得倒真顺嘴呢。是不是还想跟你妈妈说,你给她找的儿媳妇是个男的啊?”

樱井翔不由喊了出来:“父亲!我来找您不是求您跟我恢复父子关系,我只是求您,不要再去招惹大野君了——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樱井俊看了看樱井翔,叹了口气。“唉!翔,我的傻儿子,你就是太好心了。”

“父亲,您是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翔。”

 

松本刚一进公司,就看到一封精致的请柬放在自己桌上。

“樱井俊?”松本皱皱眉,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

于是,松本叫来秘书,一起翻阅了近期的文件。寻找了半天,松本发现了樱井俊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松本指着一份写着“投标失败”的文件问秘书。

“这是前几个月我们投标失败的一个方案。城东区有一片废旧建筑,政府一直想拆掉重建。咱们公司是刚刚涉足房地产,经验不足,所以投标失败……”

“这个‘樱井建筑装饰工程公司’中标了,我也不觉得奇怪。你对他们的董事长樱井俊有什么了解吗?”

“听市场部的部长说起过,据说是个比较严肃,说话讲究条理,做事干练的人。”

“嗯,樱井公司把好几个大单都拿下了。也没人来和他们竞争一下吗?”

“有啊。”

秘书边说边递过一叠文件。

松本接过来一看,立刻惊呆了。

文件夹的封面上赫然贴着“大野”两个清晰的汉字。

 

大野如约而至。

偌大的会议室里摆放着一张圆形的黑色会议桌。围着会议桌的椅子上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是樱井俊,另一个自然是樱井翔。

看到大野走进来,樱井翔连忙站起来。

“你不要动,翔。”

樱井俊张口了。

樱井翔站住了,转身看着父亲,表情有些尴尬。

“你不要和大野君坐在一起。要是想看着他,就坐在他对面好了。因为待会儿还会来一些客人。”

“父亲,您到底都叫了谁来?除了我和Satoshi,还有别人?”樱井的脸上满是疑惑。

“对。所以你先安静坐下来,再等等就是了。”

樱井又看看大野。大野没有说话,只是冲着樱井点点头,坐在了樱井对面的位置。

樱井张张嘴,还是忍住了,也闷声坐了下来。

大野看看樱井。樱井冲他笑了笑。

大野也轻轻笑了笑,又很快低下头,握紧了双手。他感到一股难以名状的窒息感。

樱井的爸爸一定知道了什么。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这一次,大野反而没有想要急于辩解的冲动。

 

等待的过程似乎是最煎熬人心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大野一直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忽然,门打开了。

大野抬起头。门口站着那个让他时常会想起的人。

“Sa……”松本刚要开口,随即看到坐在大野旁边的樱井父子,连忙住了口。

大野没有说话,他明白自己应该摆出淡漠的表情,可是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看到大野的眼泪,松本心里泛起一股冲动,想要立刻跑过去抱住大野。

但是,松本看向坐在大野对面的樱井翔。

如果自己冲上去,这个人会迁怒于Satoshi 吧?

还有,坐在桌子正首位置的樱井俊,他和这个人有什么关系?

松本这样想着,竟然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直直地看着大野。

樱井看着这个五官深刻的男子,想起他是前几天在餐厅电梯里偶遇到的人。看到大野也流着眼泪看着他,顿时也觉得十分纳闷。

这个人和Satoshi有什么关系?上次Satoshi看到他就愣住了,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他和Satoshi认识?可我从没听Satoshi说起过。

三个人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彼此,谁也没注意到身后的樱井俊,脸上浮现出难以捉摸的笑容。

“小智……”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松本连忙转过身。身后站着一个身材略显矮小的中年男子,脸上挂着谦和的微笑。松本连忙欠欠身子,让男子走进来。

男子快步向前,关切地看着大野,语气里充满了疼爱:“小智,你这是怎么了?”

大野惊讶地瞪大眼睛,慌忙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迎了上去。

“爸爸!”

男子张开双臂,大野轻声呼唤着跑过去。

松本和樱井都转过身,目不转睛地看着大野父子拥抱在一起。

 

 

后记:人都凑齐了,樱井爸爸要开始开批斗会了……

 

 
评论(3)
热度(18)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