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润智同人文发布,偶尔也发一些档。
润智Only,all智的话第一男主也是小润。
爱好一堆其实最喜欢宅着。
双重性格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处女座或天秤座的射手座。
虽然比很多人都要年长却总是被人叫雪酱。

#润智#岚 ARASHI 润智 同人 小说本《晨星》(4)

新本子多多关照哟!

试看章节 1  2  3

预售微店地址:

Snowy的小屋  https://weidian.com/s/423463261?wfr=c&ifr=shopdetail

预售详情及介绍:http://snowycui.lofter.com/post/3e0cbb_fed0b09

发售日期:2017年6月下旬


大野回到松本的房间。松本和小广并排坐在茶几旁,松本笑着和小广聊着天。

“小广,”大野连忙介绍说,“这是松本叔叔,今后要和我们一起住一段时间。”

小广反而疑惑地问:“松本叔叔?不是润哥哥吗?”

“什么哥哥,要叫叔叔才行。”

“叫哥哥好了,我没那么老。”松本倒是毫不介意。

“不行,要叫叔叔。要不就叫润叔叔吧。”

“润叔叔。”小广连忙改口。

“小广乖,”松本摸摸小广的额头,“这么懂事,看来你爸爸对你很严格啊。”

大野低下头,整整小广的领子,没看松本。

“爸爸,”小广拉拉大野的胳膊,“我想吃年轮蛋糕。”

“哦,瞧我这记性,我去拿。松本君也吃点吧。”

于是,在两个大人和一个小孩组成的战斗力的“进攻”下,年轮蛋糕很快就只剩下了一个小角。看到小广的小手又伸了过来,大野连忙把盘子端起来。“不行,会吃撑的。”

“没事,没事,”松本在自己的肚子上比划着,“这是盛披萨的地方,这是盛薯条的地方,这是可乐,嗯,还有这么一大块地方可以盛年轮蛋糕。”

小广眼珠一转,也学着松本的样子摸着肚子。“对啊,这里还有这么一大块地方可以盛年轮蛋糕呢!爸爸,我还要吃。”

“不行,”大野轻轻拍了拍小广的肚子,“都这么圆了。经过我的侦查,这里已经没有一块多余的地方盛年轮蛋糕了。”

“哼,”小广不服气地扭过脸,“那润叔叔呢?爸爸也侦查一下润叔叔的肚子!”

大野本想拒绝,松本反而掀起衣襟笑嘻嘻地凑过来。无奈之下,大野只好伸出手在松本的肚子上轻轻划了一下。虽然只是轻轻的碰触,大野却明显感到了松本小腹的平坦紧致。脸颊不自觉地微微泛红,大野连忙低下头,斜睨了松本一眼。

偏偏松本也在看他,嘴角挂着些许戏谑的笑意。他转过身,轻轻抱起了小广。“走,小广。吃饱喝足了,我们去洗澡吧。”

“不要,不要,”小广反而扭着身子叫着,“我要爸爸帮我洗。”

“还是我来吧。这孩子一直都跟着我,有些认生。”大野连忙把小广接过来。

松本点点头。“那好,你们先洗,我看会儿电视。”

走出房门的时候,大野转过头看了一眼松本。松本盘腿坐在垫子上,拿着遥控器,悠闲地换着频道。

大野舒了一口气。看来,和这个松本一起生活的日子,应该不会太无聊。

 

 

第四章

 

大野帮小广洗澡时,小广兴致勃勃地和大野说着樱井带他吃饭的事情。大野的表情反而有些复杂。

“小广,今天和翔叔叔在一起开心吗?”

“嗯。”小广使劲点点头。

“那小广……喜欢翔叔叔吗?”

“喜欢!”小广笑着大声回答。

“是吗?那就好。”

小广看着大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纳闷地问:“爸爸,您是不是不喜欢翔叔叔带我出去啊?”

“怎么会呢,没有啊。”

“那为什么每次翔叔叔带我回来以后,爸爸都总要问我开不开心,喜不喜欢翔叔叔?我回答了以后,爸爸又好像不太高兴。”

“没有,小广,我很高兴,”大野抱住小广,“小广和翔叔叔出去的时候一定要乖,要懂礼貌,不要让翔叔叔给你买东西,知道吗?”

