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预售##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6)

新本子请大家多多关照哟!这一章一上来就是山组的了,捂脸~~

试看章节 1  2  3 4 5

预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发售日期:2017年6月下旬-7月初


第六章

 

大野坐在空无一个的档案室里,百无聊赖地吃着自己带的饭团。今天松冈去外面开会,只有自己一个人值班。

大野看看表,还有4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先去接小广,然后去超市买菜,回到家以后立刻做饭。不知道松本君一个人在家干什么呢?

大野正寻思着,没发觉档案室的门轻轻被推开了。一个人悄悄靠近他,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野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身后站着那个熟悉的人,满脸笑容地望着自己。

“翔,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点资料,”樱井指指大野身后的档案柜,又摇摇头,“不,我不想找什么理由。我是来找你的,Satoshi。”

听到樱井叫自己的名字,大野把饭团放下来,站起来一脸正色地说:“我说过,没事别总来找我。这是办公室,你……”

还没等大野说完,身子就被樱井紧紧地抱住了。大野挣扎了一下,但是樱井结实的双臂紧紧圈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大野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你这是做什么,翔?”

樱井没有回答,只是抱紧了大野。双手隔着纯棉的衬衫布料,在大野纤细的背脊上摩擦着。脸凑过来,鼻子嗅着大野颈间的体香,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大野后脖颈上新长出的短短的头发。

温热的呼吸挑弄得大野缩了缩脖子,抬起头,对上了樱井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眸。

“Satoshi,我真的好想你。昨天回去以后一直都想着你,想得睡不着……”

开车部分只能发别处了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gfj87Xx 密码: s43i


大野从幼儿园里接了小广,又带着他去超市买了菜,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爸爸,我饿了。”小广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

“小广乖,爸爸回去就给你做咖喱饭。”

“咖喱饭!好啊,好啊!”

大野笑着摸摸小广的头,按了门铃,却没人应答。正纳闷松本怎么会不在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大声呼喊的声音。

“大野桑、小广……”

大野回过头,只见松本已经跑到自己面前,提着一个纸盒,满脸歉意地欠欠身子说:“对不起,我刚回来。我应该给大野桑打个电话的。”

“没关系。”大野摇摇头。

“我来开门吧。”松本掏出大野今早交给自己的钥匙,有些笨拙地打开了门。

进了房门,松本连忙把大野的拖鞋从鞋柜上拿下来,又蹲下身要帮他解鞋带。

大野连忙按住松本的肩膀。“你这是做什么,松本君?”

“没什么,我来帮你。”

“不用了,松本君。”

“没事。”

两个人在那里互相推让着,小广在一旁心急地说:“爸爸、润叔叔,我饿了。”

大野不好意思地摸摸小广的头。“乖,爸爸马上给你做饭。”

看大野停了下来,松本也趁机帮大野飞快地解开了鞋带,让他换上拖鞋。

大野叹了口气,摇摇头。“松本君你没必要这样。”

“没关系,大野桑。我今天收获不小呢,待会儿再跟你说。我们先给小广做饭吧。”

“不用了,我做就好。松本君你去休息一下吧。”

“不,让我来吧。”松本说着就跑上前,拿起挂在厨房门后的围裙系了起来。

“那你会做什么啊?”

“嗯,我想想。我好像会做——蛋包饭。”

“蛋包饭?真的?”

“嗯,确切地说,我好像看别人做过。”

“小广,”大野转过身问,“你想吃爸爸做的咖喱饭,还是润叔叔做的蛋包饭?”

小广歪着头想了想。“爸爸,对不起,我想吃润叔叔做的蛋包饭。”

“为什么?”

“因为没吃过嘛。爸爸您从没给我做过。”

大野的八字眉拧在一起,心想,因为做起来太麻烦了。

“那你们就尝尝我的手艺吧。”松本笑盈盈地挽起袖子。

“那我来帮你吧,正好今天买的食材做蛋包饭也可以。”大野也提着购物袋走进厨房。

于是,小广在客厅里看动画片,两个大人在厨房里忙活着。松本边干活,边把自己今天的经历告诉了大野。

“这么说,你现在在面包房打工了?”

