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松本看着旁边那只被压成一团的枕头,昨夜的缠绵场面又映入脑海。

Satoshi!

松本叹了口气。明明,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Satoshi?

但是,你的心里有另一个人,我看得出来的。

即使是这样,Satoshi,我也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我的。只要你对我还有一丝感情,我就不会放弃。

松本的嘴角一扬,从床上爬起来。

别这么失落了,松本润。松本暗自给自己打气,毕竟,今天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一小时后,松本带着生田和几个手下来到了海关。经过通报后,松本一行人被径直带到了调查与情报处处长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前,门卫伸出胳膊,把生田和几个手下拦在门外。

“老大!”生田着急地叫出声。

松本转过头,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没关系的,Toma。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就好了。”

说完,松本就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后,松本摘下墨镜,打量着屋内的一切。

只见屋子中央的办公桌后面端坐着一个男子,显然是处长无疑。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抱着胳膊,也对着松本打量着,显然,对方是警察。

松本微微一笑,走过去对着坐着的男子伸出右手。“您好,城岛处长。”

城岛茂抬起头,看看松本,缓缓伸出手,轻轻握了握。这个松本润,真是个很有魅力的小伙子呢。如果不知道他的底细,还以为是哪个模特或是影视明星呢。

松本转过头,对旁边站着的人欠了欠身子。“请问这位是……”

男子连忙放下胳膊,伸出手握了握松本的手。“国分太一,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部。”

果然是警察,松本点点头。城岛对着松本指了指他身后的沙发。松本欠了欠身子,坐了下来。

“城岛处长,”松本直截了当地问,“关于我们被查封的那几辆汽车,您什么时候才能还给我们?”

还没等城岛开口,国分就抢着说:“什么时候?你们的汽车里竟然藏着毒品,我们还没调查清楚,怎么可能还给你们?”

松本叹了口气。“那城岛署长和国分警官找我来是干什么呢?”

城岛不紧不慢地开口了。“我们请松本社长您来,当然是希望您能协助我们调查。毕竟,我们在贵公司进口的汽车发动机里发现藏匿的毒品。而松本社长一口咬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所以我就想找松本社长问问,是否知道是谁做的?或者说,您猜测是谁?”

松本微微一笑。“我想,查案应该是讲究事实的吧?难道城岛处长喜欢凭猜测办案?”

“松本润,”国分盯着松本的脸,语气加重地说,“我们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就凭那些毒品,我们现在就可以拘留你。”

“哦?拘留我,原来这才是让我来的目的?”

城岛连忙打圆场:“松本社长,您误会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城岛处长,”松本看着城岛,语气很轻担语气却很重,“我想跟您说明一点,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拿到我们的那批货。如果城岛处长肯给我松本润这个面子,我感激不尽。”

“那要是我们不能给您这个面子呢?”国分抢先问。

松本叹了口气,站了起来。“那就恕我不能奉陪了。我还有事,要是城岛处长和国分警部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城岛点点头。“松本社长,我要通知您,虽然我们现在不会逮捕您,但是随时都可以请您来协助调查。所以,送现在开始,您不得离开东京一步,直到我们调查结束。”

松本转过身微微一笑。“当然。”

“等一下,松本社长,”国分问,“你就没有一点线索吗?”

松本浅浅一笑。“的确是没有什么头绪啊,国分警部。毕竟,想找我麻烦的人,可多了去了。”

说完,松本对他们欠欠身子,打开门径直走出去。

 

“可恶,”门刚关上,国分使劲一捶桌子,“处长,您怎么让松本润就这么走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住这家伙的把柄啊!”

城岛揉揉太阳穴。“太一君,你别这么着急。单凭那些毒品,的确很难说明问题。毕竟,我们没有查到任何指纹。看了几天的监控录像也没有什么收获。我觉得,也许真像松本润说的那样,是有人栽赃陷害。”

“管它是不是栽赃陷害!处长,您好好想想。这个松本润,表面上是什么商贸公司的社长,其实是黑道组长啊。他们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我们却一直没有证据。这次,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住他的把柄,怎么能就这么让他走了啊!”

