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现货##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6)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现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闲鱼(请用手机闲鱼APP打开)

http://a.p6ff.com/F.X4u9U?ut_sk=1.WGYVhng9S7MDAO4%2F9Xg1m5ge_21407387_1501129556711.Copy.detail6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竹马终于圆满了!润智这边又加深了一步~~


(16)

下了车,二宫扶着相叶走进自己的诊所。诊所楼上就是自己的家,二宫扶着相叶来到家门口,费劲地掏出钥匙,打开门。

像扔水泥袋一样,二宫如释重负地把相叶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啊,好热!出了一身汗!”本来喝酒就爱出汗,再加上一直扶着相叶,二宫已经是汗流浃背了。脱下外套,又去浴室洗了把脸,二宫总算觉得身上清爽了些。

转过头看到相叶躺在沙发上闷头大睡,发出均匀的鼾声。二宫摇摇头,走了过去。

“喂,醒醒。”二宫拍拍相叶的脸,手指立刻变得湿漉漉的。二宫这才发现相叶身上出了一层透汗。

“唔……好热……”相叶抓抓脖子,皱了皱眉。

二宫叹了口气,转身去浴室接了盆温水,又拿了条毛巾。

把毛巾泡到温水里,拧干。二宫右手拿着毛巾,盯着相叶,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左手,解开了相叶的衬衫扣子。

看到相叶裸露的上身,二宫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虽然相叶看上去瘦瘦的,但是肤色透亮,肌肉紧致,肚子上还有结实分明的腹肌。二宫不禁掀起衣襟看了看自己白花花的肚皮。嗯,好像只有一块腹肌,该锻炼一下了。

二宫拿起毛巾,轻轻擦拭着相叶的身体。相叶似乎觉得很舒服,咂咂嘴,翻个身继续鼾睡着。二宫叹了口气,继续擦拭着。

很快就擦干净了相叶的上身,二宫刚要离开,无意中看到了相叶裤腰里露出的内裤边。

二宫眨眨眼,伸手拽了拽相叶的内裤边,想看得更清楚些,但是相叶侧身躺着,正好压着内裤动不了。二宫想了想,看相叶睡得正熟,硬着头皮解开了相叶的腰带,拉开了裤子拉链,把裤子往下一褪,相叶的内裤就毫无遮挡地呈现在二宫面前了。

二宫皱皱眉,扯开了自己的腰带,脱下裤子,露出自己穿的内裤,又看看相叶。

“嗯,”二宫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自言自语地说,“居然真的是一样的……” 

“什么一样啊?”

二宫抬起头,只见相叶抬起身子,眯着眼睛,张着嘴看着自己。

因为相叶的移动,他的裤子也顺势向下地滑到了膝盖处。二宫低头一看,自己面对着相叶站在沙发前面,裤子脱了一半,内裤和大腿让相叶一览无余。

二宫这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提上裤子,又拾起腰带,急匆匆地要系上。因为太心急了,腰带穿反了,二宫只得又把腰带抽了出来。

忽然,身后一个人重重地靠上来。相叶热乎乎的气息吐在二宫的耳边,带着笑意说:“原来我和Nino穿一个牌子的内裤呢,连款式和花色都是一样的。”

“你!”

二宫羞红了脸,转过头,这才发现自己和相叶的鼻尖几乎都要碰到一起了。过于逼近的距离让二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垂在地上的裤脚,一下子向后倒去。

“小心!”

相叶想也没想就伸出手,也忘了还没穿上裤子,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随着相叶的翻滚,沙发失去重心,翻了过来,沙发套和靠垫都一起掉在地上。

“你走开,瞧你干的好事!”二宫被相叶压在身下,气恼地想要推开相叶。

但是相叶凑近二宫,直盯着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二宫使劲地要抽回手,但是手腕却被相叶牢牢地握住。二宫索性放弃了挣扎,瞪眼看着相叶。

相叶目不转睛地看着二宫,忽然咯咯笑起来。

“你笑什么?像傻瓜一样!”二宫气恼地说。

相叶收敛了笑容,黑漆漆的杏眼直视着二宫,第一次露出认真的表情。

“你啊,”相叶的声音低低的,“其实心里一直都很压抑吧?”

