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我的人鱼男友(第十七章)完结了,撒花

又是一个中篇结束了,舍不得!感谢大家的支持!我要继续去写修罗场的本子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很快救护车就赶到了,因为抢救及时,大原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因为这场骚动,校长干脆给全校师生放了半天假。

回到自己的住处,大野换下了湿衣服,穿上宽松的家居服。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大野边喝边来到外面的凉台上。

因为离海岸很近,走到凉台上,就可以看到外面一望无际的大海。因为正值午后,阳光照得大野有些睁不开眼睛。

正想着是不是应该回去拿个草帽或者墨镜戴上,大野的眼前就溅起了一人来高的水花。

被水溅得满脸都湿透了,大野抹了把脸,再一看去,果不其然,眼前出现了一个浑身湿淋淋的微笑着的家伙,身后扬起一个银色的巨大的鱼尾。

“你啊,快点上来,要是被人看到了。”大野连忙冲松本招招手。

“没关系啊,”松本向后一仰头,浮在水面上,布满银鳞的尾巴轻轻拍打着水面,“Satoshi住得这么偏僻,没有人会看到的,除非——”

“除非什么?”

松本转过脸,促狭地说:“除非Satoshi你屋子里有别人。”

“你——你在说什么啊?!”

大野气得把易拉罐“砰”地一声放到茶几上,一脚一个甩掉人字拖,大步流星地走下凉台,跳到了海里,冲着松本气鼓鼓地移动过来。松本则抱着胳膊,撇着嘴角斜眼看着大野。

大野走到了松本面前,半截身子泡在海水里。面对着松本,大野竖起八字眉,一双手握成拳头,冲着松本就挥了过去。

“你刚才说什么呢?松本润!你说什么我的屋子里有别人?你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松本握住了大野挥过来的拳头,笑嘻嘻地说:“我是说,大野老师你这么优秀,又这么受欢迎,肯定有不少追求者吧?就是有个同居者也不足为奇啊。”

“你说什么,”大野瞪圆了眼睛,脸颊也像河豚一样鼓了起来,“你说什么追求者,什么同居者?松本润,你,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我,我……”

大野抖了抖嘴唇,吸了吸鼻子。他真想面前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狠狠揍一顿。这三个月以来,自己哪天梦里没有梦到过这个人?自己又有什么时候不会想起这个人?

可是,这个人居然问自己这种话!自己,自己明明是这么想他啊!虽然,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不要再想起他……

大野低下头,抹了抹眼角。接着脸颊上就传来温暖的触感。松本的指肚轻轻划过大野的眼角,然后一只手轻轻托起了他的下巴。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凝视着自己,带着无限的温柔和思念,就像两泓湖水一般。

“Satoshi,”松本温柔地问,声音里带着哽咽,“你还想——让我离开你吗?”

下一秒,自己就被紧紧地抱住了。大野湿润的脸紧贴在松本的肩头,一双手臂环绕着勾住他的背脊。

“Jun,”大野呜咽却清晰地说,“别再离开我!”

松本张张嘴,喉咙里一阵堵塞。他张开双臂,把大野紧紧环抱在怀里。

“不会的,我不会再离开你的。Satoshi,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

大野抱住松本的肩膀,温暖的泪水涌出眼角。

是啊,我已经舍不得再次离开你了。Jun,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就算是任性也好,这一次,我不会再松开我的手了。

使劲地点点头,大野的脸紧紧贴在松本的肩膀上。

“那么,我们就可以在这个地方,一直生活下去了。”

“Jun,你……”

“别担心我的身体。放心吧,只要有海水,我就不会失去精气。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住处了。”

大野抬起头,惊喜地看着松本。“真的?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回去以后,我也和父王说了你的事。虽然父王有些震惊,但是最终父王说,他尊重我的决定。所以,我是不会再离开你的了。”

“是吗?那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老实说,我一直都想问你的。”大野犹豫地看着别处。松本挑挑眉毛,一般大野这幅样子,就说明他会提一些奇葩的问题了。

“说吧。”松本干脆地回答。

“就是,人鱼的寿命都有三百年的吧?”

“嗯。”

“那你——真的只比我小三岁吗?”

松本眨眨眼睛。没想到大野的问题如此切中要害,不禁也变得犹豫起来,眼睛看向别处。

“说啊,Jun,你真的是33岁吗?”

松本叹了口气,转过头,小声说:“其实,其实我……”

“嗯?”大野直盯着松本。

“其实我已经,”松本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已经99岁了……”

“啊!我就知道,”大野拍了拍脑门,“我就知道,按照人鱼的寿命来推算,你不会这么年轻的!啊,啊——!我竟然和一个百岁老人在交往!”

“什么百岁?我才没那么老,确切的说也是99.9岁。”

“反正你是老头了,以后我就叫你‘老头’好了。”

“讨厌,我才不要被叫老头。告诉你啊,Satoshi,其实作为人鱼来说,99岁可是正年轻的年纪,”看到大野捂住嘴,松本又急得提高了声调,“喂,Satoshi,不许笑!我说的是真的!不许笑了!”

“唔……哈哈哈哈!老头还说自己年轻!”

