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9)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108789080&wfr=c&ifr=shopdetail&spider_token=341b&spider=seller.zx-shopdetail.5.1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生日来更一下,虽然内容不一定是生贺了。


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第十三章

 

第二天,大野刚一走进档案室,松冈就表情严肃站起身说:“走了,大野君,去开会了。”

“哎?又是全警视厅的搜查汇报大会吗?难道说……”

“对,是那个连环杀手,这次又出现了被害者了。”

大野连忙跟着松冈一起走出去。走到会场时,看到樱井刚走进去,正要关门。

“等一下。”

大野跑过去握住门把,樱井看了大野一眼,令大野感到奇怪的是,樱井很快别过脸不看大野,低着头走进会场。

没有了往常眉眼间的含情脉脉,樱井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翔,这是怎么了?

大野吸吸鼻子,旁边的松冈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走进会场。

两个人照常站在会场的最后一排。松冈看着一脸委屈的大野,低下头小声问:“你们吵架了?”

大野摇摇头。“没有,只是翔昨天忽然给我打电话。”

“他问你什么了?”

“没……松兄,谢谢你。没什么。”

看到大野欲言又止的样子,松冈不禁皱了皱眉。

会议开始了。搜查一课的课长城岛开始叙述昨晚发生的第四起命案。和前三次命案类似,死者名叫田中一夫,男性,35岁,已婚,某电子科技公司职员。凶案发生的时间是凌晨1点到3点之间。死因依旧是被割断喉部动脉,手法利索,凶器是尖锐的利器且未找到。目前仍然没有任何目击证人能提供相关线索。

“下面,请樱井警官说一下调查结果。”

樱井站起来,走到白板前面,打开笔记本开始讲述起来:

“我们对死者随身的物品进行了调查。在死者的衣服上发现了一根头发,长度较长,发质较细,显然不是死者的,初步判断是女性的头发……”

“我打断一下,”底下有警员举手提问道,“会不会是凶手留下的?”

“不是凶手,因为我们又比对了作案手法和死者的特征,凶手依然和之前的判断一样,是25至40岁之间的男性,这也是他犯下的第四起命案了。” 

“这根头发的主人有可能是死者的妻子?”城岛在一旁问道。

“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向他的妻子调取DNA求证了。”樱井说到“DNA”这个字眼时皱了皱眉。

“另外,”樱井把一张照片固定在白板上,“我们还在死者的钱包里发现了一张面包房的积分卡。”

大野瞪大了双眼,这张积分卡和松本身上的那张积分卡是一样的。显然,死者也是那家面包房的顾客。

“之前找到的目击证人松本润也有这张积分卡,”樱井继续陈述着,“关于这家面包房和死者或者凶手之间是否存在联系,我们正准备派人去面包房进行走访调查……”

“那个……”

众人齐刷刷的视线一起投向人群最后一排。

大野放下举起的右手,深吸了一口气说:“我申请与搜查一课的同事一起参与这项调查,请批准。”

警视挑了挑眉毛。“你是——大野君?原搜查一课的?”

“是,我是大野智。现在档案室任职。”

警视点点头,转过头问身边的城岛:“我没记错的话,大野君以前是你搜查一课的得力干将吧?”

城岛点点头。“是啊,大野君很能干的。”

“既然如此,你就和樱井君他们一起调查吧,大野君,”警视加重语气说,“不过你的活动只限于调查而已,配枪还不能发给你。”

“我明白,谢谢警视。”大野连忙对警视行了个礼。

 

大野跟着城岛来到搜查一课,城岛倒是笑嘻嘻的好像要去参加酒会一样,开始给大家分配调查任务。

领了命令的警员一个个都走了出去,最后屋子里只剩下大野和樱井两个人了。城岛微笑着说:“你们两个就一起去面包房调查吧。”

樱井看了大野一眼。“如果课长您觉得没什么不妥的话。”

“有什么不妥?你们以前不就是搭档吗?”

“好吧。我也想赶快去面包房做一下调查。”

“我也是,”大野抬起头说,“我也想知道面包房和这个案件到底有什么关联。”

“那你们就动身吧。对了,回来的时候给我带草莓蛋糕吧。”

“哎?”樱井皱皱眉。

“草莓蛋糕啊,你们不是要去面包房吗?”

