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短文】擀面饼(日常)

前言:从大阪回来之后,在紧张的工作告一段落后写的一个小短文了,灵感来自元旦交岚的宣番、《A Studio》松润的访谈以及Untitled的大阪千秋场。文里表达了一些自己的感触和小小的愿望,还有对于他们之间的默契和不经意流露的甜蜜。可能文字能表达的也只有那么万分之一吧。

愿2018年我CP继续发糖,继续甜!愿自己还能继续爱下去!

谢谢各位的支持!



松本端起放在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看着面前熟悉的家具和摆设,想起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忙碌的自己,轻轻说了句“我回来了。”

厨房里时不时传来有些嘈杂的声响,就像是有什么小型动物跑了进去,打翻了瓶瓶罐罐又害怕房间的主人听到,声音很轻,断断续续地,间或传来轻轻的笑声和有些不耐烦的咕哝声——

“哎,这个,是不是应该再放点水?有点硬……”

……

“啊,好烦!怎么擀不好……”

最终听到“啪嗒”一声,像是放弃了似的好像什么重物掉在桌子上的声音,伴着一句不耐烦的叹气声,松本的嘴角向上扬起,端着杯子不急不徐地走进厨房。

厨房背对着自己站着那个后背已经快弯成一团的人,没有被发胶固定好的头发有些塌下来,显得更像一个小孩子。

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对方回过头,鼻子和额头上挂着几点白色的面粉,眉头皱着,表情就像一只滑稽的猫咪。

“噗哧”一声,松本还是没忍住笑。看到对方眉头皱得更紧,眼睛也忽然瞪圆了,连忙摆摆手说:“抱歉,大野桑。你怎么弄得这么焦头烂额的?”

大野无奈地摊摊手,指了指案板上那个好像某种艺术图腾一样不规则的薄面饼,拖着长音说:“啊——!不行了,我放弃了!不行!”

“还不是因为你之前一直不看店长是怎么擀的。”松本放下杯子,走了过来,拿起了被大野丢在桌角的擀面杖,一边调整着一边轻轻擀着面饼。

“我就是看了也记不住嘛。”看松本开始认真地擀起来,大野开始慢慢解围裙。

“还不是你说要吃荞麦面的。既然这么不想做,一开始点外卖不就好了。”

大野词穷地翻翻白眼。的确是自己自作主张地跑来这个家伙的家,自作主张地让这个看书看得都开始打瞌睡的家伙回卧室睡觉,然后又自作主张地说要做荞麦面给这个家伙吃。

但是现在,自己遇到了最苦手的事,如果面饼不能擀成薄薄的长方形,荞麦面就要变成乌冬面了。

不过,还是这个家伙比较仔细,貌似他已经掌握了技巧,方形的角已经出来了。

“这个,还是不能太着急了。大野桑,好像一直都在一个地方擀。”松本认真的时候就会这样无意识地说出对方的问题,虽然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好像是某种责怪。

大野摇摇头,自己已经对这个家伙的性格了如指掌,因此他的这些话对自己已经不痛不痒了。

总算解开了围裙带扎的死结,大野举着围裙,站到松本后面帮松本把围裙系好。

松本没在意,依旧擀着面饼,忽然觉得背后有重量压了过来,同时后脖颈处传来毛茸茸的触感,这才停了下来。

转过头,大野撇着嘴角看着自己,彼此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同时可以感到围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加重了力气。

“怎么了,大野桑?”

大野没回答,猛地松开手,随即又扑了上来,抓住松本的肩膀就往自己这边一带。松本重心不稳地向后退了一步,于是大野顺势从后面抱住了松本,一只手贴在了松本的胸前。

这个姿势让松本觉得有些不舒服,本能地想要直起身子,但是大野就像撒娇的大花猫那样抱得更紧了。

“喂,大野桑!”松本的声音终于变得有些急起来。

大野依旧没说话,沾满面粉的手又抓住了松本同样沾满面粉的手紧紧握住。

松本叹了口气。“好吧,你就是想补偿一下,对吧?”

听到松本一语中的,大野猛地放开了他,摇摇头。“我才没有。”

“真的没有?”

“当然,”大野倔强地皱皱眉,耸耸不会说谎的鼻子,“我又不是小孩子。”

细节越发暴露了自己,松本挑挑眉,歪着头,眼睛故意瞪大,带着笑意咧着嘴说:“啊,没有就好——!”

“你——!”

看到松本露出这种和电视剧里的深山一样有些嘲讽的笑脸,大野不禁害羞地大声说:“我知道了,不用这么说嘛。我也知道都是舞台效果啦!毕竟是和Nino一起表演的。”

“哦,说到舞台效果啊,”松本歪着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那请问你最后那天和Nino那样是怎么回事呢?”

听出松本话语里些许的不满,大野反而有些得意起来,故意也学着松本的样子歪着头说:“就是因为舞台效果啊。”

“好啊你!”

松本忽然伸出双手,一把抓住大野紧紧抱住,耳边传来无法忍住的“fufufu”的笑声。

“你啊。”松本叹了口气,这个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顽固,也许自己有生之年是无法改变他这个顽固的脾气了。

虽然顽固,这个人却比任何人都要坚强和真挚,还有,当自己面对他的时候——

就好像现在这样,他在自己的怀里,轻轻地转过头,眯起眼睛,脸上的微笑就像是早到的春风一样。

然后,那张笑脸慢慢靠近自己,终于,嘴唇上传来柔软而湿漉漉的触感。

“这个……不是舞台效果哟。”温柔的眼眸调皮地眨了眨,一向含混的语音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不用说得这么清楚啊!”松本笑着抱住了面前的这个让自己无法自拔的人。

彼此难以分离地紧紧拥抱着对方,明明最近经常见面,好像还是见不够似的。好像每次拥抱和碰触,都会让自己更加渴求对方。

离开厨房的时候,大野瞥了一眼案板上非圆非方的面饼。

“我们待会……再接着做荞麦面?”

“那个……叫外卖好了。”

“或者我们干脆就吃乌冬面?”

“比起这个,你不觉得这里更饿吗,Satoshi?”

“额!Jun,你摸哪里呢?疼!呜……嗯……别停……”

……

于是,非圆非方的面饼静静躺在案板上。也许——最后会被揉回成一个面团也说不定。

 

The End

 


 
评论(2)
热度(49)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