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试看##现货##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5)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现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闲鱼(请用手机闲鱼APP打开)

http://a.p6ff.com/F.X4u9U?ut_sk=1.WGYVhng9S7MDAO4%2F9Xg1m5ge_21407387_1501129556711.Copy.detail6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虽然关键词里选的是润智,不过这一章却一直写的是竹马~~~(毕竟是副CP,写了这么多两个人才开始认识)


(15)

第十一章

 

三个人来到了相叶推荐的酒吧。环境幽暗静谧,老式唱片机里放着怀旧的爵士乐。三个人走到吧台的位置坐下来。

“怎么样,我选的这个地方不错吧?”相叶得意地问。

松本点点头,转头问二宫。“你觉得呢,Nino?”

“不错,挺好的。”二宫扶扶眼镜。

“那你们想喝点什么?这里有老板推荐的招牌鸡尾酒,你们想尝尝吗?”相叶问。

松本看看二宫,二宫点点头,于是松本说:“好吧,就来这个吧。”

三个人慢慢喝起来。似乎是为了让两个人拉近距离,松本一直找话题聊着。相叶很健谈,一直都说个不停,讲到高兴的地方就哈哈大笑起来。二宫话很少,基本就是在一旁听着。

“啊,我有些头晕,估计是刚才的酒里伏特加放太多了,”相叶红着脸靠在吧台上,“我先稍微眯一下。”

“我去卫生间一趟。”松本忽然站起来。

“等一下,”二宫一把抓住松本的手臂,小声问道,“你让我来陪你和你这个天然同事喝酒,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松本眨眨眼睛,无辜地说,“就是相叶桑一直说要来这儿喝酒,这次就陪他来了。”

“是吗?我看你别有用意吧?”

“我能有什么用意,我说了,我只是不想让你总这么压抑自己,Nino。”

“压抑?”

“是啊,你总是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情感隐藏在心里,这样真的好吗?”

二宫直视着松本。“J,你到底……”

松本拉开二宫的手,微微一笑。“好了,我要去卫生间,待会儿我们再聊。”说着,松本就转身离开了。

 

二宫坐回到吧台边,拿起酒杯又咽下一口酒。转过头,身边的相叶显然是喝醉了,趴在胳膊上,闭着眼睛,发出浅浅的鼾声。

镜片因为沾了些酒水变得模糊。二宫从背包里翻出眼镜盒,拿出眼镜布仔细擦起来。

忽然感到身边有什么声响,二宫抬起头,一张笑嘻嘻的脸庞凑近自己。

“相叶君你醒了?吓了我一跳。”二宫边说边拿着眼镜要戴上。

手腕却被相叶热乎乎的手抓住了。相叶凑近了二宫,鼻尖几乎要碰到他的脸上。

“你……长得……挺好看的嘛,”相叶看看二宫手里的眼镜,又看看二宫的眼睛,“这么漂亮的眼睛,为什么要遮起来?”

“为了更像个专业人士,或者说,戴眼镜的医生会让患者心理上有一种亲切感和信任感。”

“是吗?我倒是觉得,Nino你不戴眼镜更好看。”

二宫皱皱眉。“你还是叫我二宫医生比较好。”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叫你Nino?你不是让松润叫你Nino吗?”

“他不一样。他是我的患者,也是我的朋友。”

相叶撇撇嘴。“有什么了不起!我也可以做你的朋友。”

二宫戴上眼镜,扭过头。“我们刚认识而已,请别和我套近乎好吗,相叶君?”

“你可以叫我雅纪。”相叶歪着头看着二宫。

二宫没说话,只是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酒。

“我回来了,”松本坐回到座位上,看看左右,“你们聊得挺开心的嘛,都聊了什么?”

二宫刚要否认,相叶微醺地拍了下松本的肩膀:“你说,我是不是也应该去抑郁一下,然后让Nino帮我做心理咨询啊?”

“唉?相叶桑你怎么这么说?再说你最不可能得的就是抑郁症吧?”

“因为Nino说只有病人才能叫他Nino啊!”

“哦?是这样吗?”松本有些夸张地瞪大眼睛问二宫。

二宫无奈地叹了口气。“他都‘Nino’、‘Nino’地叫了我这么多声了。算了,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松本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喝了口酒。

三个人又坐了一会儿,因为相叶醉得几乎要睡着了,三个人就离开了酒吧,朝车站的方向走去。

松本挽着相叶的胳膊,相叶整个人靠在松本身上,两个人慢悠悠地走着。二宫帮相叶拿着外套,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三个人走到车站,松本看看站牌,忽然拍拍额头说:“哎呀,这些车只到我家,不到相叶桑的家啊。”

“唉?”二宫皱皱眉。

“对了,Nino你的家就在诊所上面吧?”

“是。”二宫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相叶桑的家就在你家那个方向,距离也不太远,不如我把他交给你。”

还没等二宫拒绝,松本就不由分说地把相叶的胳膊从自己肩上放到二宫肩上。于是,相叶整个人都靠在二宫身上,二宫不得不伸手扶住相叶。

“J,你不能……”

松本却扭过头,看着迎面驶来的一辆公交车。

“哦,车来了,我先走了,Bye-bye!”话音刚落,松本就轻快地跳上公交车,扬长而去。

“J,松本君——!”

二宫看着松本在车窗后面冲着自己挥手,心里又急又气。

偏偏这时相叶靠在二宫肩上打了个嗝,伴着一股酒气,迷迷糊糊地嘟囔着:“Nino……还是Kazu比较好?”

二宫扭过头,看着面前这张天真的脸庞,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无可奈何地拉紧相叶的手臂。“你啊,抬起点腿来,重死了。”

相叶咂咂嘴,努力睁开眼,看到扶着自己的是二宫,咧嘴一笑。“嘻嘻,原来是Nino啊。”

“是我,我现在带你回家。你家在哪儿?”

“我家……在那边!”相叶抬手指了一下,又放下来,身子一软,整个人靠在二宫身上。

“好了,你,你这醉鬼!重死了!你家到底在哪儿?说啊!”二宫实在忍不住了,用力拍着相叶的脸颊,但是相叶只是吸吸鼻子,扭过头继续睡。

可恶!松本居然把这么个麻烦的家伙交给我。二宫看看手表,已经11点多了,再看看周围,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二宫叹了口气,扶住相叶的腰,走到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

 
评论
热度(6)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