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餐厅里。

樱井拿起手帕,宠溺地擦擦大野的嘴角。“Satoshi,慢点吃,都沾到嘴角上了。”

大野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地说:“这里的鳗鱼饭好好吃啊。”

两个人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他们搬出了那个狭小的空间,重新找了一个公寓搬进去。

樱井回到了公司,继续担任原先的职务。大野还是继续在便利店上班,下班若是早一些,还是会做好晚饭等樱井回来。

今天,樱井下班比较早,就带着大野直接来到餐厅,两个人久违地在外面吃了饭。

吃完饭,樱井有些支支吾吾地小声说:

“Satoshi,我们早点回去吧。今晚,时间还挺多的。”

大野看着樱井有些迫切的眼神,脸上不由泛起两朵红晕,微微点点头。“嗯。”

 

有些着急又有些疯狂的,两个人几乎是一路小跑地跑进电梯。里面空无一人。

樱井一把握住大野的手,向前拉向自己。大野抬起头,看着樱井眼里的焦灼,轻轻摇摇头,用眼色示意着头顶上的监视器。

樱井无奈地笑笑,低下头压低声音说:“要是我现在背过身亲你,也不会被拍到的。”

大野摇摇头,把头压得更低了。他不由想起了插画师给自己看的那些照片。

察觉到了大野的不快,樱井也觉得有些尴尬,只是把大野的手握得更紧了。

 

忽然,电梯门开了。大野反射性地抬起头,却整个人都僵住了。

电梯外是被两个浓妆艳抹,浑身散发着浓烈香水味道的女子簇拥着的男子。一身笔挺的灰色西装。黑色的卷发向后梳着,露出好看的美人尖。白皙的有些妖冶的脸庞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见到电梯门开了,男子也抬起头看向电梯。忽然,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松本桑,电梯来了哟。”其中一个女子说道。

“哦。”松本点点头,低头向前迈了一步。

樱井看着要进来的松本和两个女子,礼貌地欠欠身子,对着发愣的大野轻轻说:“Satoshi,我们到了。”

大野这才反应过来。他抬头看看樱井,有些茫然地点点头,跟在樱井后面快步走了出去。

在和松本擦肩而过的瞬间,大野把头压得更低。

松本觉得空气都要凝固了一样。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一样。

好想抓住他的手!

松本这样想着,手向上一抬,却被拥着他的女子拍了下肩膀。“松本桑,您这是怎么了?电梯来了哟。”

“啊。”松本连忙回过神,向后看看,大野跟着前面的那个男子,已经走远了。

松本跟着两个女子走进去,按下按钮。

就在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松本忽然按住电梯门一下子跳了出去。

“松本桑!”两个女子喊起来。

“对不起,你们先上去吧,我想起有点东西落在车上了。”

松本说完就向着车库的位置跑了过去。

 

大野跟着樱井来到车库。

车库里空无一人,两人走到樱井的车前,樱井打开车门,大野正要进去,却忽然被人从后面一推。

重心不稳的大野跌倒在后面座椅上,想要爬起来,就被樱井压住了。

大野转过头,刚要开口,樱井的嘴就凑了过来,舌头直接伸进大野的嘴里,几乎要顶到喉咙里。

“Satoshi,Satoshi……”樱井的吻变得有些毫无章法,只是胡乱地吻着大野,像是粘在大野的嘴上不停地吻着,就连嘴角流出的唾液也被樱井使劲地吸吮着。

“Satoshi,”樱井的手抓住大野的皮带扣,“我现在就想要你。”

大野却突然反应过来,握住樱井的手,慌乱地摇着头。“不,这里不行!”

“可是,Satoshi,我……”

樱井把大野的手拉向自己的下面,拉开拉链,按着大野的手直接伸进裤裆里面。灼热的呼吸吐在大野的耳边。

“你看,我这里已经忍不住了嘛。”

樱井有些撒娇的语气,直视着大野的像小鹿一样无辜的大眼睛,和他让大野握住的勃起的硕大的性器形成鲜明的对比。

大野笑着摇摇头。“不行,不能在这里,回去再做。”

樱井抱住大野,温热的舌头舔了一下大野柔软的耳蜗。大野不禁像小猫一样浑身颤抖了一下。

“那,Satoshi回家后要好好补偿我。”樱井在大野耳边轻语。

“嗯。”大野脸红地点点头。

樱井笑着地放开大野,两个人坐回到前面。樱井开着车,和大野说笑着离开了车库。

而这些,都被站在车库另一头的松本尽收眼底。

虽然早已料到大野的心里有另一个人,可是真的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看到两个人亲密无间地拥吻在一起的时候,松本还是觉得心像是被人用刀割开一样。

松本抓紧自己的左胸。虽然不是第一次品尝到心痛的滋味,松本还是觉得心痛得几乎要窒息。

好痛!Satoshi,你是第二次让我的心这么痛的人!

所以,也只有你,才能止住我心里的这份疼痛。

 

高嶋坐在那里,两边坐着几个陪酒女郎,喝得正酣。

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手下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大哥,大哥!”