“压抑?你怎么看出我压抑了?”二宫不以为然地扭过头。

“我就是看出来了。在酒吧里,一直闷头喝着很烈的酒,对我和松润聊的话题都不感兴趣的样子,不想让我叫你Nino可最后还是无奈地答应了。还有……”

相叶说着就伸出手,大胆地捏住二宫的下巴,让他转过头面对着自己。

“虽然你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还是好心地把我带回家。还有,你很喜欢吃我们店的蜜瓜包吧?虽然你只会说‘好吃’两个字。”

“我才不是好心!告诉我你家在哪儿,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这么晚了,困死了,还是让我在你这里过夜吧。”

相叶打着哈欠,抓起一个沙发靠垫抱在胸前,倒在了地毯上。

“你给我起来!不许装睡!”

二宫拉着相叶的胳膊要把他拉起来,但是相叶一使劲,反把二宫拉了过去。二宫重心不稳地倒在相叶身旁,被相叶从背后一把抱住了。

“你放开我!变态!笨蛋!”

二宫气恼的吼声反而让相叶咯咯笑起来,像是安抚小动物一样,相叶把二宫抱得更紧了,一只手还伸出来,大胆地揉着二宫的头发。

“你住手,把我的头发都揉乱了!还有,别抱着我,热死了!”

“呵呵,Nino你好可爱!”

“哈?你说什么?”

“我说Nino你好可爱啊!就像一只小狗,嗯,像一只小柴犬。虽然有时候会闹点小脾气,但是总体是很可爱很乖的,从来不会咬人。”

好啊!居然把我比作狗,还说什么不咬人!二宫照着相叶的肩膀使劲咬了一口。

“疼!”

相叶挤着眼睛松开了双手,二宫趁机挣脱了相叶的怀抱,坐起来,指着相叶大吼道:“你给我滚开!马上!”

“不要嘛,不要对我凶,Nino真是的。让我睡一下。”相叶抱住靠垫,缩了缩身子。

“你……真赖皮!”二宫又累又气地坐下来,看着相叶闭着眼睛继续酣睡起来,心里充满了无奈。

二宫只得站起身,把沙发搬回来放好,又去卧室拿了毯子和枕头。把毯子盖在相叶身上的时候,二宫忽然听到相叶迷迷糊糊说的梦话。

“Nino……想叫你Kazu,只让我一个人叫……”

Kazu?确实还没有人这样叫过自己。不,其实在很多年前——

当他们三个是最要好的朋友时,他曾经说过想让他们两个叫自己“Kazu”,而他也会叫他们“Satoshi”和“Sho”。

但是他们依旧还是叫自己“Nino”,他也依旧叫他们“大野桑”和“樱井君”。而“Satoshi”和“Sho”是他们对彼此的称呼。

于是,自己再也没有要求他们叫自己“Kazu”。看着他们爱得难舍难分,虽然痛苦却甘之如饴地爱着,自己也只能以好朋友的身份去支持他们。

其实自己觉得好累,看着他们两个人分分合合,其实自己只是简单地希望三个人能回到以往那个单纯而快乐的时光。

虽然自己已经是一个心理医生了,但是二宫知道,自己的那块心病其实无药可医。

二宫不禁伸出手,轻轻抚摸上相叶红红的脸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你会是那个人吗?会是那个一直叫我“Kazu”的人吗?

如果你这样叫我的话,我也可以叫你的名字吗,雅纪?

 

松本走进大门,屋子里一片漆黑。已经过了零点,大野和小广想必已经睡着了。

蹑手蹑脚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松本摸索着找到了电灯开光,刚一打开灯,眼前的情景让他吃了一惊。

只见大野端端正正地坐在自己的行军床上,眼睛直视着瞪着自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到松本回来了,大野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松本不知所措地挠挠头,走过去蹲下身看着大野。大野直直看着松本,依旧没有动。

“那个,大野桑,”松本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等我?对不起,我和相叶桑、Nino一起去喝酒了。害你担心了,对不起。”

大野深邃的眼睛直视着松本,听他说完了,扶着床沿站了起来。

松本没有动,大野走了几步,转过身背对着他。

“我没有担心,”大野抬起头,依旧是背对着松本,声音也是冷冷的,“你也有你的同事和朋友,你想干什么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