“知道了,爸爸好唠叨,每次都说好几遍。”

“好,小广懂事就好,爸爸不唠叨了。”大野笑着拍拍小广的头。

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却是如此心思细腻,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呢。

 

哄着小广睡下后,大野回到一楼的客厅。松本已经趴在茶几上睡着了。大野推推他的胳膊。“松本君,醒醒。去洗澡吧,不然水该凉了。”

“唔……”松本咂咂嘴,皱皱眉,嘴里含混地念道,“……妈妈……”

大野愣住了。想起樱井曾说松本是个孤儿,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没有了父母的?他是被父母抛弃的,还是父母因为什么横祸撒手人寰?

此时,他梦中无意脱口而出的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吧?如果松本和他的母亲情谊深重,如今却没有了这些记忆,岂不是太可悲了!

大野这样想着,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轻轻碰了碰松本好看的侧颜。松本的眼皮动了动,轻轻睁开了眼睛。

大野连忙抽回手。“你醒了,去洗澡吧。”

“嗯。”松本揉揉头发,眨眨惺忪的睡眼,慢慢站起身走了出去。

趁着松本洗澡的空隙,大野给松本找了一套旧睡衣和几件旧衣服,又打开行军床,帮松本铺好被褥。

松本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大野已经收拾好了,赶忙跑过去道谢。“大野桑,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今天太晚了,你快睡吧。几件旧衣服,也不知道你穿起来合不合适。”

松本连忙换上了睡衣,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有些紧,肩膀这里。”

“那以后有空我们出去的时候,我帮你买几件新的吧。这两天你就凑合一下。”

“没事,我喜欢穿旧衣服,”松本把袖口放到鼻子前闻了闻,“这味道真好闻。大野桑,你用的什么牌子的洗衣液啊?”

大野笑着摇摇头。看着松本躺下了,就站起身走到卧室门口,刚要关灯,松本忽然开口说:“大野桑,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什么事?”

大野转过身。松本坐起来,一双明亮的眼睛像是要看到大野内心深处。

“小广他……怎么说呢,虽说男孩子会比较像妈妈,不过我没看到小广妈妈的照片。还有,我怎么看都觉得小广和你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而且,我觉得小广他长得好像混血一样。”

“是啊,”大野苦笑着摇摇头,“这孩子身上没有一处像我。可能是因为遗传他的生母吧。毕竟,那个女人有一半以色列的血统。”

松本点点头。“哦,怪不得。大野桑,有没有小广妈妈的照片让我看看?”

大野哼笑了一声。“有什么好看的。我没那个女人的照片。”

“哦?难道大野桑被那个女人伤害过?”

大野先是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被她?没有,其实我们之间也没什么交集。总之,她已经拿到自己该得的东西,是不会来找小广的,这一点我很确信。”

“那么大野桑你在顾忌什么呢?”

“顾忌?”

“是啊,我能看出,大野桑你很怕失去小广。”

大野脸色一沉。“是吗?”

“嗯,就是有这种感觉。”松本挠挠头说。

大野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扯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松本似乎看穿了他的心,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干脆伸手按灭了电灯。

房间里变得一片漆黑。松本向前望去,正前方站着那个纤细的身影。在黑暗中隐约闪烁着的正是大野的双眼。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大野的声调不高却很清晰。

松本坐直了身子摇摇头。“不,没有了。”

“那就早点休息吧,我也去睡了。”

松本慢慢躺了下来,暗自觉得自己说话有些冒失,拉过被子盖住半张脸,小声咕哝了一句:“对不起。”

大野摇摇头。“没什么。晚安,松本君。”

 

“铃铃铃……”

清脆的闹钟声把大野从睡梦中吵醒了。一把关掉闹钟,大野揉揉零乱的头发,不情愿地坐了起来。

来到隔壁小广的房间,叫醒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广,拉着他洗脸、刷牙。

接着,大野来到厨房准备早餐和小广要带的便当。因为昨天一直忙着帮松本收拾,大野这才发现冰箱里的菜不够了。

“小广,”大野有些不好意思地问,“爸爸昨天忘记买菜了。中午给你带饭团好吗?”