“好的,我一定会给课长带回来的。”大野点点头,转身和樱井走了出去。

坐在樱井的车里,樱井一直看着前面。大野盯着樱井俊朗的侧颜,轻声问:“翔,你是怎么了?对我冷冰冰的,也不看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樱井看了大野一眼。“没有。”

“那你是怎么了?”

“没什么,”樱井故作轻松地笑笑,“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你也知道,麻里子她……又去了几次医院,还是没什么效果。”

“是这件事啊,”听说过麻里子不孕的消息,大野低垂下眼帘轻声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她有那么显赫的家世,自尊心又强。她一定很痛苦吧。”

“有什么办法,这就是命运吧。Satoshi,我觉得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

“翔,别说了。”

“不,让我说完。Satoshi,其实我现在一点也不幸福,但是我又不能,更确切地说我是不想离婚。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麻里子。其实你应该恨我才对,麻里子也应该恨我……”

“不,我从来没恨过你。”

大野轻柔的话语像是触动了樱井内心最柔软的角落,让他不禁浑身一颤。他把车停到了路边,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大野。

大野迎着樱井的目光,轻柔地笑着,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我从没恨过你,翔。虽然我确实生过你的气,但是我……我一直都爱着你啊,翔。”

“Satoshi!”

看着大野晶莹的双眼,樱井深深地明白面前这个人从不曾辜负过自己。他不假思索地伸出手臂,把大野紧紧抱在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Satoshi,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明明你这么爱着我……”

樱井抱紧了大野,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

虽然很想问你有关小广的身世,但一想到你是因为爱我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我就觉得不应该计较原因。毕竟,你一个人把小广养大,又把他带到了我身边。不管小广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世,也不管你是否愿意告诉我真相,我都会一直爱着你和小广。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翔,翔!”

大野也紧紧圈住樱井的肩膀,沉浸在这个温暖的拥抱里。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对面的街道上有一个身影正默默注视着他们,同时,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下了车,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面包房。因为正好是工作日的上午,面包房里几乎没什么顾客。两个人径直来到收款台前。

收款台后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正是相叶。樱井对他亮明身份,再拿出死者田中的照片递给他。“请问,您见过这个人吗?”

相叶看了看照片,点点头。“这个客人昨天来过,之前也来过几次。”

“昨天来过?他是个怎样的人?”

“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昨天早上8点多的时候来这里买了点面包和咖啡,然后就匆匆离开了,应该去上班吧。”

“哎?大野桑?”

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小奶音在叫自己,大野转过身,看到松本戴着白色的卫生帽,端着一大盘新出炉的面包走了过来。

“松本君,你在忙呢?”大野迎了过去。

“哎?松润,这位就是大野桑?”相叶惊叫起来。

松本把面包盘匆忙放进橱柜,对着大野点点头,又对着收银台那边的樱井和相叶点点头。

“正好,松本君也在这儿,我也有些事想问松本君,”樱井走到松本面前,把田中的照片递给他,“这个人,你有印象吗?”

松本摇摇头。“没有。”

樱井点点头,没再问什么。松本疑惑地问大野:“大野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个人被害了?”

大野点点头。松本叹了口气,懊恼地一把摘下帽子。

大野看看四周,试图让气氛不那么紧张。“对了,上次松本君你带小广来这儿了吧?”

“是啊,小广还挺喜欢这儿的。”

“果然是个好地方,难怪小广一直说还想来。”

大野抬起头,无意中看到了对着收银台方向安装的摄像头,于是转身问相叶:“请问,这个摄像头一直都在工作吗?”

“对,一直都是自动工作的,硬盘录满了再自动重新录像。”

“我想看一下录像,请把店长叫出来好吗?”

樱井走过来,小声问大野:“大野君,难道你觉得是……”

大野点点头。“我想确认一些事。还有,樱井君你把死者的照片给面包房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看一下,看看有什么新线索。”

樱井看着大野沉稳的神情,不禁微笑着点点头。那个干练沉着、心思细密的大野巡查部长又回来了!

 

 
评论
热度(6)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