“是啊,认识了新同事也是新朋友。今天我跟老板预支了一个星期的薪水。我还买了一个蛋糕当饭后甜点。”

“蛋糕?”

“对,蛋糕胚子是蔓越莓和草莓的夹层。我想小广会喜欢的。”

大野有些惊奇地看着松本。“你怎么知道小广喜欢吃这种味道的蛋糕?”

“我看小广很喜欢吃三日橘年轮蛋糕,就觉得他一定喜欢酸甜水果味道的甜点。看来我猜对了。”

大野佩服地点点头。“松本君你还真是观察细致呢。”

“是吗?还好吧。”

大野继续感慨着。“如果松本君没失去记忆的话,不,即使现在,我也觉得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呢。”

“大野桑你太夸奖我了……唉!水开了,大野桑!”

“哦!”大野连忙打开锅盖,手忙脚乱地把切好的土豆和胡萝卜丁倒进锅里。

不得不说,松本的厨艺的确比自己好多了。看着面前三份包着金灿灿的蛋皮的蛋包饭,大野心悦诚服地想,自己还真不会在做饭上花这么多心思。

“啊!好香,看着就好吃!”小广咽了口唾沫,迫不及待地拿起了勺子。

“小广。”大野冲小广摇摇头,小广连忙放下勺子,依旧盯着蛋包饭。

“小广别急,”松本把番茄酱瓶子递到小广手里,“来,在上面写字吧。”

“写字?”

“对啊,在上面挤出字,或者画画也行。”

“咦?好有趣。”

小广立刻来了兴致,举着瓶子想了想。“对了!”

大野和松本饶有兴致地看着小广在蛋包饭上用番茄酱笨拙地挤出几个大字。

“写好了。”

小广抬起头,有些羞涩地笑盈盈地看着大野。

大野盯着那几个字,愣住了。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伸出双臂把小广搂进怀里,使劲亲了亲他的脸颊。

蛋包饭上是几个歪歪扭扭的红字——“パパだいすき”。

松本看看这几个字,又看看大野和小广。大野紧紧搂着小广,低头吻着他的头顶,眼睛里竟然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小广抬起头,好奇地摸摸大野的脸。“爸爸,您怎么哭了?”

“没什么,”大野连忙擦擦眼角,“爸爸是太高兴了。小广好乖,好懂事!爸爸好开心。”

“你们这对父子感情深是好,不过再不吃就凉了。”松本在一旁打趣道。

“好,我们吃饭吧。”大野连忙放开小广。

三个人津津有味地吃着松本做的蛋包饭。小广吃得很开心,最后还嚷嚷说以后让润叔叔做饭。

大野有些委屈地皱起八字眉。“怎么?爸爸做的饭不好吃吗?”

“没有,爸爸做的饭最好吃,不过,”小广眨眨眼睛,拉着松本的胳膊,“以后爸爸下班累了,可以让润叔叔做饭。”

“你这个小机灵鬼,”大野刮了刮小广的鼻子,“润叔叔现在也开始上班了,哪有那么多时间啊。”

“没关系,只要我下班早,或者赶上轮休就可以做饭。小广喜欢吃我做的饭,对不对?”松本笑着摸摸小广的头。

“对!”小广使劲点点头。

“你啊,回头把这孩子的胃给喂大了,他以后老想吃好吃的,你就招架不住了。”大野斜着眼睛说。

“放心,我会努力让小广吃到各种各样的好吃的。小广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好了,你别逗小孩子了。”

“哈哈,小广,你爸爸不高兴了。”

“可不是,爸爸总爱生气呢。”

“我才没生气。小广,吃完饭就去洗澡吧。”

“别着急,还有饭后甜点呢。”松本边说边拿出自己带来的蛋糕。

“哇!有蛋糕吃,谢谢润叔叔!”

“不用谢。小广,把盘子收了,再拿三个干净的小碟子来。”

“好!”小广连忙站起身,兴冲冲地去收拾碗碟了。

大野侧着头看着松本,小声说:“你还挺有一套的。以往我让这孩子干点活,他总是推三阻四的。今天他倒是听你的话。”

“可能我和小广挺有缘的吧。”松本莞尔一笑。

大野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晚上的时间过得飞快。三个人看了会儿电视,又像接力赛一样洗了澡,已经是睡觉的时间了。

大野把小广领到二楼的卧室,给他念了一会儿故事书,小广这才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大野掖掖小广的被子,悄悄走出来。

回到一楼,松本已经躺在行军床上了,看到大野站在门口,连忙坐了起来。“大野桑,你找我?”