大野低下头,想起几个小时前自己带着小广回到家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小广几次问起润叔叔去哪儿了,自己只能摇摇头。

虽然很想给松本打电话,但是大野还是没有打。静静地坐在松本的房间里,大野开始思索起来,其实在这个家里本来就只有自己和小广两个人。松本只是寄住在这里,他的存在只是暂时的。可是真的见不到他了,心里忽然觉得空荡荡的。

这样的空虚感让自己感到无力,也让自己觉得很不争气。大野一向都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了,没想到居然会对一个住了一个星期的人有这么大的反应。

其实早就应该想到的,如果他恢复了记忆,如果他的本来面目其实是另一个样子,如果他只是一个过客……那么自己这样沉迷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忽然,右手被一只凉凉的手抓住了。大野转过头,看到一双透澈的眼眸凝视着自己。

“对不起,”松本小心翼翼地说,“请不要再说不想管我的话了,大野桑。我以后会告诉你我的行踪,不,如果大野桑你不愿意,我不会再擅自出去。我会在家里等着你和小广回来。别生气了,好吗?”

“我没有生气,”大野闷着嗓子,“我说了,你有你的自由和自己的生活,我不会干涉你的。”

“但是我让你担心了,不是吗?对不起,我没考虑这么多。原谅我好不好?”

大野摇摇头。“我没生气,我也没……那么担心你。只是……”

松本歪着头,扑闪着长长的睫毛,眼神里充满了笑意看着大野。

“只是我……忍不住不想你,ま……”

右手被使劲一拽,大野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向前倒去,下一秒就被一双结实有力的双臂紧紧抱住,自己的头靠在一副宽广温暖的胸膛里,耳边里传来他低沉有力的心跳声。

像是在寻求慰藉一样,大野往松本的怀里缩了缩,蓬松的头发擦着松本的下巴,松本的手指插进大野的发丝里,炙热的嘴唇轻吻着大野的头顶。

大野把手垂在松本的腰间,静静地闭上眼睛。

我以为我可以任由你离开我,就像你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样,我也以为,自己的心里不会再有波澜。

但是被你这样抱着,我却觉得想让你一直这样抱着我。

被你抱在如此温暖的胸膛里,无需用语言试探。如果以前我还有什么不确定的事,现在我却百分之百地笃信——你对我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情感。

松本也没有说话,只是轻嗅着大野身上像蜂蜜和花瓣一样的体香,又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就这样抱着大野,不知过了多久,松本慢慢松开了双臂,放开了大野。

大野慢慢抬起头,对上松本那双漂亮的眼眸。茶色的瞳仁在月光下变得像琉璃珠一样透亮。

渐渐地,这双茶色的琉璃珠越来越近,大野连忙清醒过来,侧过脸,躲避开了松本的嘴唇。

松本有些僵硬地愣在那儿,伸手想要握住大野的肩膀,手却被大野轻轻地握住了。

“我明白的,松本君,”大野直视着松本,脸上是释然的微笑,“我对你的想法,和你对我是一样的。”

松本意外地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大野。“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大野桑?你知道我……“

大野点点头,没有让松本再说下去。“我明白,真的,我只是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害怕恢复了记忆的你,真实的你也许,也许……”

大野找到合适的字眼,也不知该如何在不伤害松本的情况下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一时语塞地低下头,不敢再看松本。

松本盯着不知所措的大野,看着他因为紧张咬着嘴唇,不禁轻声笑了笑。

轻轻地回握住大野的手,松本张开手,和他十指交叉地握在一起,大野转过头,凝视着自己和松本握在一起的手。

松本笑了笑,抬起手腕,把大野的手放在自己面前,嘟起嘴,在大野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大野的心里传来一股暖流,松本继续轻吻了几下,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

像是被松本施了魔法一样,大野心里的不安一扫而空,他抬起头,看着松本含笑的脸庞,不禁也扬起嘴角。

“很晚了,大野桑,去睡吧。”松本轻柔地说。

“嗯,晚安了,松本君。”

大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嘴角带着一抹微笑。

虽然自己依旧没有回头,但是大野深深知道,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一定站在月光里微笑着,笑容比月光还要温柔。


 
评论
热度(8)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