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预售##试看##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8)

封面设计和校对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付印要拖到7月份,我尽量在去东京之前去付印,请已经预定的亲们再耐心等待一些时间。

还没有预定的亲要定的话欢迎继续下单~~!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7

预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发售日期:2017年7月初


晨星

(7)

“Satoshi、Satoshi?”

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大野回过神,看着面前这张微笑着的俊朗的面孔。

“对不起,我走神了。”大野低下头,举起刀叉继续切着吃了一半的牛排。

樱井倒是没在意,擦擦嘴,举起面前的红酒浅酌了一口。

两个人来到樱井订的酒店一层的西餐厅吃晚饭。大野话不多,一直闷头吃着。樱井找着话题,聊着最近警视厅里发生的事。

“对了,关于那个连环杀手还是没什么线索吗?”大野问。

樱井摇摇头,双手一摊。“毫无头绪,什么线索也没有。虽然知道这几起案件一定有关联,但是要怎么查根本无从下手。对了,那个食客怎么样了?”

“你说松本君?他挺好的,在我家也挺开心的。他自己找了个在面包房兼职的工作,就是他有积分卡的那家店。”

“关于他的记忆呢?还是一点都没恢复?”

“嗯。Nino也没跟你说什么?”

“之前给Nino打过电话,他告诉我松本君的心理状况虽然趋于稳定,但是他性格较为敏感,目前不适合通过外力让他刻意回忆,最好能让他自身慢慢恢复。不过我也和Nino说过,要是实在没什么进展,可以尝试下药物或者催眠。对了,要是你觉得他住在你那儿不方便,我去找个便宜点的旅馆,或是看看亲戚那儿有什么空房。”

“我不是这个意思。松本君在我这里反而帮了我不少忙呢。”

“是吗?看来你们相处得挺融洽的。”

听出樱井话语里淡淡的醋意,大野笑着拍拍樱井的手。“傻瓜,你想什么呢?松本君不过是帮我做做家务,有空帮我接下小广。你看,今天我就让他去帮我接小广了。”

“那看你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是在想小广?”

“当然了,不然我还能想谁?”

“是啊,这么多年,你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小广这个孩子身上,真是辛苦了……”

“别说了,翔,”大野打断了樱井,“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真的,有这个孩子在我身边,我觉得很开心。”

 

面包房里。

松本觉得把小广带到这里真是一个错误。

十几分钟前,自己接了小广本来要直接回家,小广却说想吃自己上次从店里带的蓝莓蛋挞。

“求求您了,润叔叔,给我买一个吧。”

“不行,待会儿还要吃晚饭呢。再说你不能再吃这么多甜食了,吃成小肥猪怎么行!”松本捏了捏小广白嫩嫩的脸蛋。

“就吃一个,半个,另一半给润叔叔吃。”

“好,那就带你去买一个,只能买一个哟。”

“谢谢润叔叔。”

于是,自己带着小广回到了店里。一进门,小广就冲到琳琅满目的橱柜前,指着各色各样的面包和蛋糕问松本。

“润叔叔,这个是什么啊?那个是什么啊?”

松本连忙板起面孔,摇摇头。“这些是什么不重要。我们买一个蓝莓蛋挞就走。”

“那润叔叔下次给我买这个好不好?”

松本刚要拒绝这个小机灵鬼的权宜之计,就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

“松润。”

松本回过头来,果不其然看到那个笑容满面的家伙。

“相叶桑,你还没下班吗?”

“本来要下班了,又被人拜托能不能换个班。反正我回去也没事,就继续上班了。哎?这个小朋友是谁啊?好可爱,几岁了?”

小广伸出五根手指。“五岁。”

“小广,要叫叔叔哟。”松本拉拉小广的手。

“叔叔好!”小广有些害羞地叫了相叶一声,又转过头看着橱柜里的面包。

相叶斜睨着松本,坏笑着捅捅他,小声问:“嘻嘻,这个孩子是哪来的?”

“什么哪来的?相叶桑你别乱讲话。这是大野桑的孩子。”

“你房东的孩子?看来你已经沦落到给人家当仆人接送孩子的地步了。”

“你别胡说,相叶桑。只是举手之劳嘛。大野桑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的。”

“我知道,你不用害羞,瞧你脸都红了。”

“我才没有。”

“那,既然是第一次见面,叔叔请小广吃好吃的面包吧。”相叶蹲下身笑嘻嘻地对小广说。

“咦?真的?”小广开心地瞪大了眼睛。

“不行,我说了他只能吃一个蓝莓蛋挞,待会还要回家吃晚饭。”

“好吧,”看着松本坚决的神情,相叶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像看自己家孩子似的。”

“相叶桑你说什么?”松本挑挑眉毛问。

“没,没什么,”相叶笑着挠挠头,“那我请小广喝杯橘汁吧。天气这么热,小广也渴了吧?”

松本点点头。于是,相叶拉起小广的手笑着说:“来,小广,我们去那边。叔叔给你拿蛋挞和橘汁。”

“谢谢叔叔!”

看着小广听话地被相叶领到窗边的位置坐下,松本叹了口气,小孩子真是容易被食物吸引啊!

大野桑,你平时都是怎么带小广的?教教我啊!松本在心里流下一行清泪,无可奈何地走过去。

接下来,自己和小广就被面包房里的同事不停地围观。大家一边给小广拿来试吃的面包或饼干,一边笑容可掬地问他:“这是哪来的孩子啊,松本君?”

最后不知谁还惊动了店长。店长笑嘻嘻地跟小广聊了会儿天,送了他一块肉松面包,当然都被松本打包收了起来。

临走的时候,小广笑嘻嘻地跟所有人打招呼:“叔叔、阿姨,Bye-bye!”

“Bye-bye,小广,下次再来玩啊!”

松本一手拎着大家送给小广的面包和饼干,一手牵着小广的手,默默走在前面。

“润叔叔,面包房的叔叔、阿姨真好!下次再带我来啊。”小广抬起头,满脸笑容地对松本说。

松本默默点点头。心里已经是汪洋一片,后背犹如芒刺在身。

明天我要请假一天,不然一定会被别人给议论死。

远处,面包房的落地窗后面,一个女子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她迅速走到小广刚坐过的餐桌旁,掏出一块手帕盖在他喝空的塑料杯上面,抽出插着的吸管,用手帕裹着放进了手提包,然后转身离开了面包房。

 


 
评论
热度(11)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