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现货##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8)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因为是预览一直都忘记更这里了(太忙了)




樱井走到自家的大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门。


走过种满鲜花的庭院,来到漂亮的公寓门口,樱井握住门把,慢慢推开门。


在玄关换鞋的时候,身后传来细细的脚步声。樱井只是继续换着鞋,并没有回头。


一双白皙温润的手伸到面前帮樱井拿起换下的皮鞋。“让我来吧。”


樱井抬起头,眼前是一张精心打扮后的姣好的面容,挂着一贯温柔而有些距离感的微笑。


樱井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想要拿拖鞋。


“让我来吧,翔。”


说着,她把拖鞋拿下来放在他脚下,又把他换下的皮鞋端端正正地摆在鞋架上。


“累了吧?想要先洗个澡吗,翔?”


樱井摇摇头,只是平淡地说:“谢谢你,麻里子,我想先休息一下。”


“那好,饭也快做好了,翔什么时候想吃就告诉我。”


樱井点点头,径直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报纸随便翻看起来。


麻里子坐到樱井对面的沙发上,也随手拿起一本服装杂志慢慢看起来。


樱井低头看着报纸,其实内容完全没看进去。每当走进这个家,他就觉得心上像是压了块石头一样。


自己和麻里子的婚姻完全就是双方家族为了各自利益而促成的产物。为了能让自己在警视厅里有前途,双亲让自己娶了其家族有着显赫警界背景的麻里子。


而在双亲的压力和对前途的憧憬下,自己依然舍弃了多年的那份感情,和麻里子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虽然自己也清楚这不过是一笔交易。


就像走进了一道巨大的城墙里一样,樱井发现本来调整好的心态变得越来越糟。每当看到麻里子的时候,他总有一种愧疚感。


而每当夜晚来临时,当他抱着身边的女人熟睡时,梦到的却是另一张有着温柔微笑的面孔。


而那个人在自己订婚的第二天忽然消失了,于是一晃就过了三年。


三年的时光让樱井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和冷静。但当自己再次在档案室看到那个人时,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人——即使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欺骗自己说这份感情已经结束了。


于是,自己再次握住了那个人的手,而那个人先是流着泪骂了他一句“混蛋”,然后就扑到了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肩膀和他热烈地吻在一起。


他知道那个人也没有忘记自己,即使过了三年的时间。不,时间对他们来说反而像催化剂一般,所有的思念和渴求在三年后再次点燃了。


如果说在这段恋情中有什么是调剂的话,就是大野带来的那个可爱的男孩——大野广。他是大野的孩子,听大野说,这个孩子是他找代孕母亲生下的。一看到这个孩子,樱井就喜欢得不得了,恨不得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宠爱。


究其原因,除了小广是大野的孩子以外,最主要的就是樱井一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结婚几个月后,樱井发现麻里子一直没有顺利怀孕。于是,他们一起去医院做了周密的检查。而医生的话像是宣告了麻里子的死刑一般——麻里子患的是不孕症。


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本来就缺乏感情基础的两个人越发无话可说。原本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的做爱让樱井感到毫无兴致,开始以工作繁忙为由不再和麻里子同房。而一向以家教严格出身的大家闺秀的麻里子也只是默默忍受着,并没有和樱井争吵过。


两个人过着在外人眼里美好富足的生活:漂亮宽敞的住宅、事业有成的丈夫、美丽温柔的妻子。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的心隔得越来越远。


特别是当大野回来之后,樱井一心都放在大野和小广身上。这个家更像一个旅馆,或是一个隔断他感情的牢笼。而麻里子就像一块冰,表面上对樱井说着温柔而礼貌的话语,但是再没有任何深入的交谈。


两个人都戴着假面具,扮演着在外人眼里希望的那个角色,虽然他们自己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对方希望的那个样子。


“那个,翔。”


听到麻里子轻声呼唤自己,樱井稍微抬起头问:“有事吗?”


