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5)

新本子请大家多多关照哟!这一章竹马小伙伴终于出现了~~~

试看章节 1  2  3 4

预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发售日期:2017年6月下旬


第五章

 

吸完了地毯,松本从自己房间抱来了昨天换下的衣服,正要放进洗衣机,忽然摸到衣兜里有一张纸条。

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二宫和也,心理医生,电话:×××××××××”

松本想起昨天就是这个二宫医生给自己做的检查。临走时留下了这张纸条,说希望自己能到他那里接受治疗,以便尽快恢复记忆。

松本想了想,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这里是二宫心理诊所。”

听到那个有些尖细的嗓音,仿佛又看到那双在金框眼镜后面闪烁的眼睛,以及嘴角挂着的难以捉摸的微笑。

深吸了一口气,松本轻轻说道:“您好,二宫医生。我是松本润。”

“松本君,你好啊!你现在在哪儿?今天要过来吗?”

二宫连珠炮似的问句让松本不由产生了疑问,这个二宫医生对谁都这么“热心肠”吗?

“有个警官收留了我,让我住在他家。”

“噢?是哪位好心的警官?”二宫扶了下眼镜框。

“是档案室的大野警官,大野智。”

停顿了一秒钟,二宫咳嗽了一下。“哦,是他,大野桑。”

“二宫医生认识大野桑?”

“和警视厅合作了这么久了,我也是认识几个人的。大野桑是老警员了。你在他那里我就放心了。说起来,昨天我也说过,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住处就先来我这里暂住,可是你拒绝了。不知道大野桑是怎么劝你的,你同意住他那儿了。”

松本想起二宫的确和自己提起过,但是自己怕给二宫添麻烦就婉言谢绝了。可是,就像二宫说的这样,为什么大野提出来自己却同意了呢?

其实松本自己也想不出原因。只是觉得看到那张脸就感到很安心。而且,大野对自己说话的时候,让他感到自己是被需要的。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松本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问问二宫。

二宫倒是轻轻笑了笑。“呵呵,我不过是随便说说,你别介意,松本君。今天上午我有点时间,你可以过来。”

“那好,我立刻过去。只是费用……”

“这个你不用操心,你现在是警视厅重要的证人,我会给他们开账单的。那么松本君,我们待会儿见?”

“好的。”

“那地址你记一下。我告诉你该怎么坐车,交通卡你有吧?”

“有,”松本摸摸衣兜,有一张交通卡和一张面包房的积分卡,“就是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了。”

“应该够,从大野桑家到我这儿也没多远。”

“二宫医生也来过大野桑家?”

“偶尔路过。我拜托过大野桑找一些资料。”

“哦。那待会儿见,二宫医生。”

挂了电话,二宫斜靠在椅背上,随手点上一支烟抽起来。

大野桑,你让这么一个不了解的人闯进你的生活,是纯粹出于好心,还是你的潜意识里想要追求些新的东西呢?

毕竟,这么多年,你和樱井君的心上都套着桎梏,都认为对方是拿着钥匙的那个人,可实际上果真如此吗?

二宫深深吸了一口烟,虽然自己诊断过不少病人,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不管是出于医生还是朋友的身份,自己都不能越俎代庖。

呵呵!二宫吐了口烟圈。真是的,自己怎么又想起大野的事了?

二宫摇摇头,随手拿过一本患者的资料,开始慢慢翻看起来。

 

记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虽然自己对以往的经历毫无印象,却依然知道怎么坐车,怎么看路标和信号灯,怎么看地图。

半小时后,松本来到了二宫的诊所。门开了,露出那个戴着金框眼镜,摆出一副职业微笑的身影。

“松本君,你来了,”二宫热情地把松本领进屋,“想喝什么,咖啡、茶?”

“水就好。”

二宫给松本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松本拿起来浅浅喝了一口。

二宫浅浅一笑。“那么,我们开始吧,松本君。”

“嗯,好的,二宫医生。”

“叫我Nino就好,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Ni……Nino。”松本想起大野和樱井也是管二宫叫Nino的,看来他们和二宫很熟。

“那好,既然你叫我Nino,我也可以简单一点称呼你吗?不如叫你……J怎么样?”

“J?”

