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现售##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4)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现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闲鱼(请用手机闲鱼APP打开)

http://a.p6ff.com/F.X4u9U?ut_sk=1.WGYVhng9S7MDAO4%2F9Xg1m5ge_21407387_1501129556711.Copy.detail6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14)

松本按时来到二宫的诊所。按下门铃,几秒钟后,那个戴着金框眼镜,总是一脸笑容的人出现在了门口。

“J,好准时啊,”二宫指指沙发,“坐吧,喝点什么?”

松本坐下来。“老样子。”

二宫把盛着水的玻璃杯放到松本面前,松本拿起来喝了一口,又放回原处。

“你每次都只是喝水而已啊,J。”二宫笑着调侃说。

“怎么?难道Nino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我倒是觉得,你这个习惯应该是一贯养成的。”

“习惯?”

“是啊。对于陌生人倒给自己的饮料,除了水之外不会喝别的。还要用玻璃杯盛着,为了便于观察水里是否有什么杂物。”

“Nino你想多了,”松本笑着摸摸杯子,“其实我是不想麻烦你去泡茶或咖啡。”

“是吗?你还挺为我着想的。”

“当然了,因为在我心里一直都把Nino当朋友看待。”

松本依旧是平静的语气,但是眼睛直视着二宫。二宫被松本的眼神注视得有些脸红,挠了挠头。“是吗?”

“是啊,Nino不是也说过这样的话吗?”

二宫连忙点点头,心里琢磨着,我说过这样的话吗?估计也是为了跟患者拉近距离随口说说的。

松本把手放在双腿两侧,像是撑着身体那样坐着,一双眼睛又落到了对面墙上的镜框上。

“这张照片是多少年前照的呢,Nino?”

“十多年前吧。那个时候我还是二十代呢。”

“说起来,我看到的同学录上的大野桑简直像个未成年人呢,笑起来就像个小姐姐。”

“是啊,那时候他还真的被人当成女孩子搭腔呢,结果对方一脸黑线地问,‘你是男的啊?’”

“你和樱井桑那时染了金发,樱井桑耳垂那里有一个黑点,是戴了耳环?”

二宫抿着嘴角笑了起来。“可不是嘛,那个时候翔君可不良了。不仅戴耳环,连肚脐上也有戴脐环呢。”

“那个一本正经的樱井桑,真看不出以前会那么叛逆。”

“是啊。”二宫点点头,不自觉地交叉着十指。曾经的樱井似乎是为了反对家族给他的压力而变得有些叛逆不羁,但是,让这样的樱井心境变得平静下来的是那个人。

不,不仅仅是樱井,自己在和那个人相处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被他治愈了,整个心灵也变得平静下来。

“Nino。”

“嗯?”

“我能问问你们之前的往事吗?”

“你具体是指什么?”

“大野桑他……和樱井桑……他们是……”松本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这个嘛,告诉你也没什么,其实J你已经知道了吧?”

“为什么,”松本像是受伤了一样,紧咬着嘴唇,眉头皱在一起,“大野桑为什么会和樱井桑在一起?”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二宫垂下眼帘,轻抚着下巴。是啊。到底是为什么呢?那个时候的自己年轻又充满幻想。他认为他们就像三个火枪手一样亲密无间,永远不会分开。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发现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成了恋人。

虽然他们告诉自己,他们永远都是好朋友,但是自己的心里却出现了一道裂缝。这道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深,以至于当他面对着大野和樱井的时候,应对的话语已经变得敷衍而世故,不再像原本天真的少年那般胸无城府了。

松本淡淡一笑。“我好像让Nino想起什么不愉快的事了,真对不起。”

“没什么。记忆就是这样,不一定都是美好的,但是一旦缺失了就会有遗憾。”

松本继续淡然地笑着,抬起头又看着墙上的镜框。

“好像我现在的工作,就是在帮你。J,这段日子你的脑海里是否出现过一些影像呢?”

“影像?”

“就像记忆的碎片一样,比如某一个场景,或者是——某一个人?”

松本微微一笑。“的确是有一些。不过我想和凶杀案应该没关系。”

“你怎么知道没关系?你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

“哦?难道Nino你也会推理?”

“你知道我是一个心理医生,分析和判断是我的特长。”

松本撇撇嘴,刚要开口,只听见“啪嗒”一声,二宫的左手一晃,杯子里溅起小小的水花。

松本不由看着杯子,里面被二宫投进了一枚泡腾片,沉在杯底,向上不停冒着一串串密集的水泡。

“你这是干什么?”

“新买的碳酸泡腾片,你看,很漂亮吧?”

松本皱皱眉,盯着杯子里的水泡,脸上显出些许不悦的神色。那些水泡像喷泉一样不停地冒着,伴着轻微的咝咝声,松本紧蹙的眉头慢慢舒展起来,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二宫盯着松本表情的变化,微微向前弓着背,慢慢把左手伸到松本面前,打了一个响指。

松本浑身像是被枪击中了一样颤抖了一下,视线从杯子上慢慢向上移动,最后停在二宫的脸上。

夕阳的光线照在二宫的脸上,半明半暗的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松本君,看着我。”二宫慢悠悠的声音就像从另一个星球飘过来一样。

松本仰着头,直直盯着二宫,嘴巴微微张开,茫然的表情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松本君,在你听到我打响指以后,告诉我都想起了什么,好吗?”