“讨厌,不许笑了,Satoshi!可恶!”说不过大野,松本干脆一把抓住了大野。

随着“扑通”“扑通”的两声,以及水面四射的水花,海面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唉!怎么回事啊?他们潜进水里了?不会出事吧?”

距离两人十几米外的树丛里,樱井拿开望远镜,担忧地说。

“你操什么心啊,”二宫靠在树杈上,老神在在地说,“你还没明白吗?大野桑的伤口上淋过王子的血,所以就具备了我们人鱼潜水的能力,在水里可以像在空气里一样呼吸自如了。”

“原来如此,”樱井恍然大悟地说,忽然又皱起眉头,转过头小声问,“那你说,他们现在在水底下干什么呢?”

二宫转转眼珠,从随身包里摸出了水晶球。“你这个问题问得不错,他们在水底下干什么呢?”

樱井皱皱眉,也凑了过来,虽然是一副难为情的表情,声音里却透着十足的好奇。“我说,咱们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是王子忠实的仆人,再说,我们是在关心王子啊。”二宫冲樱井挤挤眼睛,双手在水晶球上摩擦着,暗暗念起了咒语。

两个人凑近了水晶球。随着明暗交替,水晶球上显出了清晰的影像。

一片如蓝宝石般蔚蓝的海水里,一条闪着银光的半人半鱼的身影,和另一个人类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两个人的双唇紧紧地贴在一起,激烈地深吻着,稍微离开一些又紧紧贴在一起。两个人的双手环抱住对方的肩膀,紧紧地抱着,像是忘记了时间,像是抛开了所有的束缚,就这样忘我地拥吻在一起。就连周围的鱼群,也像是脸红了一般,纷纷游开了。

忽然,松本紧闭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脸微微转向了这边。还没等二宫反应过来,松本就抬起右手。随着一道白光闪过,水晶球变成了乌黑一片,什么影像也没有了。

“唉,王子他发现了。”二宫挠挠头,往树杈上一靠。

“你们这两个偷窥狂,能不能干点正经事啊?”相叶坐在他们对面的树杈上,“难怪国王陛下让我来暗中帮助润君,光靠你们两个真是不中用。”

“雅纪王子,我们才不是不中用呢,”二宫从包里又掏出三张纸晃了晃,“要不是我,怎么能弄到这三张聘任书呢?”

“不过我觉得,到这种地方来教课,应该是一申请就会通过吧?”樱井又在一旁吐槽说。

“多嘴。”二宫瞪了樱井一眼。

“唉,其实,我倒是觉得,王子他真的能和大野桑一生一世在一起吗?”樱井又挠着后脑勺说。

“怎么了?”

“毕竟,王子有三百年的寿命。大野桑他,肯定会先离开王子的吧。”

“这个嘛,”二宫反而不在意地挥挥手,“王子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什么决心?”

“嘻嘻,秘密。王子不让我说出去。”二宫得意地靠在树杈上老神在在地笑了。

“你这个家伙,亏我们还是王子的左膀右臂,你居然还瞒着我!”樱井抗议道。

“你,我命令你马上说!”相叶也瞪大眼睛厉声说道。

“嘻嘻。”二宫继续笑着,转过头不理会这两个人。

 

吻了不知过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大野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轻轻分开一些距离,大野的鼻尖靠着松本的鼻尖,轻声说:“Jun。”

“嗯?”

“我想问你……”

“什么?Satoshi的问题还真多。”

“如果我死了,我是说,我会先你而去的,你知道吗?”

“嗯。”松本平静地点点头。

“那样的话,留下Jun一个人会很孤单吧?”

“不会的。”

“哎?”

“因为Satoshi会有灵魂的。只要你转世了,我一定还会去找你。我会找到转世的你,继续和你在一起的。”

“Jun,”大野看着松本平静的微笑,心里暗暗感叹着松本所立下的决心,“你真的,真的会这样做吗?”

“当然,你有什么疑虑吗?”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

看着大野脸上浮现出促狭的微笑,松本皱起眉头,戳了戳大野的鼻尖。

“你在想什么,Satoshi?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事了?”

“我在想,我的转世岂不是要和一个老头谈恋爱了。唉,我的转世还真是可怜啊,还是不要被你找到的好。”

“你说什么?不行!我才不会让你拒绝我!还有,我才不是老头!”

“呵呵呵!”

再次吻上自己爱人抖动的嘴唇,攀上他的脖颈,双手在他光洁的后背上轻轻摩擦着,像是安慰着爱生气的小孩一样。

两个人由轻吻再次变成缠绵的热吻,难舍难分地拥抱在一起。

Jun,不管将来如何,我只想告诉你,我不会再和你分开。我会和你在一起,不管有多么大的困难,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只要想着每天都能和你一起朝夕相处,我就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

Satoshi,你知道吗?虽然人鱼可以活三百岁,但是没有灵魂。当我死后化成一堆海上的气泡时,我会瞑目的。因为我曾经拥有过和你在一起的人生,这比任何东西都要来得宝贵。

Jun——

Satoshi——

无论今后如何,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今生今世,让我们了无遗憾地在一起吧!

 

 

The End


 
评论(14)
热度(36)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