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现售##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2)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现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闲鱼(请用手机闲鱼APP打开)

http://a.p6ff.com/F.X4u9U?ut_sk=1.WGYVhng9S7MDAO4%2F9Xg1m5ge_21407387_1501129556711.Copy.detail6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12)

第二天一早,大野像往常一样起床叫醒了小广,又来到一楼。

出乎意料地,厨房里并没出现那个顶着鸡窝头,揉着睡眼的身影。难道还在生闷气吗?

大野狐疑地敲了敲松本的房门,没听到任何回应。

“松本君,我进去了。”

大野边说边推开了房门。屋子里很暗,拉着窗帘,大野走到行军床前,看到松本大半张脸都蒙在被子里,呼吸听上去也有些堵塞。

“松本君……”

大野俯下身子,把盖在松本脸上的被子往下拉了拉。

“唔……”

松本哼了一声。眉头皱得紧紧的,紧闭的双眼抖了一下。

“唔……妈……妈妈……”

妈妈?大野想起松本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时候,趴在茶几上睡着时也说过这样的梦话。

这么想你的妈妈吗,松本君?你的妈妈在哪儿?她是在老家,还是已经……

大野不禁用手背碰了碰松本绯红的脸颊。手背上传来炙热的温度,显然,松本发烧了。

大野连忙找了两片退烧药,又倒了一杯水,回到松本的房间。

“松本君。”

大野轻轻拍拍松本的肩膀,松本的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眼。

“妈妈……嗯,大野桑?”

“是我。来,吃药了。”

松本揉揉眼睛,发懵地看着大野。

“你发烧了,把药吃了。”

“我发烧了,”松本缩缩脖子,“好像是的,我浑身发冷。”

“所以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快把药吃了,接着睡一觉。”

松本点点头,拿过大野手心里的药片吃了,又躺了下来。

大野掖了掖松本的被子。松本歪着头直直看着大野,嘴角不由扬起一道弧线。

察觉到松本的视线,大野有些莫名其妙地问:“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

松本反而直盯着大野。“大野桑,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大野没说话,把脸别到一边。松本纳闷地问:“大野桑,你是不是还想着昨晚的事?对不起,是我太唐突了,不该说那些话。”

“不是的,松本君。那些都过去了。我只是在想……”

“想什么?”

“松本君,你喜欢我吗?”

松本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大野桑?”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喜欢我吗?”

松本避开大野的视线,转过头看着墙壁,轻轻点点头。

“为什么喜欢我呢?”

松本皱皱眉,像是思索了一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想,是不是因为我……有点像松本君的妈妈?”

松本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大野。“为什么大野桑你会这么说?”

“我刚才听到松本君说梦话了,你在叫妈妈。我想,松本君是不是很想妈妈,所以把我当成了她?”

“是吗?你认为我会这么想,”松本苦笑了一下,像是惋惜,又像是遗憾。但是他只是摇摇头,叹息着,“可惜我什么也不知道。说梦话叫妈妈,我一点也不记得。”

大野俯下身子,伸出手捋了捋松本额前湿透的刘海。看着大野靠近自己,松本不由屏住了呼吸,凝视着大野。

大野迎着松本的视线,微笑地看着他,右手不经意地放在松本的脖颈一侧,轻轻地说:“松本君确实说了梦话。我听到了。”

“是吗?让你困扰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松本君你真的什么都没想起来吗?”

