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现货##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21)

以上是XIANYU的页面可直接拍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少量现货,喜欢的朋友请直接拍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108789080&wfr=c&ifr=shopdetail&spider_token=341b&spider=seller.zx-shopdetail.5.1


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试看章节 (21)

走出大门,樱井先去开车。大野站在门口等着。不一会儿,从大门里走出一个颀长的身影,提着个装面包的纸袋,低下头看着手机,好像正在给谁发信息。

大野认出这个人是松本的同事,名字叫相叶来着。

感到身后有人,相叶转过身对大野笑了笑。“你们要走了吗,大野桑?”

脱了工作服的相叶穿着一件浅米色的衬衫,系了一条黄绿相间的条纹领带,因为颜色对比鲜明,看上去十分引人注目。

大野点点头。“嗯。相叶桑下班了?”

“是啊,要去一个朋友那儿……”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相叶连忙接起手机。“喂,Kazu……”

相叶捂着手机向前走了几步,小声讲着话。

大野听到相叶的那声呼唤,不禁皱紧眉头盯着相叶的背影。

身后响起汽车喇叭声。大野转过头,樱井开着车驶过来,冲他喊道:“大野君,上车了。”

大野连忙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依旧盯着相叶的背影。

“怎么了,Satoshi?一直盯着那个店员。”

大野想了想,掏出手机拨下一串号码。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忙音。大野关上手机,眉头皱得更紧了。

“Satoshi,到底怎么了?”

大野看了眼手机。“没事,可能我想多了。”

樱井没再问,继续专心开着车。

大野靠在座椅上,望着车窗外的景物,不禁暗自感慨着。

Nino,也许我们现在没有以往那么亲密了。但是我依旧是你的朋友,我也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听到门铃声,二宫站起身去开门,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可恶,是谁在念叨我?”二宫自言自语地打开门。

门外站着笑得一脸褶的相叶,举着纸袋递到他面前。“Kazu,今天有没有想我?”

二宫接过纸袋,哼了一声。“嗯,想啊——想蜜瓜包了。”

“要是凉了就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

“没事,我喜欢吃凉的。”二宫说着就掏出蜜瓜包咬了一大口。

忽然身子被拉过去,结结实实地被相叶抱在怀里。还没等二宫反应过来,下巴就被紧紧捏住,相叶的舌头顺势伸进二宫的口腔,和他激烈地舌吻。

吻了好久,似乎是吻够了,相叶放开有些呼吸困难的二宫,调皮地舔舔他的嘴角。

“嗯,奶香味真浓,还是说,”相叶趁机吻了下二宫白皙的脖颈,“Kazu你浑身都是奶香味呢?”

“离我远点,你身上都是汗味。” 

“咦!Kazu你不喜欢我的体味吗?我以为你都习惯了。”相叶眨着无辜的杏眼,撒娇似地继续抱着二宫。

“好了,你抱得我都热死了,放开我。”二宫无奈地拍拍相叶的胳膊。

相叶这才松开了手,二宫挣脱出来,咬着蜜瓜包坐到沙发上。相叶笑嘻嘻的靠过去,指着二宫戴的黄绿相间的领带,又指着自己的领带,笑嘻嘻地说:“呵呵,Kazu和我戴了同样的领带呢,好开心!我们是情侣装呢!”

二宫翻翻白眼。“我不过是随便拿了一条领带戴而已。”

相叶倒是没在意,笑着坐在沙发另一侧,两只手又不安分地伸过来,反复摸着二宫的背脊。

二宫低着头吃完了蜜瓜包,转过脸看相叶。相叶定睛看着二宫,忽然瞪大眼睛叫道:“你换眼镜了呢,Kazu?”

“嗯,你不是说无框的好看吗?正好换换样式。”

“是啊,这样Kazu的眼睛看上去更有神了,不过,”相叶轻轻摘掉了二宫的眼镜,“这么看,Kazu的眼睛更美了。”

“那下次我戴隐形好了。”

相叶点点头,收敛了笑容,低下头静谧地注视着二宫,渐渐地,吻上了二宫微启的双唇。

二宫没有反抗,慢慢勾住相叶的脖颈,细密地回应着他热度不断上升的吻。

在接吻的间隙,相叶轻声问:“你下一个病人什么时候来?”

“43分钟以后吧。”

“足够了。”

相叶眨眨眼睛,搂住二宫的腰,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大野下了班,从幼儿园接了小广回家。快走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一层窗户亮着灯。推开门,一股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接着那个浓眉大眼的人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润叔叔!”小广大声喊着扑到松本怀里。

“小广乖,”松本抱着小广亲了亲,又笑着对大野说,“大野桑,欢迎回来。累了吧?”

大野摇摇头。“你一回来就马上做饭?太辛苦你了。以后回到家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没事,我也是刚开始做。对了,草莓蛋糕还满意吗?”

“什么?”

“草莓蛋糕啊,给你们课长买的。”

大野这才想起把蛋糕盒子递给城岛时,城岛一脸陶醉地捧着盒子急匆匆地跑回到办公室关上门的情景,于是点点头。“嗯,我想他应该挺满意的。顺便说那是樱井君他们搜查一课的课长。”

“那大野桑的上司喜欢什么口味的甜点?下次可以带点过去。”

“松兄他啊,不太喜欢吃甜食呢。”

“哦,真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松本君你还不是也不喜欢喝咖啡吗?一喝就吐。”

松本低下头没说话,又想起相叶说过自己以前都会点咖啡喝。可是现在一喝咖啡就头疼犯恶心,难道说咖啡对自己造成过什么刺激吗?还是说自己的记忆和咖啡有什么关联?

“是啊,的确没什么可惜的。”松本对大野笑笑,转身又回到厨房。

大野随后跟进来,站在门口,欲言又止地看着水槽里洗了一半的菜,挽起袖子,拧开水龙头开始洗菜。

松本在一边仔细切着菜,两个人各自忙碌着,厨房里除了哒哒哒的切菜声、水龙头传出的哗啦啦的水声和灶台发出的呲呲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了。

过了好一会儿,松本忽然开口问:“调查有什么进展吗?”

大野摇摇头。“没有。后来我就回档案室了。这个案子依旧由搜查一课负责。”

“大野桑今天也干起了调查的工作,真稀罕呢。”

“嗯,其实也是以前的工作。”

“大野桑原来也是搜查一课的吧?”

“对,一进警视厅就被分到了搜查一课,我和樱井君一直是搭档。”

松本没说话,转过身去看煮意面的水是不是烧开了。

大野想了想,走过去问:“对了,松本君,你和那个新井丽奈很熟吗?”

“我们是同事关系,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我看到的那样,”大野又想起松本为了安慰哭泣的新井抱住她的情景,嘴角不由抽动了一下,“同事会那样紧紧抱着对方吗?还拍人家的头?”

松本的脸色沉了一下,别过脸。“大野桑你是心里不痛快想来找茬儿的吗?”

“我没有。我只是问问。”

“问问,”松本有些气恼地把抹布使劲扔到桌子上,“同事会叫你‘Satoshi’吗?”

“你,”大野皱起眉头,“你还不是让人家叫你‘松润’吗?”

“那是相叶桑给我起的昵称。在面包房大家都互相叫昵称的。这有什么让你不开心的,嗯?”

“我没不开心。”

松本没回答,只是逼近了大野一步。大野别过脸不看松本,只是感到松本温热的气息紧贴着他的脸庞。

“嘶——!”烧开的水溢了出来,浇熄了灶台的火。

松本连忙重新点着火,再回头的时候,大野已经走出了厨房。


 
评论
热度(5)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