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我的人鱼男友(3)

3

 

大野每天都过着两天一线的生活,上班、回家,再上班,回家。周而复始,虽然单调但也算是自得其乐。

周末的时候,如果天气好大野就出去钓鱼,要是遇到刮风下雨,就在家里画画或是做泥塑。

今天又是周六了,因为昨天和同事出去喝酒回来得很晚,因此虽然都早上九点多了,但是大野依旧抱着枕头呼呼大睡着。

“叮铃——!”

大野气恼地坐起来。“谁呀!大清早的,啊,虽然不早了,可是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吗?”

揉着睡眼来到玄关,从猫眼里观察到门后的人举起了一张名片,是xx保险公司的社员。

可恶!大野皱起八字眉,拧着鼻子,摆出自己认为最凶恶的脸,使劲打开门。

“我说了我不买保……险……”

大野愣住了。在看到门外的人的一瞬间,大野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被闪瞎了.

老天,怎么会有如此霹雳无敌帅到没朋友的人!而且,长得还这么白白净净,漂亮的脸好像雕塑一样,啊,真像照着这样的容貌画一张画。穿着这么得体的西服,衬着肩膀好宽腰好细,还有一双大长腿!可恶,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

看到大野一副花痴脸地站在那里,对方小声咳嗽了一下,递上了名片。

“您好!”

大野连忙接过名片,瞧了一眼。哦,叫松本润!好名字,果然名如其人。

“您好,我是xx保险公司的,希望您能了解一下我们的寿险产品。”

松本性感的嘴唇扬起一道美好的弧线,眼睛眯起来。他知道自己这招屡试不爽,自从找到这份保险公司的推销员的工作后,他就如鱼得水,销售额一直都遥遥领先。

貌似只要他这么一笑,那些主妇还有表面上凶巴巴的青春期少年都会冲他点头微笑,然后顺利地在保险销售合同上签字。

“那个,请问,我可以进去吗?”松本继续笑得一脸阳光地问。

大野这才反应过来。“请进,快请进。”

松本扭着腰走进来,大野看看松本走路的姿势,不禁把猫背也挺了挺。

十分钟后,大野就不知不觉地在人寿保险合同上签了字。松本满意地把合同叠好放进背包里,又好奇地环顾着四周。

“大野桑的家,很干净呢。”

“嗯,还好吧,不过里面的房间比较乱。”

“大野桑一个人住?”

“嗯。”

“那大野桑你,”松本迟疑地问,“有女朋友吗?”

大野尴尬地挠挠头。“没有。”

“男朋友呢?”

“也没有。”

“太好了。”

“你说啥?”

“没,没说什么,”松本连忙摆摆手,“我是说大野桑你一个人也挺好的,一个人比较自由嘛。”

“可不是吗,自己一个人想干什么干什么。”

正说着,大野的肚子就咕噜噜地响起来了。

“大野桑,你还没吃饭吗?”

“是啊,让你见笑了。”大野尴尬地笑笑。

松本猛地站起来,双眼放光地说:“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帮大野桑做饭吧。厨房在哪儿?”

大野想有什么介意不介意的,因为松本已经找到了厨房,拿起门后挂着的围裙就系上了。

不过,有这么个帅哥给自己做饭,倒也不坏。

大野本来是满心期待的,半小时后,看着的饭菜,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松本君?”

“紫菜饭团啊。”

“好像就是紫菜包着米而已,也没有馅料啊,”大野咬了一口放下了,“这是什么汤啊?”

“海藻鸡蛋汤。”

大野一脸黑线地坐下来,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但就是太单调了。

“那个,松本君你很喜欢吃海藻一类的吗?”

“嗯,是啊,”松本托着腮帮子说,“基本每顿都会吃。”人鱼的主食就是海藻、海带这类的东西。松本捂住嘴,差点说自己每次都是直接生吃的。

“那个,松本君,我觉得还是营养搭配一下比较好。你做饭这么好吃,可以尝试下其他的菜式啊。”

“你说我做饭好吃?”松本开心地凑近大野。

“是……”

“那我以后天天做饭给大野桑好不好?”

