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预售##试看##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10)

封面设计正在最后的完工。先暂时发一个预览图吧,最终定稿还会修改一下。

如果来不及去东京之前付印估计就要等到7月中旬我回来之后了,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待。

还没有预定的亲要定的话欢迎继续下单
~~!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8 9

预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


(10)


“润叔叔,我洗完澡了。”

小广轻轻的呼喊声叫醒了趴在茶几上睡着了的松本。他揉揉眼睛坐起来,看到小广脖子上搭着毛巾,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他连忙站起来。

“过来,小广。”

小广坐在松本怀里,松本拿起毛巾,细细地擦着小广湿漉漉的头发。

“你这孩子,不把头擦干净怎么行。和你爸爸一样,跟鸟洗澡似的。”

“润叔叔,好痒啊。”

小广眯着眼睛靠在松本的胸膛上。松本摇摇头,这孩子这一点倒是和大野一模一样,擦个头都能睡着。

“你啊,越来越像小猪了,天天都要吃好吃的,吃完了就昏昏欲睡的。”

“我才没有呢!我要看电视。”

松本笑着摇摇头,打开电视陪小广一起看。电视里播着小广看不懂剧情的电视剧,他也慢慢失去了兴致,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

松本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九点多了。想起大野叮嘱过小广九点半必须睡觉的规定,松本轻轻拍拍小广的肩膀。“小广,我们去睡觉好吗?”

小广眨眨眼,趴在茶几上小声嘟囔着:“我要等爸爸回来。”

松本不由心头一紧,拉着小广坐起来。“爸爸今天加班,小广先去睡觉好不好?”

“不——好!我要等爸爸回来!”

小广反而耍赖似地抓住茶几的两角,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要等爸爸,我要等爸爸!”

“小广乖,明天还要上幼儿园,我们先去睡觉好不好?润叔叔给你念故事书。”

“不好不好,我要爸爸!”

小广使劲摇晃着,小手推着松本的手不让他抱自己。松本无奈地收回手,看到小广的眼睛已经变得亮晶晶的。

“爸爸、爸爸,我要爸爸!”

松本不由鼻子一酸,把小广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的头。

“小广乖,你爸爸很快就回来了。好吧,我们不睡了,等你爸爸回来,小广乖。”

胸口传来润湿的感觉,领口被一双小手抓紧了。小广把脸埋进松本怀里,小声地呜咽起来。

“小广乖,别哭啊。你爸爸很快就回来了,小广乖。”

松本抱着小广轻轻摇着,温柔地哄着他。但是小广把脸埋得更深了,呜呜咽咽地抽泣着。

眼前忽然暗了一下,松本愣住了。

他仿佛看到一个和小广差不多大的男孩,趴在客厅的榻榻米上,看着墙上的挂钟,蜷缩成一团小声地抽泣着。

“妈妈,怎么还没下班?妈妈,怎么还不回家?”

男孩抬起头,一双漂亮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女孩子一样扑闪着。

“妈妈,我要妈妈!妈妈!”

松本感到头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不由蹲坐在了地上。

“啊——!”

松本痛苦地紧皱双眉,小广抬起头,被松本吓得止住了哭声。

“润叔叔、润叔叔,您怎么了?”

小广摇晃着松本的胳膊,松本抬起头,勉强挤出一丝苦笑,刚要张口安慰一下小广,就听到了清脆的门铃声。

“是爸爸!”小广欣喜地跳了起来。

“小广,”松本抓住小广的手,忍着头痛站起来,“我去开门。记住,小广,不要一听到门响就随便开门,明白吗?”

小广点点头。松本从茶几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小广满是泪痕的脸,这才牵着他的手走到玄关处。从猫眼里看了看,确定地点点头,松本打开了大门。

“爸爸——!”

一见到大野,小广就像小鸟一样扑到了大野的怀里,大声叫着:“爸爸,您终于回来了!”

大野抱紧小广,充满歉意地拍拍他的后背。“对不起,小广,爸爸回来晚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小广摇摇头,拉了拉大野的袖口,在他耳边小声说:“爸爸,我好想您!”

“我知道,爸爸也好想小广啊,所以一下班就赶回来了。”看着小广纯真的眼神,大野避开了他的视线,心里忽然觉得一阵内疚。

“小广!”

站在大野身后的西装笔挺的男子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大袋水果和点心,笑盈盈地呼唤着。

“翔叔叔!”