“对。”

迎着二宫眼神里的期待,松本只得点点头。“嗯,可以。”

“那好,J,我们现在正式开始,”二宫指指面前的沙发,“你不用这么拘谨坐着,躺在上面和我说也可以。我希望我的病人能够身心放松地和我聊天。”

“没事,我还是坐着吧。”松本往后轻轻靠了靠,让自己的坐姿看上去不那么紧张。

和二宫交谈了大约一个小时,二宫并没有谈及凶案当天的情况,而是询问了松本昨天是怎么度过的。

于是,松本把自己被大野收留,又在他家借住的经过都告诉了二宫——除了昨晚问大野有关小广的问题。

“……虽然我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却觉得很幸运。”松本拿起面前的杯子,又喝了一口水。

二宫挑挑眉。“这叫‘因祸得福’吧。也许正是这个机会让你认识了大野桑,让你能够在一个完全陌生却又觉得很安心的环境里生活。”

“是啊,我的确觉得很安心。还有小广,那个孩子很可爱,大野桑很爱他。”

“你和小广相处得不错?”

“嗯,小广跟我倒是不认生。”

“那个孩子鬼机灵得很,人见人爱。”

“二宫……”看到二宫对自己嘟起嘴,松本连忙改口,“Nino也认识小广?”

“嗯,见过一两次。J,我们还是回到你身上吧。我觉得你现在的情况虽然没什么太大进展,但是从长远角度角度来说还是很乐观的。”

“真的?”

“是啊,从我的判断来看,你在失去记忆前,不,即使是现在,都是一个认真谨慎、有礼貌,也是个富有好奇心的人……”

松本眨眨眼睛,二宫仿佛看到了他的内心深处。

“不过,这样很好,”二宫直视着松本继续说,“你现在所处的环境也许是你长久以来一直追求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你的心灵能得到平静和放松,你也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我相信你会早日恢复记忆的。”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松本点点头,二宫果然看出了他的心思,“谢谢你……Nino。” 

既然如此,自己还要再多多叨扰些日子了,大野桑!

不经意地,一抹笑意洋溢在松本的嘴角。二宫看着松本的脸,微微皱了皱眉。

送走了松本,二宫靠在大门上,轻轻叹了口气。

凭着多年的临床经验,二宫发觉松本本质应该是个很纯净的人,但同时也很善于隐藏自己感情。

从他的叙述上,可以看出他的认真和严谨,也看得出他内心深处对大野的在意。特别是提到小广的时候,二宫注意到松本的眼睛不自觉地眨了眨,像在隐瞒着什么。

难道说——松本知道了小广的身世?不,大野桑应该不会告诉这个刚刚认识又完全不了解的人的。但是,大野桑,你心里的包袱已经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了吧?所以,当遇到这个仿佛是一张白纸的人,很可能会毫不在意地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吧。也许,你认为这个松本润——是拿着钥匙的那个人?

二宫叹了口气,随手掀起百叶窗的一角,看着窗外。

楼下对面的马路上,松本迈着轻快的步子,穿过了人行横道。

没有回忆,也许也不是件坏事。

二宫自嘲地笑笑,转身拉开抽屉,翻开一个笔记本,拿起夹在中间的一张边角有些磨旧的照片。

照片上是三个稚气未脱的男孩,因为刚刚迈进青年的队伍,脸上的微笑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中间的男孩戴着耳钉,头发也成了金色,右手搭在旁边一个娃娃脸的男孩身上。在他左边是同样染着金发、长脸型的男孩,脸上的微笑一如现在的淡漠却饱含深意。

二宫轻轻抚摸着这三个人的脸庞,叹息地说:“大野桑、樱井桑,这么多年了,你们俩到底要走到哪一步呢?”