“是啊,什么都没想起来,真遗憾呢。”

大野眯着眼睛端详着松本,轻轻抽回了手,坐了起来。

“好了,我该去给小广准备早餐和便当了。你吃不下东西吧?我给你熬点粥。”

“不用了,我待会儿起床自己弄吧。大野桑,请你帮我跟店里请个假。”

“好,我会的。冰箱里有蜜瓜,是樱井君拿来的,你切点儿吃吧。”

松本摇摇头。“小广喜欢吃,都留给小广吧。”

大野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松本的房间。

松本盯着关闭的房门,摸摸自己的脖颈,一对浓眉微微皱了起来。

 

把小广送到幼儿园,又赶着去上班。一路飞快地骑着自行车,总算按时到了警视厅。但是,大野心里却有些不安。

一路上,总觉得身后有视线注视着自己。虽然自己凭借多年的经验绕了点远路,又骑得很快,依旧觉得被什么人跟上了。

不仅是今天,好像这几天一直都被人盯着。到底是谁?还有,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

大野困惑地挠挠头,随手在本子上胡乱涂画着,因为太过专注,连身后站了个人都不知道。

“咦?大野君画的是谁?”

大野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合上本子。松冈笑着打趣说:“你画的是谁?好像不是樱……”

“松兄,”大野声调略提高地摇摇头,“随手乱画的,你别大惊小怪。”

“好好好,”松冈拉过椅子坐下来,“你听说了吗?那个连环凶杀案一直破不了,上级又来施压了。”

“听说了,一直都没有线索,也无从查起。”

“对了,那个住在你家的目击证人想起什么了吗?”

“没有,还是老样子。松兄,我把这些资料拿到搜查一课去。”大野站起来,抱起一摞厚厚的文件夹。

“好,你去吧。”

看着大野走了出去,松冈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野的桌子前,轻轻翻开了他的写生本。

上面画着一个侧卧着的年轻男子。刘海遮着半边浓眉,紧闭着双眼。半张脸藏在手臂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松冈歪着头打量起来,小声嘟囔着:“这……不是樱井君吧?”

 

大野径直走到天台,把文件夹放到地上,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大野桑?”电话那头传来那个有些尖细的嗓音。

“是我,”大野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手机,“Nino,你现在不忙吧?”

二宫微微一笑。“我就是再忙也要接你的电话啊,大野桑。”

“你还是老样子,这么爱贫嘴。”

“谁叫你离得这么近也来看看我。这次给我打电话,想必也不是找我叙旧的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吗,Nino?”

二宫会心地点点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你家的那个失忆者有什么不对劲吗?”

“Nino,你为什么会说我是松本君恢复记忆的关键?”

“这也是我的猜测。你知道,记忆的识记和保持表现在再认和再现上。松本君的记忆现在处于一种‘遗忘’的假象里。通过一定的再现和再认是可以恢复的。他在我这里咨询的时候,并不是完全放松的。不知道是因为天性还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他给我的感觉好像他并不想恢复记忆。”

“不想恢复记忆?难道他隐瞒了什么?还是说,他确实看到了……”

“凶杀案的过程和凶手的样貌,的确很可能。所以我才说,他也许是因为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不想恢复记忆。”

“如果是这样,Nino你打算怎么办?”

“其实上次樱井君也和我提过要不要进行药物性的恢复措施,我拒绝了。因为我不确定松本君的精神状态是否稳定,还有,”二宫迟疑了一下说,“我希望你能帮他想起来。”

“我?”

“对。你还不知道吧,松本君在我这里咨询的时候,90%的时间都是在谈你和小广的事。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不再拘束,一脸愉悦地谈论着有关你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所以你才说我是他恢复记忆的关键?”

“也不单纯是这个原因,其实上,我曾经对他做过催眠疗法。”

“就是那个让人昏昏欲睡的‘魔术’,你和翔原先玩的那个?”

“什么魔术,我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催眠术。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松本君的自我意识太强了,我做了暗示之后,他只是陷入好像发呆一样的浅度催眠状态中,无法进入更深层的睡眠状态。于是,我只能拿一些凶案现场的照片给他看,然后问他是否想起了什么。”

“结果呢?”

二宫摊摊手。“他的反应基本就是摇头,说不知道之类的。最后,我拿出一张你的照片……”

“我的照片?”

