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Almost There(第九章)

第九章

 

不能发出来的地方还是看链接吧,真是稍微有点啥就不能发,唉!


大野匆匆从银行里走出来,右手不自觉地捏紧手里的皮包。

赶忙叫了辆出租车,直接赶往医院。

当大野把一摞厚厚的钞票放在樱井的主治医师的面前时,他第一次看到对方的脸上露出笑容。

“大野桑,您真是守信用。您放心,樱井桑的手术,我们一定会立刻去准备的。”

大野低下头,不想再看到这个人虚伪的笑容。他深深给对方鞠了个躬。

“那一切就拜托您了!”

 

当大野从主治医师的房间里走出来时,他忽然感到一阵恶心,头也隐隐作痛。

自己从早上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因为昨天——

一想到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场面,大野连忙捂住脸。

有些跌跌撞撞地跑到厕所。里面没有人。大野急忙拧开水龙头,撩起水抹了把脸,又捧着水喝了几口,心里稍微安定了下来。

大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下面有些黑眼圈,嘴唇肿肿的。还有——

链接:http://pan.baidu.com/s/1csYmeU 密码:n91q



当他轻轻把松本的手臂拿开,蹑手蹑脚地下床时,他听到松本小声嗫嚅着:

“Satoshi,别走……”

大野捂住嘴,不敢让自己动摇。

如果松本醒过来了,就这样叫他,并从后面抱住自己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留下来。

但是松本说的是梦话,他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大野回过头,看了看松本像孩子一样可爱的睡颜,在心底说道:

我们不会再见面了,Jun。

于是,大野给松本写下了那张纸条,然后悄悄离开了。

 

大野系好衬衫扣子,从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护士正在找他,把一份手术确认书递给他让他签字。

大野连忙签好字,确认好樱井做手术的时间,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那间破旧的公寓。

关上房门,大野一下子就倒在床上。连日来的焦虑和担忧,今天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大野把衣兜里的手术确认书拿出来,叠好放在枕头下面。

眼皮忽然觉得好沉。大野闭上眼睛,沉沉进入梦乡。

梦里,他仿佛又回到了和樱井初见时的时光。

 

现在想起来,大学的时光可能是大野最悠闲也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候。

大野就读的大学是父亲给他选的。虽然父亲让他读的专业是管理学,可是对商业一点不感兴趣的大野学习成绩平平。他只对美术、书法感兴趣,而且在这些方面的天分与生俱来。刚上大学没过多久,就当上了美术社的社长。

大二的一天下午,他作为美术社的社长匆匆赶到学生会,听说这次学生会选举,选出了一个新的学生会,貌似是个精英。虽然社员一再提醒他不要迟到,可他还是睡过了头,迟到了十几分钟。

赶到会场的时候,只听里面传来抑扬顿挫又很好听的男中音的声音,简直就像新闻里的主播一样清晰洪亮。

“大家好,我叫樱井翔。这次有幸被大家选为学生会长……”

樱井翔?大野停住了脚步,轻轻推开会场的大门。

讲话的声音停止了。

演讲者和与会者都停下来看向门口。于是,大野在众目睽睽的视线下,挠着头不好意思地小跑进入会场。

刚坐下,旁边就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转过头,果然是相叶雅纪——自然科学社的社长相叶雅纪,一向都是个活跃分子。不过,说到他们自然科学社,似乎总是在养小动物,还有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发明。

“新会长上任第一天你就敢迟到,不愧是大野社长!”相叶小声地笑着说。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昨天画画一直到两点,睡得好少。”大野小声嘟囔着。

 

樱井边讲话,边用余光扫视着下面的这两个人。

相叶是他高中的校友,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平时都能见到,也算是比较熟悉。虽然看上有些傻呵呵的,其实是个挺聪明的人,看他搞的那些小发明就知道了。

至于另一个——大野智,这个人看上去似乎很平常,个子也不高,长得也略显柔弱。不过,他画的画确实很棒,书法也很优秀。只是听说他平时是个散漫的人,上课也经常睡觉,功课很一般。

看来,这个大野智,也是个反差极大的人呢。

樱井这样想着,心里已经开始对大野有几分注意了。

 

