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现货##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20)

以上是XIANYU的页面可直接拍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少量现货,喜欢的朋友请直接拍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108789080&wfr=c&ifr=shopdetail&spider_token=341b&spider=seller.zx-shopdetail.5.1


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试看章节 (20)


大野站在店长身边,仔细浏览监控录像。

果然如相叶所说,死者在昨天早上8点13分到收银台结账,然后又匆匆离开了。

“大野君,”和鉴识课的人通完电话,樱井小声对大野说,“那根在死者身上发现的头发证实不是他妻子的。”

“不是他妻子的,”大野转着眼珠想了想问,“死者的照片,你都给店里的人看了吗?”

“看了,也没什么新线索。”

“嗯。”大野皱着眉头想了想,转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大野君?”

“厕所,刚才就一直想去。”

上完厕所,大野开始慢悠悠地洗手。忽然,耳边隐隐传来压抑的抽泣声,大野连忙关上水龙头,寻找着声源。

声音是从隔壁女厕所那边传来的。大野蹑手蹑脚地走出来,躲到走廊的拐角后面,伸出头看着女厕所的门口。

这副样子真的有点像变态呢。大野自嘲地摇摇头。

等了一会儿,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大野连忙向后躲了躲。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穿着面包房的工作服,红着眼睛捂着嘴走出来。

对方显然是面包房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会躲在厕所里哭泣?大野心中充满了疑惑,看着女子向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大野想了想,装作迷路的样子,东张西望地走出来。

“啊,请问,”大野有些发窘地问女子,“请问出口在哪儿?我好像迷路了。”

“在那边。”女子伸手向前面一指。

“谢谢。对了,请问您是这家面包房的店员吗?”

“对。”

“那么,请问您见过这个人吗?”大野说着拿出死者田中的照片递给女子。

女子看了一眼照片,就立刻捂住嘴点点头。

看着女子眼角又开始湿润起来,大野疑惑地皱起眉头。女子干脆扭过身子捂住脸。

“那个,不介意的话,请用这个。”大野从衣兜里掏出手帕递给女子。

女子转过身,含着眼泪接过手帕说了声“谢谢”,然后双肩一抖,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大野愣在那儿,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能默默地看着她哭泣。

“大野桑?”

松本走过来,看到低头哭泣的女子,纳闷地问:“怎么了,丽奈酱?”

“松润,”新井丽奈抬起头,抹了下眼角,“没,没事。”

“怎么会没事啊,眼睛都哭红了。”

新井连忙把手帕塞到大野手里,转身要离开。

“等一下,”大野说,“你是不是认识死者?”

新井眼睛一眨,连忙摆手否认。“不,不认识。”

这副慌张的神情反而让大野更加笃定新井和死者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他看了眼新井胸前的员工卡,轻声说:“新井小姐,我也不想探究您的隐私。但是现在又有了牺牲者。作为警方,我们不能让凶手继续逍遥法外,所以只要有任何线索我们都不会放弃。如果因为我们的调查给您造成了任何尴尬或不便,我在此先跟您说声抱歉。”

说着,大野对着新井鞠了一躬。新井慢慢有了些动摇,咬着嘴唇,神色变得犹豫起来。

松本也皱着眉轻声问:“丽奈酱,也许我不该问。不过,上次我们一起吃午饭时,你说你交了个一个男朋友,难道那个人就是……”

新井摆摆手,咬着嘴唇点点头,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一夫,他妻子不会让我参加葬礼的!”

说着,新井就身子一软,坐在地上掩面大哭起来。松本走过去,新井抱住松本呜咽着痛哭起来。松本轻轻抱住她,像安慰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头。

虽然知道松本这样的举动只是在安慰对方,但是大野却不禁绷紧了面孔,低垂着眼角,扭过头不看他们。

忽然,一只手轻轻握住自己的胳膊。大野抬起头,看到松本腾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温柔地注视着自己,轻轻摇了摇头。

大野刚要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连忙甩开了松本的手。

樱井走过来笑着问:“大野君,怎么上个厕所这么半天?”

“哦,没什么,我在问点事情。”

此时,新井渐渐止住了哭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大野和樱井。

“新井小姐,你现在能回答我们的问题了吗?”大野轻声问。

新井轻轻点点头。

 

经过询问,大野和樱井得知新井和死者田中是情人关系。这种关系已经维持了一年多。每次田中都以工作加班或和客户吃饭为由与新井在外面幽会,到了深夜再回家。

这一次,田中也是在和新井约会后照常回家,这次竟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新井说,她告诉田中自己怀孕了,希望田中能和妻子离婚。但是田中想让她打掉孩子,因此两个人最后闹得很不愉快。田中没有呆太久,大概十点多就离开了旅馆。而通过比对田中遗体上掉落的头发的DNA,也证实了头发是新井留下的。

虽然知道了新井和田中是情人关系,但是对于凶手的调查并没有什么直接帮助。

“啊,好累啊,”大野看看手表,“已经两点多了。”

“是啊,一直都在忙着做笔录,早就饿了吧,大野君?”樱井合上笔记本笑着问。

“刚才店长拿了些面包和饼干过来,现在倒是没那么饿了。”

“嗯,”樱井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这里的咖啡挺好喝的。”

大野没说话,不禁想起另一个一喝咖啡就会吐的人。

“调查也差不多了,回去吧。”樱井说。

“嗯。”

看到大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樱井凑过去,轻轻拍拍他的手。“怎么了,Satoshi?”

大野刚要回答,忽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是松本。

“松本君?”大野抬头问道。

松本走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纸盒。“你们要回去了吗?”

“是啊。”

“这个可别忘了,给你们课长买的草莓蛋糕。”

“谢谢,差点忘了。”樱井抢着接了过来。

松本搓了搓裤线,有些尴尬地看着大野。大野冲松本笑笑,转身走开了。樱井跟在大野后面,和松本擦肩而过的时候,斜眼看了松本一下。

松本望着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离去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起来,眉头微蹙。

 


 
评论
热度(5)
  1. 雪苡雪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nowy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