“别生气,是咱们大学时的旧照。重点是我拿你的照片给松本君看了之后,他抬起头看着我,眼睛好像湿润了,慢慢地小声说了一个词,你知道他说了什么?”

“‘妈妈’?”

二宫惊讶地咳嗽了一声。“咳咳,大野桑你是怎么知道的?”

“松本君睡着的时候就会无意识地喊妈妈。我今早还问他是不是想妈妈了,我是不是和他的妈妈有点像,他否认了。可是听你这么说,我觉得他没跟我说实话。难道他真的想起了什么?”

“你别着急,大野桑。如果他是睡着时说的梦话,也有可能是他潜意识里出现的影像,不一定是恢复了记忆。”

“也许吧。我今天摸着他的颈动脉,又看着他的瞳孔,没发现什么异样。”

“你还用警察的那套测谎方法啊。如果真的没发现什么,只能是两种原因。一种是确实说的实话,一种就是……”

“是啊,所以我才不知所措。如果,我是说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松本君他……他到底在隐瞒什么?他到底是……”

“大野桑,”二宫连忙提高了声调说,“你现在先不要胡思乱想。别忘了你可是警探啊,虽然在事实的背后隐藏着诸多可能性,但是……”

“我明白,所以我才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松本君他,他到底……”大野握紧了手机,不自觉地感到胸口传来一阵闷痛。

“大野桑,你冷静一下,深呼吸,”二宫连忙安抚着大野,“你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松本君?”

“唉?”

“你问了我半天,应该不只是简单地关心你的房客吧?”

“我……我当然关心他。”

“关心?我看你应该担心才对。你让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住进你家,就算不担心你自己,你也要担心小广吧?”

“我……”大野不觉语塞了,自己也觉得很惊讶,虽然自己对松本的事想了很多,但是从来不认为松本会对小广有什么威胁。

“看来你从来也没担心过,你果然很相信他。”

“我相信他?”

“是啊。松本君曾经告诉我,在他搬来的第一天,你对他说,希望他把你那里当成他的家。我想,这应该是你毫不设防说出的真心话。”

大野没有吭声,只是举着手机,静静听着。

二宫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会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一开始就相信他。你现在这么慌张地打电话来询问我,并不是你担心他对你和小广有什么威胁,也并非你怀疑他的身份,是你在内心深处希望他即使恢复了记忆,也会是像现在这样的人。”

“像现在这样?”

“对。我想他一定让你觉得很温暖,很开心吧?很多年了,你一直都在寻找着这样的一个人,不是吗?”

二宫的话戳中了大野内心最隐秘的角落。他摇摇头。“Nino,你又犯规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说中的。这么多年了,你在翔身上一直都在寻找着。但是,他并不是你要找的人,对吗?”

“不,翔是我要找的人。你为什么忽然又提到翔?你知道在我心里翔才是无可取代的,没有人可以胜过他。”

“是,没有人可以胜过樱井君在你心里的位置。但是你扪心自问,那是你真的想要的吗?”

大野刚要反驳,却觉得如骨鲠在喉,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他叹了口气,轻声问道:“那松本君呢?你觉得他是我想要寻找的答案吗?”

二宫摇摇头。“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说到底,我这个心理医生也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说出看法,至于是不是真的说中了,或者当事人是否听从我的建议,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你还是老样子,还是不想担责任。”

“谁说的,我可是对患者负责到底的模范医生呢。”

“别开玩笑了,”大野看看手表,“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了。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认为我是松本君恢复记忆的关键?”

“很有可能。或者说,你确实让他想起了关于‘妈妈’这个形象的回忆。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记得我告诫过你的,不要轻举妄动,让我来处理。毕竟你现在可不是在搜查一课的时候了。”

“我知道,没了配枪我也不会去冒险的。好了,我还要把资料交到搜查一课去,有事再联系你。”

“你就不会说一句,有空来找我玩吗,大野桑?”

大野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评论
热度(7)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