“天天做?不收钱吗?不是保险合同里附带的收费服务吗?”

“大野桑你在说什么啊?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看到自己朝思慕想的小哥哥近在眼前,松本却变得词穷起来,“就是,我以后,来你家,帮你做饭,是我自己愿意的。”

“哦,那好啊,”大野心想保险公司的员工难道都这么闲,“要是你不介意,顺便也帮我收拾下屋子吧。”

“好啊,没问题!”

 

之后,松本就天天都来大野家。一开始松本还会找个下班顺路路过这里之类的理由,两人在一起还会有些拘束,渐渐的,也许是松本做饭和打扫屋子都一丝不苟,也许是大野心里就对松本有种莫名的好感,大野也觉得习惯了,索性把钥匙也给了松本。松本拿到钥匙的一瞬间,双眼放光,开心的笑容让大野心动不已。

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是大野觉得松本在某些方面好像怪怪的。

比如说,自己说自己的爱好是钓鱼,松本就摆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而自己周末想要去钓鱼了,松本就拉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大野桑,别出去了。待会可能要下雨。”

“没事,我带着雨衣呢。”

“屋子要大扫除,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还是别去了。”

大野看着松本有些阴郁的脸色,直接问道:“松本君你就是不想让我去钓鱼是吧?”

“是啊,我不喜欢钓鱼的人。”

大野觉得心里很受伤,但是他觉得爱好不同,可以慢慢培养,所以就开始给松本讲述钓鱼的乐趣。

但是松本捂着耳朵,烦躁地嚷道:“总之我就是不喜欢你钓鱼。”

“为什么?”

“你不觉得钓鱼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吗?我是说,那些鱼儿多么可怜。本来在海里快乐地游着。忽然被你钓上来。没有了自由,也没有了生命。”

“我也不是每次钓上来都要吃的,再说我就是钓着玩,基本都钓不着鱼。”

“钓不着就别去了嘛。”

“松本君,我去不去是我的自由,你不要太干涉我……”

“大野桑。”松本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也是大野最没辙的——哭。

一向强势自信的松本,这个时候就会变得像耍赖的孩子一样,两只大眼睛扑闪几下,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声音也变得奶声奶气起来。

“求求你,大野桑,不要去钓鱼,好不好?”

不知为什么,大野觉得这样求他的松本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大野心一软,放下了钓竿。“好吧,我不去钓鱼就是了。我在家画画,行了吧?”

“好啊,我给你当模特。”

“那你脱光了站那边吧。”

“哎?”

“逗你的,我平时很少画人,我去里屋画画去了。”大野笑着走开了。

“唔。”松本撅着嘴点点头,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

 

松本让大野觉得怪异的地方还有一点,就是大野要求改善下伙食,想让松本做点鱼肉的料理。但是松本脸色一沉。“你为什么要吃鱼,大野桑?”

“吃鱼怎么了?”

“鱼多可怜啊!大野桑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松本忽然红着脸,双眼里闪着亮晶晶的泪光。

“那个,吃鱼就很残忍?那我吃虾蟹、贝类这些呢?”

松本勉强点点头。“少吃点还是可以的,不过也好残忍。”

“那我吃牛肉、猪肉总行了吧?”

“陆地上的动物就没问题了。”

不过,大野吃不了太多的肉,基本吃两口就腻了。本来自己对鱼肉也没太多的执念,但是因为松本总是禁止自己吃鱼,大野反而变得越来越想吃了。

终于有一天,大野忍不住买了一筒金枪鱼罐头,兴冲冲地早早回到家,从冰箱里拿出做三明治的吐司面包,在上面涂上蛋黄酱,再抹上满满的金枪鱼肉糜,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大口。

“好香,真好吃!”

大野感动地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没注意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大野桑!”

大野吓得一哆嗦,吃了一半的三明治掉到地上。

“你,你怎么可以吃鱼?”松本拿起金枪鱼罐头举到大野面前,声音也高了起来,“我说过最讨厌你吃鱼了,你怎么还吃?”