“不能操之过急,太一君,”城岛沉思着说,“我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如果真像松本润说的那样,我们岂不是被人利用了?这件事还是要调查一下比较好。”

国分想了想,点点头。“好吧,也只有先看看情况了。”

 

松本绷着脸从海关走出来,一句话也没说。生田在后面跟着,也不敢张口问。

忽然,松本转过身,生田连忙凑过去。

“Toma,你对这件事怎么看的?”松本小声问。

“肯定是有人栽赃啊,老大。就是不知道是谁干的。”

“我一直都说,毒品是绝对禁止的。如果真的有人背着我贩毒,就算是我的至亲,我也不会宽恕的。”

“我明白,老大。我认为不会是咱们组里的人干的。如果真有那样的人,我就先饶不了他。”

“是啊,我也不希望是组里的人。那你认为会是谁呢?”

“咱们得罪的人多了。一时还真不好说是谁。”

“是啊,”松本掏出烟,生田连忙帮松本点上。松本吸了一口说,“我想了想,敢和我松本润作对的人,应该也没多少。”

松本抽了几口烟,忽然想起了什么。“Toma,你说会不会是咱们的生意得罪了谁?”

“生意?要是公司的生意,都是按照老大您的吩咐,走的都是正道啊。”

“嗯,但是商场如战场,未必也那么干净。Toma,你去把最近公司接的一些大单子都找来,包括那些前期投入了但是没有进行下去的,或者试运行的项目,都给我找出来,我要好好查查。”

“是,老大!”生田连忙掏出手机开始联系。

松本叹了口气。接下来,该怎么和买家去交代呢?

 

来到二宫电子信息公司,松本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他虽然不怕什么政要权贵,可是一要面对这个昔日的大学同学和损友,这个有些驼背又毒舌,总是笑容满面的家伙,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更何况自己这次确实是违约了。不知对方又会怎么刁难下自己呢?

松本有些忐忑地走进董事长办公室,对方已经站在沙发后面笑眯眯地等着自己了。

“哎呀,松本社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二宫和也笑嘻嘻地跑过来握住松本的手。松本微笑着握握二宫的手,觉得他眼镜后面射出来的似乎是寒光。

“Nino,既然现在就咱俩,你就别这么装腔作势的了。”

“好吧,我不跟你客气了,”二宫说着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语气加重地问,“说吧,我让你帮我进口的那几辆汽车,你什么时候给我?”

松本搓搓手。“抱歉,恐怕一时半会给不了你了。”

“哈?我这,我这可是为了下个星期的网络游戏博览会,特意让你帮我进口的豪华轿车啊!我还请了公关公司,让一帮大长腿的模特Cosplay成我游戏里的角色,站在汽车旁边给我们做宣传啊!我好不容易才开发了这个汽车主题的游戏!这下怎么办啊!我要再出个宣传方案啊!啊啊啊,怎么办啊……”

松本看着二宫又是抓胸口又是跺脚又是摘眼镜揉眼睛地在自己面前表演着,叹了口气。

“好了,大不了你让公关公司再出方案的钱,都算我的。”

二宫一举手。“还有违约金X2。”

“不行,就X1。”

“X1.5,再不同意就X1.75。”

“好吧,违约金X1.5。我回去就让财务部给你转账。”

“嗯,那就多谢松本社长了,合作愉快。”

松本给了二宫一个白眼,语气正式地问:

“对了,Nino,你这边,除了你的人,还有没有人知道你从我这里进口汽车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

“我是在想,那些毒品,会是谁栽赃的呢?会不会是你手下的什么人,或是他们认识的什么人?”

“这个,很难说。你知道,这件事也是走的官面上的程序,知道这件事的人起码有十几个。”

“那你呢?你有没有跟不相干的人提起过?”

“我?我孤家寡人一个,除了电视机和游戏机,我还能跟谁说去?”

松本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站起身就要告辞。

“等一下,J。”二宫叫起来私下里只有他才会叫的昵称。

“你还有事?“松本转过身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次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哦?”

“那个,你看,要是以前,谁敢惹你,你早就风起云涌了。可是这次,你做事还是很冷静的,看上去也没那么生气似的。”

“是吗?我一向都是很冷静的啊。”

“才怪。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嗯,难道说——你恋爱了?”