 

松本在大街上慢慢走着,已经11点多了,想想早上就吃了一个大野做的饭团,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松本摸摸衣兜,发现了那张面包房的积分卡,看看上面的七个贴花,又看了看地址,离这里不远。于是,松本一路问着行人,慢慢走到了那间面包房。

推开面包房的门,一股甜美的奶油和面包香气扑鼻而来。松本使劲吸吸鼻子,希望这个气味能让自己想起点什么。但是,自己的脑子依旧是一片空白。

站在各种香气扑鼻的面包前,松本却泛起了嘀咕,自己根本想不起来喜欢吃什么味道的面包。想了半天,选了一个柚子酱夹心面包,感觉小广喜欢酸甜水果味道的馅料,又选了一个咖喱馅面包,感觉这个和大野桑的肤色很像。

选好了两块面包,松本慢慢走向收款台。因为是工作日,排队的人并不多,很快就轮到了松本。

收款台后面站着一个比松本略高的身材瘦高的男子,他接过餐盘,又拿起松本递过来的积分卡和公交卡,对着松本咧嘴一笑,挤得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

“松本桑,好久不见!今天有空来这里了?”男子爽朗的声音中透着热情。

松本愣住了。自己一点也想不起这个人。但是,自己有这家面包房的积分卡,肯定没少来这里,难怪这个店员会认识自己。

对方依旧微笑地看着自己,松本连忙点点头。“嗯。”

“啊,松本桑这次用公交卡结账。咦?这次点的面包和以往都不一样啊?”

男子连珠炮似的提问让松本有些尴尬,只能继续点点头。“嗯。”

男子利索地把面包装进纸袋,又把积分卡和公交卡还给松本。松本扫了眼手里的小票,公交卡的余额只剩下200多日元了,看来待会儿要步行一段路回去了。

看到身后只有一两个排队的人,松本稍微错开身子,挨着收款台站着。

发觉松本没有向以往那样买了面包就转身离开,而是若有所思地站在自己面前,男子也好奇地抬起头,轻声问:“松本桑,您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松本想了想,轻声问,“我平时都买什么面包?”

男子有些诧异地看着松本。“我想想,松本桑你买的最多的是巧克力面包。牛角包也挺喜欢的,每次都会让我在上面多涂点香草奶油。所以今天松本桑忽然换了口味,我还挺奇怪的。”

“你能记住所有顾客喜欢的口味吗?”

“身为面包房的员工,记住常客的喜好是我的职责,”男子挠挠头,“啊,我是不是让松本桑觉得困扰了?”

松本摇摇头,看看男子的胸牌。“是……相叶桑?”

相叶雅纪点点头。“是,我这个姓挺少见,总是被别人写成‘相场’,真烦恼呢。”

“说到烦恼,”松本眨眨眼睛,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凑近相叶问,“我有些烦恼,能不能请相叶桑帮个忙呢?”

“唉?”本来还想拒绝的相叶,看到松本充满期待地注视着自己,像被催眠了似的点点头,“好吧。还有十分钟我就下班了,松本桑到马路对面的快餐厅等我好吗?”

“嗯。”

 

十分钟后。

并不算拥挤的快餐厅里,在靠窗户的角落面对面地坐着一对身材高挑、样貌出众的年轻男子,惹得周围坐着的女顾客们频频侧目。

“呃,”相叶尴尬地挠挠头,半开玩笑地问,“松本桑说的烦恼是指没带钱吗?”

松本连忙双手合十地对相叶欠欠身子。“不好意思,相叶桑!下次有钱一定还你。今天这顿饭……”

“没事,不过是汉堡套餐,没多少钱,我请客好了,”相叶摆摆手,“松本桑,请问你到底有什么烦恼?”

松本这才坐直身子,皱着眉说:“其实我,昨天……失去了记忆。”

“啊……咳咳!”

正吸着汽水的相叶差点被呛到。放下杯子,不敢相信地看着松本。“松本桑,你说什么?”

于是,松本把自己失忆的原因简单告诉了相叶。

“是这样啊,那松本桑你现在会不会有危险?凶手还没抓到……”

“我现在很安全。有个好心的警官收留了我。”

“那就好。那松本桑说的烦恼,就是指自己的记忆吧?”

“是的。我现在对自己的过往一点也想不起来。所以,我想问问相叶桑我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相叶吸了一大口汽水,为难地说,“说实话,我认识的松本桑只是来我们店里买面包的一个顾客。可能来的次数频繁一些,我对松本桑有一些印象,但是说到你是个怎样的人,我还真不好妄加判断。”

“你也别有压力,我就是想知道,我平时来你们店里都是怎样的。比如说,我是一个人来,还是偶尔会和朋友之类的人一起来;我什么时间会来;是买了面包就走,还是在店里吃完了再走。”

“这么说的话,”相叶想了想,抱着胳膊说,“松本桑给我的感觉一向是很安静的。”

“嗯?怎么说?”松本端起杯子,轻轻吸了一口汽水。杯子里的冰已经融化了大半,汽水的味道被冲淡了很多。

“松本桑是个帅哥嘛,论外貌是很引人注目的。不过,每次来店里的时候却很低调。”

“我吗?”