大野径直走过来坐在床沿上,转过大半个身子看着松本,低着头,像在寻找着什么合适的字样。

松本也不着急,只是坐直了身子,静静看着大野。

半晌,大野张开嘴,轻轻说了一句:“松本君,你没必要那么做。”

“你指什么?”

“晚上回来的时候,你帮我脱鞋,还出去找工作,说要给我伙食费,这些你都没必要做。”

“不,你看,我在你这里寄住,也不能白吃白喝啊。”

“松本君,你不要这么想。我说过,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不要有什么负担。”

“没有,大野桑,”松本一把抓住了大野的手,“我只是想找点事情做。再说,你和小广都出去了,我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也觉得寂寞,所以……”

“寂寞,”大野睁大乌黑的双眼,看着远处,点点头,“是啊,的确是会觉得寂寞。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的情绪。”

“没什么,大野桑,”松本低下头看看大野,大野的睡衣领口半敞开着,松本不由看过去,看到大野脖子根靠近锁骨的地方,有一小块紫红色的淤痕。

看到松本眉头微蹙,大野这才意识到松本的视线,连忙拉紧了领口,看到自己的右手被松本握着,连忙抽回手坐了起来。

“大野桑,”松本忍不住问道,“你……没被人欺负吧?”

大野急忙摇摇头,躲避着松本的视线。“没,没有!”

“是吗?那就好。”

其实,大野回来的时候神情就有些恍惚,刚才抱着小广时情绪起了波澜,松本心里已经猜出了八九分。现在,看到大野欲盖弥彰的慌张神情,自己就更加笃定了。

但是,看到大野矢口否认的样子,松本也觉得如果再问下去,必然会给大野增添烦恼。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刚认识大野两天的陌生人,有什么资格去干涉他呢?

还有,大野桑会这样踌躇,可见他和那个人的感情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了。

松本不由轻叹了一声。大野转过头,平稳了气息,轻声说:“我没事,松本君。我也希望你能真的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要有什么顾虑。”

松本点点头。“大野桑,我只是想为你,为小广多做些事。”

“我明白,所以我才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大野重新坐回来,拍了拍松本的胳膊,“我一直一个人带着小广,每天的生活也都是一成不变的。我知道我能给这个孩子的爱是有限的。但是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小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你明白吗?”

松本点点头。

“所以,你现在在我们这个家里,我感到很开心,真的!因为小广除了我,还有……樱井君之外,是第一次和一个刚认识的人这么放得开。”

“是啊。我看得出来,小广其实是个很敏感内向的孩子,只有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才会露出真心的笑容。”

“松本君你——好像很懂小孩子的心呢。”

“没有,”松本微微一笑,眼神有些幽暗地看着前面,“我只是隐隐觉得,小广让我觉得很熟悉——好像,我和他有些像。”

“也许,你小时候也和小广一样,”大野眼睛一亮,“也许你们的性格、脾气都很像,你也是一个敏感内向的孩子。”

“也许吧。大野桑你其实也很会推理呢,名侦探。”松本笑着打趣说。

大野却没有笑,只是抿着嘴角,转过头看着前面。

“时候不早了,你休息吧,明天大家都要上班呢。”大野站了起来。

松本看着大野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叫出声。“大野桑。”

“什么事?”大野站住了,但是没有回头。

“大野桑你,”松本咬了咬嘴唇,“如果你心里有什么委屈想说一说,我……我会听你说的。”

大野浑身一颤,他知道松本说的是实话。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失去记忆暂住在这里的人。如果恢复了记忆,他还会像现在一样理解和同情自己吗?还是会和其他人一样鄙视着自己,把自己的过去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大野闭上眼睛,不敢再想下去。他摇摇头,说了句“好吧”就快步走了出去。

松本躺了下来,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有些懊悔自己一时冲动说了那些话。

因为他深深知道,大野不会的,起码现在他的心扉不会对自己敞开。


 
评论(5)
热度(16)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