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大野和樱井继续像往常那样生活着。

樱井照样早出晚归,工作不忙的时候,也会陪大野一起去钓鱼,或陪大野买一些颜料和画笔。

大野在便利店里辛勤地工作着。若是下班早些,他就会做好晚饭等着樱井。闲暇的时候还是画画儿、钓鱼。

大野对那天看到的事只字未提。他相信樱井,他也不想失去相叶这个朋友。但是相叶来家里做客的时候,他就会觉得无话可说。他只是坐在一边听着樱井和相叶聊天,默默吃着东西一言不发。

樱井问过大野是不是不喜欢相叶来,大野只是摇摇头,说:“没有啊,你们聊的事情我听不懂,所以就自己吃东西好了。”

樱井听了只是笑了笑,就不再问了。

于是,除了偶尔看到相叶来会觉得有些不舒服外,大野觉得每天都很快乐充实,因为他爱的人每天都陪伴着他。

直到那一天——

 

那天,大野还在便利店里上着班,就忽然接到了相叶的电话。

“O酱,你快来!Sho Chan出事了!”

大野感到自己像掉进了冰窖里。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跌跌撞撞地赶到医院的。

当他看到樱井双目紧闭,面色如纸,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时,大野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大野失去控制地哭了出来。

相叶连忙跑过来扶起大野。他受了一些轻伤,包扎了一下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看到相叶,大野感到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他猛地抬起手,啪的一下打在相叶的脸上。

相叶被打得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一步,惊诧地看着大野。

大野指着相叶,声嘶力竭地吼道:“相叶雅纪!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害的翔被车撞到的?!”

“不是的,O酱,你误会了,”相叶连忙解释,“我和Sho Chan开公司的车去办事,谁想到忽然冲出来一辆车,开得太快。Sho Chan想躲也没躲开。我是坐在后面没事,但是Sho Chan坐的位置,车子一下子就撞到了他,所以才会……”

“那为什么你不去开车啊?”

“我,我想开的,可是Sho Chan说我开车技术没他好,就没让我开。”

大野摇摇头,不再指责相叶了。他了解樱井,樱井一定是因为相叶爱着急才会自己开车。还有,让相叶坐在后面,其实就是和相叶保持距离。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大野和相叶连忙跑过去询问樱井的情况。

医生告诉他们,樱井大脑和内脏受到了撞击,目前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什么时候能清醒还不好说。

医生边说着边拿出一叠单据让大野先支付一部分住院费和医药费。大野接过来一看,只觉得头皮发紧。上面的数字是他所有的积蓄。

相叶看大野低头不语的样子,明白了几分,连忙掏出了银行卡,跟着医生去支付了费用。

 

大野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屋子的一切。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站起来,开始慢慢地收拾东西。

一边收拾,大野一边默默地流着眼泪。

第二天,大野找到公寓的房东退了租,找了一家够一个人住的简易公寓搬了进去。

接着,大野来到银行取出了自己的积蓄,存在一张银行卡上。然后,找到相叶,硬是把银行卡塞给了他。他不想欠相叶的人情。

相叶一开始并不愿意收下,他坚持说一定要帮助樱井和大野。但是,当他看到大野眼里透出的倔强和有些不信任的眼神时,他也不再坚持了,勉强收下了银行卡,但是一再嘱咐大野有什么苦难就去找他。

大野点点头。但是他心里下定决心不会找相叶帮忙的。

 

大野又找了几份工作。除了便利店的工作,他每天早起去送报纸,晚上到酒吧打工。这样下来,每个月总算能够交清樱井的住院费。虽然很多时候,他都要求房东延长几天交租,或是求老板稍早几天预支下薪水。

警察来过几次,无非也就是例行询问些情况。肇事者一直没有找到,警方表示没有线索。大野对此也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樱井的状况虽然没有变化,但还算稳定。大野一有空就去医院探望樱井。他一次也没看到樱井的父亲出现。看来,樱井的父亲真的和樱井断绝了父子关系,对他的生死都不闻不问了。

这样过了两个月,忽然有一天,主治医师找到大野,告诉他。樱井的状况发生了变化。樱井的内脏器官开始出现病变,必须尽快施行手术,否则会危及生命。

但是,手术费需要五百万元。

大野心急如焚,医生冷冷的话语像刀子一样刺痛了他的心。

五百万,他到哪里能凑齐这五百万啊!

扑通一声,大野给医生跪下了,他抓住医生的裤腿,泪流满面地哀求医生宽限些时日。

“大野桑,您不要这样。您这样我们也很为难的。我们要按章办事。我们只能等您先交了钱才能做手术。这样吧,我给您三天时间。其实,樱井桑的手术也不能拖太久的。否则,内脏随时会破裂,到那时我们也就回天乏术了。您还是快点去凑钱吧。”

说完,医生就拂袖而去。

大野抹了把眼泪,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家。

五百万,他到哪里去凑这五百万呢?

相叶他是不会找的。他也不怎么认识其他人。其实,他的生活总是围着樱井,自己认识的人也不多。

忽然,大野灵光一闪,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个浓眉大眼,对自己笑得很温柔的人——松本润。

大野站起身,走到镜子前。

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努力对自己微笑了一下。

不要怕,大野智。

去找那个人。告诉他,你需要五百万。

大野抱住双臂,暗自对自己的说,不要害怕,也不要后悔。

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最心爱的人。

 

大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眼睛已经湿润了。

和樱井在一起的这些时光,已经融进了自己的血肉。大野不后悔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只是——

大野捂住胸口,不知为何觉得心痛。

明明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了,可是,却在这个时候开始困惑了——自己所做的真的值得吗?