松本直视着二宫,慢慢点了点头。

随着“叭”的一声响,松本猛地低下头瘫坐在沙发上,眼皮垂下来,双眼半睁半闭着。

二宫向前靠了靠,凑到松本面前,声音清晰地问:“松本君,你能听见我说的话吗?”

松本慢慢点点头。“是,能听见。”

“告诉我,你都想起了什么?”

松本动动眼皮,低着头,想是犹豫着什么。

二宫想了想,开始用具体的问题问松本。“凶手为什么要追杀你?”

“因为我看到了……有人躺在那里,旁边站着一个人……手往下……滴着血。”

 “告诉我,松本君,你看到了凶手的样子了吗?”

松本摇摇头。“天很黑……凶手站在暗处……背着光……看不清。”

“你和凶手认识吗?”

“不认识……我根本不知道凶手是谁。”

二宫点点头,忽然话锋一转。“你妈妈是个怎样的人?”

 “我的妈妈……很美丽、温柔、善良,”松本慢慢说着,忽然停住了,头更低地垂了下去,“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松本君?”二宫靠近了些。

“我的妈妈……她是一个……可悲的女人。”

“你是在可怜你的妈妈吗?”

松本慢慢点点头。“是啊,可悲又可怜的女人……为了那个男人。”

二宫皱紧眉头。“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

“叮咚——!”

一阵清脆的门铃声响了起来。松本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浑身打了个哆嗦,接着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和他挨得很近的二宫。二宫的脸上挂着少许阴翳,不悦地托了托眼镜。

松本坐直了身子,摸着额头。“我,我刚才是不是睡着了,Nino?”

二宫点点头。“是啊,你睡着了。不过没什么,今天就到这儿吧。”

松本点点头,看着大门的方向。门铃继续“叮咚叮咚”地响着。

“是谁啊,”二宫看看手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松本回过头,冲着二宫神秘地笑笑。“我知道是谁。”

“哎?”

“是我让他来的,想给Nino介绍个朋友认识。”

“给我?朋友?”二宫一头雾水。

“对啊,就是我在面包房打工的同事。”还没等二宫反应过来,松本就跑过去打开了门。

“晚上好,”一个鼓鼓的纸袋举到松本面前,随即出现了一张爽朗的笑脸,一咧嘴就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不对,今天是第一次见,应该说早上好,松润。”

“好了,快进来吧。”松本把纸袋接过来,打开看了看,“你买的没错吧?”

“当然,最后两个蜜瓜包让我抢下了。不过可能有点凉了,吃之前最好用微波炉热一下。”

二宫走过来,好奇地看着站在松本身后一直笑着的男子。“这位是……”

“哦,我给你介绍一下,”松本连忙转过身说,“相叶桑,这位是我的心理医生二宫和也。Nino,这位是我的同事相叶雅纪。”

“二宫医生,你好。”相叶连忙伸出手。

二宫礼貌性地握了握相叶的手。“你好,相叶君。”

“你们都别这么客气了,都是我的朋友,大家在一起就别拘束了,”松本笑着把纸袋塞到二宫手里,“尝尝这个吧。”

二宫慢慢掏出蜜瓜包,惊讶地问:“这是……”

“我让相叶买的,”松本冲相叶挤挤眼睛,“知道你最喜欢吃蜜瓜包,特意给你留的。”

相叶不明所以地看看松本,刚要否认,二宫拿起蜜瓜包咬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说:“嗯,好吃!”

“好吃吧?我们店的蜜瓜包最好吃了,”听到二宫的夸奖,相叶开心地说,“二宫医生喜欢吃蜜瓜包吗?”

“嗯,面包的话最喜欢的还是蜜瓜包。嗯,好吃。”二宫点点头,又咬了一大口。

相叶看着二宫有些平淡的反应,又转头看着松本。松本笑着说:“你别介意。Nino向来就是这样,吃再好吃的东西,也只会说‘好吃’,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哦。”看着二宫把一个蜜瓜包两三口就吃光了,相叶点点头。

“好了,Nino你也下班了,没事的话和我们一起去喝酒吧。”松本边说边拉着二宫。

“我?我还有些资料要看,你们去吧。”

“别客气了,还是和我们一起去吧。我打保票你肯定不想再和那些文件打交道了。”

二宫看看办公桌上一叠叠的文件夹,转过头盯着松本充满笑意的脸庞,抿着嘴角笑了笑。“你果然很聪明呢,J。”

松本耸耸肩。“我只是不想看到Nino你总这么压抑自己。”

二宫点点头。“好吧,你们到外面等一下,我要换一下衣服。”

 


 
评论
热度(11)
  1. 雪苡雪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nowy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