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现货##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22)

以上是XIANYU的页面可直接拍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少量现货,喜欢的朋友请直接拍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108789080&wfr=c&ifr=shopdetail&spider_token=341b&spider=seller.zx-shopdetail.5.1


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试看章节 (22)


吃晚饭的时候,小广有些好奇地看着大野和松本面对面坐着,却只是低头吃饭,谁也没说一句话。

吃完饭,松本收拾了桌子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大野陪小广看了会儿电视,帮他洗完澡,哄着他上床,读睡前的故事书给他听。

等小广开始打呵欠了,大野就放下书,帮他盖好被子,又吻了下他的额头。小广眯着惺忪的双眼,拉着大野的袖口小声说:“爸爸。”

“什么事,小广?”

“爸爸您别跟润叔叔吵架了好不好?”

大野心头一颤,这孩子果然是人小鬼大。

“我们没吵架,只是今天上班都太累了,不想说话。”大野摸了摸小广的头。

“嗯。小广喜欢爸爸,也喜欢润叔叔。”

“那——小广喜欢翔叔叔吗?”

“喜欢,只是翔叔叔,”小广抽抽鼻子,“最近总不来看我。”

“翔叔叔说下次要带小广去游乐园,小广想去吗?”

“想去!爸爸也一起去吗?”

大野点点头。“嗯,爸爸也一起去。”

“那我就去。”

“好,乖孩子,睡吧。”大野又亲了亲小广,微笑着站起来,关上灯走了出去。

下了楼梯,大野看到松本房间的门虚掩着,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推开了门。

松本斜坐在窗户下面。月光照在他的身上,给他的身影笼罩上一层银色的光晕,原本白皙的肤色和清晰的五官被映衬得更加鲜明。

听到脚步声,松本转过头,冲大野笑了笑,伸出了右手。

像是被这个微笑蛊惑了一般,大野快步走过去,十指交叉地握住了松本的右手。

纤细的腰肢被有力的手臂往怀里一带,整个身子被紧紧抱住了,下巴被捏着,整张脸仰起来,嘴巴不由张开了,然后带着热气的湿漉漉的舌头就伸了进来。

没有抗拒,大野闭上眼睛,自己像是被俘虏了一般,跟着松本的舌头缠绕吸吮,整个口腔都是松本的味道。

吻了不知多久,仿佛整个唇舌都被松本舔舐吸吮了个够,松本才放开了他。望着大野绯红的脸颊,半张着喘息着的红润的小嘴,松本轻轻微笑起来。

“大野桑、大野桑?”

“叫我干什么?”

“不喜欢我叫你大野桑?”

大野摇摇头,想要说些什么,却抱住了松本,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鼻子蹭着他的颈窝。

“大野桑,”松本轻轻地拍拍大野的背脊,“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叫我松润。”

大野摇摇头,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我不想叫你松润。”

“那……你想叫我的名字吗?”

大野一动不动,没有说话。

“你——想叫我‘Jun’吗?”

停顿了一下,大野往松本的怀里缩了缩,点点头。

“那——我可以叫你‘Satoshi’吗?”

Satoshi!大野闭上眼睛,眼前仿佛又听到那个响亮有力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

看到大野一动不动地缩在自己怀里,松本也明白了几分。松开胳膊,大野离开了松本的怀抱,抬起头,看到松本的眼睛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着琉璃般的光彩。

“如果我说我可以让你这样叫我,你会开心吗,Jun?”