“我说值得就值得!”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张漂亮的面孔,眼神里透着不可动摇的坚毅的目光。

大野抱紧胳膊,身体上传来的刺痛感似乎在提醒着他昨晚发生的事情。

“不,不要再想了!”

大野捂住头大声喊着。

不要再想他了!那个人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只是一场交易而已。

大野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浴室,脱掉衣服,拧开水龙头,在水下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那些令人羞耻的痕迹,最终会消失掉的。大野暗自对自己说着。

所以,这段回忆——也最终会消失掉的。

 

第二天,大野来到酒吧辞去了那里的工作。没有遇到松本,大野叹了口气,心里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

樱井的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主治医师告诉大野,樱井的大脑也开始对外界刺激有了反应,应该很快就会苏醒了。

终于,在一个休息日的午后,大野坐在沙发上开始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主治医师告诉大野,樱井醒过来了。

 

大野飞奔着径直跑进樱井的病房。

只见樱井坐在那儿,看到他进来了,张开手臂冲他笑了。

“Satoshi,你来了……”

大野一下子冲进樱井的怀抱,紧紧地抱住樱井。再抬起头的时候,眼泪流了出来。

大野抚摸着樱井的脸庞,原本有些鼓鼓的脸颊凹陷下去,下巴也变得太尖了。嘴唇有些干,脸也苍白得没有血色。

“翔,你瘦了好多。”大野心疼地说。

“那Satoshi就多做些好吃的把我喂胖了吧。”樱井抿着嘴笑着说。

“谁要喂你啊,又不是养仓鼠!”大野假装生气地轻轻拍了拍樱井的肩膀。

“你不喂我谁喂我啊,Satoshi,我想吃你做的炒饭、咖喱饭,还有味噌汤。医院的饭好难吃啊!”

“那我天天给你做这些,你会不会吃腻了啊?”

“不会,Satoshi做什么都好吃。其实Satoshi你最好吃了!来,让我吃一口。”

说着,樱井就抱住大野要亲他。大野咯咯笑着半推半就地躲着樱井。樱井笑嘻嘻地按住大野,结结实实地亲了他的脸好几下。

两人在病房里情不自禁地拥吻着。门外,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抱着一大把盛开的白玫瑰,站在门口看了看他们,自嘲地笑笑,转身离开了。

 

过了两天,经过检查,樱井一切指标都没有问题了,医生准予樱井出院了。

大野请了假,接樱井出院。回到大野新搬的那个破旧的公寓里,樱井有些不解地看着大野。

大野挠挠头,跟樱井解释着:“那个,翔,因为你住院了,我也没有多余的钱,就搬了出来。你放心,你的那些东西,我都有打包放在那里。”

大野边说边指了指堆在墙角的几个大纸箱。

樱井摇摇头,把大野抱在怀里。

“你真是太傻了,Satoshi。干嘛要这么委屈自己?我不是还有几百万的存款吗?你怎么不拿出来用?”

大野摇摇头。“不。那是翔这些年辛苦工作好不容易攒下的。你不是说攒够了钱想自己开公司的吗?所以,那些钱我不能动的。”

“这种时候了你还想这么多?要是我死了,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不,”大野连忙伸手去捂樱井的嘴,“不许说死这个字,我不会让翔离开我的!”

樱井笑着抓住大野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

“那你怎么凑够钱的?“樱井岔开话题,“我听医生说,我的手术费要五百万呢,你是怎么……”

大野心头一惊,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我,我正好有个朋友,他是做生意的。我跟他借的钱。不过你放心,他不着急还的。”

樱井有些惊诧地笑了。“哦?原来Satoshi还有这样的朋友?我都不知道呢。”

“你不是也没问过嘛,”大野离开了樱井的怀抱,“你饿了吧,翔?我去做饭。”

说着,大野就低着头走到狭小的厨房里继续忙活起来了。

樱井看着大野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皱皱眉。

 

“叮铃”一声,大野的手机响了一下。

“Satoshi,你的手机响了。”樱井连忙呼唤大野。

大野跑过来,拿起手机。

“应该是短信吧,嗯?”樱井问。

大野看了一眼手机,又匆忙关上,平淡地说:

“是推销广告。”

说完,大野随手把手机放进衣兜里,又回到厨房做饭了。

 

大野默默切着菜,没察觉樱井走到了他的身后。

“Satoshi,你怎么流眼泪了?”樱井紧张地问。

大野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他连忙擦了把脸。

“是洋葱,切洋葱切的。我没事。”

大野没有和樱井说实话,因为他知道让自己流泪的原因就是那条短信。

发给大野的是一条未知发件人的彩信,就连标题也是为空的。

内容只有一张照片——

大野横举着一条大大的鲈鱼,像个孩子般咧嘴笑着。

笑容是那么无忧无虑,充满快乐。

 

手机屏幕上出现“发送成功”的字样,松本放下手机,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Satoshi!


 
评论
热度(20)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