小广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乖巧地点点头。“好。”

“小广乖,这块年轮蛋糕和苹果爸爸也给你带上,下午午休以后再吃,知道了吗?”

“知道了!”听到有年轮蛋糕,小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使劲点点头。

正当大野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耳边听到一句带着小奶音的慵懒的声音。“早上好!”

小广一下子跑了过去,拉住松本的手。“润叔叔!”

“小广乖。”

松本拉了拉小广的手,转身来到厨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大野桑?”

大野看着松本。有些凌乱的刘海垂在眼前,漂亮的大眼睛像慵懒的猎豹一样眯着,宽厚的嘴唇下的黑痣若隐若现,白皙的脖颈下是敞开的领口,露出半个胸膛,大野不由侧过脸去。

松本却不经意地走过来,身子像是蹭着他似的贴过来,一只手从他眼前掠过伸进电饭锅里,挑起几粒米放进嘴里。

“嗯,”松本红润的舌头舔着细长的手指,“味道有点淡,大野桑你应该再放点醋。”

“小孩子吃的话,这样就可以了。”

“哦,”松本点点头,看着锅里的米饭,“这么多,小广一个人吃不了吧?”

“多做了一些给你的。”

松本意外地眨眨眼睛。“给我做的?谢谢你,大野桑。”

“谢什么。既然你住在这儿,我帮你做个饭也是应该的。”

“这怎么好意思……”

偏偏松本在这时打了个呵欠,又揉了揉眼睛。大野看着他有些困倦的样子笑了。“你啊,起床气这么重,就别这么早起了,再回去睡一下吧。”

“那怎么行!我还想以后早点儿起,帮你做早餐和便当。”

“好了,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要是不睡了就先去换衣服,洗脸、刷牙,然后再过来吃早餐。”

“不着急,我先帮你做饭团吧,你不是待会还要送小广去幼儿园吗?”

说着,松本就挽起袖子,洗干净手凑了过来。

大野看着松本白皙宽大的手掌伸进白糯的米饭里,和自己小麦色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又抬起头,看着松本好看的脖颈,不禁觉得有些脸红,又立刻低下头。

“那你呢?我们走了以后,想做点什么?”大野轻声问。

“嗯,也不知道做什么。不如我帮大野桑买菜吧?”

“那个倒不用。今天下班早,我可以接了小广再去超市买菜。如果你真想干点活儿,就帮我吸地毯和洗衣服吧。”

“好,我一定好好干活。”松本抬起头笑着说。因为彼此离得很近,大野感到松本的气息几乎贴在自己脸上。

大野连忙低下头,指指旁边的咖啡壶。“松本君,要喝咖啡吗?”

松本点点头,倒了一杯咖啡,刚喝了一口,就全都吐了出来。

“没事吧,松本君?”大野连忙拿起纸巾擦了擦松本胸前的衣服,“是不是咖啡太苦了?”

“不,不是,”松本的脸扭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喝了一口就觉得恶心,头也跟着疼起来。对不起,大野桑,其实你泡的咖啡挺好喝的。”

“没事,可能有人就是喝不惯咖啡吧。”大野不在意地摇摇头,又转过身继续忙活着。

帮小广装好便当,大野就拉着小广离开了。松本跟在他们后面,把他们一直送到门口。

关上门,松本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忽然感到有些失落。

不知为什么,虽然知道这里不是自己的家,虽然刚刚住下,松本却感到自己很喜欢这里,也很喜欢住在这里的人。

眼前又浮现出那双含笑的眼眸,像春天的微风一样抚慰心灵般醉人的微笑。

“大野桑,”松本轻轻按着自己的左胸,“你真是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人。”

不知为何,松本觉得自己很怀念这份温暖,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头顶传来发紧的胀痛感,松本按着头顶,慢慢蹲下身子。

头好痛,只要好像想起了什么,头就开始疼起来。

松本蹲在地上,急促地喘息着。不知过了多久,头痛感慢慢减轻了,松本这才缓缓站起身,回到房间里开始收拾起来。


 
评论(2)
热度(11)
© 雪苡 | Powered by LOFTER