小广跳下来,扑到樱井的怀里,撒娇地抱住他。“翔叔叔怎么好久不来看我了?”

“小广乖,叔叔太忙了,一直没时间看小广,所以今天给小广带了好吃的。瞧,都是你爱吃的。”樱井抱起小广,亲了亲他的脸颊。

“谢谢翔叔叔。”

看着小广开心地依偎在樱井怀里,大野放松地吁了口气,转过身,这才看到了一直站在旁边的松本。

松本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嘴唇微张着,像是呼吸一直没平复下来。大野连忙走过去,关切地握住松本的手。手心里立刻传来冰凉湿润的感觉,原来松本的手里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松本君,你怎么了?”

听到大野的声音,松本这才回过神。一双乌黑的眼睛直瞪着大野,手里的力度也不自觉地加大了。

“松本君,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看到樱井往这边看着,神情也变得冷峻起来,松本连忙松开手。

“你们聊吧,我回去看电视。”

松本说着就要转身离去,却被大野拉住手臂。

“已经很晚了,松本君你带小广先去睡吧。”

松本转过头轻轻一笑。“小广他只要你陪,刚才我哄他好久都不肯上楼去睡。”

“怪不得小广好像哭过似的,我看看,”大野连忙拉过小广,蹲下身严肃地看着他,“小广,下回润叔叔带你去睡觉,不许再耍赖了,明白吗?”

“可是,我想爸爸嘛,我要爸爸陪我。”小广撒娇地伸出手,搂住大野的脖子。

“你这孩子别撒娇了,翔叔叔和润叔叔都笑话你了。”

小广害羞地遮住眼睛,依旧靠在大野肩头撒着娇。

大野无奈地对着樱井和松本笑了笑。“真不好意思,这孩子从小就跟着我,一天都没离开过,让你们见笑了。”

“怎么会。”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又都尴尬地低下头。

“樱井君,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好,我就不打扰了,”樱井依依不舍地看着抱着小广的大野,又轻轻拍了拍大野的手背,“你也是,早点休息。”

“我送送你。”大野说着就抱着小广送樱井出去。

松本留在原地,看着虚掩的房门,大脑里传来一阵难以名状的痛感。

终于看清了大野和樱井的关系,他们含情脉脉地看着彼此,自己的存在只能让他们感到尴尬。

大野桑!

想起大野蹲下身抱起小广时,衣领下面脖子根处若隐若现的紫红色痕迹,那一定是樱井留下的——还有上次也是!

松本忽然觉得下身传来一阵痛感,看到大野身上的吻痕,他居然觉得那里有种疼痛般的快感。

想要把那个人压在身下,想要吮吸那些吻痕,让它们都变成属于自己的痕迹。

松本捂住嘴,抑制着变得粗重的喘息,慢慢退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榻榻米上,蜷起身子躺下来。

眼前依旧是大野的面庞,或是浅浅微笑,或是淡淡忧伤,所有的一切都让人心生怜惜。

松本这样躺了一会儿,耳边又听到一大一小的谈话声,连忙翻身坐起来。

大野站在门口,把抱在怀里的小广放下来,一脸不解地看着红着脸喘息着的松本。

“你这是怎么了,松本君?”

袖口被轻轻扯了扯,大野蹲下身。小广把手遮在大野耳边轻声说:“爸爸,刚才润叔叔好像头疼来着。”

“什么?松本君你没事吧?”

大野惊慌地跑过来,右手按在松本的额头上。

松本一把抓住大野的手,紧紧握在手里,笔直地看着他。“我没事,可能是回来的时候着凉了,有点头疼,现在好多了。”

不知道该怎么和大野讲述自己看到的幻觉,那是自己的回忆还是别的什么,松本反而不在乎了。

“你没事就好,那你先去洗澡吧。”

“我都习惯是最后一个了,你先去吧。”

“我还要陪小广睡,还是你先洗吧,松本君。”

松本只好点点头。看着大野带着小广离开了,松本默默脱了外衣,走进浴室。

浴缸里的水还很温暖,松本扫了一眼,把盖子盖好,打开花洒,简单淋浴了一下。觉得脑子清爽了许多,松本穿上浴衣走了出来。

正好大野从二楼走下来,松本擦着头,冲大野努努嘴。“去洗吧,大野桑。”

“嗯。”大野垂下眼帘,刻意避开了松本的视线。

 


 
评论
热度(10)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