松本点点头,又摇摇头。“但是我不想你说违心的话,大野桑。我知道你心里装着很多事。但是,只要我在你心里能占据一个角落就足够了,大野桑。”

“你当然在我心里,Jun,”大野抓住松本胸口的衣服,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你看,我在你的名字啊,Jun。”

“是,大野桑。我明白。看着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了。”

“我觉得,”大野放开松本,和他交握着手指,慢慢地说,“我们的关系……可能并不是朋友,也不是房东和房客,也不是工作伙伴……更不是为了彼此舔舐伤口而互相同情的那种关系……”

“当然不是。大野桑,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对我来说,却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不,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在这儿。”

“是啊,其实,我也这么希望的,”大野叹了口气,继续凝视着松本,“总之,Jun……我可以对你放下警戒,我可以把我最真实的想法和感想对你说出来,而不用考虑后果——我对其他人是不会这样的,包括翔。”

松本不禁浑身一颤,直视着大野的双眼。每当被这双温柔的眼眸注视着,自己的心灵都会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

“你让我觉得自己很脆弱,脆弱到害怕失去你。”

大野走近了一步,继续注视着松本那双明亮的眼眸。

“但是我……也许并不介意这样,Jun。”

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松本的眼前不禁变得模糊起来。

“是啊,大野桑。我也是,你也让我觉得自己很脆弱。”

看着松本眼角呼之欲出的泪水,大野微笑着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抱住松本。

那一晚,松本像是迷路的孩子终于被亲人找到了一般,抱住大野小声啜泣着。

而大野只是静静地抱着松本,像安抚爱哭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他的背脊。

 

 

 

第十五章

 

“听说了吗?搜查一课有了新发现。”午后闲来无事,松冈端着杯咖啡,对正在写生本上涂鸦的大野说道。

大野抬起头。“什么新发现?”

“应该是这次的死者给了搜查一课启发,他们又调查了一遍前三个死者的人际关系,最后发现他们都是有婚外情的。”

“婚外情?像田中桑和新井桑那样?”

“可不是嘛,死者都是光鲜在外的白领,家庭也算是和睦美满。这样的人却在外面有一个女人。”

“这样啊,是他们的妻子去警方告发的?”

“嗯,听说是荒川真也,就是第三个死者的妻子在葬礼上看到一个女子一直在远处徘徊,怀疑是可疑人员就给警方打了电话。警方调查后得知她是死者的同事,细问之后知道了她和死者的关系。而第二个死者藤野光,他的一个同事向警方透露,说曾看到藤野在同一家餐厅里和一个女子频繁见面,警方这才找到线索知道他在外面包养了一个情人。”

“第一个死者佐田雄太呢?”

“有人举报佐田死前经常去一家夜店,和其中一个三陪女关系很亲密。调查之后发现这个三陪女就是佐田的情人。”

大野皱着眉琢磨起来。“如果这就是四位死者的相同点的话,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他们呢?难道就因为仇视有婚外情的已婚男子……”

“如果是这种动机的话,估计全国一半以上的已婚男子都要惶惶不安了。”松冈调侃地说,看到大野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连忙闭上嘴。

“松兄,你也认为是这么回事吗?”

“谁知道呢,不过,要是你推测正确的话,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

“你要到搜查一课那里,告诉他们你怀疑凶手的动机是仇视有婚外情的已婚男子吗?这样的结论,你认为适合在媒体上公布吗?”

大野咂咂嘴。的确,如果媒体大肆宣传这一点,肯定会造成大众的恐慌,甚至还会引发无数家庭的不和睦。不过,如果凶手只是因为仇视而惩罚这些人的话……

“但是,就算是惩罚这些男人,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法?这才是我想不通的。”

“你对这案子这么热心,看来还是做刑警比较适合啊,”松冈半开玩笑地拍拍大野的肩膀,“要是你想回去,我去找城岛兄帮你说说。”

“瞧你,松兄,我要是走了,留你一个人在档案室我怎么舍得啊!”大野开玩笑地说。其实大野内心一直都很感激松冈。如果不是为了自己,松冈完全可以回刑事总务课悠闲地做他的课长,现在却甘愿每天都来这个狭小又冷清的档案室陪自己。

“你啊,要真是不放心,也可以找樱井君讨论一下,毕竟你们之前是搭档嘛。”

“算了,我还是别烦他了。”大野摇摇头,继续坐下来在写生本上涂鸦着,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安,于是提前半小时下了班,赶到幼儿园接小广。


 
评论
热度(4)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