“嗯,有些事要和翔说。不过,还是先吃完饭再说吧。”


樱井放下报纸。“有事还是现在说吧。不然心里装着事,吃饭也没胃口。”


麻里子轻轻哼了一声,好像在说,你心里不装着事,吃饭也一样没胃口嘛。


麻里子站起身走出客厅。再回来的时候,她把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放在茶几上。


樱井侧过脸看着那个信封,显然这是一份经过调查得到的资料。也许麻里子雇了什么侦探来调查自己。不过,如果麻里子因为自己和大野的事要离婚的话,自己在搜查一课好不容易熬到的警部补的职位就泡汤了,而且自己也会因为离婚被双亲扫地出门。


看到樱井陷入沉思的样子,麻里子反而轻轻笑起来。“呵呵,翔,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


“没什么。你要和我说什么?”樱井抬起头,微笑着问。


麻里子把食指放在嘴边。“呵呵,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放心,我不是要和你离婚。”


樱井感到十分意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麻里子。麻里子叹了口气,打开信封,掏出一份像报告书一样的文件推到樱井面前。


“我只想让你知道真相,翔。”


樱井扫了眼报告的封面,不禁惊诧地瞪大双眼。这居然是一份DNA亲子鉴定报告!


樱井伸出手,麻里子却轻轻按住报告,沉思了一下,抬起头直视着樱井的双眼,轻柔而沉静地说:


“虽然你是我的丈夫,但是你并不了解我,翔。我知道你把我们的婚姻当成一桩交易。可是,翔,我是你的妻子。不论何时我都会维护你的利益。这一点我绝不会输给那个大野智。甚至我可以说我才是真心为你着想,最爱着你的那个人。”


说完这番话,麻里子松开了手。樱井看了看麻里子坚定的眼神,翻开了报告。


“被鉴定人1 姓名:大野广……被鉴定人2 姓名:樱井翔……”


樱井不禁觉得浑身一颤,抬起头瞪着麻里子。麻里子却淡然地笑了笑。“要拿到那个孩子的DNA样本真不容易。最后,总算拿到了他刚用过的一根吸管,上面沾着他的唾液。”


“你做这个报告,是要证明什么?”


“白纸黑字摆在你面前,你还要问我吗?翔,你怎么不翻下去看呢?”


樱井感到一阵莫名的期待和不安,直接略过好几页繁冗的图表和数字,翻到最后一页。


“……依据 DNA 检测结果,无法排除待测父亲样本是待测子女样本亲生父系的可能。基于对 19个不同基因位点结果的分析,这种生物学亲缘关系成立的可能大于 99.9999%。”


樱井放下报告,直视着麻里子。麻里子只是抱着胳膊轻声说:“怎么?是不是不敢相信?不过你最好仔细回忆一下。毕竟,你和大野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有你们两个最清楚。”


樱井低下头,紧紧盯着报告上的鉴定结果。小广居然是自己的孩子!听大野说,小广的妈妈是一个有着以色列血统的代孕母亲,所以小广的外貌有混血儿的特征。小广和自己很投缘,也跟自己很亲近。自己也爱屋及乌,因为爱着大野,所以把小广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但是,如果小广真是自己的骨血,那么大野又是怎么得到自己的精子的?难道——


想起在自己的订婚仪式上,已经有些微醺的自己碰到了大野。大野端着一杯鸡尾酒递给自己。因为内心十分愧疚,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就觉得头晕沉沉的,后来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道说是在那个时候?但是,大野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精子找代孕母亲生下一个孩子?


当初,大野放弃搜查一课巡查部长的职位离开警视厅时,他以为大野是因为听到了和自己在一起的风言风语,不想成为别人的话柄,还有因为自己和别人结婚感到心灰意冷,所以选择了离开。


当大野再回到警视厅时,他只是恳求随便有一个职位就好。于是,多年一直照顾他们的学长松冈给大野找了一个档案室管理员的职务。大野也没有任何怨言,一心一意地安心工作着。后来樱井才知道,大野需要工作的原因是因为他要抚养孩子。


为什么大野会养着自己的孩子,却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不告诉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Satoshi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樱井烦恼地抓着头发,咬着嘴唇,低下头叹息着。


“难道说……他是想有一个有着我的基因的孩子,就好像我在他身边一样?”


“哼!”


坐在对面的麻里子哼了一声。樱井抬起头,只见麻里子靠在沙发上,撇着嘴角看着自己。


“你哼什么?你觉得我说得不对?”


“我只是为你感到可怜,翔。你怎么不看看里面还有什么?”