以后的日子里,樱井就常常以学生会海报或会刊的任务来找大野,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经常在一起讨论。因为要设计版面,樱井说不清楚的时候,就会拿起笔随手画起图示,大野看过后,只是捂着嘴“fufufu”地笑而不语。樱井这才发现,自己画的画简直可以和鬼符媲美了。不仅不能说明问题,反而让人更加迷惑。

“还是我来吧。”笑过之后,大野抓过纸笔,按照樱井说的意思,寥寥几笔,一个形象的物体就跃然纸上了。樱井看过后就大叫起来:

“对,我说的就是这个。就是这么回事!为什么我画出来的和智君的不一样呢!”

大野只是继续“fufufu”地笑着,不忍心打击樱井的自尊心。

大野不知从何时起,樱井开始叫自己“智君”,也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叫樱井“翔君”。

一起都发生地很自然。渐渐的,即使不是因为学生会的事情,樱井也开始有事没事来找大野。

比如,拉着大野去听音乐会,虽然大野听到最后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自己靠在樱井的肩上,身上披着樱井的外套。樱井笑着拍拍大野的手。

“智君,睡醒了我们就回去吧。”

还有,两人一起去逛学园祭。樱井买了好多鱿鱼烧、章鱼丸子,吃得满嘴都是酱汁,大野笑着掏出纸巾给樱井擦嘴。樱井鼓着鼓囊囊的腮帮子,举着一个章鱼丸子塞到大野嘴里。

“智君,这个是咖喱味的,你最喜欢吃了。”

吃饱了,两个人一起拉着手走进鬼屋。一路上樱井被同学们装扮的鬼怪吓得脸色发白,紧紧抓着大野的手。相比之下,大野只是慢悠悠地往前走,对那些鬼怪视若无睹,甚至还伸手戳戳对方的脸,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对樱井说:

“翔君,这个是假的啊。”

樱井叹了口气。智君,与其说他胆子大,不如说他是少根筋。

 

过年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回家。樱井说自己家人都去俄罗斯旅行了,自己去过不想去了。大野说和父亲关系有些僵不想回去。

于是,两个人挤在大野有些狭小的公寓里,围着被炉一起吃着橘子和年糕。

樱井其实是不能多吃橘子的,因为会滑肠。但是因为橘子很甜,忍不住多吃了几个,结果就开始跑厕所。

于是,大野就捂着嘴,看着揉着肚子喝着热水的樱井,故意气他似的大口大口地剥着橘子吃。

“真是的,智君,你故意气我不能吃橘子。”

樱井装出生气的样子,跳起来去夺大野手里的橘子。大野举着橘子往后躲。两个人都因为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等樱井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压在大野身上了。

大野“fufufu”地笑着,轻轻推着樱井。“好了,翔君,你的头发弄得我脖子好痒。快起来……”

大野的笑声忽然止住了。樱井的唇堵在大野的嘴上。

大野吃惊地瞪大眼睛。樱井随即吮吸着他的嘴唇,宽大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

一股温暖又甜蜜的感觉袭上大野心头。不用过多的语言,其实大野已然明白樱井对自己的感情。自己又何尝不是对樱井怀着同样的感情?

大野轻轻把手搭在樱井的背上,任由樱井加深了这个吻。

吻了不知多久,当樱井放开他的时候,大野听到彼此的呼吸都变得紊乱厚重起来。

樱井一把将大野拦腰抱起,径直跑到卧室,把大野丢到床上,就立刻压了上去。

链接:http://pan.baidu.com/s/1csYmeU 密码:n91q

在大野疲惫地闭上眼睛时,他听到樱井在他耳边细细地耳语:

“Satoshi,我爱你!”

 

当大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枕在樱井的臂弯里。樱井抱着他,自己的手也搭在樱井的腰上。

樱井也睁开了眼睛,对着自己露出灿烂的微笑。

“早上好,Satoshi!”

“早上好,翔!”

大野腼腆一笑,随即被樱井一下抱进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宠溺地吻着他的头发。

大野忽然觉得想哭。他觉得幸福终于来敲门了。

大野在心底暗暗发誓:为了这个爱他的男人,他可以付出一切。

 


 
评论
热度(17)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