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预售##试看##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7)

新本子请大家多多关照哟!这次附送的赠品是封面同款的卡贴(再次感谢喵喵酱辛苦帮忙画的封面),届时会和书一起送到各位手上。

试看章节 1  2  3 4 5 6

预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发售日期:2017年6月下旬-7月初


第七章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得很快。每天早上大野走到一楼的时候,都会看到那个有着严重起床气的人顶着个鸡窝头,在厨房里开始给他和小广准备早餐。

虽然自己一再和松本说不要这样,但是他还是笑嘻嘻地摇摇头,说自己睡不着。虽然他会做的菜式其实也就那么几种,不过因为很在意色彩和外观,所以总是能让小广眼前一亮。

大野不由叹了口气,这样下去以后自己更没办法随便糊弄小广了。

晚上接了小广回到家,如果松本下班早,一定已经在厨房里做晚饭了。如果和自己一起到家,也会帮着一起做饭。

小广也爱到厨房里帮他们做饭了,而不是一回家就跑去看动画片,虽然每次来帮忙的时候都会偷吃点刚做好的菜。

晚上,松本等大野和小广都洗好了再去浴室洗澡。每次洗完澡都会把浴室擦得干干净净再睡。自己哄小广睡熟之后,也会习惯性地来到一楼,和松本道个晚安再去睡。

日子就这么匆匆过去了,大野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只是,当他一个人躺在床上面对着一室黑暗时,又忽然感到一股深深的内疚感。

他感到自己利用了松本,或者说,他总在松本身上寻找着别人的影子。他希望自己能拥有平静快乐的生活,而他希望带给自己这种生活的人并不是松本。

他希望的那个人是——

此刻,大野独自一人坐在档案室里,低头翻着一本钓鱼杂志,拿起已经凉掉的咖啡喝了一口。

他希望的那个人其实是——

嘴里充满了冰凉的苦涩,大野皱皱眉,凉掉的咖啡实在难喝。

站起身走到饮水机旁边,刚要在咖啡杯里接一点热水,门轻轻地推开了。

看着这个微笑着对自己迎面走来的人,大野的心又像窒息一般抽紧了一下。

樱井走到大野面前,看上去心情很好。

“大野桑,松冈桑出去了?”

“去卫生间了。你找他有事?”

“没事,我是来找你的,”樱井搓搓手问,“今天晚上有事吗?”

“我要接小广,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广可以让别人帮忙接一下,或者我们先去接小广回家。你知道这不是理由。”

大野叹了口气。“你到底要说什么?”

樱井脸上泛起两道红晕,低下头拉了拉大野的袖口。“好久都没和你在一起了,我好想你。你今天可不可以……”

大野本来还想要拒绝,刚抬起手,却被樱井抓住了。他把大野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吻着大野的手背。“难道你不想我吗,Satoshi?”

想要抽回手,但是手心却像过了电一般毫无力气。大野垂下眼帘,红着脸点点头。“嗯。”

“那你下班之后就去这里等我。”

樱井把一张纸条塞到大野手里,欲言又止地冲大野笑笑,转身打开大门。正好碰上松冈走进来,樱井礼貌地对松冈点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大野连忙把纸条塞进衣兜里,坐下来继续低头翻着杂志,不看松冈。

松冈也拿起刚才看的杂志翻起来,眼神忍不住从杂志上掠过去,偷瞄着大野。

过了几分钟,大野猛地站起身走了出去。他径直来到卫生间,钻进一个隔间锁上门。

展开纸条,果不其然是一处酒店的名称和地址,大野默记在心,然后把纸条扔进马桶,按下了冲水的按钮。

看着卷起的水花,大野轻轻叹息了一声。

每次都想着这是最后一次,每次都告诫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但是自己还是这样做了,还是每次都答应了樱井。

为什么?

因为自己一直都爱着樱井,一直一直都爱着他,这种感情不管过了多久,一直都没有改变。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大野无奈地摇摇头,长久都无法得到真正的答案,只能这样放任自己下去。

 

回到办公室,大野整个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总算熬到了下班的时间,大野开始站起来收拾东西,松冈借机站了起来,刚要张口,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

大野连忙拿起自己的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松本君”的字样,慢慢接了起来。

“喂,松本君。”大野的声音很轻。

听出大野刻意压低了声音,松本连忙小声问道:“大野桑,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还没下班?打扰你了吧?”

“没有。松本君你也快下班了吧?”

“是啊,正好相叶桑给了我一份超市的促销宣传册,下了班我们一起去超市看看好吗?”

“嗯……这样啊。”

“大野桑,怎么了?是不是今天要加班?”

“嗯……下班以后有点事,能不能请松本君去接小广,再做一下晚饭?”