“是啊。松本桑你基本都是在每个周五或周六的早上的八九点钟来我们店里。每次都穿着比较朴素的衣服,牛仔服、浅色外套这类的,也经常会戴个帽子,好像是因为早上没时间弄头发所以借此遮挡一下。松本桑每次都会直接买一块巧克力面包或者牛角面包。有时也会要一杯咖啡,加奶不加糖。”

咖啡?松本皱皱眉。为什么自己现在反而一喝咖啡就想吐呢?

“照你这么说,我都是一个人来的吗?”

“对,一个人。”

松本点点头。看来我真的没女朋友呢,大野桑。

“除了这些,我还有什么特征吗?”松本边说边随手夹起根薯条,放进嘴里慢慢嚼着。

相叶也抓起两根薯条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嚼着,转着眼珠说:“对了,松本桑很喜欢看书呢。”

“是吗?看书?”

“对啊。松本桑有时会拿本书过来。如果店里的人不多,就会找个位子坐下来边吃边看。”

“你知道我看的是什么书吗?”

相叶摇摇头。“我也就是在收银台这边扫一眼,不可能走上去偷看啊,那太不礼貌了。不过,松本桑你看的书都很厚,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字,好像是英文书。所以我可以肯定松本桑你看的绝对不是漫画,也不会是那种——书。”

相叶拖着长音,眼角堆着笑斜眼看着松本。松本歪着头,不明所以地问:“哪种书?”

“咳咳,”相叶差点被汽水呛到,连忙拿起纸巾擦了擦,“没,没什么。松本桑你忘了吧,就当我没说。”

松本皱着眉想了想,恍然大悟地说:“啊!我明白了。”

相叶连忙摆摆手。“明白就行了,千万别说出来。”

松本被相叶逗得笑起来。“相叶桑你啊,真有意思。”

相叶耸耸肩,抓起一大把薯条大嚼起来。“对了,松本桑,你说你现在住在一个警官家里,也记不起自己住在哪儿,那不是就是和寄住一样?”

松本点点头。“这倒是。那个警官把一个闲置的房间借给我住,帮我打扫,拿了旧衣服给我穿,今天早上还给我做了早餐。”

“真是个大好人呢。不过,既然是寄住,他有没有和你谈这个啊?”相叶用大拇指和食指搭成一个圆圈问松本。

松本摇摇头。“没有,大……那警官不是个市侩的人。”

“话是这么说,可是,”相叶顿了顿说,“我多嘴说一句,松本桑,就算人家不说,你白吃白住的时间长了也不太好吧?你不是也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吗?”

相叶的话倒是提醒了松本。“你说得没错。相叶桑,我想我应该找个事情做,也给自己挣点伙食费。”

“嗯,松本桑你果然聪明,”相叶托着腮笑嘻嘻地说,“正好我们店里刚走了一个店员。老板正为人手不够犯愁呢。要不,我替你去问问老板?”

“哦,原来如此,相叶桑。好啊,那就拜托相叶桑美言几句了。”

 “好说好说,还有,松本桑你今天下午能上班吗?”

松本笑着点点头。“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下午我们就开始吧。”

“那太好了,”相叶急忙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吃完了吧?我们现在就过去找老板。”

“那就有劳你了,”松本笑着伸出手,“前辈。”

相叶也笑着握住松本的手。“哪里哪里,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松本桑。”

松本看着面前这张爽朗的笑脸,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温柔微笑着的面庞。

虽然自己的记忆依旧没有恢复,但是今天却有了新的收获。

松本在心底轻轻呼唤着。大野桑,今天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呢,我的生活也会充实起来的。这些都是因为和你相遇才有的。

好想现在就站在你面前,对你说一句——谢谢,大野桑!

 


 
评论(2)
热度(11)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