樱井这才意识到文件夹的厚度表明里面还有一些东西。于是他干脆把文件夹倒过来,使劲一抖。


“哗啦”一声,从文件夹里掉出几张照片。樱井拿起照片仔细一看,不禁觉得头皮发麻。


照片显然是在远处用高倍照相机拍摄的,这是一个让樱井十分熟悉的地方。透过那扇熟悉的窗户,里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大野,另一个是寄住在大野家的松本。


一张照片上清晰可见松本从后面抱着大野。。


樱井张张嘴,觉得如骨鲠在喉,轻声咳嗽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麻里子。后者一如往常般笔直地坐着,脸上依旧是那副淡然的微笑,只是微微向下的嘴角透着一股鄙视。


樱井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文件夹,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那么发抖。“你做了这么多调查,到底是要做什么?”


麻里子有些委屈地叹了口气。“翔,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聪明人。怎么现在你反而问我要做什么?我说了,我是你妻子,我从始至终都站在你这边。如今这些铁一样的事实都摆在了你面前,要怎么做完全在你。”


樱井皱着眉头,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烦躁地抓抓头发,又掏掏裤兜,斜眼看了麻里子一眼。


倒是麻里子大方地笑了笑,从茶几下面的小抽屉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烟递给樱井。“没事,我不介意。”


樱井接过烟夹在手里,疑惑地看着麻里子。麻里子又笑着掏出一只打火机,给樱井点上烟。樱井也顾不得许多了,猛地吸了一口,使劲抽起来。麻里子看了一眼樱井,站起身走进厨房准备晚饭。


樱井抽着烟,眼前的鉴定报告和照片是那么刺眼。樱井干脆把它们又一股脑地丢进文件夹,扔到茶几下面。


樱井掏出手机,找到那个熟悉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拨号键。


响了几声,对方接了起来,话筒那边传来有些嘈杂的滋滋啦啦的声音。


“翔。你找我?”听上去大野的心情似乎不错。


“嗯,”樱井迟疑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你在做饭?”


“是啊,在给小广做咖喱饭。你是不是也该吃饭了,翔?”


“是,快吃饭了,”樱井深吸了口气,故作轻松地说,“对了,Satoshi。”


“什么事?”


“好久没见小广了,哪天有空我带他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好啊,只是小广还太小,不能玩太危险的项目。”


“过山车什么的还好吧,只要小广想玩就好。”


“这孩子天生胆大,所以我才不敢让他什么都玩。”


“是啊,小广这孩子真是可爱。对了,小广生日是不是快到了,他想要什么我送给他。”


“小广的生日还早着呢。”


“哦,那是几月几号?我好给小广一个惊喜。”


“到时候再告诉你吧。”


“我猜——不会是十月吧?”


停顿了几秒钟,大野慢慢答道:“不是。”


“那就等快到日子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嗯,好的。”


樱井还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小广的声音。“爸爸,润叔叔问您把白糖放哪儿了?”


大野连忙对小广说,“等一下我就来。”接着又对樱井说,“不好意思,翔,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


“嗯,我没什么事,那再见吧。”


“好,再见。”


挂了电话,大野感到心脏突突地跳个不停,不禁捂着胸口,脸色煞白地站在那里。


翔为什么会问小广的生日?。


六年前,新年伊始。在翔的订婚仪式上,自己端着一杯加了安眠药的马丁尼,静静地站在走廊里等着樱井出现。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小广拉着大野的手问他,“润叔叔问您把白糖放哪儿了?”


大野这才回过神,低头看着面前这张天真烂漫的脸庞,看着他长着小嘴甜甜地叫着自己“爸爸”,不禁伸出双臂,一把把小广抱进怀里。


小广被大野紧紧抱着,小声地问:“爸爸,您怎么了?”


大野摇摇头,轻轻放开小广,拍拍他的头。“没什么,就是一天没见到小广,想小广了。”


小广撒娇地抱着大野的脖子,轻声说:“小广一天没见到爸爸,也想爸爸了。”


“小广,乖孩子。”大野不禁又抱住小广,亲了亲他的脸蛋。


“我说半天糖也找不着,人也都不见了,原来你们在这儿呢,”松本撅着嘴故作生气地走过来,“你们这对父子就继续腻歪吧。咖喱饭我就一个人吃好了。”


“不行!”大野和小广异口同声地叫道。


“你们啊,这个时候还真够默契的。”松本故作无奈地摊摊手。


大野轻声笑了笑,心里的不安暂时消退了。他拉起小广,和松本一起走进厨房继续做咖喱饭。


 



 
评论
热度(2)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