高嶋正要开口骂这个手下扫了自己的兴致,只听到屏风后传来的稳重的脚步声。

“是谁?”高嶋大声问道。

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出现了。

松本泰然自若地扶着挽着他手臂的两位女子的腰际,面带微笑地轻声说:

“高嶋桑,好久不见。”

高嶋咧嘴一笑,难以掩饰脸上的惊恐。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

“啊,是松本社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松本微微一笑,对着两边的女子示意了一下。女子们离开松本,松本轻轻走到高嶋面前,坐了下来。

“快,快给松本社长倒酒。”高嶋急忙对旁边的女子说道。

女子连忙抓过面前的红酒给松本倒了一杯。松本拿起酒杯,轻啜了一口。

“嗯,好酒。高嶋桑真是好兴致呢。”松本环视了一下四周说。

“哪里哪里,松本社长能来找我喝酒,才真是我的荣幸呢。”高嶋满脸堆笑地说。

松本的嘴角扬起一道美丽的弧线。

忽然,松本右手一扬,冰冷的红酒不偏不倚泼在高嶋脸上,高脚玻璃杯平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碎片四溅。

还没等高嶋反应过来,周围就响起众女子的尖叫声。随即一个比酒还冰冷的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他的脑门上。

“大哥!”几个手下冲了进来,举起手枪对着松本。

“别开枪。”高嶋举起双手,抬眼看了看把枪口抵在自己脑门上的松本,后者脸上是一副轻松的笑容。

“你们都给我退下,全都出去。”

高嶋话音刚落,刚才还围在他身边的几个陪酒女郎就赶快花容失色地冲了出去。原本陪着松本进来的两个女子也吓坏了,跟着她们一起跑出去。

几个手下面面相觑,但还是举着枪,没敢出去。

“你们几个是聋了吗?我说了全都出去!”高嶋提高声调喊道。

几个手下这才慢慢退了出去。

“很好,最后一个出去的人把门关上。”松本继续微笑着说。

随着一声关门声,松本迅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猛地一抬手,枪托狠狠地砸在高嶋的脸颊上,后者被打得向后仰去,顿时嘴角流出了鲜血。

高嶋想撑着身体坐起来,脸上又重重地挨了一下。松本用枪托使劲打了高嶋的脸好几下,才坐了回去,用枪指着高嶋。

高嶋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鼻子和嘴角流出的血滴到衬衫上。他也顾不得什么文雅了,用袖子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被擦得模糊一片。

“松,松本社长,您这是生的什么气啊?上来就把我这么一顿打。我是哪里惹了您了吗?”高嶋疑惑地问。

“你哪里惹了我,你还不知道吗?”松本冷冷地说。

“您,您难道指的是上次那个小美人,不,是叫大……大野桑?我,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松本社长您看上的人,否则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松本摇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再想想。”

高嶋迷惑地摸摸自己的光头。“不是这个?那是……我实在不知道哪里惹了您了。”

松本哼了一下。“你不知道?我进口的一批汽车被海关扣下了,原因是里面发现了毒品。你小子做的生意一向就离不开毒品吧?怎么着,这次想要来陷害我吗?”

“不,不是我。我自己做自己的生意,绝对不会影响到您啊。至于您的这批货里的毒品,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真的,松本社长,不是我。”高嶋连忙辩解道。

“不是你吗?可是我现在货拿不回来,可是受了不小的损失呢。”

“损失?我,我来赔偿您好了。”

“哦?你来赔偿?既然和你没关系,你为什么要赔偿我呢?”

高嶋顿时语塞了。

松本微笑着低下头,压低声音对高嶋说:

“其实你知道什么的吧,高嶋桑?”

高嶋抬头看着松本。松本的脸庞就像是精致的雕塑一样,笑得那么温柔,却又透着残忍。

忽然,冰冷的枪管再次顶在高嶋布满汗珠的额头上。

“告诉我,高嶋桑,你都知道些什么?”

松本的声音低低的,高嶋觉得自己像掉进了冰窖,后背传来一阵寒气。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高嶋看着松本,颤抖着说完了这句话,脸上的汗水啪嗒一声滴到地板上。

松本盯着高嶋,停顿了几秒,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是,是!”高嶋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

松本收回手,脸上笑意未散。“那你走吧。“

“走?”

“对。”

高嶋撑起身子,看了看松本。刚要起身迈步离开,又转过头,问:

“你不会开枪吧?”

松本笑得更迷人了。“你别怕,我从来不在别人背后开枪。”

高嶋点点头,迟缓地迈乐几步,感到背后没什么动静,便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逃了出去。

松本摇摇头,叹了口气。

高嶋,你这老小子不说实话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就算我能放过你,别人也不会的。

 

大野深陷在软软的床铺里,想要动一下,却被压上来的樱井压得更紧了。



胸口好痛,好痛!

松本润,为什么我会忘不了你?

不要,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求求你!

 

 
评论
热度(14)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