看着二宫像是在看什么外星生物一样咧着嘴笑着问自己,松本只是浅浅一笑。

“谁知道呢。也许,只是我的单相思吧。”

 

二宫走进有些喧闹的酒吧。这种热闹的地方他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还是家里的液晶电视和游戏机更适合他。

“Kazu,这里,这里!”

二宫顺着有些沙哑又热情的声音往前看,马上发现了声音的主人——那个高个子的家伙穿着黑白格子衬衫和蓝色牛仔裤,虽然有些朴素却显得十分帅气高挑,一副雅皮士的打扮。

“你啊,又约我来这种地方。真是服了你了,这么闹你也不觉得吵。”二宫在他身边坐下来,装着抱怨的样子说。

“真是的,Kazu好无情啊,难道只有电子游戏是你的朋友吗?”相叶故意撅着嘴说。

“我还没孤家寡人到那种程度,笨蛋。也就只有我可以让你这么随叫随到的。”

“哈哈哈!还是Kazu最好!我们是总武线伙伴嘛。”相叶又哈哈大笑起来。

二宫摇摇头。是啊,自己和他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从小就都坐总武线朝一个方向回家,闲暇的时候一起打棒球。

二宫认为,自己是这个笨蛋最好的朋友。他也希望两个人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地在一起,可是——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这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呢?

那是自己上高一的时候,和这个家伙不再是一个学校了。突然有一天,他放学后找到自己,脸红地小声问自己:

“Kazu,有一个二年级的学长,他好帅啊!声音好好听,笑容好温柔,我,我觉得自己,好像,好像喜欢上他了……怎么办……Kazu,你会瞧不起我吗?”

二宫微笑着摇摇头。“怎么会呢,笨蛋。我是你的好朋友啊,怎么会瞧不起你。”

于是,相叶咧嘴一笑,开始滔滔不绝地聊起这个令他倾慕的男孩——樱井翔。

二宫默默听着,嘴角上扬,保持着微笑。可是,心里却觉得空荡荡的。

二宫觉得好像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心碎了。

但是,作为这个家伙最好的朋友,是的,最好的朋友,他不想失去这个身份

所以,他默默把自己的感情藏进内心最深处,继续扮演着好朋友的角色,在一旁默默听着他和他暗恋对象的故事。

几年后,当他得知樱井喜欢的人是另一个叫大野智的男孩时,他心里反而有些轻松。

但是,当他看到喝闷酒喝得不省人事,趴在吧台上含糊地喊着“翔”的这个家伙,他的心又软了。

算是自己上辈子欠他的。二宫咬咬牙,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这个家伙扛回家,扶上床让他好好休息,自己跑到客厅,斜倚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一夜未眠。

那天以后,相叶和他都恢复了平静。只是偶尔还会听到相叶说着樱井和他的伴侣大野的事情。二宫的心也渐渐变得平静,听到这些,就当作是饭后的谈资,无关痛痒。

 

“Kazu,Kazu,你怎么了?不喝酒吗?”

相叶的声音把二宫从回忆中拉回来。二宫点点头,随便点了一杯苏打水。

“那个,雅纪,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委托松本公司进口了几辆豪华轿车的事情,你有告诉别人吗?”

“没有啊,”相叶摇摇头,“你今天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你和我说过这件事。”

“那就好。没事了,我们喝酒。”二宫拿起酒杯和相叶碰碰杯,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

 

“你说什么?”

一个男人站在阴影里,一把甩掉嘴里叼着的香烟,对着手机提高声音喊道。

对方又说了几句,男人听了听,轻蔑地哼了一声。

“这个城岛茂就是迂腐!证据都有了,还管什么,直接把松本润按在那里再说……嗯,我就是怕夜长梦多,松本润这小子再起了疑心,或是警察那边发现了什么……嗯,总之你一切都多加小心。就这样。”

男人挂了电话,眼神里透出一丝凶狠的目光。

松本润,男人咬牙暗自想到,我一定会让你尝到落入地狱的滋味!

 

 

后记:到这里五人的感情关系就都展现出来了。

这章信息量很大,呵呵呵,大家好好回味下~~!

 


 
评论(2)
热度(13)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