“我,我,”大野忽然觉得心里一阵烦躁,脖子一横,“我就是想吃怎么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吃鱼多残忍啊!”

“你啊,钓鱼不行,说太残忍。但是我从超市买的鱼本来就是死的和加工好的了,你也说不行!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我多管闲事?”

“对啊,你干嘛要限制我?我喜欢吃鱼,也喜欢钓鱼!你怎么一谈到鱼就好像犯了你的忌讳一样一百个不行?你又不是日本电气联合!”

“如果你要伤害鱼的话,就是,就是不行嘛!”

“你,你!”大野气得不知说什么好。松本脸色苍白地站在那儿,表情说不清是因为委屈还是生气,自己也觉得胸口发闷,于是转过头摔门而去。

大野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转了一圈,走累了又回到家里。

大门紧闭,大野皱皱眉,迟疑地打开了门口的信箱。果不其然,松本把钥匙放在了信箱里。

接下来的几天,大野再没见到松本,松本也再没和自己联系过。

 

大野翻看了一下手机,看着那个标注成“松本君”的电话号码,盯了半天,还是放下了手机。

“大野桑,看什么呢?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大野转过头,是公司的后辈生田斗真。生田捂着嘴笑嘻嘻地问:“大野桑,瞧你这副样子,难道说,你交女朋友了?”

“哎?我的样子像是交了女朋友吗?”

“没交女朋友,那你干嘛拿着手机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明显就是两个人吵架了嘛。”

“哦,这么明显?”

“是啊。我估计啊,你现在一定是想着要不要先主动发个短信过去,可是你又不想认错,对不对?”

大野把手机放在一边,歪着头有些委屈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彼”这个词差点说出来,大野赶快住了口。

生田嘟着嘴想了想。“其实吧,我觉得情侣之间吵架了,谁先认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最要紧的还是气度。”

“气度?”

“有的时候,自己先低头并不是说自己就理亏了,而是要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里一直都有对方,自己可以包容对方一切缺点,因为自己也是不完美的。遇到矛盾,只有两个人互相包容才能继续在一起啊。”

大野看着生田,忽然恍然大悟地感慨道:“Toma,看不出你这个人说话还挺有道理的!”

生田有些受伤地眨眨眼。“大野桑你刚看出来啊?快告诉我你女朋友是谁!”

说着生田就跳起来伸手去抢大野的手机,大野笑着往后一退,轻盈地躲开了。生田扑了个空。

“大野桑,喂!你别跑,告诉我名字啊!”

大野摇摇头,嘴角扬起一道优美的弧线。要是我真的告诉你名字的话,估计你一定会吓一跳的。

那个人不是“彼女”,而是“彼”哟!

 

大野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人,甜言蜜语哄人的这种话自己实在说不出。想了一下,大野翻出那张松本第一次见面时递给自己的名片。

看着上面的公司名称和地址,大野查了下路线,和自己的单位就隔着两条街,走过去不过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于是大野决定下班后去松本的公司找他。

谁知天公不作美,到了下午天空就开始阴云密布,快要下班的时候开始下起了绵绵细雨,慢慢地,雨渐渐大了。

大野没有带伞,想着这样的雨也无妨,从办公室的杂物间找出一块大塑料布,顶在头上走出了大楼。

谁知,雨越下越大,走到松本公司的时候,大野身上已经淋透了,一双皮鞋也泡汤了。

前台的服务员小姐询问了大野的姓名,又给松本所在的公司打了电话,然后摇摇头,礼貌地告诉大野松本已经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

“好像半小时前他们就下班了。”

大野失望地低下头,慢慢地走了出去。

身上继续被雨水浇着,但是大野只是慢慢走着。自己并不知道松本的住址,到底该到哪里去找松本呢?

还有,下这么大的雨,松本不要紧吧?

不想回家,也不知道去哪儿,大野漫无目的地在雨里走着。



 
评论(6)
热度(47)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