“没问题,要不我带小广去超市转转?然后再带他回家。”

“也好,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早点带他回去,别买零食给他。还有,小广他……”

“我知道,小广不能喝太凉的水,这些我都清楚。”

“那就拜托松本君了。”

“大野桑你别跟我客气了,再见。”

挂了电话,大野抬起头,正好对上松冈的视线,审视地看着自己。

“松兄,你有事?”

松冈叹了口气,寻思了半天,终于张口说:“我知道,虽然我比你大几岁,也是你前辈,但是我没权利管你的私事。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看着你和翔君这些年的纠葛,觉得于心不忍。”

“对不起,松兄,”大野低下头,声音含糊地说,“我一直都是这么不争气,让你见笑了。”

松冈摇摇头。“不,其实你很坚强。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带着小广,把他养大实在很不容易。我只是觉得,你和翔君的关系……”

大野抬起头,盯着墙壁。松冈说得没错,自己何必要继续下去。可是,每当看到那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就像被施了魔咒一样,深深地被他吸引。所有的理智和坚持,在遇到他的亲吻和碰触时,就立刻化作乌有。

原本以为时间能消磨掉情感,没想到时间其实是一剂催化剂,相隔越久,反而越是想念。

“我是个掉进漩涡里出不来的人。对不起,松兄,我还是没办法做出决断。也许,我会一直这样下去。”

“我懂,但是你的心就不受折磨吗?”

“折磨?是啊,很难受啊。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大野叹了口气,脸上充满着难以排遣的忧愁。松冈想要安慰几句,也觉得毫无用处。大野收拾了一下,对松冈欠欠身子,离开了办公室。

 

松本放下手机,看着手机屏幕,脸上是一副深沉的表情。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松本转过头。相叶笑得一脸褶子地问:“给谁打电话呢,松润?是不是交了女朋友?”

“什么女朋友啊,还有别给我起外号好不好?”

松本暗想,J、松润,不知道以后自己还会有什么花名呢。

“不是女朋友,那为什么打电话时笑嘻嘻的,挂了电话又很失落?好像人家没答应跟你约会一样。”

“相叶桑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我是给大野桑打电话。”

“哦,是你的房东啊。嘻嘻,看来你们关系挺融洽的嘛。”

松本没理相叶,只是自顾自地解开围裙说:“下班了,我先回去了。”

“别着急走嘛,松润。今天下班早,咱们一起去喝一杯吧。”

“我还有事。下次吧,下次。”

松本乘着公交车,想起大野通话时的迟疑,不禁开始琢磨起来。

大野桑是要去哪儿?好像很怕人知道……他是要去见什么人?难道是……

松本不由瞪大了眼睛。想到大野要见的人,忽然觉得心头抽紧般地疼了一下。他一手抓紧自己的胸口,一手勾着吊环喘息了几下,惹得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自己早就该想到的!前几天看到大野桑身上的瘀青,那分明是……还有,小广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看上去就像是……

不!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大野桑到底是以什么心情在养育小广?而大野桑和那个人又究竟发生了什么?

松本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忽然,他听到了公交车靠站的提示音。于是,他连忙奋力挤出去,匆匆下了车。

快跑了几步,松本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拨通了电话。

“铃铃铃……”

二宫皱皱眉,快下班了,却听到电话铃声响起。

“您好,二宫心理诊所。”

“Ni……Nino。”

“J,”听出松本话音里的颤抖,二宫连忙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松本一愣,二宫提醒了自己。是啊,自己究竟要和二宫说什么?

这一个星期以来,松本到二宫的诊所去了两回,但是,自己的记忆之门依旧紧闭着。和二宫聊的最多的还是现在的生活——和大野、小广在一起的日常生活以及在面包房里打工的见闻。

松本自责地笑了笑,平复了呼吸。“没想起什么。Nino,对不起,我只是觉得有点头疼。”

“是吗?会有间歇性的头疼也是失忆症患者的并发症。你要多注意休息,别太累到,也要控制情绪,不要太激动。”

“嗯,谢谢,我会的。那么,Nino,我先挂了。”

“等一下,J,”二宫犹豫了一下,轻轻问道,“难道是——和大野桑有关?”

迟疑了一下,松本张张嘴,觉得喉咙里干涩得像火烧一样。“不,不是。”

“那好,再见。”

挂断电话,二宫皱起眉头。显然,松本在极力控制情绪,但是急促的呼吸声暗示着他内心里起的波澜。

能让他有如此触动的人,难道真的会是——大野?是啊,松本和自己一谈到大野就笑得眼睛都弯起来,表情也变得舒展起来,那样的松本是毫无设防而充满快乐的。

二宫拿起电话,刚按下回拨键,又连忙挂断了。他掏出手机,翻找出通讯录里的那个人名,迅速地发了一条短信。

发送完毕,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接收人的名字——“大野桑”。


 
评论
热度(7)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